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99第3章整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9-150举报小编:user31

“此人已彻底堕落,需回炉重造。”

直到第二天早上,这句话还在余文钢的脑海里回响,他万万没想到,昨晚的一场艳事,到后来竟然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一幕。

至于吗?

我不就是潜了个你情我愿的学妹吗?用得着把我送回1999?

余文钢欲哭无泪。

事情当然还是得从昨晚说起。

昨晚两人离开酒吧之后,以微醺为名的余文钢在许莉的搀扶之下,进了酒吧附近一家档次还算不错的酒店,在郎情妾意的前提下,两人放开了,抛弃了一切虚假的遮掩,悲剧发生了,他突然响起了前面那句话,然后他眼前一黑……

等他醒来后,他就发现,自己被送回了1999。

说白了,因为堕落,他被重生了,被某个未知的存在以回炉重造的名义。

这让余文钢一时很是有些难以接受。

能接受才怪。

想想昨天的他,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已算得上是功成名就,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有了,地位也有了,还前途无量,却没负担没压力……

鬼才想回炉重造!

再回学生时代,又辛辛苦苦地从零打拼,谁乐意?

可不乐意又能怎样呢?

他能与那看不见的命运之手来抗争吗?

郁闷过后,他不得不开始来面对现实。

值得庆幸的是,说是回炉重造,但未知的存在并没有把他送回娘胎,否则的话,余文钢一出娘肚子就得哇哇哇地哭死。

记忆清晰地告诉他,现在是1999,他高中刚毕业,即将上大学的那个时候,就在昨晚,因为他即将去学校报到,小伙伴们还摆了一场酒为他送行。

为什么会重生在这个时候,而不是被送回娘胎?

余文钢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时候的我还算单纯,还没有被社会那个大染缸给污染?

他立即就想起了堕落那个词。

十有八九是这个原因了!

尽管还是有些稀里糊涂,但天资聪颖的余文钢还是很快就分析出了大致的原因。

没错,现在的余文钢确实还算得上是单纯。

简单介绍一下他现在的情况。

出身于1981年的他,现年18岁,是湘省西山市某重点中学的应届毕业生,刚考上在全国都能排名靠前的重点大学江陵大学。

至于家里的情况……

某点孤儿院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刚出头的老娘,以及一个比老娘大上那么两岁的老爹。

宠妹狂魔的情况也是不存在的,他是家中的独子。

先说说他老娘。

梁如意,性别女,年龄四十一,西山市农机厂子弟小学老师,还是教语文的,嗓门一向有点大的她在余文钢面前喜欢以老娘自称。

再说他老爹。

余建国,性别男,年龄四十三,西山市农机厂技术工程师,性格温和,余文钢在他面前可以没大没小,叫他老爹也行,直呼他老余也没问题。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就明白了,余文钢为啥要把老娘放在前面来介绍,原因很简单,在这个家里,老娘的嗓门比较大。

至于余文钢自己,确实称得上是天资聪颖,从小到大读书成绩都是杠杠的,就算在人才济济的全省重点中学西山市一中,他的成绩往往也能排在全年级一百名之内,这次高考更是发挥不错,考了个能让梁老师和老余都喜笑颜开的大学。

当然,从小就有梁老师严管的他,成绩想不好都很难。

但成绩好并不代表余文钢老实本分。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因此,余文钢的成长史,其实是一部与梁老师的斗争史。

小时候,在有梁老师长臂善管的地方,余文钢是一位乖巧、听话、学习好的乖宝宝,可是一转身,他就变成了一个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野小子。

大一点,在无数次被投诉之后,装乖卖好那一套不太好使了的情况下,余文钢改变了策略,开始装疯卖傻油嘴滑舌来和梁老师斗智斗勇。

很自然地,梁老师的鞭子他没少挨,可也正因为有了梁老师教鞭的鞭策,他虽然小坏不断,但大坏绝对没有。

余文钢就这么顺顺利利地长大了。

在这个唯成绩论的年代,余文钢确实还算得上是瑕不掩瑜的优秀青年。

调皮捣蛋的事有过。

打架斗殴的事也有过。

但欺负良善、为非作歹的事绝对没有。

作弄女同学的事情有过。

气哭女老师的事情也有过。

但欺负良家妇女、玩弄女性感情的事情暂时还没干过。

这个年纪的他,性情虽然有些顽劣,但在很多方面都尚未开智,而且,有着梁老师的监管,那种真正不道德的事是不可能与他沾边的。

说白了,这个年纪的他,离堕落儿子还很遥远。

或许,这就是自己被送回这个年代回炉重造的原因!

余文钢继续分析着。

他不得不承认,二十年后的他,与现在这个还算单纯的青年相比,确实已变得面目全非。

不该要的钱他敢要了。

不该睡的女人他也敢睡了。

为了能往上爬,他学会了勾心斗角、结党营私、打压异己。

至于仁义道德什么的,放嘴上讲是没问题,可一旦真正妨碍到了他,他就管不了那么多。

慢慢地,他变成了一个面具人。

他一边在享受着这种变化所带来的一切,一边却在讨厌着那个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自己。

不知不觉中,他成功地活成了他自己都讨厌的模样。

因为讨厌,他在勾心斗角后独处时会觉得心累。

因为讨厌,他在了某些良心不安的事后会感到愧疚。

因为讨厌,他不想再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

细想起来,那其实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或许,回炉重造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最起码一点,他有机会凭两世人生经验重新去追求他想要的生活。

这么一想,余文钢原本糟糕的心情立即就有所好转,开始花心思去琢磨未来。

梆梆梆……

他的房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女声:“钢子,你起来没?你那个学还打不打算去上啊?”

梁老师再次隆重登场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