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袁修月南宫灏凌小说哪里阅读? 无忧花开袁修月南宫灏凌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APP入口

时间:2018-02-1337举报小编:user01

主角袁修月南宫灏凌小说哪里阅读? 无忧花开袁修月南宫灏凌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APP入口带给大家啊,只这一日,他才真正看了她第一眼!手执废后诏书,她以为与他之间的孽缘终将结束,却从不曾想,缘灭之时,潮起潮涌,那无忧花开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无忧花开在线阅读

昌宁三年,三月初三,合年大喜。
世人皆知,这一日是离国皇帝南宫灏凌的大婚之日!
皇宫大内,红筹高挂,处处张灯结彩,整座皇城上空,更是烟火鼎盛,自四门处冲霄而上的烟花炫目璀璨,以龙凤成形的焰火照亮了整座皇城。
就在这一日,离国空悬三载的后位,终得佳主,安国候次女荣登后位,离国上下普天同庆!
是夜,夜色妖娆,皇后寝宫所在的凤鸾宫寝殿之中,醒目的大红色,俨然已成主色,处处都洋溢着欢喜之气!
桌案上,龙凤喜烛交相辉映,烛心处跳跃的火焰,将整座寝殿照的恍如白日。
一身朱色凤袍,凤冠系首,离国的新任皇后袁修月静坐鸾榻,透过金光闪烁的凤冠流苏,凝望着桌案上早已垂泪的红烛,她原本轻抿的唇角,渐渐扬起一抹苦涩而又无奈的笑靥。┇┇h
今日,是她与皇上的大喜之日,合该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但……吉时已过了许久,她仍旧独守空房,迟迟不见君来。
更声过三,将手里的丝绢攥起,她微动了下身子,轻抬皓腕,欲将头上略显沉重的凤冠取下。
“娘娘……”
察觉到袁修月的动作,她的陪嫁丫头汀兰不禁出声劝阻:“娘娘再稍等片刻,皇上就快到了。”
纤细而浓密的睫毛微颤了下,袁修月眸华微抬,盈盈视线落于汀兰清秀的脸庞之上。
迎着她的视线,汀兰微低着头,以贝齿轻咬朱唇轻声解释道:“今日是娘娘和皇上大婚之日,奴婢想……新婚之夜皇上一定会在凤鸾宫就寝!”
闻言,袁修月不禁施然一笑。
“三更已过,你觉得皇上今夜还会来本宫这里么?”
汀兰的没错,大婚之日,皇上依照规矩,应该在凤鸾宫就寝。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今日在册封大典之上,他与她执手并肩而行,一路之上,她虽谨遵礼度不曾窥见君颜,却也知道,那个君临天下的男子,从不曾看她一眼。
这一切只因她并非他想娶的那个女人。
“皇上一定会来的!”语气里透着几分笃定,汀兰将唇瓣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你可见过皇上么?何时懂得揣度皇上的心思了?”不知汀兰的笃定由何而来,袁修月唇角的笑意,渐渐淡去,眉头微蹙着,她定定的,多看了汀兰一眼。
感觉到她灼灼的视线,汀兰的头低的更低了。
“汀兰……”
以自己对汀兰的了解,袁修月知道,她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许久之后,不见汀兰出声,她不禁轻哼一声,黛眉轻轻挑起。
身形轻轻的颤抖了下,汀兰偷瞄了眼袁修月,嗫嚅回道:“不久前奴婢替娘娘去取常衣之时,听当差的公公小声话,他们皇上他……早早的便在夜溪宫招了新进宫的几位美人侍寝。”
“是吗?”
唇角处泛起丝丝自嘲,袁修月轻喃一声:“既是如此,皇上今夜该是不会来了才对。”
大婚之夜,皇上不登凤鸾宫也就罢了,还在夜溪宫中临幸其她女子,他此举于她而言,可谓是彻头彻尾的羞辱,可此刻她的内心深处非但不怒,反倒透着几许莫名的轻松。
只是,她这份轻松并未持续太久,就在下一刻,寝殿外便响起唱报之声!
“皇上驾到!”
声落,寝殿门扉大开,汀兰大喜,一脸欢喜的扶着袁修月准备上前迎驾。
但,待看清来人,她不由身形一滞,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僵在嘴角。
昌宁帝南宫灏凌生的丰神俊朗,极具风华,一双时而锐利又时而柔波荡漾的眸子,更是让世间女子为之倾狂,但让汀兰发怔的原因,并非这些,而是此时此刻,他并非独自一人而来。
在他怀中,竟左右各拥着一位美人!
要知道,今日……可是他与皇后的大婚之日啊!
可他……
“臣妾恭迎皇上圣驾!”
只匆匆一瞥,耳边回响着美人银铃般的娇笑之声,袁修月垂首恭礼,眸光所见,唯那一抹象征皇权的明黄之色!
淡淡的,睇了袁修月一眼,南宫灏凌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略有些冷的笑弧。%%hBOoK.MiHuA.neT
因南宫灏凌唇角的笑,袁修月眉心轻颦。
回眸之际,只见他欣然而坐,十分慵懒的抱着身边的美人斜倚在贵妃榻上,低低冷笑道:“朕不来凤鸾宫,你便请太后出面,好你个袁修月……这皇后的位子,才刚刚坐了一日,便要以如此手段逼真就范么?”
南宫灏凌话的声音极低,低到满室的气氛,霎那间低至极寒。
听他所言,袁修月心下一突,不禁微敛眸华,斜睇着身旁的汀兰。
