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奚悱初念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蘑菇神力所著作。初念从后门溜回座位的时候,老师已经开始上课了。前排的王芊芊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了回去。 而老师丝毫未有责怪,似乎像初念这样成绩的学生,上课来晚一定有合理的理由。 初念有些愧疚了。

5

举报
下载阅读

小说奚悱初念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蘑菇神力所著作。初念从后门溜回座位的时候,老师已经开始上课了。前排的王芊芊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了回去。 而老师丝毫未有责怪,似乎像初念这样成绩的学生,上课来晚一定有合理的理由。 初念有些愧疚了。

奚悱初念小说简介

初念这辈子犯得最大的错,就是曾经招惹了奚悱——撩他,哄他,拢到手又翻脸甩了他。
她也从此背负上心机婊的骂名,远走他乡。
多年后两人重逢,初念毕恭毕敬地为她犯的错道歉。
奚悱只是冷冷一笑:“不接受。”
因为毕竟所有的一切他都会让她再承受一遍——撩她,哄她,让她死都不想再离开自己。

初初相念完结章节阅读精彩试读

晚上放学的时候,她和正上楼的王芊芊打了个照面。
“初念。”王芊芊鼻音很重地叫住她。
“嗯?”初念答应,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爱哭。
王芊芊穿着轻盈的练舞服,身上有淡淡的香味,她在初念身后的两节台阶上转身,说:“初念,你们两个不合适的。”
初念原本并不比王芊芊低,但现在只能仰着头看着她,从***上好似气势弱了,但她心里想的是,其实王芊芊段位并不高。
从“情敌”身上下手,是爱情里并不太明智的手段。
因为“情敌”可以有千千万,斩不尽杀不绝,但问题的症结在奚悱,你从他身上下手才可以一了百了了。
所以初念在摆脱了王芊芊后,转身就给奚悱发了条信息:“你裤子还在我这,要我明天带给你吗?”
没有得到回复。
但第六感告诉初念,她已经被奚悱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他也看见了自己的短信,但他就是矫情着不回。
从操场路过的时候,初念被飞出的篮球差点砸到,她捂着头,看到了男生中的岳洋。
看似巧合的相遇,岳洋有些惊讶地跑过来:“初念,这么巧在这看见你啊?你是转到这里了?”
初念手拉紧了书包带,转头就走。
岳洋伸手拦,初念不想被他碰到,停下了脚步:“岳洋,你怎么在这里?”
“跟人约了篮球。”岳洋指着后面。
一群青春期的男生正了然地看着这边。
岳洋怕她不信,补充道:“咱俩有缘吧,我就来这打个篮球都能遇见你!”
他说的话,初念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英汇”不许外校人***,但是若里面有人带,想点办法也是可以的。
可据他对岳洋的了解,对方空长了个一米八三的个子,其实连运球都不会。
况且他怎么可能专门来他们学校打篮球,却还穿了双NIKE新款的板鞋。
好傻。
“那你打吧,好好打。”初念点点头,“我得先回家了,作业挺多的。”
“别急啊,都撞见了,留个电话呗!”岳洋既然跑到这儿,就不可能轻易放过她。
初念:“没必要吧,咱俩也没什么好聊的。”
“念念,你还在生我气吗?”岳洋弯下身子,笑着,“周末带你出去玩吧,你不是最喜欢抓娃娃了,咱们去电玩城怎么样?我在那有会员。”
初念斜他一眼:“岳洋,我不想去。”
她从小被父母宠着长大,不是男生几个电玩币就能哄走的。
岳洋***没变,但脸上的笑容淡了,说:“你这儿的同学还不知道你有听力障碍吧?”
初念心里一咯噔,但想到岳洋要是有心,想打听她在这里的情况也是能打听的到。
她警惕地看着他,岳洋举手:“我没跟这儿的人说过这事儿。”
现在不说,不代表以后不说,说不说看你表现。
这些话初念已经提前替岳洋在心里讲了,所以她把头低了下去。
这动作是示弱。
岳洋有些得意地举着电话。
初念从书包里拿出一支笔,在他的手心里写下号码。
“晚上我家人在,接电话不方便,有事发信息。”
