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玄幻修仙 > 玄武戒(韩飞钟可欣)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玄武戒(韩飞钟可欣)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玄武戒(韩飞钟可欣)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是韩飞和钟可欣的小说是玄武戒免费全文阅读,是作者逍遥夫子创作的喜欢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韩飞无意间得到玄武戒,激发玄武精血,于是巧转腾挪,集齐四大神兽,遗骸传承,是世间第一人。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韩飞和钟可欣的小说是玄武戒免费全文阅读,是作者逍遥夫子创作的喜欢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韩飞无意间得到玄武戒,激发玄武精血,于是巧转腾挪,集齐四大神兽,遗骸传承,是世间第一人,从此也成为非常厉害的人物。而韩飞在面对巨人雕像或者是学院众生时,才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于是他继续修炼,想要成为世间最厉害的人。在蛮荒大帝甄诚不知所踪时,韩飞一一破解,但揭开真相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已是命中注定。

韩飞钟可欣小说简介

可是,秦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没有出现。秦紫君闭眼睛修炼,韩飞拿出一块妖兽皮铺在地。
谁说修炼一定要盘膝端坐了。老子躺着,一样可以修炼。
当然了,躺着修炼的最大好处——随时都可以睡觉。
天机诀运转之后,神识窥探神格,与小青建立联系。

玄武戒全本章节精彩赏析

第4章谁欺负人:

