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短篇古言虐文主角是叶朝歌卫韫的小说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朵花花所著作。叶朝歌满意于她的反应,勾了勾唇,反手把水瓢扣在她头上,毫无诚意道:“抱歉,我手滑了。”你走神,我手滑,很公平!

5

举报
下载阅读

短篇古言虐文主角是叶朝歌卫韫的小说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朵花花所著作。叶朝歌满意于她的反应,勾了勾唇,反手把水瓢扣在她头上,毫无诚意道:“抱歉,我手滑了。”你走神,我手滑,很公平!更多精彩关注本站体验搜索“叶朝歌卫韫免费阅读”。

叶朝歌卫韫小说简介

重活一世的叶朝歌下定决心护母保兄,上辈子的害她之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本想着单打独斗就行,谁知太子殿下竟还要助她一臂之力,这个男人图她什么。

凤鸣朝歌叶朝歌完结章节阅读精彩试读

演戏演全套,手上真拿了几卷新兵训练手札。
出发前,在府门口特地闹了个不大不小的动静,好似生怕旁人不知道似的。
不大一会的功夫,叶辞柏拿着几卷书册去东宫的事便传到了叶庭之的耳朵里。
前来汇报的下人跪在地上,久久未见到叶庭之反应,悄***的抬头看过去,这一看,当场大骇,险些软到在地。
妈呀,老爷的脸色实在太吓人了!
叶辞柏是东宫的熟客,在管事海总管将他迎去雅阁后,像以往一般冲他挥挥手,“知道你忙,你自忙去吧,不用管本小爷。”
东宫没有女眷,内里内外皆是由海总管一人打理,可以说十分的忙碌。
海总管也不和他客气,道:“奴才谢您体恤,殿下下了朝便会回来,在此期间,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宫人。”
雅阁叶辞柏常来,熟悉的好似自己的家一般,轻车熟路的从内里的书架上拿了几本书来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辞柏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合上书之际,雅阁的门便从外面打开……
进来之人一袭紫色滚边锦袍,满头墨发玉冠而束,眉目如画,精致镌刻,完美的让人无从挑剔。
太子——卫韫!
“见过太子殿下。”
叶辞柏起身上前,敷衍的抬了抬手。
卫韫挑了挑好看的眉,也不让起,只道:“向来不拘小节的叶小将军,何时如此有礼了。”
清冽的嗓音如玉珠落盘,隐隐透着几许玩味。
叶辞柏无所谓的耸耸肩,收了手,“太子会不知?”
卫韫笑,“你是来质问于我?”
“辞柏可不敢,您可是太子啊,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质问太子殿下您啊。”
听着这饱含怨气的回答,卫韫再次笑了笑,未曾言语。
叶辞柏气闷,这就好比他使出吃奶的劲挥出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一般。
赌气般走过去坐下,愤愤地瞪着那好整以暇的太子殿下。
岂知,对方不为所动,倒茶抿茶,好不自在。
叶辞柏素来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忍到现在已是极限,卫韫又是这般一个作态,还能忍得住才怪。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派人监视我妹妹?”
监视?
卫韫扬扬眉,淡淡纠正道:“是保护。”
“保护?我妹妹已然回到上京,如今身在国公府,哪里用得着保护?再者说,我妹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你派两个男人……这事要被人知道了,你让她以后如何自处?她的名声又怎么办?”