岳洋掌心酥痒,初念刚的动作是暧昧,也是暗示,他觉得自己得手了,侧身放人,还不忘表示忠心地说:“我绝对不会跟人提你耳朵的事的。”
初念没理他,往前走。她余光瞄到远处,奚悱正跟一群男生在说话,他把T恤袖子卷到肩膀的位置,露出少年薄薄的肌线头。
初念勾唇,小梨涡浅浅的。
“那不是火箭班新转来的初念?”陆明昊碰碰奚悱,“怎么上午给你在小树林表白,下午就跟别的男生拉拉扯扯的。”
对于奚悱的桃花运,陆明昊从最初的羡慕嫉妒恨,已经发展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奚悱啧了声:“她没对我表白。”
陆明昊笑:“那不都一样嘛,人家都跑小树林堵你了,女孩子,你还想人家把话说多明,你信不信,只要你点点头,她肯定就范。不过她现在跟那男生什么状况?”
“看她好像不怎么高兴,应该是那男的去缠她的吧。”段鹏琢磨着。
有人接话:“那女生其实长得挺好看的,比王芊芊还耐看,估计是被拦着要电话了吧,那个男生谁啊,怎么没见过?”
“不管是谁,应该是把电话给了。”陆明昊拍拍奚悱的肩膀,“兄弟,要不要我过去给你问问?”
“别碰我。”奚悱拍开他的手,转身,“关我什么事。”
陆明昊捂着自己通红的手背,心说,不关你事,你使这么大力做什么!
初念回家吃过饭,照旧开始刷题。
她学习效率高,上课几乎从不跑神,作业全在自习课上完成,回家就是巩固知识点。
这种学习方法,让多少熬通宵的同学都赶不上她的成绩。
但今天刷题的时候,她还是分了几次心。
书桌左上角的手机已经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来电。
她咬着笔杆,心想难道自己计划失败了?
*
台球厅里,陆明昊跟个女生掰着手看手相,女生手掌被他揉了半天,揉到差不多,女生试探着问:“阿昊,奚悱怎么今天一直自己坐着呀,是不是心情不好?”
陆明昊不知道,但他现在自己心情已经不好了,他废了半天口舌,到头来还是问奚悱的。
他丢下女生的手,拿了两瓶水,过去递给奚悱一瓶:“小佳问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奚悱接过水,眯眼想了一下:“小佳是谁?”
噗——
陆明昊一口水喷了出来,手背擦着乐:“都出来玩好几次了,你别跟我说你压根没记住。”
奚悱拿水瓶砸他:“我他妈是不是谁都得记住?”
他这声有点大,陆明昊躲过自己刚刚递上去的“***”,撇撇嘴:“您老人家脸臭了一晚上了,当我瞎?”
奚悱瞪了他一眼,想了想,问:“谁是小佳?”
陆明昊指了下,奚悱起身走过去,说了两句,小佳一脸受宠若惊,跟着奚悱到球台。
小佳拿着球杆弯下腰:“是这样吗?”
奚悱双手环在胸前,竟然用语言指导了指导。
小佳指着前面:“奚悱,你站那儿看我这***对不对?”
她说那位置能看见什么***,无非是胸前的一点风景罢了。
奚悱拿了瓶带冰的水,边喝眼也没闲着,送上门的为什么不看?
奚悱不是什么正派人士,陆明昊最清楚,这家伙以前最混的时候,当着众人面亲口问他哥的女朋友要不要跟他睡。
但这事传归传,陆明昊是真没见他跟哪个女生亲近过。
最常见的就是女生一靠近他,他就烦。一问他要电话,他就烦。一想黏他,他就更烦。
今天这是见什么鬼了。
段鹏跟他外校的小女友通完电话,一进来也有点刮目相看,问陆明昊:“这什么情况?奚悱看上小佳了?”
陆明昊摸着下巴:“我哪知道?”
奚悱一直没下球桌,但也几乎没再让小佳碰过球,一人横扫全场。
小佳其实也根本不想玩,她更乐得在奚悱旁边喊加油。
段鹏感叹:“悱哥果然还是男人,喜欢火辣的。”
打到最后一球的时候,奚悱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念念,今天在学校见到你我真的很意外也很开心,周末跟我出去玩吧,就当给我个弥补的机会?”
奚悱刚看完,另一条又迫不及待地发了过来:“念念,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小佳见他冷脸看手机,上去挽住他的胳膊,“悱,你怎么不玩了?”
这边,几个男生正在闹,听到一声响。
奚悱往外走,留下吓傻的小佳和桌上已经断成两截单球杆。
*
初念的题刷到一半,桌上的手机终于振了,她看到是奚悱的来电,赶紧拿起来,莫名地情绪聚在一起,让她指间有些发颤。
电话响完,她也没接。
说了他会主动理她的,现在已经成功了,为什么要接?
下一步,她要让奚悱忍不住主动来找她。

