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秃了男神的兔尾巴第3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0举报小编:user01

六点不到,岑念就睁开了眼睛。

空调运作了整整一夜,房间透着沁骨的凉意。机器运作的声音像是某种昆虫的嗡鸣,又轻又低。她打了个寒噤,顺手掏出手机,低头确认了一眼与经纪人的聊天记录。

今天艺人行程不多,只有一项:到公司开会讨论团综新企划。余下的时间是去健身房进行身材管理还是进行舞蹈练习,全看江与臣自己的安排。

“至于你的工作,”对接的人卖了个关子,“等来了再具体安排。另: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份手抓饼。加一个蛋,不要辣酱,谢谢。”

“艺人的早饭,要我一起带过去吗?”岑念打了个哈欠,随口一问。

“不用。江与臣嘴太挑,不吃外面的饭。”对方这次信息回的倒是很快。

确实。印象里,她很少见过江与臣在镜头吃东西。就算是拍摄时队友递零食过去,他也只是摆摆手,推辞说在身材管理,扭头转递给另一个人。有一阵子她还为此很是心疼,天天在官博底下留言:

“不要再瘦了!多吃一点吧江与臣!”

“请正视自己的身材,给女粉丝留一点活路!”

“点·我·看·江·与·臣·绝·世·长·腿·照”

……

算了,爱吃不吃。都是前尘往事了,想这些干嘛呢?

岑念及时收拢思绪,顺道心情颇好地去衣帽间配了条手链。在走廊等待电梯的间隙,低头扫了一眼公司发给她的交接资料,轻念出声:

“Voker,隶属于DK娱乐,是通过《Dream for dream》选秀出道的组合。成员共四位,按出道位排序,分别是江与臣,熊林,张栩染和贾思野。队长由年龄最大的张栩染担任……江与臣,21岁,身高183cm,体重……”

这哪个工作人员准备的资料?还没有后援会外宣写的详细。

银色的电梯沉稳地抵达,发出轻巧的一声“叮”,厢门无声向两边。岑念摇摇头,脚步轻快地走进电梯里。

**

十五分钟后的DK娱乐会议室。

体格高瘦的经纪人正揣着手,皱着眉头教训其余几个助理。

“熊林是没有脑子吗!”他烦躁地踱了几个来回,冲着其中一人劈头盖脸地骂:“他怎么就没有身材管理的意识!你们也由着他胡吃!”

“熊林说这是人设,所以……”

那人本想帮着解释几句。觑见了经纪人的脸色,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人设那是在镜头前营业用的!有他这样私下里管不住嘴的吗!”

经纪人冷哼了一声,把工作笔记摔得震天响。

他在娱乐行业已经干了不止一两年。世事起伏,人情冷暖,有些事他看得远比手下的艺人清楚:在这圈里,没有哪张面孔是不可替代的。粉丝今天可以把人捧到如日中天的位置,送上绵绵爱语;明天有更年轻帅气的鲜肉出来时,她们也能一哄而散,无情地将人遗忘在角落。

说到底,所有的艺人本质上都是商品。只沉醉在众星捧月的氛围里放纵自己而忘了维系形象和业务能力,那被取代也就是早晚的事。

可惜,能听进去这些话的人少之又少。

看着面前唯唯诺诺的两个人,经纪人重重地用鼻孔哼了一声粗气。余光扫到过门口时,注意力短暂地被分散过去:“哎,岑念是吧?你进来,我说说你的工作!”

“是我是我,您好您好。”

匆匆跟在场几个同事打过招呼,岑念递过早饭。看着他探身从桌子上拖过一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

“艺人的穿搭、出行、饮食甚至生活,助理都要参与。这点你之前应该有所了解。我不多说,之后工作中你会慢慢上手。”他一手握着手抓饼匆忙咽下,一手在纸上画了四个圈,“近期最大的行程安排是综艺拍摄,地点在本市郊区。今天的会议就是说这个节目的问题。”

“Voker四人各配一个助理,有事互相协商帮忙。理论上来说,你是负责江与臣的。不过实际工作里,江与臣给你安排的工作量会比别人小很多。我估计着你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都是在给其他三位同事帮忙。”

经纪人边说边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匆匆忙忙地咽下了最后一口饭,随手把塑料袋抛进垃圾桶。

“江与臣喜欢独处。私下里不爱跟人打交道,也不愿意让助理跟着,倒挺省心,事儿也少。你们慢慢处着来吧。至于现在——”

他转了两圈笔,在代表江与臣的圈圈旁边,写了一个小小的“915”。

“——Voker的休息室是这间,现在应该只有他一个人。”

“你打个招呼去吧。”

**

休息室房间朝南。透过窗户,能看到微蓝的天空。明明时间还早,可夏天的阳光已经迫不及待地冲破薄云,照耀在这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

这是因为夏季,太阳直射点移动到北回归线附近,导致北半球昼长夜短——江与臣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上学的时候,他的成绩称得上优秀,班主任还一度鼓励他日后去进一步深造。后来得知他半路进娱乐圈参加了选秀节目,那个中年人看着他,半是迷惑半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真是没想到……没想到你会走上这条路。”

语气中不无遗憾。那一代人就算嘴上不说,心里对娱乐圈还是多多少少存在偏见的。

江与臣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探身关上了窗户。窗户的空隙越来越小,他的神情也愈发冰冷。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坐实偏见的这一天。

当初收到岑念那封信之后,一连几个月他都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但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变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机构,或全副武装的人员在半夜破门而入。

在他暂时放下警惕,以为那只是小女生一时兴起的恶作剧之后,这几天身边却突然多了明里暗里的窥视。而岑念这种时候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再次出现,背后潜藏着多大的威胁,还不得而知。

江与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眼神冰冷,像是泛着寒光的刀锋。

他要把最微小的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即使要付出的代价令人难以启齿。

窗帘合拢,遮挡上最后一丝天光,房间里一时暗了下来。江与臣转身调试了一下灯光,突然身形一顿。

尽管很轻,但他还是察觉到有脚步声正在逼近。

他等的人来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