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废婿陈铁林清音整篇免费阅读

时间:2019-11-080举报小编:zhuql

    主人公是陈铁林清音的小说是叫做《逍遥废婿》,由答案永远倔强精心创作,小说主要内容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霸道,无所顾忌的上门女婿,这是上门女婿吗,这简直就是拦路抢劫的大爷。

    逍遥废婿陈铁林清音精彩试读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霸道,无所顾忌的上门女婿,这是上门女婿吗,这简直就是拦路抢劫的大爷。

    林杰阴沉地看着陈铁,陈铁的强硬,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身为上门女婿,陈铁却根本丝毫不将林家放在眼里,更别说是将他放在眼里了。

    活了半辈子,他真是头一次见识到如此嚣张的土鳖。

    不过,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他父子两人做得太过份,陈铁又怎么可能会针对他们,说来说去,现在被陈铁威胁着赔钱,都是他们自找的。

    “我的耐心有限,你们懂的吧,再磨磨唧唧,我不会客气了。”陈铁盯着林杰,不耐烦地说道。

    林杰脸色涨得通红,真是晦气,本是来登门替儿子出头的,万万没料到却被打了脸,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还能怎么样呢,现在唯有先赔钱。

    至于丢掉的面子,有的是机会找回来,也必须找回来,不过,即使心中已决定了赔钱,他也不想太落了面子,冷笑着开口说道:“赔钱可以,但今天之事,你给我记住……”

    “赶紧给钱,再废话,我要翻脸了,我若是翻脸,脚下这块地板,便是你们的下场。”

    陈铁没心情听他说狠话,脚往地板一踏,地上那块厚达三寸的大理石地板砰然裂成了细碎的石子,激起一阵烟尘。

    大厅里的人顿时集体傻眼,这肯定不是人吧,随便一脚便将如些厚的地板砖给踏成碎石子,这能是人做到的事?

    林杰的那几个手下,只觉得身体一阵发冷,他们尤其明白,要将已经铺在地上,而且厚达三寸的地板砖踏碎有多难,就算是拿大铁锤砸,恐怕也得数十下才能将这样一块厚厚的地板砖完全弄碎。

    然而现在,陈铁却是随便一踏就做到了,那么,如果被陈铁踢上一脚,那后果,光是想想,都让他们遍体生寒。

    “这个家伙,竟如此可怕……”林杰心中自语,脸上变得苍白,娘咧,这也太吓人了吧,要是被踹上一脚,如何还能有命在。

    手掌有些颤抖地从衣服内侧掏出了钱包,他极不甘心地抽出了一张金卡,咬牙递给了陈铁,这卡里足有一千余万,现在却不得不交出去,着实是令他肉疼。

    不交出去,面对着陈铁这个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狂徒,他明白自己父子两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清音,来来来,能查一下这张卡有多少钱不,要是不够一千万,我弄死他们。”接过了卡,陈铁随手递给了林清音。

    林清音有些无语地拿过银行卡,真的从林杰手里拿到了赔偿,这对于她来说真的是破天荒的事,心中不由感叹,陈铁这家伙,凶起来真挺吓人的,活脱脱一幅拦路抢钱,不给就杀的土匪作派。

    挺能唬人,至少林杰现在就被唬住了,否则是绝不可能掏钱的。

    看了一眼手中的卡,不用查,她便说道:“这种卡,是华联银行发行的顶级贵宾卡,凭卡便能取到不超过一千万的钱。”

    陈铁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林杰,说道:“算你识相,赶紧滚吧,记住今天的事,若是还敢找清音的麻烦,那么,就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了。”

    林杰差点咬碎了牙齿,今天的事实在办得太窝囊,看了陈铁与林清音一眼,他怒哼一声,转身便向别墅外走去。

    林伟以及那几个手下,连忙也跟着走了出去,不走留在这里等死呢。

    “爸,我们绝不能就这样算了,如果不将那土鳖角狠收拾一顿,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另外,我那方面的能力废了,爸,你可得替我想办法。”

    走出别墅不远之后,林伟终于是忍不住,苦着脸对林杰说道。

    本以为请老爸出马,便能让林清音与陈铁这个土鳖乖乖听话,然而结果却是闪瞎了他的眼,谁能想到,陈铁这混蛋连他爸都敢打呢。

    林杰的脸色早已阴沉到极点,听了儿子的话,他实在忍不住,一巴掌就扇在了林伟的脸上,怒吼道:“都是你这个坑爹的玩意,连累我今天丢尽了面子。”

    林伟怔住了,脸上火辣辣地痛,心中满是不忿,有本事你刚才在别墅里跟陈铁动手啊,这转头就拿我出气,有意思么。

    不过这话他当然不敢说出来,否则绝对会被打断腿,只能捂着脸不说话,爹打儿子,他还敢还手不成。

    看着林伟那捂着脸的样子,林杰心中一软,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我会立即将咱江北市的医道圣手请来替你治疗你那方面的问题,至于那个土鳖么,哼,我自然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林伟心中一喜,江北市的医道圣手,他听说过,年近百岁,名为杨青风,只要出手,便没有治不好的病症,不是谁都可以请得动的。

