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过爱之痕言舒雅韩晨阳小说全文未删节章节在线阅读地址

时间:2018-10-128举报小编:user06

抚过爱之痕言舒雅韩晨阳小说全文未删节章节在线阅读地址:孙小婉和林淑珍从言舒雅离后就在争吵着,孙小婉觉得林淑珍没用,林淑珍觉得孙小婉没出息。因为就在今天,她们都吃了一个叫言舒雅女人的败仗,而在她们的眼里,那个叫言舒雅的女人,应该是卑微的,任由任何人拿捏的。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抚过爱之痕未删节章节阅读第二十六章醒不来的噩梦

结婚以后的日子,他每天都故意不回家,等着那个女人哭着求着自己回家吃饭,从不在那个女人的面前忌讳接听孙小婉的电话,看着她伤神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是那么的舒畅。
只是……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哭泣过,悲伤过,但为什么就是没有恨过呢?
为什么,那个女人在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永远都没有恨意的存在呢?
是她隐藏的太好了吗?
“晨阳,没事的,你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忽然,梦境转换,他在梦里回到了那个他掉落山沟缝隙的夜晚,模糊之中,他感觉到一直有人埋头在他的耳边和他说着什么,一直有人用身体在温暖着他那不断降温的四肢。
他终于想起来了,在那阵模模糊糊之中,他问:“一直是多久?”
那个温柔的几乎可以包容所有残酷的声音,轻轻地回答给他:“一直,会是我生命的尽头……”
言舒雅……
言舒雅!!
韩晨阳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粗喘了很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务必荒唐的梦。
为什么会梦见那个女人?
他伸手,慢慢抓紧自己的头发,为什么他会想起她?为什么在他的梦里都是她的影子?
“对你老婆好点,你老婆怀孕了。”
刘浩宇的话,再次回响在了耳边,韩晨阳蓦地愣怔住,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地勾起了唇。
是了。
他现在想念的并不是那个女人,而是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那个女人的死活和他没有关系,但孩子必须要留在他的身边!!
拿起电话,他快速的拨通了刘浩宇的手机。
“给我找那个女人,给我找到那个女人!!”
刘浩宇并没有睡觉,听见韩晨阳的话,他是有些开心的,最起码韩晨阳终于愿意找言舒雅了,可是听着韩晨阳那满是阴霾的语气,他总是觉得这事儿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你不是说她走了你开心吗?”
“她走了我是无所谓,但她肚子里面怀着的是我的种!她要死要活无所谓,但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孩子跟着她陪葬!!”
韩晨阳握着电话,声音几乎是在咆哮:“给我找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挂了电话,韩晨阳再没有一丁点的困意,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无尽沉静的夜色,一根接着一根的抽起了烟。
烟雾缭绕,迷茫了他的双眸,就好像此刻那无尽的黑夜一样,没有焦点,没有生机,空洞的近乎死气沉沉……
事情已经想明白了,他应该开心的,他是因为孩子才会想起那个女人,但为什么他却还是笑不出来?
为什么?
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晨阳哥哥……”
早晨,孙小婉照例推开了主卧室的房门叫韩晨阳吃早饭,但是没想到,刚一推开门,就被满屋子的烟味给呛得睁不开眼睛。
“咳咳咳……”
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屋子的烟?
“晨阳哥哥,你一夜没睡吗?”
韩晨阳拿起外套走了过来,拉着孙小婉出来的同时,关上了卧室的房门:“没有,我睡得很好。”

抚过爱之痕在线阅读第二十七章她会回来的

虽然韩晨阳在极力否认着,但他那充斥着红血丝的眼睛却出卖了他。
一瞬间,孙小婉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她又不敢直接问,瞥了一眼韩晨阳身后紧闭的屋门,试探的问:“那个,晨阳哥哥,吃过了早饭,我帮你整理一下你的房间吧,言姐姐已经走了,她的东西也已经用不到了……”
“不需要!”这一刻,韩晨阳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口气出奇的僵硬。
孙小婉被吼的一愣,站在原地低下了头。
“晨阳啊……”
林淑珍听见声音走了过来,帮着解释:“小婉也是为了你好,言大小姐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小婉怕你触景伤情,才打算帮你收拾一下屋子,把言大小姐的东西都整理出来扔掉的。”
被这么一说,韩晨阳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态度有多恶劣。
都是被那个可恶的女人给闹的!!
韩晨阳懊恼的叹了口气,软下来了口气:“小婉,抱歉,我刚刚不是对你……”
孙小婉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的让人忍不住的怜惜:“晨阳哥哥,我只是以为言姐姐不会回来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害小婉都替她担心?!
韩晨阳揉了揉孙小婉的发顶:“不会的,她一定会回来的。”
孙小婉愣住了,含着眼泪的眼睛充满了震惊。
她刚刚只是试探,没想到韩晨阳竟然会说言舒雅会回来?为什么那个女人会回来?难道韩晨阳要去找言舒雅吗?
韩晨阳没吃早饭就离开了,剩下的孙小婉,愣怔在走廊里久久难以回神。
刘浩宇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几乎是刚刚过了中午,他就找到了关于言舒雅的蛛丝马迹。
只是在把递给韩晨阳的时候,他有些想不明白:“你不是说过……不找她的吗?”
韩晨阳扫了一眼那纸上写着的地址,冷笑着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谁说我找的是她?我找的是我的孩子!”
刘浩宇看着抓起大衣往外走的韩晨阳,右眼皮重重地跳了一下。
韩晨阳按照那纸上写着的地址,一路飙车开到了淮城附近的一个乡下,把车子停在村口,刚要下车找人询问的他,却在关上车门时,看见了两个他很是熟悉的身影。
农村的秋天,到处都是一片的生机盎然,大片大片成熟的庄家预示着丰收的景象,微风轻佛,景色秀丽。
而就是在这样的美景下,失踪了很多天的言舒雅竟然跟萧辰逸肩并肩站在一起?!!
一瞬间,韩晨阳的脸就沉了下去,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在跟着下降着。
不远处,毫不知情的言舒雅,看着身边的萧辰逸,无奈的叹了口气:“辰逸,你走吧,我自己在这里很好。”
萧辰逸看着言舒雅发白的脸色,眼色凝重:“你现在这样很好?你哪里好了?韩晨阳在外面花天酒地,金屋藏娇的,你再看看你自己,你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舒雅,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己。”
言舒雅愣了愣,忽然就笑了:“他还能花天酒地,证明他过的很好,虽然我不觉得那个孙小婉是他的良人,但他要是真的喜欢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总之,只要他过的好久可以了。”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但却刺痛了萧辰逸的眼睛,他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舒雅,你忘记你上学时候的样子了吗?那个时候的你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趾高气昂,你再看看现在的你!”
言舒雅的眼睛中,有那么一瞬很落寞,但是很快,她就又笑了:“上学的时候,我是言家的大小姐,但是现在,我是韩太太。”
“韩太太就罪该万死吗?舒雅,你听话,和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韩晨阳什么都给不了你,我不一样,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