初初相念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初念揉了揉耳朵,视线扫视着屋里的狼藉,叹了口气。
这人发起疯,确实对什么都不管不顾,这么好的一架钢琴,真是可惜了。
“出来。”奚悱推门,往外走。
“喂!去哪儿?”
“跟着我。”
奚悱的声音已是不耐。
初念跟着他出去,见他往走廊的尽头走。
学校这一层都是琴房,不止能练钢琴,琵琶、二胡这些都可以。
她来的前一年,学校送完最后一批艺术生,便不再单独招了,想走这条路的同学都去辅导班学了,因此琴房空着,这一层都没什么人。
前面的灯灭了,初念怕黑,叫了声:“奚悱。”
奚悱探出身子,把她拉了***。
是卫生间。
奚悱推她往前,初念害怕地挣扎。
“别转过来。”他说。
初念听到身后窸窣的声音,然后一件衣服扔在了自己身上。
“弄干净。”
奚悱的衣服上黏了好多珍珠,初念掸了掸,又拿水打湿上面的浮脏,想问他穿湿的衣服出去,不怕感冒吗。
她侧过头,奚悱开了水笼头,正用凉水对着头冲。
“你别这样。”初念想制止。
黑暗中,她能隐约看到他上身线条,赶紧转回身:“你这样会感冒的。”
奚悱单手扒拉着头发,又冲了几下才起身:“不会。”
他甩头,水溅在初念身上,很凉。她缩着肩膀躲:“会的,说不定还会中风呢!”
“说了不会!”奚悱语气不善,初念不再劝。
两人就跟闹别扭似的都沉默了,停了会儿他开口:“我以前都洗凉水澡,从不生病。”
“冬天也是?”
“嗯。”
他回答得简单,像是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明明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体质也不像是很好,家人怎么会纵容他从小洗凉水澡呢
初念正想着,奚悱的手机响了,他接通。
“喂?”
“……”
“在十五中那边?”他想了想,“太远不去了。”
说完挂了电话。
初念手往后伸,把衣服递给他,人没回头道:“拧的挺干的,不过还是湿的。”
奶茶是她泼的,但她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愧疚。
奚悱单手穿衣服,多少有点困难,弄了半天穿上。
初念这才转身,声音软软的:“真对不起,总把你衣服弄脏,我心里真过意不去。”
奚悱这才想起来问:“我裤子呢?”
初念手放在嘴上:“啊!我忘洗了,昨天回去有点累……睡着了……真对不起。”
洗了还有什么理由后面再找他。
奚悱“嗯”了声,像是无所谓。
他要走,走廊里传来值班老师的声音:“这怎么回事?打架了?人呢?这也太过分了!”声音越来越近,“哪个班的,让我找到全都记过!”
初念心一惊,拉着奚悱躲到门后,空间狭小,两人几乎挨着。
“人呢?”老师把灯开了,往里面看了看。
斜后面,初念踮脚捂着奚悱的嘴,人几乎趴在他身上。
她头顶碎发搔到他的喉结,痒痒的,又有点麻。
奚悱垂下眼,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初念头顶上的疤,跟她额头上的很像,不明显,但纠结的嵌在头皮上。
其中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地方,已经长不出头发了。白白的,很突兀。
他将手轻轻搭在她头上,刚摸到,她抬头。她紧张的样子像只被猎人发现的小鹿,手比在嘴上:“嘘!”
奚悱的手指顺着她的头发滑下,移开了视线。
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比这凶多了。
两年前的除夕夜,奚悱和家人去山上的庙里抢头香。
那天人很多,很吵,大家都在笑。
奚悱跑得快,一开始就在争先恐后的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他不出意外地第一个到达上香的地点。
一个老和尚上前示意他可以开始上香了。
而他刚才只知道跑,竟忘了拿香。
这时候后面追上来个姑娘,递上长香一支,恭敬地朝老和尚作揖:“谢谢道长!”
被叫道长的僧人闻言,略有尬色,他示意后面不要再挤了,头香已经被拿下。
