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狐梦若莲(卫袭沈菲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狐梦若莲(卫袭沈菲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狐梦若莲(卫袭沈菲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是卫袭沈菲倾的小说狐梦若莲免费阅读by灵阮原著作品,狐梦若莲全文免费阅读精选:盛传妖狐具绝世之容姿,盖世之智能,而当中享誉最高属九尾狐妖。它们出没于高山严寒,诞下一百年后既可化为人形;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卫袭沈菲倾的小说狐梦若莲免费阅读by灵阮原著作品,狐梦若莲全文免费阅读精选:盛传妖狐具绝世之容姿,盖世之智能,而当中享誉最高属九尾狐妖。它们出没于高山严寒,诞下一百年后既可化为人形,个个绝貌倾城。九尾狐眼瞳似血深红,皮毛淡若无色,如月华般清濯明净的银,皎洁出尘。

小说简介

那之后,春去夏至。虽她和卫袭说好了,下次他再和花子蓉出宫,自己也会跟着去的。但第一回恰逢月事,她实在难受,所以他让她休息,第二回,是都到马车边上了,花子蓉却唤卫袭进车里说了几句,也没让她跟着去。其实每回没能去成,她都是吁了口气。

狐梦若莲完整版在线阅读

那之后,春去夏至。
虽她和卫袭说好了,下次他再和花子蓉出宫,自己也会跟着去的。
但第一回恰逢月事,她实在难受,所以他让她休息,第二回,是都到马车边上了,花子蓉却唤卫袭进车里说了几句,也没让她跟着去。
其实每回没能去成,她都是吁了口气。
毕竟只要他们碰上了花子蓉,他便总是一副要将卫袭给霸占的神色,她,实在是难以喜欢。
那两次,花允铭都来鸳鸾殿找她了。
但两次,卫袭都没有察觉。
她想,卫袭是真的很讨厌萝卜的气味,因为每次她吃完,他都不爱与她太过亲近,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卫袭才没有发觉花允铭来过,也没再和她生过气。
她仔细地想了想,噗嗤一笑,莫非,卫袭是不喜欢她与别的男子交往?
只是这样妄想着,竟都觉得高兴,哪怕,她明知卫袭并不是喜欢自己。
那两回,她也和侍女们说了话。
才知道,被唤姐姐的那个,叫佟欣,总唯唯诺诺的那个,叫佟德,她们还真的是两姊妹。
不认识时,觉着生疏,认识了,才知道她们是极好的。
她们问了她年岁,问了她家乡的事,还告诉她,自己已经是大姑娘了,该要穿肚兜了。
这些,她以前都不知道,为二妈洗肚兜时,她一直都以为,那是女子穿给夫君看的。
不知不觉,她进莲宫也快两年了。
也许是因为吃好睡好,她长高了些,有时抬眼去看卫袭,也不再觉得那样费力了。
想起自己刚进宫时,只要离他近些,抬头去看,后脑都快贴上背了。
不由的,她心中暗自窃喜,因为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又缩小了一些。
酷暑时节,日头毒得很,就连入了夜,地面都还透着热气。
卫袭怕热,哪怕是床榻垫了凉席,他还是热得受不了,睡前总要在凉水里泡一泡,再***而睡。
饶是如此,她半夜醒来时,还是发觉他热得满头大汗,觉得心疼,她也辗转着睡不着,便索性去打盆井水,拭去他身上的汗,再拿蒲扇给他扑。
因为起床来去数回,她被蚊子叮了好多小包,虽是痒得受不了,但看着他鼓起的眉心慢慢平复,睡得安稳,她便觉得欣慰,偷偷摸摸他的脸,再隔那萤火看着他,便也是知足。
本来,等卫袭熟睡之后,她便会躺下睡觉,一直他也不知。
但有一夜,卫袭醒了,感觉轻轻凉风,抬起脸,见她犯困得闭着眼,却在为自己扑扇,眉心一皱,夺过她的扇子,将她按下。
“我说你最近怎么变得嗜睡,原来是晚上在做这个。”而且还满手的蚊子包,他的语气,很是不悦。
她睡眼惺忪,迷迷瞪瞪的看着他,“嗯?可是热醒了?”她说着,就想起身去拿巾子。
“躺着!”他再度将她按下,语气微重,“再热也不过这月,熬过了不就好了?”
“可我见你难受……”她有些委屈。
“我每年这时总会如此,惯了便是,你又是何苦自找罪受?”他轻叹。
“唔……”她困得,都快想不到事了,只能如实的轻声回道,“但我就是……见不得你难受……”
