谈恋爱真的好难哦第11章在线阅读全文

时间:2020-08-010举报小编:user26

后面的声音带着一些小心,乔桑将自己从宽阔的大海中抽离出来,想象世界是无穷寂静的,现实世界是嘈杂吵闹的。

她缓缓回过头来,秦琰长身站立,背包放在了脚下,手里拿着两个面包。

他对着乔桑身后的跟拍指了指,跟拍把机器一关,径直朝工作棚去了。乔桑刚刚过来找余梦晗的时候,只有一个跟拍跟着,另一个随着秦琰去了导演在的地方。秦琰现在是一个人过来的,跟拍一走,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乔桑歪了歪脑袋,不解地看着秦琰。

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话好说,现在的情况是要闹什么?

跟拍走了,摄像机消失了,秦琰的身体姿态非常明显的发生了变化,现在的他和镜头下的他完全不同,现在的秦琰没有了那股花花公子的架势,瞧着可亲了很多,狭长的眼睛中流露出的不再是风流,而是严肃。

乔桑反手关掉了自己的接收器和麦克风。

秦琰拿着面包的手还微微举着,他仔细端详乔桑的眼睛,除了无辜与不解,眸光清亮,显然没有什么事。

秦琰不自觉地舒了口气,手里举着的面包又高了些:“我问导演要了点面包,爬了一趟山,先吃点东西吧。”

他神态自然,说出的话理所应当,人没有什么表情,不过没有对着乔桑冷嘲热讽,两个人之间是完全陌生人的相处模式。

这本来应该是节目一开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的。

这个回答并不能解释乔桑的疑惑,她接过面包说了声谢谢,手指一顿,还是说道:“现在的你像个正常人。”

字面意思,没有奇怪的敌意,没有刻意的嘲讽,是一个正常人在面对陌生人时候的状态。

乔桑语调淡淡地说出这句话,并没有想听秦琰的回答。她很多时候说话,只是因为想说这句话,并不期待听到任何回答。乔桑撕开面包包装,看着远方的海水,一口一口地吃起了面包。

这么一路,还真有点儿饿了。

她的头发依旧是扎起的,目光纯净。秦琰往前一步,站在了乔桑的旁边,一侧头,就能看到乔桑的侧脸。

下颔线到脖颈是一条优美的弧线,侧面是小巧直挺的鼻子,唇色嫣红,整张脸变得生动。

看起来纯洁无害,看起来是一个怀有赤子之心的人。

秦琰静静地看了片刻,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并没有对乔桑说的话进行反驳。

他看不清这个人,更拿不准自己之前做的事情是对是错。

他在下山的途中一直在思考,在找导演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

顾希辰醉酒,秦琰将错归咎于乔桑,他认定了乔桑是那个欺骗顾希辰感情的人,认定这个人品行不良,行为不端。所以他一来这个节目,就给了乔桑下马威,他在后面也一直针对乔桑。

乔桑的反应很奇怪。很多时候她一言不发不解释,实在忍不了的时候直接回怼,丝毫不嘴软。

很难辨认,她是因为忌惮自己的身份而忍着,还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不忍着。忍与不忍之间的界限是什么?爆发点又是什么?

在乔桑是渣女的这个前提下,秦琰认为她欲擒故纵、段位高,可是一脱离这个大前提,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秦琰想了想两个人自相见以来,乔桑都做过的事情。

秦琰看向远方的大海,这么多年,他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去看过海,去看浪涛翻滚,去看水汽氤氲。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事情要忙。

外界的人评价他阴晴不定,他的脾气一向也不算好,这么评价倒也方便他随心所欲做事情。可是秦琰自己心里一直有杆秤,他的阴晴不定是对外界而言,他的脾气不想牵扯无辜的人。

因为认为乔桑是渣女,秦琰在利用她的时候根本没有手软,她是一个最好的挡箭牌,能够帮他保持花花公子不着调的人设,乔桑因此受到的伤害,和未来可能会受到的谩骂、攻击,秦琰都没有考虑。她欺骗了顾希辰的感情,那么这一切后果她应该承受。

如果,她没有呢?

如果没有,秦琰在问那个问题的时候,乔桑为什么要说很多?

