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全文在线阅读,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傅言殇秦歌小说)全文APP阅读器下载

时间:2018-01-212534举报小编:zhuxianzhimm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全文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 “睡都睡过了,算哪门子的形婚,嗯?”他的语气压得很低,眼里也染上了一抹暖色:“沈寒疯了,难道你还想跟他旧情复燃?”.....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傅言殇秦歌小说)全文APP阅读器下载可以体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
孩子还会再有的?
他究竟是自以为是到了何种程度?还是说,他太看得起我对他的爱,以为说几句软话,我就会继续像以前一样围着他团团转?

第12章受不了他强来

  我的突然难受得不行,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和傅言殇接触多了受了他的影响,等再看沈寒的时候,我竟能硬生生压下愤怒,投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

  “想打电话给傅言殇就尽管打吧,我为什么要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哪里,我要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做什么?”

  沈寒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似乎我突然的平静和淡漠让他很不习惯。

  “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

  孩子还会再有的?

  他究竟是自以为是到了何种程度?还是说,他太看得起我对他的爱,以为说几句软话,我就会继续像以前一样围着他团团转?

  我望着他:“别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秦歌,你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录下来了,要是秦柔知道你这么快就***,会不会立即和你离婚呢?”

  沈寒狠狠愣了一下,仿佛做梦都想不到我会算计他:“秦、秦歌。”

  我就像一个真正工于心计的女人一样踏进标本室,拉开办公椅坐下,“我仔细想过了,你要是再死缠烂打,我就打电话给秦柔。”

  沈寒听后,像是触电般浑身一僵,“你威胁我?”

  我说:“是又怎么样。”

  沈寒的眉头越皱越紧,终究是恼羞成怒了,恶狠狠地问我,“录音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哪里学来的?”

  我没说话,心里突然有点悲怆。

  果然,沈寒从来不曾注意过我。

  由始至终我都没摁过手机,要是他稍微留心一下,就不会相信我录音的说辞。

  可是他没有,他在意的,永远都不会是我!

  “不要再招惹我。”我开了电脑,面无表情地说:“既然是你要我来这里工作的,资薪不能太低。让人事科开个价格给我,我看看满不满意。”

  沈寒眯了眯眼,多少有点忌惮我说的录音,一板一眼地说:“秦歌啊,算你狠。以前没好好了解你,真是可惜了。现在看来,其实你也挺有魅力的,不过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时间。”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林薇捧着早餐过来找我,他才悻悻的走向电梯口。

  吃过早餐,我对着死气沉沉的标本室,心疼得难以呼吸。

  我想告诉林薇我的孩子就在标本室里,可想想,我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依赖她,便什么也没说。

  下午五点,外面开始电闪雷鸣。

  我关了电脑准备下班,可一想到我的孩子就放在这个楼层的某一间标本室里,我的心潮就无法平静。

  近一个月来所有的医学标本存放记录我都查了,没有任何新生儿标本的存档记录。

  也对,沈寒怎么可能让我顺利找到孩子,哪怕孩子已经成为了医学标本,他也绝不可能让我见到、触摸到。

  正思索着,一把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

  “秦歌,你果然不再在乎孩子了。她就在你身后的第三排置放架上面,你竟然没看见。”沈寒勾着嘴唇,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我忍着想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走出去:“说完了?”

  “没,我琢磨了一个下午,还是觉得让孩子留在医院比较好。至少你工作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能见到她。”他淡淡地说着。

  我没接什么话,他的残忍程度绝非一般人可比,幸好我对这个男人的狠心和绝情已经习惯了,要不然被他一次又一次折磨,任谁都受不了。

  沈寒见我踏进电梯,也跟了***,一把拉住我的手:“你这是急着回去和傅言殇吃饭?”

  我条件反射般甩开他的手,“对。”

  “你是我的女人!”他阴沉沉地搂住我,眉目之间全是骇人的怒意。

  我的眉头皱得很紧,一字一句的提醒他:“你的女人是秦柔。”

  沈寒皱着眉,如同疯了似的吻住我。

  我一愣,拼命地推搡他,可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温湿的唇肆意辗转,不管我如何挣扎,他都没有放开我的意思。

  我呜呜呜的发出声音,感觉整个嘴都被沈寒堵得严严实实,粗鲁又肆意地吮吸着。

  这是他第一次吻我,却让我感到恶心至极!

  叮——

  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他总算松开了我,意犹未尽地***了下唇角:“就算他傅言殇再厉害,也不过是捡我吃剩的。”

  我愤怒地瞪着沈寒,虽说我曾经和这个男人睡过,不至于吻一下就羞耻得要生要死的程度,可我真的难以忍受他这样强来。

  “是不是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沈寒理了理衣领,刻薄地说:“你的唇被我润泽过,傅言殇见到,应该会觉得你很脏吧?”

  我听见这话,像是被雷当头劈下,抬脚狠狠地踢他那里,“人渣!”

  沈寒吃痛地蹲下身子,“秦歌,我再人渣,你也曾经自愿给我怀孕生子过!”

  我心头一抽,竟忽然愣住了。

  他又一次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往我心里最痛的地方戳,我红了眼睛,悲怆得一塌糊涂。

  走到医院门口,整个世界已经风雨交加了。

  我抬起手想打车,傅言殇的座驾恰好在这时缓缓开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我带着满身沈寒的气息站定,心慌得要命。

  傅言殇示意我上车,然后慢慢地说:“出来买点东西,顺路经过。”

  我抖着一颗心坐进副驾驶座,实在害怕被他看出我刚才的遭遇,可为什么害怕被他看出,我又说不上来。

  “怎么低着头?”傅言殇看了看我。

  我知道他只是随口一问的,但还是心虚死了,撒着连自己都觉得可耻的谎:“没、没有。可能第一天上班有点不适应。”

  傅言殇倒也没怀疑,淡淡地说:“慢慢来,适应了就好。”

  他的宽慰不着痕迹,有那么一刹那,我突然很内疚,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和傅言殇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怕只是形婚,我也配不上他!