他沉默片刻,轻轻一叹,伸手盖着她的眼,“好了,你快先睡吧。”
眼皮早已沉重,被他这样一合上,什么也不知道了,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晨梳头时,她惊觉卫袭的一头长发变短了,从拖在地上,变成了齐腰。
而他白尾巴上那漂亮的银发毛发,也被剪得光秃秃的。
“你……你……”她呆呆的看着他,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在镜前笑笑,“怎么?可是不好看了?”
“唔……”她为难了,头发倒也还好,只是尾巴……确实不怎么漂亮……
他执起自己的尾巴,看着,“这一身御寒的皮毛,在热天反正也是煎熬,这样挺好,薄衫也能盖实尾巴了。”他笑笑,放开了尾巴,“只不过我头一回剪,还摸不着门道,剪得,就跟那拔了毛的鸡似的。”
听他说得云淡风轻,但她看他那神情,分明就是满脸的可惜,顿时鼻头一酸,“……对不起……”
“怎么了?”他笑问,转过身抚着她的脸。
“我是不是……做错了?……”她怯怯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
他轻笑,“怎么会,这样凉快多了,***。”
“真的?……”她不敢确信,只看向他。
他俯身,吻了吻她,捧着她的脸,与她抵着额头,“真的,晚上不热了,你也别不睡了。”见她不吭声,他又问,“听见没?”
她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觉得内疚,竟不由湿了眼,于是偷偷地擦在他肩上的衣,不想被他知道。
“傻子。”他轻骂着,将她抱紧。
如此,卫袭晚上总算是睡得安稳了些。
她便也跟着睡得安稳了。
一个月后。
她翻出了卫袭之前送的簪子。
因为还有几日,便是她十五岁生辰,也就是及笄的日子。
摸着一支支漂亮的簪子,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用上。
终于不再做‘丫头’了,她轻笑着。
本来她还盘算,在自己生辰那日,哄卫袭帮她盘发时再告诉他的。
结果前一晚,卫袭回来后说,从明日起,与莲国交好的邦国君主们将来莲宫做客半月,恐怕这半个月,他都会早出晚归。
“那我就……不能跟着你去么?……”她看着他。
他笑笑,“都是些大男人在谈论国事,难免你会觉得无聊,再说自带女侍,也实属不妥。”
顿时,她心里觉委屈,轻声问道,“那为什么……你就一定要去呢?……”
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他愣了愣。
“因为,你要陪着国君,是不?”她握着拳,问道。
他看了她片刻,笑笑,“是啊。”
顷刻间,她眼眶便红了一圈,转过身,走到院子里,努力平复情绪。
他跟上,抓着她的胳膊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她低下头。
“倾。”他弯身看她,“若能不去,我也不想,实在是不能开罪花子蓉。”
“为什么?”她撇眉,心里只想着卫袭不能陪自己过生辰了,“你明明是妖,何苦要守着人的规矩?”
闻言,他叹息,起身垂眼。
“为什么?……你告诉我啊……”因为心里委屈,她的语气,不觉的带上了逼问。
他笑了声,“你有见过,像我活得这么窝囊的妖么?”
“我只见过你一个妖,又怎么会知道……”她嘟囔着,心中还是负气。
“是吗?”他抓过她的右手,忽然,那久未显现的金印又再出现,“那这又是什么?”
“不要岔开话题。”她没有注意,抽回了手,“你就是要去陪花子蓉!”
“罢了!”他蹙起眉头,“我和你说不通!”
饶她努力压抑着,泪水,还是滑落下来。
卫袭扶额叹息,“你到底想我如何?那里都是男人,你是要我带你进狼堆么?”
她还是觉得委屈,并非是要他带上自己,只是……想让他陪自己过生辰罢了……
“我也和你说不通……”她拭去泪水,“去就去吧……”说完,她转身回房里,生着闷气。
片刻,他走了进来。
她看了他一眼,别过头。
“倾倾别气。”他笑着,盘坐在她跟前,“是舍不得我,在闹别扭么?”
她转过脸,瞪着他。
“我每日,会尽量早些回来陪你,可好?”他伸手,摸摸她的头。
她败了,总是这样。
“卫袭……”
“嗯?”他笑笑。
“那你能不能……帮我盘发?……”她低下头。
“有何不可?”他搂过她,亲着额头,哄道,“今晚,就盘到你腻了为止,可好?”

