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归来勿忘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8-10-121举报小编:user17

    待君归来勿忘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陆展封眉目如星,但是眼神却比冬雨还要冷 冽几分。看到苏稚跪在门前,他冷笑了一声:“苏 稚,你未免太天真了吧。让朕派人去救一个反对朕 登基的贼子?究竟是你傻,还是朕傻?”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在线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待君归来勿忘妃全文阅读第二章我要离开你

    苏稚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她的 脖子已经被人包扎好了,只是额头还有些发烫。
    口干舌燥让她觉得有些难忍,一睁眼,她正躺 在凤鸾殿的寝殿里头。
    晕倒之前,她只记得陆展封听了她的话,神情 更加凌冽,最终只丢了手里的剑,便离开了。
    醒过神来,苏稚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 地朝着门口跑去。
    丫鬟见苏稚跑出去,连忙上前搀扶:“娘娘,
    您昏睡了三日了,这一醒来,要去什么地方?”
    三日?
    苏稚眉头紧皱,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带我去见皇上……"
    因为三日的高烧,苏稚的嗓子有些嘶哑。
    丫闻言,却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娘娘,
    您现在不能去见皇上。您忘了吗,今日皇上要与越 贵妃大婚……”
    瞧着苏稚的脸色顿时冷下来,丫鬟的声音也越 来越小。
    苏稚靠在门栏边上,忽然勾唇笑了。
    是啊,她怎么能忘了昵。
    他金屋藏娇多年,终于击溃太子,登基皇位。
    现在,他也不用遮遮掩掩,终于能够把他爱的那个 女人迎娶到身边了。怪不得,今日凤鸾殿门口怎么 多了这么些侍卫,原来是害怕她去搅局啊。
    “娘娘,您还好吗?”
    瞧着苏稚不说话,丫髮有些迟疑。
    苏稚摆了摆手,面无表情,转身回屋:“替本 宫更衣,我要,去见皇上。”
    “可是......"
    "更衣!”
    苏稚喜欢红色,她总是喜爱穿着一身红袍。可 是望龙阁今日前后都由红色装点,在她看来却这般 刺目。
    入内,众多大臣与家眷都齐聚在此,个个喜气 洋洋,好不热闹。
    陆展封就坐在上方,也是一身红衣,看到她进 来,眸光之间尽是寒霜。
    ‘‘朕记得,朕下过令,今日不准皇后出入凤鸾 殿。”
    陆展封发问,身边的公公便立马下跪答道:“ 皇上恕罪,您也知道娘娘武功高强,一般侍卫拦不 住啊!”
    说话间,苏稚已经走到了陆展封跟前。苏稚抬 眼便能够看到陆展封眼中的冷漠,他今日穿这身大 红的喜服真是好看,比他们成亲时的一身玄衣好看 很多。
    “臣妾,叩见皇上!”
    言罢,苏稚便已经跪在了地上。
    底下人对于苏稚的出现议论纷纷,她却不在意 ,她只在意他的态度。
    "你来扫兴?”
    一根针,***了苏稚的心口,扎得生疼。
    “皇上,臣妾好歹责为国母,您的大喜之曰,
    皇后怎能不在?”
    陆展封闻言,笑得嘲讽,嘴角尽是不屑:“国 母?苏稚,就凭你也配?朕已经下令了,青青封为 越贵妃,执掌六宫事宜。你的凤冠,不过是个幌子 罢了。”
    苏稚被陆展封的话堵住了喉咙,疼痛感翻腾汹 涌。
    “这样也好,皇上也认为臣妾不配做皇后。那 么,还请皇上允许臣妾出宫!”
    茶杯应声碎裂在苏稚的脚边,而苏稚却没有丝 毫动摇。她的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陆展封,心里的 血好像开了闸。
    “你想走?想离开皇宫? ”陆展封目光阴冷,危 险的气息迅速蠆延。
    苏稚却依旧点了点头,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 道:“是的,陆展封,我要离开你 ”

    待君归来勿忘妃在线阅读

    陆展封闻言,瞳孔微微一颤,眼神之中闪过一 瞬怒意,接而全都凝结成了冷漠。
    “来人,皇后娘娘神思不清,送她回宫!”
    当着众人的面,皇后说出请求出宫这种事情,
    按理说来算是冒犯龙颜,当罚才是。可是陆展封却 偏偏只是让人送她回去?
    私语在底下传开,苏稚却只是冷笑。她知道,
    陆展封要她留在宫里,只不过是利用她来制衡苏家 残党罢了。
    “皇上!”
    侍卫正要上前,却听到一绵软的声音传来。陆 展封眼中的冰霜,在顷刻间化作了温柔。
    “青青,你怎么来了?”
    “见过越贵妃娘娘!”
    陈柳青坐在木质的轮椅上,一露面,众大臣便 起来恭迎。苏稚身为皇后,即便她方才走进来,都 没有一个人起身行礼^
    陈柳青长得一张芙蓉面,身子更如弱柳扶风, 与苏稚自小学武的凌厉之气不同,她有着一股惹人 怜爱的气息。
    “臣妾听闻姐姐来了,所以特地来见见姐姐。” 陈柳青笑意盈盈,看向也穿着一身红衣的苏稚,眉 头不经意地皱了皱。凭什么,我的婚宴,她偏要穿 着红色来!
    苏稚起身,甚至都不正眼去看陈柳青,傲然站 在她跟前,冷笑一声:“是吗,那本宫还真是谢谢 你了。”
    听得出来苏稚言语之中的刺,陆展封亲自起身 把陈柳青推倒了自己身边。目光始终留在陈柳青身 上,不再去看苏稚一眼。
    “皇后,你退下吧。”
    文武百官在场,陈柳青这一露面,若是继续待 在这里,只会自取其辱。苏稚是个会审时度势的人 ,不回答,袖子一摆,便转身准备离开。
    “姐姐! ”陈柳青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苏稚 听到了,原本也不想停留。
    “姐姐最近可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伤心过度 啊。苏源一死,姐姐更加孤单了吧。”
    震惊夹杂着剧痛,在顷刻间从苏稚的身体之中 扫荡而过。她猛然转身,眼中淬满了巨大的悲痛:
    “你说什么!”
    被苏稚这_瞪,陈柳青立马好似受了惊吓一般 躲到了陆展封的怀中。皇上,原来姐姐还不知道 啊,人家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陈柳青满脸委屈,眼泪已经滑到了眼角边上,
    陆展封伸手搂住了她,浅笑道:“怎么会呢青青, 你没有做错什么。苏源身为乱臣贼子,原本就该死
    陆展封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却如同利箭刺 入了苏稚的心头。
    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来,苏稚的心一阵抽痛。 那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哥哥,那个高大英俊的 哥哥,那个笑着说要护她一声平安的哥哥,终究… …还是死了,还是被她害死了。
    苏稚的眼睛被眼泪模糊,她努力瞪大了双眼, 看着陆展封,问道:“是不是你杀了他?”
    陆展封搂着陈柳青,看着苏稚带恨的眼神,顿 时皱紧了眉头^
    陈柳青也看到了陆展封神色的变化,心头一颤 :“皇上,您怎么了? ”该不会,在担心她?
    可是下一刻,陆展封却挥手示意侍卫上前:“ 皇后在朕大婚之日提及罪臣,拉回去,没有朕的命 令,不准皇后踏出凤鸾殿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