重重疑团,让人想不明白。

秦琰收回看海的视线,眼前浮现出乔桑的模样,她在下山口的地方,眸中带着雾气,那样冷淡的眼神,看得人心里直发慌。

秦琰在这一瞬间打定了主意。

这件事回去之后问问顾希辰,现在对乔桑就全当不认识。如果她真的是那个渣女,之后还有机会报复,如果她不是……那就好好想想该这么做。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问乔桑,秦琰还是很了解顾希辰的,这种事情顾希辰对几个兄弟都不想说,自己直接找了当事人,他里子面子可就都没了。

那么现在,就当这个人是一个节目搭档。

秦琰同样撕开了面包的包装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得比乔桑快,在乔桑还有最后一点的时候,秦琰将面包包装袋叠了起来,拍了拍手,他看了一眼四周,很自然地问道:“下午做什么?”

现在正是日头最晒的时候。上午大家来的时候,凄风苦雨,都打着伞才拍完了节目开头部分。没想到开头刚拍完雨停了,气温回升了。而节目正片开始拍摄之后,天气更是看得见的好了起来。天空碧蓝如洗,艳阳高照,逐渐有了四月海岛的气候。

乔桑穿着夹克没脱。虽然有点热,但是现在还没有到三十度的高温,穿着夹克也能忍受。要是脱了外套,紫外线光照这么强,人拍完节目能黑一个度,况且这里是荒岛,上山的时候穿着外套也能保证不被树枝之类的东西划伤,晚上气温降低,夹克也是非常保暖的。

乔桑吃完最后一口,同样把包装袋叠起来,想着一会儿丢到后勤放好的垃圾桶里。节目组拍摄节目,不能破坏岛的生态环境,所以垃圾桶准备了好几个,拍完之后直接带走所有生活垃圾。

她这里还在叠包装袋,不让面包袋膨胀着,眼前出现了一双手指修长的手。

“我一起丢。”秦琰的话同时发出,话音强势不给乔桑拒绝的姿态。

这些小事,乔桑也不在乎,把包装纸递给了他,道了声谢。

秦琰的指间泛凉,他接过包装袋和自己的叠在了一起。因为天气有点热,秦琰脱下了夹克,将垃圾先放进了口袋里。

他里面是一件军绿色短袖,脱掉了外套能够非常明显的看到,这个人身材还不错。

脱衣有肉,还是肌肉,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乔桑以非常欣赏的目光看了一眼,不掺杂任何欲念。人人都喜欢美好的东西,秦琰好看可以看秦琰,余梦晗好看可以看余梦晗,道理都是一样的。

只是乔桑是这样想的,秦琰就不了。

他对于目光的敏锐并不比乔桑低,而且乔桑是没有遮掩的。即便是一种欣赏的眼光,秦琰还是觉得老大不自在,他稍微往旁边移了移,可是乔桑依旧没有半分克制,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游离。

“你的身材比很多演员还要好。”在秦琰快要顶不住,准备问问乔桑的时候,乔桑突然开口,非常真挚的一句赞美。

“嗯?”秦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很多演员拍武打戏的时候都是替身,文戏自己上。因为他们不经常锻炼,根本达不到要求,其实文戏拍摄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那种力量美,这对于电影来说还是有缺憾的,”乔桑继续感慨了两句:“你的条件挺合适拍戏的。”

秦琰听明白了,乔桑是因为看到自己联想到了电影拍摄的替身问题,所以才会看这么久。

这种理由,多少让人有点不爽。

“你的意思是,我适合做替身?”秦琰按住放了包装袋的兜,不让垃圾掉出来,一个动作,利落地又把自己的夹克穿上了。

军绿色短袖能看到的身材马上全被一件夹克挡住了。

脱下再穿上,这么一分钟,温度变化的也不大啊。

乔桑移开了目光,只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依旧认真地回答了秦琰的问题:“你不适合,武替要求很高的,你现在达不到,而且你的相貌会喧宾夺主,不会有人选你做替身。”

秦琰听着这个回答,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一时不知道这究竟是夸还是贬。

“那我适合做什么?”秦琰又侧头看向乔桑,微微勾起一抹笑。

两个人头回这么心平气和地谈话,实属罕见,实在难得。

“我刚刚说过了,适合拍戏。”乔桑同样转过去看向秦琰。

这个人脑子正常之后,智商可能下降了,刚刚说过的话还要再问第二遍。

身后传来脚步声。

乔桑惊讶地发现,秦琰周身的气场瞬间变了。

他嘴角的笑意变得凉凉的,有了三分勾人的意味,眼尾上挑撩人,语带调笑。

“女朋友,我们下午去做什么?”

他怎么又问了重复的问题?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