狐梦若莲全文阅读

生辰当天,她让佟欣给自己盘上了发髻。
吃饭时,她委屈的泪水便一直掉,和着饭菜,一同咽进了肚里。
见她这模样,可把佟欣和佟德给吓坏了,赶忙问她怎么了。
知晓了前因后果,她们俩都沉默了下来。
片刻,佟欣叹息道,“你真是个痴儿,怎么可以喜欢主子呢?……”
因卫袭不在,两个侍女倒也清闲,便提议带她出去走走。
反正在屋里呆着也是难受,她便同意了。
经过莲池边的小径,听见那里一片欢声笑语,她忍不住驻足。
佟欣见她这样,便说道,“卫大人应该也在,你偷偷去看一眼,我们便走罢。”
她一愣,这才明白是她们的好意,于是感动的点了点头,独自往前再走了一段,拨开枝叶,往那头看去。
虽席上坐了数十人,身后奴仆站了十数人,但只需一眼,她就能看见卫袭。
因为在她眼中,卫袭和别人,是长得不一样的。
只有他,银发垂胸,红眸妖娆,笑唇惑人。
见卫袭与众人谈笑风生,举杯饮酒,她嘟起嘴,握紧了树枝,只恨不得冲上前去,把他给拖走。
“你这是做干什么?”一声戏语。
她一惊,赶紧转过身,低下头,心儿吓得噗噗直跳。
“何人放肆?”
是他?……
也只有花允铭的嗓音才会如此低沉,而且字句平调,仿佛不在问,只在说。
正因不避讳,所以她本能的抬了眼,却不想与花允铭身前的陌生男子对上了视线,又赶忙垂下眼去。
“哦?”那个人笑了笑,“看这装扮,是你们莲国的婢女吧?”
花允铭没有搭话。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吓得退了步。
那人哈哈大笑,“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她咬唇,也只好,停了下来。
那人走近,用扇子勾起她的下巴,似乎,仔细端详了起来。
她惊怕,可怜的看向他身后的花允铭。
“韩君。”
“嗯?”
“区区下人,莫要扰了兴致。”
韩君笑了声,“喔?这‘区区下人’,你可认识?”
花允铭沉默片刻,“不识。”
“如此,我便她领去席上问问,怎样?”
“……”花允铭蹙眉,“不知韩君所谓何意?”
“何意?”韩君笑笑,“正是合意。”
花允铭看着她,像是全无办法。
正当此时,见沈菲倾许久未归的佟欣和佟德找了过来,一见这阵仗,赶紧低头行礼,“奴婢拜见旻王。”
“啧啧啧,不想你我贪图片刻清静,这清静之处,却也是热闹了起来呀,哈哈。” 韩君似乎饶有兴致,笑着看她。
“如此,便让她们都退下吧。”花允铭说道。
“可以啊。”韩君笑笑,扇子指向了她,“不过,她留下。”
沈菲倾傻了,无措的看向佟欣佟德,只见她们低着头,‘喏’了一声,往后退去。
佟德稍稍抬脸,惶恐了看了她一眼。
“佟……”她因惊怕而喊了声,却想起这种时候,断断不能把她们也拖下水,于是赶紧住了嘴。
“走罢。”韩君一笑,“跟我们来。”
她鼻头一红,哭了。
“嗯?怎么?”韩君停步。
“不要……”
韩君沉笑,“不要什么?”
“不要过去……”
“为什么不要?”韩君笑问,“你主子是谁?”
“唔……”她拧起眉头,牙齿,都快把唇给咬破了。
“见你方才偷看,怕就是看这席中的一人吧?”韩君打开折扇,摇了起来。
她抹着泪水,哽咽着。
“好了好了。”韩君笑叹,“下去吧、下去吧,难得我来一趟莲国,竟把一小人儿给弄哭了,这下,可是让旻王见笑了。”
花允铭闻言,对她喝道,“你,还不速速退下。”
“喏!”她一曲膝,小跑着离开,片刻都不愿逗留。