    但老爸既然说了会将这位医道圣手请来,绝对是有着办法的,自己被陈铁那混蛋弄成了太监,但有杨青风出马,他觉得自己算是得救了。

    眼珠一转,他向林杰,阴狠地说道:“爸,是我让你费心了,不过,对付陈铁的事,便交给我吧,我会找几个人,弄死他。”

    林杰脸色一变,瞪了林伟一眼,回头对跟在身后的几个手下说道:“你们走吧,从此不用跟着我了。”

    几人都是一怔,然后明白,林杰这是因刚才的事,怀疑他们的能力了,连一个不用手脚的人都对付不了,这确实是有些丢面子。

    他们也不多说什么,沉默了一下,便向着林杰点了点头,一起离开了,陈铁那样的人,别说他们,世上恐怕没多少人能是陈铁的对手,不过林杰已然开口不用他们了,他们自然也不会求着要留下来。

    看到这几人走远,林杰这才对着林伟骂道:“你猪脑子是吧,就算要找人做了那个土鳖,也不用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你这纯粹就是找死。”

    “是是是,我大意了,爸,那就这样定了,我会找两个人立即动手的,陈铁那个***武功再高,身手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枪不成。”林伟***笑道。

    林杰沉吟了一下,终于是说道:“小心点,不要亲自出面,让手下请两个人悄悄做了那个土鳖就行,总之,不能留下任何线索牵扯到我们。”

    …………

    别墅里,看着林杰父子灰溜溜地离开了,陈铁只觉得神清气爽,转头看到站在身旁的林清音,却又拉下了脸。

    “过来吧,我替你看看这张脸,真是见鬼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怎么半天时间,就被人连番欺上门来。”陈铁不由分说,就拖着林清音的手,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

    林清音先是一怔,随即小脸微红,没想到陈铁会突然拉住自己的手,让她心中没来由地慌张了一下。

    她立即甩开了陈铁的手,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不用你关心,而且,你最好记住了,我们只是假装结婚,互相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你不准动我。”

    她心中还在为陈铁拉了她的手而耿耿于怀,长这么大,除了家里的老爷子外,她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拉着手,这种感觉,有些怪怪的,让她十分不适应。

    陈铁闻言撇嘴说道:“不用你提醒,搞得像是我愿意跟你有关系似的,要不是看在你现在名义上是我的女人,你的事,鬼才愿意管咧。”

    “这土鳖……”林清音气结,每次,她都会被陈铁那嫌弃的语气气到。

    混蛋,要嫌弃也是我嫌弃你好不好,你凭什么嫌弃我?

    林清音越发觉得,陈铁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对她丝毫不动心,无论怎么说,她长得真不差好吗。

    当然,不动心也好,省得还要防贼一样防着这家伙,不过,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理解不了陈铁何以会对她态度简直称得上恶劣。

    “今天的事,还是得谢谢你,不过,以后请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我们之间只是演戏,总之,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心中想了想,林清音很认真地开口说道。

    这只是她的借口,其实她心里很希望一直有个人能站在身前替她遮风挡雨,但这个人注定不会是陈铁。

    两人之间,不过是演戏罢了,总有演完的时候,而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现在陈铁虽然确实算帮了她,但也为她带来了更大的麻烦,以后,林杰父子绝对会变本加厉地针对她。

    不过,这个原因,她不会对陈铁说,这是她自己的事,与陈铁无关。

    “我说过了,在你还是我的女人时,我不会让人欺负你,这不是承诺,是责任,小爷我可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所以,该管的事,我自然要管。”

    陈铁不容置疑地说道,不是他想管林清音的事,但演戏也要演全套不是,现在林清音是自己女人,那自然得护着。

    否则,以后让师傅知道他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住,绝对得打断他的腿。

    师傅说过,就算自己的亲人朋友捅破了天,有能力护着还是得护着,这话虽然有点不讲道理,但陈铁觉得没毛病。

    林清音略微有些失神,怔怔地看着陈铁,如果,如果陈铁不是山里来的土鳖,稍微能有点风度,再善解人意一些,那么,和他在一起,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可惜,她也明白,和陈铁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陈铁根本不可能变成她心目中的那种男人,这家伙,完完全全就是个土鳖,说句话都能把她气吐血,真和这家伙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活不过三十岁,就得被活活气死。

    “行了,我没空跟你扯犊子,别动啊,治好你这被人打肿的脸,我还有大把事情要做呢,小爷很忙的。”陈铁拿过了自己的帆布背包,从中拿出了那盒黑色的药膏,挖了一些在手上,便向林清音的红肿的脸上抹去。

    “你干什么,谁要你治了……,啊,混蛋……”林清音想躲开,但可惜,陈铁这无耻的家伙,居然用身子突然压住了她,轻易便让她动弹不得。

    她的心砰砰地狂跳了起来,两人现在的***着实是有些暧昧,太过亲密了,陈铁半边身子,好死不死地压在了她胸前,妈耶,胸口好痛……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