  “我知道了。婚礼的事,你真的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婚礼的事……”傅言殇顿了顿,视线一寸寸落在我的唇瓣上。

在线阅读

 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

  “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

  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

  “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我可以不提婚检单的事,也能让林薇复职。但你明天开始要来医院上班,标本室缺个存档记录员。要是你拒绝的话,林薇这辈子都别想复职了,我就这样不死不活的晾着她。”

  我一愣,他这个人,除了冷酷无情之外还特别有操控欲,就算根本不爱我,也见不得我和别的男人好,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哪怕明知道我和傅言殇准备结婚了,还要来这么一出!

  我看了沈寒一眼,“你想死缠烂打?”

  “我想重新了解你。”沈寒把头一偏,冷声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想证明我不比傅言殇差。”

  他是多么自私的人,说白了,他在乎的永远只有他的面子、他的感受。

  我突然觉得,他最爱的并不是秦柔,而是他自己!

  谈话以漫长的沉默告终。

  我在咖啡厅门口杵了很久,去医院上班这句话,不知道在脑海里转了多少次。

  回到傅言殇家里的时候,他正在摆放早餐。

  晨光落在他身上,斑斑驳驳的暗影让他整个人添了些许俗尘的烟火味。

  我就这样看着他,被这温润柔和的一幕惊艳了。

  “吃早餐吧。”他自顾自地拉开餐椅,坐下。

  我走过去,“我可能不去购物中心上班了。”

  傅言殇轻微怔了下,“嗯?”

  “我明天去医院上班。”我不安地注视着他的表情,可他的眉目始终清冷如常,好像我去哪里工作,他都无所谓一样。

  也对,我们对于彼此来说,交情其实也就那样。

  傅言殇示意我坐下,淡淡地问了我一句:“医院开的薪资比购物中心更高?”

  我没说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沈寒会让人事科给我开多少。

  “做事,要用发展的观点决定选择。”傅言殇看了看我,“购物中心可供你发展的空间比医院大,不过选择更高的薪资,也是人之常情。”

  我如鲠在喉,他话里的意思,我听的懂。所以,在他看来,我就是个目光短浅又贪图高薪资的女人么?

  “傅言殇,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的生活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莫名有点难受,可又无从解释。

  傅言殇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似乎用餐的时候谈话是一件很影响心情的事。

  “你的选择与我无关,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是你的自由。”

  我没去回应什么,对昨晚他的温润体贴产生了质疑。那种缥缈又真切的的关心和此刻他的寡淡一迸***着我,有那么几秒,我竟觉得傅言殇远比沈寒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早餐后,我以为傅言殇会出门去上班,可事实并没有。

  他安宁地坐在窗边看晨报,大早上的阳光很柔和,透过窗纱落在身上,他整个人就像镀了层金子似的好看。

  “收拾下行李,明天搬家。”

  我的喉咙轻轻一哽,搬家?我哪有家。

  正在放下报纸的傅言殇冷不防补充了句:“现成的样板房打扫下就能入住,明天下班后立即去那边,等回家你吃入伙饭。”

  我一阵恍惚,仿佛感觉到这个男人清冷孤傲背后浓烈至极的温润。

  会是我的错觉么?

  看房子、搬家、吃入伙饭,他都带上我,好像那边就是我的新家一样。

  可我和这个男人,只是可以随时好聚好散的形婚对象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啊。

  我试图从傅言殇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四目相接的一刹那,他忽然问了我一句:“你几点下班?”

  “……可能五、六点。”我记得林薇和沈寒好像都是这个时间段下班的。

  他点点头,“好。等你吃饭。”

  第二天一早,傅言殇送我到医院门口后,车门一甩就绝尘而去。

  我捏着冷冰冰的新家钥匙,心里暖融融的。

  到了医院标本室所在的楼层。

  我脚步一顿,瞪着站在走廊最尽头的沈寒。

  “秦歌,我等你很久了。”他依次推开一间间标本室的门,冷笑着问我:“知道我为什么安排你在标本室工作么?”

  我定住,没说话。

  沈寒毫不在意我的沉默,自顾自地说:“毕竟是你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所以当初我没处理掉。孩子的尸体就在这个楼层的标本室里,你慢慢找。”

  他说什么?

  我呼吸一窒,心里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一块,似乎被他硬生生挖了出来,一刀刀地割着。

  那是我的孩子。

  没有我的亲笔签字,怎么可以拿去做医学标本!

  我咬了咬颤抖不已的牙关,冲上去死死揪住他的衣领,“你把我的孩子做成标本了?”

  沈寒拉开我的手,目光缓缓扫过黑沉沉的标本室,如同在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

  “没错。孩子确实做成医学标本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缓缓道:“给你一天时间找出孩子,明天一早我就要把她送去其他医院了,到时候,你连孩子的尸体都见不到。”

  “你个变态!”我恨不得把沈寒的肉一口口咬下来:“孩子有什么错?你怎么忍心让她浸泡在冷冰冰的***里?孩子有什么错!”

  沈寒根本不回答我的话,掏出他的手机递给我。

  “如果你现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傅言殇,跟他说你不会嫁给他了,我可以告诉你孩子放在哪个位置。”

  我愤怒地瞪着这个男人,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畜生!”

  沈寒摸了摸脸,扬起手像是想打我,但最终没扇下来,慢慢吐出一句:“既然你没心情打电话给傅言殇,那我就帮你打。”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