身后,还是韩君那沉沉大笑,说道,“真是有趣。”
走出小径,她便看见了佟欣和佟德,她吓得腿软,赶紧冲上前去依着她们。
“没事了?”佟欣拍拍她的后背,问道。
“嗯……”
佟德也似她般惊魂未定,赶忙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回鸳鸾殿吧……”
回到鸳鸾殿,她便失力的倒在侧房的床上,佟欣佟德安抚了她一阵,便走了。
她揪着被子,莫名的想起了花允铭在很早以前对自己说过的话,卫袭太纵她了。
将她纵得不知惧怕,不晓凶险,纵得没有了他,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哭了一阵,累了,便睡着了。
醒来时,自己是醒在了卫袭的房里,她赶紧起身,却寻不到他的身影。
撩起罗裙,她小跑着,满屋子的找他。
来到澡间,见卫袭背着门,在盆里泡澡。
她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慢慢的走到他身后蹲下,她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怎么了?”他笑笑,侧脸看她,湿淋淋的指头轻轻地抚她脸庞。
“想你了……”唇,离他的脖子那样近,近得让她忍不住上前亲了口,“好想好想……”她呢喃。
“是么?”他轻笑,转过身将她抱着,“之前吓着了?嗯?”他说着,吻落在她脖上,伸出舌头,***舐。
“嗯……”她歪头,将他的脸夹着,“你知道了?……”
“韩晏嘴贫,藏不住什么东西。”他的长指,绕到她后颈一拧,便将她的脑袋别开,然后张口,咬住她的脖子,舌头不停扫动。
“嗯……好痒……”她***,小手推着他。
他一把将她拖进澡盆,顿时,满溢的水倾泻而下。
“我还没脱衣裳呢!……”她抱怨着,低下头,见轻薄的纱衣通通湿透。
“今日,是你的生辰?”他抚了抚她有些散开的发髻,伸手拔出她的簪子,一头黑发就如那满溢的水,披泄她身。
一说起这个,她眼眶就红了,伏在他胸膛,说不出话来。
“傻子。”他搂住她的肩头,“原来昨夜你是在恼这个,既然如此,为何不说?”
“说了……”她吸吸鼻子,“你就留下么?……”
他笑笑,大掌,笼住她圆翘的臀儿,红唇伏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说了,我便将你藏在一处,随时走开,去与你偷欢。”
“不正经!”她捶了两下他的胸膛,“净说些有的没的!”
他沉笑,按下她浮起的腰,压在自己身上,“没有的事,我又怎会胡说?”
“唔……”她拧起眉头,别开通红的小脸,腹部,搁着他那根硬硬的棒子,澡盆狭小,想躲都躲不开。
**不可描述
卫袭口中所溢出的***,竟比怎样的爱抚都更叫她焦心,抚着他的脸庞,抵着他的额头,她用鼻尖轻轻蹭着他的,轻轻唤道,“卫袭……”
“嗯?”
“唔……那个……赶紧偿还我……”
他被她惹得轻笑,圈着她的腰身,沉声说道,“好。”

小编点评

狐梦若莲(卫袭沈菲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十分适合在闲暇的时光里读上一读,实力推荐给读者们。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