小姑娘得意地朝旁边笑笑,挪了两步:“这位施主请让让!”
尘埃落定,小姑娘刚要拜,谁知奚悱一撅,把人顶出一米远。
他学她的样子,对着香笨拙地鞠躬。
摔了个蹲的小姑娘灵巧地爬起来,指着奚悱嚷:“你耍赖!头香是我的!你凭什么拜!不算不算!”
奚悱转头,拿黑亮的眸子瞪她。
小姑娘拇指和食指圈成圈,做ok状扣在眼上,惶恐又故作镇定地弓着马步:“你瞪什么!比眼大啊!我的更大!”
老和尚单手放在胸前,气定神闲道:“莫强求,都是机缘。”
奚悱没懂。
“念念,算了,回来吧!”后面一对夫妇模样的人在叫,小姑娘嘟嘴哼气道:“小贼!这次作罢,下次再见,定叫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说完拔腿就跑。
一向被讲脑子不正常的奚悱啧啧两声,说:“有毛病。”
老和尚还在念着什么。
奚悱没听,转身走了。
他那时她头上没疤,人也有些好笑。
不像现在,眼几乎是瞎的,根本不记得他。
老师走了,两人才出来。
初念回琴房拿书包,一回头看见奚悱倚在门口。
“好可惜。”她说的是琴。
奚悱倒不在意,淡淡道:“你不用管,我会处理。”
第二天,初念忐忑了一上午,虽然那琴不是她砸坏的,但终究跟她有关系。
郭博脖子还有点歪,不能灵活地转向,他从外面回来说:“去打听了,听说奚悱今天没来,不过他家人来了,应该就是处理昨晚上的事。”
初念猛地想到什么,起身:“他家谁来了?”
“他爸……好像吧。”郭博看她一惊一乍的样子,“初念同学,昨天真不是故意想把你丢下,奚悱看我那眼神,我觉得他下一个要砸的就是我。”
初念在想事,没接话。
郭博压低了声:“初念同学,他该不是对你……”
“让一下。”初念往外跑,把郭博撞得差点摔倒。
她一口气跑到校门口,一辆商务车临时停靠在路边,后车门被人拉开,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坐了***。
就那么几秒的时间,车门关上了,车窗膜深黑,初念没看清人。
她回去,郭博头歪得更狠了。
“你怎么跑这么快?”
初念有气无力地坐下:“我以前还能更快的,后来出了事故,身体没以前好了。”
“什么事故?”郭博问。
初念这才觉得自己说多了,摆摆手:“我开玩笑的,没事。”
一连几天,奚悱都没来上学。
周五的下午,她用旧号给奚悱发了短信:“先生,请问您还需要跑腿服务吗?”
没有得到回复。
她犹豫了一下,又拿现在的号码给他发信息:“你的裤子我洗好了,给你送去吧。”
还是没回音。
倒数第二节课的时候,她的手机终于振了,奚悱回短信:“我不在学校。”
初念捧着电话,想了想回:“裤子你急着穿吗,要不要我给你送去。”
电话突然地振动,奚悱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
初念不敢接,挂了电话给他回:“我在上课。”
那边便再没了回复。
她接着发:“下课我给你打,行吗?”
“生气了吗?”
直到下课,奚悱的信息都没再回过来。
初念手指戳着电话,查了话费余额,关机又开机。
突然,电话振了起来。
初念弯着腰,躲在桌下面接:“喂,奚悱?”
“现在出来。”
初念吓了一跳,往班门口看,什么也没看到。
“现在到奶茶店来。”
“什么?”初念看时间,“可是马上就要上课了。”
奚悱的声音在电话里很冷:“好啊。”
隔着电话她都能听出他语气的不悦。
“你先别挂,我、我跟老师请个假。”
初念撒了谎,跟班主任说自己来例假,肚子痛。
她成绩傲人,老师当即给她批了假条放行。
上课时间,奶茶店几乎没有人。初念背着书包***,看到奚悱坐在靠窗的位置。
她过去,把书包放在空着的凳子上。
奚悱像是有点累,缓缓抬头,见她站着,把兜里的卡给他。
初念没接:“不用,我自己买。”
她跑快了两步,到柜台点了奶茶过来。稠乎乎的一杯,她用吸管戳着。
奚悱刚一直在看她书包上挂着的那只毛绒小马,初念余光看到,问:“你喜欢小动物呀?”
奚悱收回视线,手闲闲扣了下桌面:“不喜欢。”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衬衣,领口两粒扣子敞着,皮肤看着比初念还白。
“是不喜欢还是厌恶?”初念问。
奚悱被问的有点烦:“有区别?”
