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秃了男神的兔尾巴第4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0举报小编:user01

原木色的门板透着扑面而来的老气。

DK娱乐上半年刚刚翻修了室内装潢,然而审美延续了以往的风格,依旧土得让人不敢恭维。让人实在难以想象,这居然是国内巨头娱乐公司的品味。

——自家装修都能这么搞,那我以后再也不骂造型师的水平有问题了。可能不是他们不用心,而是DK娱乐从上到下,审美上限就只能达到这种程度了。

岑念盯着门板神游天外了一会儿,力图缓解内心紧张的情绪。她抬起纤细的手指,在门板上轻轻敲击。

叩叩叩。

她深吸了一口气。

“江……江老师您好,”岑念下意识地换了一个尊称,心里稍感别扭,“我是新到的助理,想跟您打声招呼。您在忙吗?”

“进来。”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随即传出男人清沉的声音。

岑念抬手一推,门应声而开。

虽然是第一次来,岑念对这间房间却并不陌生。DK娱乐为Voker保留了专门的休息室,组合有不少Vlog都是在这里拍的。虽然一次只有短短几分钟,但并不妨碍她当初翻来覆去的回味。

房间的环境还是跟视频里一样。米白雕花的墙纸,亚麻色的窗帘,左侧的墙上零零散散地挂着几张合照——有组合刚出道时的留念,也有拿到新人奖后的合影。江与臣那时的头发染成了银灰色,眼神里带着少年的锐气。比起艺人,反倒更像高中里逃课到天台睡觉的痞气学长。

不过今天的休息室格外冷清,光线也昏暗得多。厚重的窗帘把日光挡得严严实实,灯也只开了两盏,昏黄朦胧,映着桌角几只将谢未谢的百合。

总得来说,四处都透着一股不明不白的氛围。

岑念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往前迈了一步。

江与臣正背对她坐在沙发上。他身形挺拔,纵使没有回头,也隐隐透出一股疏远的气场。修长的手指抵在太阳穴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把门锁上。”

他突然冷淡地开口。

你们做艺人的私下都这么没有安全感的吗?

岑念腹诽,温柔地应了一声,转身朝门口走去。余光里似乎看到有一只修长的手,正僵硬而缱绻地拂过沙发靠背。

……

嘭嗵,嘭嗵。

心跳的声音震耳欲聋。

江与臣沉默地把领口向下扯了扯。汗水顺着修长的脖颈滑入衣领,沾湿衣料,带来一股冰凉的颤意。

放宽心,没什么好紧张的。

江与臣垂下眼睫,最后扫了一眼屏幕。手机上是他做了一晚上的笔记,密密麻麻地列满了注意事项。

——「首先,氛围很重要。男方要温柔,不能给人冷漠或者鲁莽的印象。」

这不难,假装深情就可以。

江与臣沉默着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嘴角已经带上了一丝惑人的微笑。向来恶劣的人突然柔和眉眼,最是能蛊惑人心。如果忽视他脸上多少还残存的一丝勉强,几乎就是一副深陷情网的模样。

——「不要直奔主题,初次体验还是要婉转为上。给予女方尊重,时刻留意她的态度。」

江与臣微不可闻地吸了一口气,攥紧拳头起身,正与少女打了个照面。

双方对视了片刻,岑念在心中轻轻吹了声口哨。

江与臣穿的很随意,也可以说,很直男。奈何身形挺拔修长,生生把样式简单的黑色卫衣穿出了高定的味道来。像处在叛逆期的少年一样,他把卫衣的帽子扣在头上,刘海压得低低的,仿佛在尽可能地挡住自己带点侵略性的脸和眼角那道小小的疤痕。顺着下颌骨的线条向下,通过衣领的缝隙,隐隐能看到喉结正随呼吸轻轻起伏。

也许是处于紧张,她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您好,我是新来的助理,今天开始负责您日常活动。”岑念迅速回神,面不改色:“有任何工作您都可以安排。我叫——”

“岑念。我记得你。你曾经来过我们的Fan Meeting。”

居然记得我的名字!当初我果然没有追错人!!冲这一点,下一个代言我还是会友情帮忙冲一冲的!