那小丫头,是在乎名声的人吗?
想到那夜,叶朝歌大胆的行径,卫韫对叶辞柏的话不认同。
不过,这倒也提醒了他,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让两个男人保护,的确不妥当。
“我知道了,待会我便把那两个……召回来。”
听到这个回答,叶辞柏满意了,这还差不多,也有心情喝茶了,端起来喝了两口,吧嗒吧嗒嘴,他还是觉得都一个味,没什么区别。
想到什么,好奇问卫韫,“你觉得这茶如何?”
“还不错。”
“怎么不错法?”
“茶香清冽,回香甘甜,好茶!”
是吗?
叶辞柏狐疑的又喝了两口,还是没尝出个所以然来。
在他看来,茶水,只是比白水喝起来有味道。
仅此而已!
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也就这么说了出来,跟着又嘀咕了句:“真不知道你们哪来那么多的品评,分明都差不多的味嘛。”
“你们?”
“我妹妹和你呗,你不知道昨日……”然后将昨日在湖心亭品茗一事说了一遍,说到一半,叶辞柏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对劲了。
“你不是都知道吗?”他的人就在现场,他便不信他会不知情!
卫韫自是知道的,只不过并不承认,也不否认,不动声色的岔开话茬,“看你的反应,仿佛对府上那位刚回来的妹妹观感不错。”
“岂知是不错,简直就是非常的不错。”果然,叶辞柏被带偏了,“我跟你说,我妹妹真的非常聪明,非常的好,不是因为她是我亲妹妹我才这么夸她,而是她真的真的非常之好,人聪明,记性也好,虽然从小被养在山沟里,但我妹妹的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的怯懦,举手投足间十分的大方……”
叶辞柏将叶朝歌这个妹妹夸得是天花乱坠的,将他所知的所有美好形容词,十分心安理得的安到妹妹身上,就是这样,他也觉得不足以将他妹妹的好形容贴切。
他本意是炫耀他的妹妹,却不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透过这番话,卫韫对叶朝歌的好奇,如果说原本有一分,那么,现在就有三分。
两人如何想的,此时身在国公府的叶朝歌并不知情。
“小姐,夫人遣奴婢给您送衣裳首饰,夫人说,老夫人傍晚时分回府,让您在这之前好生休息,白天夫人便不过来看您了。”
竹风得了祁氏的吩咐,特地来一甯苑给叶朝歌送衣服首饰。
叶朝歌坐在窗前,淡淡的扫了眼祁氏给她准备的衣裳,同前世无甚区别,很快便移开了,“替我谢谢母亲。”
“是。奴婢告退。”
竹风的额比刚才低了几分,方才叶朝歌的反应她看在眼里,见到那般华美的衣裳和首饰,她的反应竟十分平淡,而且,从她平静的眼神里,竹风看得出,她不是在装的,而是真的很平淡。
既然不是装的,那么小姐的反应只有两种解释,一是不为外物所惑,二是性子稳得住。
直觉告诉她,这两种,叶朝歌都占。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小姐稳着呢。
竹风胡思乱想着从屋里退出来,埋头正准备回去,突然眼前一黑,一股撞击力顿时传来,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踉跄了两步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谁,谁啊?走路不看路的吗?”
竹风懵过后,愤怒找罪魁祸首。
在看清对面和她一样摔在地上的是刘嬷嬷时,顿时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嬷嬷,怎么是您啊,您摔到哪了?可需要请大夫给您瞧瞧?”