“有的。”初念点头,刘海跟着动了动,她说,“厌恶、虐待动物会给心理医生一种提示,你的心理健康存在问题。”
奚悱想了想:“是吗?”
“虽然不绝对,但是有些国家会把虐待动物的人和其他犯罪一样记录在案,他们认为这种人心理潜在有压抑和错误的宣泄。”初念放下吸管,“所以回答厌恶,会给心理医生一种暗示。”
奚悱淡淡地笑了:“你真懂?”
初念从书包里拿出两张纸,放在奚悱面前:“这是我总结的心理医生可能会问你的问题,你看看,最好背下来。”
满满两页,全是手写的,字迹清秀干净,看着让人身心舒畅。
“你写的?”奚悱问。
“对呀,全是资料里查到的,但是最好还是根据你的情况,让我再修改一下。”初念手指着上面一处,“你对同学的印象怎么样?”
奚悱挑眉。
初念看着她,模样单纯。
奚悱:“就那样。”
初念拿笔把原先的答案话掉,改成:“还行吧(这里要停三秒钟),常玩的还行,别的没太接处。”
奚悱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初念解释:“你要说自己团结同学、尊敬师长那就太假了,你自己都不会信吧?”
奚悱哼了声,初念弯了下唇,继续说:“但也不能说就那样,会显得你对周围的人都无所谓,人是群体动物,需要有正常的社交。所以你要给医生一种感觉,你有朋友,有跟人接触。”
奚悱脸上已是无语:“我为什么还要跟智障一样想三秒再说话?”
初念喝了口奶茶,嘴上挂着一点点粉色,提声:“这才能证明你不是事先背好的呀!”
奚悱静了几秒,仰头把桌上的原味奶茶一口气喝了,只留下里面的珍珠一粒未动。
“行啊,你挺用心的。”
初念不好意思地笑,摆摆手:“之前把你衣服弄脏了,我总要弥补一下嘛。”
她又跟奚悱确认了几条。
“这个,‘跟人起争执的时候你通常会怎么解决,会想动手打对方吗?’这里的回答一定不要想,要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会啊!’”初念跟她解释,“医生会观察你的微表情来判断你是否说话,这时你动作越少、语气越果断,才越能证明你在说实话。”
这点,奚悱倒是听得饶有兴致,跟着点头:“陆明昊那个智障每次跟老师说自己没抄作业的时候,就会抖腿。”
“对,抖腿,目光迟疑看旁边,咬嘴唇、手势过多,这些都会是说谎的证明。”初念顺着下面的问题,继续问,“家里都有什么人,你认为你的家庭关系怎么样?”
奚悱脸色冷了下来。
初念揉揉鼻子:“医生都会这么问的,你就正常讲,对了,你爸爸和妈妈……”
“分开了。”奚悱沉声,不耐地说,“今天就到这吧。”
他没再说什么,起身就走。初念拿上书包,追到外面:“你怎么了?”
奚悱脚步没停,初念上去拉他。
他转身:“烦不烦!”
“我……”初念哑然,不知道又怎么让他不开心了,她想先把他哄住了,“小悱,深呼吸!来!跟着我——”
她胸口起伏,抱着的书包上的小马挂件跟着动。
奚悱看了眼,初念手忙脚乱地取下来,伸到他面前:“送给你好不好,不要生气了。”
下课铃响了,有同学从教室里出来。
初念举着的手动了动,奚悱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地接了过去。
“我裤子呢?”他忽然问。
“啊?我……没带。”
她就是找个借口跟他联系,裤子还在家,洗都没洗。
初念以为没还他裤子让他不爽了,绞尽脑汁地想着应对的办法。
面前,奚悱缓缓开口:“要给我洗裤子,又拿着一直不肯给我,还为我准备了这么多测试题,又送我东西……”他挑挑眉,“你就真的只是想补偿我这么简单?没点别的什么?”
初念心思不在这儿,反应了几秒才回答:“……没啊。”
奚悱身子往前探了点,有点压迫的气势,语气轻佻地问:“你心里真的对我没什么?”
初念心想,被发现了吗
她瑟瑟发抖地说:“……真的……没啊。”
校园里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出来。
奚悱淡淡看着初念迟疑的表情,飘忽的视线和轻轻咬着的下唇。
他了然于胸低笑了下。
那一笑,冰冷的黑眸像漾着桃花。

小编推荐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