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第3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时间:2021-09-150举报小编:user31

就在唐浅已经神志不清,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那一刹那,耳边又响起了他毛骨悚然的嗓音,“唐浅,让你这样死太便宜你了。”下一秒,唐浅被他像丢垃圾似的扔在地上。脱离他的钳制,身体往后一倾,她仿佛坠入了深渊。

呼吸到新鲜空气,唐浅猛咳了好一会!许久之后,唐浅的意识才渐渐回笼,深陷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她的心里涌上来一阵无法承受的恐慌,手脚冰冷得几乎无法动弹。眼睛看不见,感官就变得异常清晰。

唐浅蜷缩在角落里,只能用力抱紧自己。战南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空荡荡的,只有她绝望的哭声。他和唐倩现在在干什么?两个人如胶似漆,还是一家三口幸福的呆在一起?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唐浅已经开始无法思考。

战南琛冰冷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他来救她了吗?……可没有,这个男人是来报复她的。唐浅被战南琛带到了一个偏远的地下室,扔在床上,咔的一声,手腕上忽然一阵冰冷。唐浅低头看了一眼,一股莫大的屈辱燃起,她顿时咬紧了牙关。

“战南琛,你想干什么?囚禁我吗?!”唐浅的脸色青白交加,被腕上的铁索栓住,轻轻一动都在哗哗作响。她死死攥着拳,“你一定要把事做得这么绝吗……”“唐浅,你的罪足以让你牢底坐穿了,我不动你,是我还没惩罚够,你就留在这里,等着我的发落!”他的嗓音比地狱的修罗还要冷上几分。

“你想做什么?”她吃力地抬了抬手,“我是人,不是畜生!你口中的那些罪,从来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都不是我做的,战南琛,你的惩罚我不接受!”“呵……”战南琛勾起唇角,笑的深谙隐晦,“唐浅,规矩是我定的,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战南琛,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囚禁。”她的话刚说出口,下颚移动,被他狠狠捏起。“你最好不要求死,我记得,你还有个朋友叫慕容月。”唐浅当即打了个冷颤,震惊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你威胁我……”

看着她苍白的脸,战南琛似乎很满意,“对,所以你收回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你朋友的命,是和你连在一起的。”唐浅定定的看着他,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战南琛,你不是一直很憎恨我吗……又何必让我留在这里碍眼?何必这样折磨自己。”

唐浅的耳边嗡嗡作响,只有这句话在脑海中重复。原来,他这么恨,这么……狠。不等唐浅说话,战南琛的嗓音又传递出来,“进来。”门外的人推门而入,一个白袍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醒目的金属箱子,直径走到战南琛身旁,恭敬地俯身,“战总。”

战南琛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叠在一起,面上满是阴鸷,朝那人扬了扬头。医生走到唐浅面前,她看到了金属箱里的瓶罐装着五颜六色的药水,里面,还有几包白色粉末……医生将瓶罐一个一个拿了出来,摆放在唐浅面前的柜子上。

医生每说一个字,唐浅的脸色就白上一分,整颗心揪在一起,难以呼吸。战南琛看着她惨白的脸,眼底笼罩上一层深意。片刻后,他开了口,“你有一个选择,去给倩倩磕头道歉——直到获得她的原谅。”

唐浅咬牙切齿的怒吼,“你做梦!”他看到她的愤怒反抗,脸色当即沉了下快来,看向一旁的医生,“动手!”医生带上一次性手套,从工具箱里拿出针管,将试剂里的无色液体抽进注射器里再放下瓶子。

唐浅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看着针管里的东西顺着针头溢出一滴,两滴……下一秒,医生冰冷的眼落在她身上,一步步向她走来—唐浅脸上早已经褪近了血色,苍白的几乎透明。

唐浅的脑子一片空白,撞开身边的医生,疯狂的往门口跑去!铁链到达一定的长度,唐浅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用尽全身力气扯铁链,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头顶落下一片阴影,她被医生死死按住。

唐浅惊恐的盯着眼前极细的针尖,看着针尖离自己的手臂靠近……她躲在墙角,蓦的闭上了眼,绝望嘶哑的哭喊,“王八蛋!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房内充斥着战南琛暴怒的吼声。医生摔在地上,被叫停后赶紧收拾东西退出了房间。唐浅双手抱着膝盖,浑身上下如坠冰窟,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

战南琛看着唐浅没了魂儿,喃喃自语的绝望样子,面上竟然露出一阵烦躁。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为这么个恶毒又爱撒谎的女人叫停。房间里一阵窒息的沉默。战南琛忽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

“唐浅,你可得好好活着,否则……”战南琛没有继续说下去,幽幽的看了一眼后,转身离开。唐浅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住自己,护住孩子。眼眸黯淡无光,还没有从刚刚那种绝望的境地回过神,满脑子都是空白的,绝望的。

唐浅怔愣了很久,终究是低下了头,小心翼翼的抚摸微隆的小腹。孩子,你还愿意相信妈妈对不对?妈妈没有害过人,从来都没有……她的眼眶忽然一酸,破碎的哭声溢出,“宝宝,妈妈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看见战南琛,唐浅下意识放松了警惕,下一秒她却瞬间又紧张起来!他的脸色微醺,走进来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味。“唐浅……”他酩酊大醉的来到唐浅面前,用力捏起她的下巴,眸深的吓人,“战太太……”

唐浅的脸被捏的生疼,被迫仰起脸与他对视。看着他不清醒的样子,她一句话都不敢说。他深邃的眸子盯的唐浅毛骨悚然,她一时间竟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醉。许久之后,战南琛忽然放开了唐浅,伸手开始解纽扣,很快就褪下了衬衫。

唐浅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下床穿上拖鞋就要逃跑,却被更快的他一把拉了回来!唐浅被他重重的按在床上,伸手便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不要!战南琛,你清醒一点!走开!”唐浅拼命挣扎,但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