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四月天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8-10-162举报小编:user12

    你是人间四月天小说资源哪里有?你是人间四月天全文在线阅读:莫欢揉着太阳穴,发现自己在医院,顿时拧起了眉头,“我怎么在这儿?”“太太您不记得了?您昨天烧到四十度,人都烧糊涂了,直接昏倒在了走廊上,我们就给送医院了。”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在线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你是人间四月天在线阅读第14章节

    陆谨言猛地掐断了烟,眸子里隐隐有怒气在发酵,他压下情绪,低声道,“子涵,你先去进去看看小凯。”
    杨子涵皱了下眉,狠狠地瞪了莫欢一眼,才进了病房。
    很快走廊上就只剩下他们俩,陆谨言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突然问,“这就是你跟陆谨行的女儿?”
    莫欢收紧了手,眼神透着戒备。
    他扯了一下嘴角,“既然来了,也顺便做一下检查吧,毕竟是我哥的种,我怎么着也得照顾好不是?”
    莫欢脸色一变,紧绷道,“不用了,她没事。”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有没有事呢?”说着使了个眼色,身后突然上来两个人,直接将念念从她怀里夺走。
    小丫头受了惊动,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瞧见自己被陌生人抱着,顿时就哭了起来,“妈妈——”
    莫欢心揪成了一团,扑上前去抢女儿,“陆谨言,你疯了,我已经道过谦了,你跟孩子计较什么?”
    陆谨言面无表情,直到念念被人带走,莫欢惨白着脸跪坐在地上,他才上前,用鞋尖儿挑起她的下巴,冷笑道,“莫欢,五年前,我也是这么跪在陆谨行面前,求他救我妈,你就站在旁边看着,没有一丁点的表情。”
    莫欢脸色一白,心脏瞬间紧缩,“谨言,五年前其实——”
    “闭嘴!”陆谨言面色凶狠,一把揪起她的头发,“别他妈跟我提当年,我现在只要一想当年自己像条狗一样讨好你,我就觉得恶心,因为你根本就不配!”
    莫欢一颗心被他这句话砸得粉碎,原来他心里是这样看她的。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的时候,那份懦弱已经消失,她哑声道“陆谨行,我会签署一份放弃财产继承的协议,陆家的一切,我什么都不要,就算当年对你的补偿,你把女儿还给我,我现在就带她走。”
    “走?”陆谨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只不过心中怒气却更盛,“莫欢,你欠的债还没还呢?你想走到哪儿去?”
    莫欢脸色苍白,“陆谨言,你母亲的去世是个意外!”
    “闭嘴!别跟我提我妈!”陆谨言红着眼,死死的盯着她,“你,陆谨行,陆洲,你们每一个人的嘴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们谁都不无辜,我只恨自己回来得太晚,陆家男人都死绝了,不过没关系,你不是还在吗,还有陆谨行的女儿。”
    “欠你的是我,跟念念无关,”莫欢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你放了孩子,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
    陆谨言面色紧绷,“你就那么在意那个孩子?”
    “是,”莫欢垂下眼帘,声音沙哑。
    “好,”陆谨言冷冷一笑,“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我会让你见她。”
    莫欢脸上的血色瞬间就褪得一干二净。
    “不用那么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不愿意就算了。”他说着就要离开,却发现莫欢抓住了他的衣襟,她抿紧嘴唇,轻声道,“我答应你。”
    陆谨言薄唇掀起,吐出了一个“贱”字。
    莫欢扯着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能不贱,就不会念着你这么多年,哪怕知道你再娶我另嫁,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

    你是人间四月天小说资源之第3章节

    整整一晚上,陆谨言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野兽,直到天亮才停歇。
    莫欢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里校园内,陆谨言穿着硕士服,站在学校广场上,拿着话筒,高声冲她喊,“莫欢,你愿意嫁给我吗?”
    隔着遥遥数十米,她冲他笑,双手捂在嘴边,高声应道,“我愿意!”
    接着画面一变,陆谨言拿着刀子满身是血的站在她面前,脸色狰狞,“莫欢,要么把陆谨行从你心里挖出来,要么把你从我心里挖出来,你选一个。”
    她吓了一身冷汗,突然就惊醒了,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突然想到,她跟陆谨言分手了,五年前就分手了。
    一股酸涩涌上心头,她想伸手遮盖住此时脆弱的表情,刚一动,旁边就有人摁住她的手,“太太,您醒了。”
    莫欢揉着太阳穴,发现自己在医院,顿时拧起了眉头,“我怎么在这儿?”
    “太太您不记得了?您昨天烧到四十度,人都烧糊涂了,直接昏倒在了走廊上,我们就给送医院了。”
    莫欢完全没有印象,她只是揉着头,低声道,“谨——,二少呢?”
    “二少昨个儿都没回来,现在也该回家了吧……哎,太太,您别乱动啊,医生说您还要输液……”
    保姆根本劝阻不住,莫欢拔了针头,披上外套,就走了。
    陆家老宅。
    莫欢进来的时候,下人们对她的态度就不像往常那么敬重,谁不知道现在陆家易主了,莫欢本事再大,那也是个带着孩子的女流之辈,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现在二少回来了,多得是见风使舵的人。
    倒是刘管家上前来,关切的询问,“少夫人,你怎么回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莫欢虽然脸色有点白,但是精神还算可以,“我没事,陆谨言呢?”
    刘管家还未开口,杨子涵尖刻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嫂子这一回来,就找我老公,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老公”清晰的提醒着她跟陆谨言之间的关系,莫欢身子一僵,一颗心骤然疼了疼。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对刘管家道,“陆谨言如果回来,告诉他我有事找他。”
    她说完就要走,这种全程无视杨子涵的态度,令她心头火起。
    “你站住!”
    杨子涵面色一沉,冷声道,“你找他干嘛?五年前你选择陆谨行放弃了他,现在陆谨行死了,你是想跟他旧情复燃吗?”
    莫欢皱起眉,甩开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杨子涵拔高声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来,“五年前陆谨言被你们逼到绝路的时候,是我救了他,他躺在病床上活不下去的时候,也是我陪着他,而你算什么东西,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他,背叛他,你现在有什么脸来找他!”
    莫欢脑袋蒙了一下,缓缓将视线挪到杨子涵脸上,“你刚刚说什么,五年前他怎么了?”
    杨子涵冷笑一声,“演的可真逼真啊,谨言被赶出陆家那天,在路上出了事故,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帮人,打碎了伯母的骨灰,谨言为了护伯母的骨灰,被人生生打断一条腿,偌大的云城,有几个能有这样的本事,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莫欢手指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不稳,“这绝不可能,他答应过我的,答应过我……”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