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席皖宸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整篇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100举报小编:zhuql

    主角是陈锦席皖宸的小说《且以深情度此生》正在火热连载,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听见怀孕两个字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席皖宸薄凉的目光,见我醒了,他淡淡一笑,吩咐道:“打掉,然后送回别墅。”三年前我没有能力守住那个孩子,因为这我愧疚了三年,所以三年后即使这孩子仍旧是席皖宸的我依旧是想留下他的。

    陈锦席皖宸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听见怀孕两个字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席皖宸薄凉的目光,见我醒了,他淡淡一笑,吩咐道:“打掉,然后送回别墅。”

    三年前我没有能力守住那个孩子,因为这我愧疚了三年,所以三年后即使这孩子仍旧是席皖宸的我依旧是想留下他的。

    我抓住他的手臂流着眼泪祈求道:“不要,席皖宸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我求求你放过他,只要你留下他我什么都听你的,让我死也行啊。”

    闻言席皖宸顿住,半晌问:“那你是陈锦吗?”

    如果我说我是陈锦,他更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我本能的否认:“不是,我真的不是她!”

    他掰开我的手指,事不关己的吩咐医生说:“打掉吧。”

    席皖宸离开了医院,我被人强制性的推到手术室,在手术室里我大哭大闹,像一个疯子似的,后面被几个医生锁住强制性的打了麻药。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心里空荡荡的,我知道孩子没了,我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猛然想起席皖宸之前说的话,“把她丢给兄弟们。”

    我撩开被子看自己身上的痕迹,不知道是被打的淤青还是被人羞辱的,我万万没想到,席皖宸竟然让他的手下***我!!!

    一瞬间,肝肠寸断心如死灰!

    我突然没了活着的勇气。

    连找他报仇都失去了意义。

    我想下床从这楼上跳下去,但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我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助理转告道:“郁小姐,席先生让我带你回别墅。”

    我喃喃的问:“我不想回去可以吗?”

    “郁小姐,席总的吩咐无人敢忤逆。”

    我被强制性的带回了别墅关到了二叔那个房间。

    二叔之前疯了,我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他一直砸房间里的东西,跟个精神病似的,不,他本来就是一个精神病人!!

    砸完东西没够。

    他把目标放在我身上。

    我对上他的视线慌了,他勾了勾唇,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当年我四肢健全你看不起我,现在的你是不是更看不起我?”

    说完,他单手扯着我的手臂把我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痛的抽搐道:“我没有……”

    二叔听不***,他一直下狠手打我,我终归是女人,再加上刚做了堕胎手术身上又有伤,我打不过他更保护不了自己。

    一整天的时间,他都在说我对不起他的话,打累了就休息,精神足了就继续打我,我这张做的脸,打了那么多玻尿酸,已经不***样。

    这张整容的脸,彻底的毁了。

    那天晚上,外面的天特别黑,我以为自己熬不过去,可第二天还是睁开了眼睛,二叔还在睡觉,我缓缓地起身拉开窗帘看见外面下雨了。

    我想打个电话,但我的手机被席皖宸拿走了。

    我转回身,找到二叔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那边有人接通,软软的童音:“喂,你是?”

    “陈铭。”

    他认出我,“姐姐,是你吗?”

    “陈铭,你最近还好吗?”

    陈铭是我的亲弟弟,三年前他不过六岁,父母去世之后我养不了他,所以哪怕他如何求我,我都坚持把他送给了没有孩子的家庭收养。

    “嗯,很好,一直等姐姐给我打电话呢。”

    他的手机是我离开之时留在他身边的。

    没想到三年他一直带在身边。

    听见他的话,我忍住哭意问:“新的爸爸妈妈对你好吗?”

    “嗯,他们很好,我也经常在电视上看见姐姐。”

    “陈铭,是姐姐没用啊……”

    给不了他稳定的生活,更报不了仇。

    还把自己弄得一塌糊涂,如此狼狈。

    陈铭许久没说话,我耐心的等着,没想到二叔突然醒了,他看见我在打电话,神色慌张的问:“你在给哪个野男人打电话?是不是他?”

    我吓得当即挂断了陈铭的电话。

    随即,二叔从后面狠狠的踢了我一脚,我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上,四肢并用的在地上趴着,一个很大的花瓶瞬间砸在我身上。

    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鲜血四溢,地板上流的到处都是,我伸出手指抹了抹放在眼前,红的刺眼,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去死呢。

    可现在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我刚爬到窗口,二叔就一脚踩在我背上。

    此时房间里的男人不再是曾经那个对我好的长辈。

    而是一个失去理智的精神病。

    精神病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

    哪怕他杀了我。

    我倒希望他杀了我。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折磨我。

    这时,二叔的手机铃声响了。

    但他的手机一直被我握在手里的。

    我垂着脑袋看了眼备注。

    皖宸。

    我抿唇,接通搁在耳边,忽视身上的疼痛,也忽视二叔对我的殴打,突然笑开说:“还记得吗?在我毕业的那一年,你送我了一份礼物,是一颗粉钻,你亲手设计的,你说,要我做你最美丽的新娘。”

    席皖宸:“……”

    那边沉默,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美好,心里忽而有了点温暖,继续说:“你不记得了,可是我还记得!还有一年,我们大家出海去玩,我不小心落海了,周围都是鲨鱼,你担忧我,不顾众人的反对跳入了海里,好在那些鲨鱼不会主动攻击人。那时候,当你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将我护在身后的时候,我就想,这个男人我嫁定了,哪怕前路坎坷。”

    “郁栀……”

    我打断他,笑道:“席皖宸,哪儿来的郁栀?我是陈锦,一心想报复你的陈锦,可她没用,最后还是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我欲哭无泪,此时只想解脱。

    我没有精力再说话,而席皖宸也保持沉默。

    五分钟之后二叔累了也就消停了,期间席皖宸没有挂电话,但这边的殴打声他肯定听的一清二楚。

    恍然之间,我似听见楼下有汽笛声。

    我艰难的起身推开窗户看见楼下的席皖宸。

    他眉目如画,依旧英俊的不可方物。

    我顶着一张肿的不成样的脸,趴在窗户上喊着他的名字,“皖宸。”

    犹如多年前经常在家里等着他接我出去约会的场景那般,笑呤呤的抱怨道:“迟到这么久,我都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下意识的,席皖宸接道:“你知道,我不会失言的。”

    这句话,他曾经常常对我说。

    我叹息道:“可是你三年前就失言了……”

    见我这般,席皖宸神色异样但依旧保持着清醒,他站在楼下仰头望着我,目光清明道:“陈锦,你要如何证明你自己?”

    我笑问:“证明郁栀就是陈锦吗?”

    谨慎如他,依旧不轻易信任何人。

    不然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我是不是陈锦。

    我是不是陈锦,即便我亲口承认也很难让人信服。

    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三年了。

    现在的这个又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我半个身体都探入了窗外,摇摇欲坠,反问他道:“你觉得你认识的陈锦会把你们之间的私密事讲给别人听?比如你们第一次***的时候,她第一次,疼的要命,一直说不要了,你却哄着她说,这是女人的必经之路,所有的女孩都要这样才会蜕变成真正的女人!”

    席皖宸怔住,眉色冷清。

    许久,压抑的吐了口气道:“陈锦,我们重新来过吧。”

    重新来过……

    呵,席皖宸说的真的很轻描淡写呢。

    我探身出去,身体凌空,我看见那男人惊恐的向我跑过来。

    我微笑,闭上眼睛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

    似乎有人将我拥进了怀里。

    “锦儿,你醒醒,别睡。”

    “锦儿,别再离开我了……”

    我累了……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