汀兰见状,不禁面色一变!
一脸懊恼的与袁修月对视一眼后,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十分局促的垂下臻首。
到了眼下,袁修月自然明白,方才汀兰为何会皇上一定会来!
想来,该是她差人去请了太后!
这丫头……皇上不来,她求之不得,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心下无奈一叹,眸底无喜无忧,袁修月微转过身,眼观鼻鼻观心的平静道:“今日是臣妾与皇上大婚之日,依照祖制皇上自当于臣妾宫中就寝。”
本就僵滞的气氛,因她的话,瞬息之间又冷了几分。
凝视着眼前一直臻首低垂的袁修月,南宫灏凌的神情变幻莫测。
沉寂片刻,他蓦地勾起薄而性感的唇,紧拥了下怀里的美人,凉讽出声道:“你的没错,依照祖制朕今夜确实应该宿在凤鸾宫,不过……这祖制上只约束朕于此处就寝,可没过一定要谁来侍寝!”
若,直到方才,袁修月的心境,都如止水一般。
那么此刻,听了南宫灏凌的话,她的心底,即便再如何不在乎,都会觉得有一阵阵刺痛袭来!
宫中等阶,向来严苛。
但凡妃嫔侍寝,皆都召幸于皇上所居的寝宫夜溪宫中,亦或是各自寝宫。
是以,从古至今,皇后寝宫的鸾榻,只能有皇后这唯一女子可宿。
但此刻,他却要在这里临幸别的女人么?!
即便坐上后位,并非袁修月所想,她也不想争些什么,但这样的羞辱,对她而言,无疑是不可承受的!
念及此,她深吸口气,第一次扬起头来,面向从进门至今,一直都高高在上,对她不屑一顾的南宫灏凌:“皇上此举,是想让臣妾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么?皇上若嫌弃臣妾,大可现下就废了臣妾,臣妾自不会有半句怨言……”
袁修月的话,未及完,便因窥见龙颜,悉数哽在喉间。
是他?!
明眸之中,惊讶之色乍现,她小嘴微噏,怔怔的凝视着贵妃榻上的南宫灏凌,久久不能成言。
“话的轻巧,若是废就能废,朕又何必立你为后?!”冷冷嗤笑出声,南宫灏凌松开怀中佳人,淡淡的扫了眼怔愣在旁袁修月一眼后,他深邃温润的眸子,不禁倏然眯起:“是你?!”
闻言,室内众人皆是一窒!
恍然回神,袁修月十分无奈的轻扯唇角,抬眸之间,与他四目相对,她苦笑着蹙眉道:“回皇上的话,确实是臣妾。”
来好笑,眼前的九五之尊,她以前竟是见过的。
数日前,就在她取代姐姐成为皇后人选之后的第二日,她与先生偷溜出府,曾与他在聚仙楼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的他,便对人冷淡疏离,聚仙楼的龙婆婆曾,他是外冷而内热,让她不必介怀,她却只言,她与他不过路人罢了,无需多做计较。
想不到,原本的路人,如今却成了她作为女子生命中不可或缺之人。∧∧hK.mIhuA
思绪至此,无力改变什么,她嘴角的苦笑,更甚几分。
只刹那之间,袁修月脸上的苦笑,让南宫灏凌心下竟生起一丝恼意。
“皇上?!”
感觉到南宫灏凌周身泛起的冷意,依偎在其身侧的美人,轻伸藕臂,揽上他的肩头。
伸手揽上美人的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南宫灏凌的手因太过用力,惹的美人忍不住轻吟一声,阴鹜的视线,仍旧停留在袁修月身上,凝望她许久,他微眯的眸子舒展开来,只眸华浅漾道:“你可知……你是朕宫里最丑的女人!”
闻他此言,袁修月不禁心下一窒!
世人都道,女为悦己者容!
即便哪个女子生的再丑,也不想听谁自己丑,但是眼下,他却了,且还是当着寝室内的众人,毫不客气的对她了。
这是对她的奚落,更是对她毫无掩饰的厌恶与不喜。
眸华轻抬,视线扫过他身侧的两位美人,她眸色微暗,能做的便是在心下苦涩一叹!
再次屈膝福礼,她淡淡一笑,她颇为无奈道:“污了皇上的眼,是臣妾的罪过……”
见状,南宫灏凌俊朗的眉头,不禁倏然一皱,以话语嘲讽道:“既知会污了朕的眼,你却还是顶替了你的姐姐入宫为后,朕很好奇,你到底凭何手段,让贤王妃在太后面前与你尽好话的!”
听他提到自己的姐姐,袁修月不禁轻轻的瑟缩了下身子。
天下人皆知,安国候长女袁明月,生的倾国倾城之色,甚为出众,皇上原意便是立她姐姐明月为后,但世事难料,奉太后之命前去甄选的贤王妃,却无视她的意愿,执意选了名不见经传的她!
深吸一口气,袁修月轻抬起头,唇角微弯,她语嫣轻柔道:“贤王妃因何要选臣妾为后,皇上大可去问过她本人,臣妾也很好奇,到底是哪里打动了她呢!”
迎着她脸上的浅笑,南宫灏凌再次凝注在她云淡风轻的面庞之上。
今日之事,和他的态度,若是其她女子遇到,即便不痛哭流涕,也该委屈的掩面而泣了,可眼前的女子却不然!
莫从方才开始,她便一派淡然,此刻受他如此奚落,她竟还能淡然处之。
这,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半晌儿,不见南宫灏凌出声,袁修月娥眉一蹙,轻瞥了眼鸾榻边上的更漏。
“眼下时辰也不早了,皇上可要就寝么?可想好了要谁来侍寝?”不等南宫灏凌出声,她悠悠一叹,满是无奈道:“即便皇上再不喜臣妾,可到底,臣妾也是皇后,若皇上今夜执意要让两位妹妹在这凤鸾宫内侍寝,那臣妾也只得再到太后宫中走上一遭了,唉……这才大婚第一日,臣妾不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