凤鸣朝歌卫韫完整版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刘嬷嬷她们进来了,看到澡间里的一幕有些傻眼。
“这,这是怎么了?”
“佳雨,你跟嬷嬷说说,这冷水浇身的滋味如何啊?”
刘嬷嬷听到这话一愣,看看叶朝歌,又看看头顶水瓢,上半身湿透的佳雨,当下便反应了过来。
她不过是去给小姐取个衣裳的空儿,这个死丫头就给她作妖,早知这样,刚才就不该留她在澡间里。
上去就是一耳刮子,厉声呵斥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跪下给小姐请罪?”
佳雨被打蒙了,呆站在那好一会没反应过来,还是佳欣看不过眼拽了她一把,这才回神。
对上刘嬷嬷如同要吃了她一般的目光,到底是咽下所有的辩解,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颤音道:“奴婢请小姐恕罪。”
叶朝歌垂眸睨她,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怨气,笑了。
“你好像很不服气?”
佳雨一愣,把头低的更低了,“奴婢不敢。”
“你敢也好,不敢也好,怪只怪你有当主子的心气儿没有当主子的命。”轻飘飘的言语中无不充满了讥讽。
佳雨顿觉屈辱,猛地抬头,正正对上正似笑非笑望着她的叶朝歌,立时惊醒,忙又低下头。
岂料,叶朝歌伸手掐住了她的下颌。
淡淡的一字一句警告之言在耳畔响起:“是奴才就要认命,我再怎么不如你这个丫鬟,那也是国公府正经的嫡出小姐,捏死你一个小丫头比捏死一只臭虫还要容易!”
佳雨惊恐的瞪大眼睛,她,她听到了白日在马车上她说的话!
望着那双没有温度深不见底的黑眸,惧意丛生,不同于在马车上短暂的畏惧,此时的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
知她听***了,叶朝歌嫌恶的将其丢开,稍稍退开一步,黝黑的眸子淡淡的滑过愣在不远处,脸色微白的姜嬷嬷和佳欣。
冷笑一声,“还有你们!”
“我不管你们各自有着怎样的盘算,但都给我听好了,最好都给我放聪明一些,谁胆敢来招惹我,我便把她丢在半道上,任她自生自灭!”
二人闻言俱是一凛,纷纷跪下表忠心,上下嘴皮子一掀,漂亮话好似不要钱似的一句接一句。
叶朝歌不动如山,重活一世,她比谁都要了解她们,四个人里,除了刘嬷嬷以外,其他三人皆不是好东西,佳雨自是不必再说,姜嬷嬷是个自扫门前雪的主儿,而佳欣贪财,贪墨了她不少的嫁妆,更是在她死后敛了财物拍拍**走人,后半生过得极尽奢华富贵。
虽然预知前事,对她们几个了解颇深,她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应付得来这几个祸害玩意儿,但她不会再委屈自己,这三人说什么也不能再留在身边的。
有了白日和方才的事,佳雨算是可以排除了,剩下的就只有姜嬷嬷和佳欣了。
不急,她有得是时间。
佳雨回房的时候,身体已经冻僵了,在佳欣的帮助下,这才将湿衣服换下来。
身上裹了条棉被瑟缩在那,手捧热水,热气熏的她麻木的小脸和缓了些,可即便如此,身上依旧冷得哆嗦,喷嚏连连。
“怕是着凉了,我去找店小二给你煮些姜汤来。”
说着佳欣就要往外走,却被佳雨一把给拉住了。
“别去。”
佳欣不解看她。
佳雨打了个喷嚏,脸上闪过阴暗,咬牙道:“生病了最好,待到那时,待下人不慈,嚣张跋扈的名声你说她还能跑得了?”
佳欣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她,“你真是疯了,忘了她方才是怎么说的了?”
佳雨一怔,脸色微变,显然是记起来了。
“不,不会吧......”
“不会?”
佳欣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呢,之前根本就是我们小瞧了她!”
明明之前听到了她们在马车上的对话,却一直隐忍不发,直到方才借机发作出来,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这主儿非但不是她们以为好拿捏的软柿子,且还是个厉害,颇有心计的。
“佳雨,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你就算不顾及小姐,也得顾忌刘嬷嬷,她可是夫人的人,待她回去告你一状,你说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届时,你主子......还能救得了你?”
佳欣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如同一根棒槌将佳雨敲醒,发白的脸色更白了。
正在这时,房门嘭一声被人踹开。
说曹操曹操到。
刘嬷嬷冲进来二话不说照着佳雨的小脸蛋啪啪就是两大嘴巴子,如此也不解气,在她身上又连着掐了好几下才作罢。
喘了口气,指着佳雨厉声道:“你且给我等着,待回去后有你好果子吃我便不姓刘!”
听到这话,佳雨这才知道害怕,连忙下床抱上刘嬷嬷的大腿求饶,“嬷嬷我错了,是我一时糊涂拎不清楚,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嬷嬷不吃她这套,***把人甩到地上,“白日我便放过你一次了,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
说完看向佳欣,“还有你,脑袋瓜子给我拎清楚些,否则,佳雨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佳雨心头一凛,连声保证道:“嬷嬷放心,佳欣定会好生伺候小姐......”
在房里用饭的叶朝歌并不知另一间房里的动静,不过看刘嬷嬷回来时的模样,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吃过饭,刘嬷嬷突然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老奴管教不严,让小姐受了委屈,还请小姐恕罪。”
叶朝歌见状幽幽一叹,上前把人扶起来,“嬷嬷何苦把责任往自个儿身上揽,我虽不知这其中曲折,但我也不是傻子,佳雨于我而言,只是受人操控的提线木偶。”

小编推荐

凤鸣朝歌(叶朝歌卫韫)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