岑念心里默默对江与臣作出了肯定,面上不显,眼神依旧清澈又正直。

江与臣又向她迈了一步,眼神晦涩地朝她微微俯下身来。唇角微勾,却带着一点不显山露水的压迫感。

“……您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岑念不着声色地后退了半步,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江与臣没有回答。他不疾不徐地上前两步,直接把岑念逼到了墙角,沉默着低头俯视她。修长的手指越靠越近,在即将触碰到她脸颊的时候,突然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大概是她的错觉,但岑念总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江与臣略带颤抖的呼吸声。

——他仿佛试图触碰,却又想着退缩的某种小动物。

休息室里灯光朦胧。而眼前的女孩乌发雪肤,盈盈动人,仿佛房间里最后一点柔软的光源。

江与臣不着声色地深吸一口气。

很好,没问题,一切都在把控之中。

微凉的指尖继续向前,仿佛蜻蜓点过湖心般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女孩的头发。江与臣低头,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岑念的神色。

女孩表情微怔,眼中划过一抹疑惑。没有抗拒,但似乎也没有多少迎合。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故作矜持?难道是他邀约的姿态还不够明显吗?

江与臣咬了咬牙。指尖拂过黑凉的发丝,想要试探着触碰少女娇嫩的脸颊。看得岑念屏住呼吸,心中警铃大作。

这方向,分明就是冲着她额头来的……

不可以!!!她今天额头上起了小痘痘!!!

岑念猛地清醒过来,慌不择路地后退了一步。她仿佛一只刚从迷幻的蛛网里挣扎而出的蝴蝶,被这不知因何而起的暧昧弄得有点慌乱。

即使神经再大条的人,也该明白这状况有点不对劲了。岑念急促地深吸两口气,正要义正言辞地抬头询问当下是什么情况,却后知后觉地发觉气氛有些僵冷。

男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收了回去,指尖微蜷,轻轻地抓着袖子。

难道是讨厌他靠近吗?

江与臣的思绪一时有点烦乱。他目光颇为焦躁地扫过墙上的表盘,心下一沉。

已经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了。他虽然找理由把成员支了出去,但上午还有一场讨论会要开。最多一个半小时,成员们就会陆续回来。在此之前,他必须试探出岑念的态度。

笔记中的第四条不期然地划过他的脑海:

——「有的女孩子并不喜欢对方太过主动,这种情况下应该把主动权出,由对方来做主导。」

原来她喜欢这种play?

江与臣咬了咬牙。在少女惊愕的目光中,僵硬地掀起了自己的卫衣下摆。

“我清楚你是为什么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冷静,但岑念却从中察觉出了一丝涩然。男人颇具力量感的身躯一点一点显露出来,腰肢微微起|伏,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

“虽然没有经验,但我会尽量配合你。”

透过衣服,声音听起来有点含混不清。

“你最好给我——请,请你永远的把那件事烂在心里。”

黑色卫衣扔到了地上,男人挺拔修长的身躯显露出来。他的头发因为摩擦,颇为凌乱地贴在脸颊上。微抿的薄唇透露出一丝冷硬,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岑念,凶恶中透出一点委屈。

岑念彻底石化了。

他在这里干什么,我又在这里干什么,这难道是新员工福利吗,不不不DK娱乐不是这么不正经的公司,不然早就被狙了,那这难道是他隐藏的第二人格吗,那为什么要在一个还不熟悉的助理面前表示出来,这样很容易被爆料的能不能警惕一点,可皮肤真的好白啊,平时营业的时候有这十分之一放得开粉丝也不至于抱着你偶然露出脚踝的抓拍哭着喊终于等到哥哥露|肉的一天了……

眼看着江与臣已经把手探向了裤子,岑念的头皮感觉都要炸了。她抓起一边的绒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了过去,往沙发上一按,从头到腰,把江与臣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先冷静一下。”岑念有点语无伦次。她整个人压在江与臣身上,手脚并用,死死的抓住绒毯,生怕一个松懈,江与臣会继续对自己的衣服下手。

身下的人用力挣扎了几下,好像随时要破毯而出,皮肤的温度仿佛能隔着毛毯传递过来。随着一次次起|伏,岑念的脸越涨越红:“这个欢迎仪式有点过于热情了多有得罪对不起……还是说这是综艺玩隐形摄像头准备拍摄助理的reaction呢哈哈哈可是你今天上午没有这个通告……”

江与臣的扑腾得更厉害了,像一条在岸边垂死挣扎的鱼。岑念咬咬牙,双手发力,毛毯压得更用力了些,耳畔却突然传来了“啪”地一声响。

声音很细微,是从江与臣头顶的位置传来。

岑念僵硬地抬眼。

一只毛茸茸的大耳朵从毯子缝隙里探了出来,东挪挪西挪挪,有气无力地拍了拍岑念的手。

“……力气小一点。”江与臣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从下面传来,“我喘不过气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