寒河像丝带一般缠绕着杭城,静谧羞涩的流淌,河岸两侧,那稀稀落落的或木或石的长椅,一对对恋人低声谈笑,享受最后一缕残阳的温情。
“呼……呼……吧嗒……吧嗒……”
老太太躺在椅子上含笑睡着了,背着她走了一路的韩飞,此刻累得像野狗一样,伸出长长的舌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窒闷压抑的空气。汗水从额前长发欢快的滚落,肆无忌惮的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诅咒张雨绮一路,也没看到那妮子再出现。韩飞还没来得及发火,老太太脚一软,然后就爬上了韩飞的背,再然后韩飞变成了人力车,成了老太太肉做的人工床。
稀里糊涂一顿乱走,韩飞和老太太很不协调的闯入了这块恋人才会来的天堂。
“啧啧,我要是有孙女,一定嫁给这小伙,真孝顺!”偶尔路过的爷爷奶奶,对韩飞赞不绝口。
“亲爱的,这年轻人是不是吃软饭的?看那老太太应该很有钱的,那年轻人很土呢。”
“嗯!有可能!这年头,什么年龄不年龄的,只要有钱,趴在七十岁老奶奶身上,一样生龙活虎的运动!”
“讨厌!”
“***!我还是喜欢细皮***的!”
人言可畏,人言可气。
听着那或高或低的乱七八糟议论,韩飞几次起身想丢下老太太离开,又几次心有不忍的走了回来。
“这TMD的叫什么事!有傻子进城捡钱捡***的,没听过像自己这样捡个老太太遛弯逛街的!要是韩老鬼在这就好了,刚好凑一对,自己也省的心烦。”
“全当积德行善吧,谁让我善良正义仁爱呢!”
“可是,我的钱啊!”想想那本就不多的钞票又少了几张,韩飞就肉痛的不要不要的。嗓子快冒烟了,韩飞也没舍得花钱买水,反到是老太太,一会儿吃这个,一会儿喝那个,像吸血鬼一样折腾着韩飞的血汗钱。
“老太太,你快醒醒吧!”华灯初上,自己还没落脚的地方,第一次出来闯荡,难道就睡在江边的躺椅上。天气闷热的要死,凭经验,今夜会下大雨。看着老太太睡得香甜的模样,韩飞低声嘟囔。
“饿!”也许是睡醒了,也许是嗅闻到远处馄饨的香味饿醒了,老太太突然睁开眼,站起身就向散发香味的地方跑。
“我的祖宗啊!”一声哀嚎,韩飞拔腿就追,赶上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找好了位置,满脸笑容的招手示意韩飞坐身边了。
“两碗馄饨!要肉的!”躲是躲不开了,忙活了半天,自己肚子也饿得咕咕叫。要吃一起吃,要死一起死。韩飞突然间豁达了,觉得钱就是***,不花点儿钱在自己身上,心里实在不***,“再来瓶啤酒!要冰镇的!”
韩老鬼的烧刀子,韩飞偷偷尝过,虽然只喝一点点,韩飞就脸红心跳上蹿下跳的跟猕猴一样折腾好几天。啤酒什么味道,还没尝过,看着那冒着冷气的啤酒拿来,韩飞迫不及待的对着瓶嘴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半。
“爽啊!”冰冰的跟鹰魂山的泉水差不多,透心凉的苦涩驱散了韩飞烦躁的心情,仰头嚎叫一声,惹得周边人一阵窃窃私语。穷人家孩子没见过世面,喝瓶啤酒嘚瑟什么呢。
“我也要!”韩飞咂吧着嘴,瓶子放下,老太太把杯子推到面前,无限渴望的哀求,“小飞,我要喝酒!”
“不行!”韩飞果断拒绝,冷着脸严肃教训,“你不能吃冷东西,更加不能喝酒。万一你生病,我可真要跑路了!”
“要!”老太太很执拗,生气倔强的样子像个无知淳朴的孩子,“你不给我喝,嫣然会不高兴的!我告诉她,不让你俩在一起。”
“喝!喝!”嫣然的名字,一路上韩飞听了很多遍,是猫是狗,韩飞哪里知道。跟老太太讲道理行不通,但办法总有,韩飞摇摇酒瓶,倒出大半杯啤酒沫子,老太太高兴的直拍手。
“喝完了,想想家在哪,我送你回去!”看着老太太那眉飞色舞的样子,韩飞心里一软,更加坚定了想送老太太回家的决心。
“大兄弟,你们的馄饨!”香喷喷的馄饨放在韩飞面前,皮薄肉多,看一眼就流口水。
“来两头蒜!”
“好嘞!”
韩飞吃得不亦乐乎,而老太太却吃得很斯文,吃了几个馄饨之后,余下的韩飞一扫而光,,还多喝了一碗馄饨汤。
“啪!这是什么玩意,是给人吃得吗?”
韩飞起身结账想离开的时候,居中的一张桌子,馄饨碗倒扣,汤水洒了一地,三个年轻人突然骂骂咧咧的拍桌子瞪眼睛,为首的一位,头发染成红色,在这昏黑的环境里异常显眼。
卖馄饨的是一对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妻,红毛闹事,二人脸色苍白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过来!”红毛端坐在椅子上,叼着香烟,翘着腿,斜着眼嚣张的扫视,很多怕事的客人纷纷离开,只有韩飞和老太太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三位帅哥,馄饨不好吃是我不对,我再给你们做!”中年男人弯腰鞠躬上前,满脸堆笑着道歉,拿着抹布擦拭桌子,那双粗糙的大手情不自禁的颤抖。
“擦你妈啊!”红毛一抬脚,直接踹在中年汉子肚子上,猝不及防,中年汉子那瘦弱的身躯撞倒几张桌子,杯盘碗筷撒了一地,汉子也仰面朝天的倒在韩飞身前。
“你们怎么打人啊!呜呜……呜呜……”丈夫被打,中年妻子手足无措的大声哭泣,围观的人虽然越聚越多,但却没人上前帮忙。
“唉!这外地人不懂事啊,肯定是做生意前没孝敬!”
“这馄饨摊子已经换了好几茬主人了,每次都这下场。我听说,这地方是红毛的地盘,没他允许,谁开砸谁!”
“怪可怜的!”
“我的衣服被你弄脏了!赔一千元钱!明天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呵呵……”红毛香烟吐了出来,想要啐到中年人脸上,却失了准,落在老太太的脚面上。
“啊——”聚精会神看戏的老太太吓了一跳,脸色苍白尖叫出声抱住韩飞的胳膊,
韩飞抬起头,驴脸拉长,望着红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吓到我奶奶了,是不是应该过来道歉?”
“——”红毛愣住了,围拢的人群也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大庭广众之下,这年轻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要求红毛道歉,这不是找死吗?
红毛欺负馄饨摊主,韩飞一直冷眼旁观。不是韩飞不想帮忙,而是这世界上不平的事情太多,自己帮不过来。再说,自己带着老太太,万一不小心伤到引来警察,自己到时候说得清楚吗?
中年妇女低声呜咽抽泣着,扶着伤了腰的丈夫躲到一边。生意做不下去就换地方吧,这年头不平的事情太多,去哪里说理呢。
“他让我道歉,你们听到了吗?”红毛双手插在裤袋里,金链子在脖颈上闪光,扭头阴狠的说道,“你们去帮我道个歉,温柔点儿!”
“瞧好吧!”这么多人看着,两个小青年有些飘飘然迈着鸭子步,看到韩飞瘦瘦弱弱的,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向韩飞。
“小飞!怕!怕!跑!”老太太拉扯着韩飞,焦急的提醒。
“他们是来道歉的!”韩飞目光微冷,手指抬了抬说道,“奶奶,他们是来给你下跪的!”
“噗通!噗通!”话音刚落,两个年轻人乖乖的跪了下去,不远不近,跪在老太太身前。
魔术一样的场面,人群发出一声惊呼,但却没有人看清楚韩飞是怎么出手的。那两个青年绝对不会下跪,肯定是韩飞动了手脚,但韩飞到底怎么做到的,无人说得清楚。
跪在地上的两个年轻人,脸色难看,几次挣扎着想起身,都未能做到,双腿像面条一般不听使唤,汗珠一大颗一大颗的顺着额头滚落,却说不出话来。
“磕头!”韩飞看都不看两个年轻人,冷哼一声,两个青年人就瘫软脖子趴在地上,眼睛惊恐的睁着像死狗一样。
“好玩!真好玩!小飞好厉害!”刚才还惊恐万状的老太太,看到两个年轻人给自己磕头,开心的拍手,“小飞,那红头发的最坏,让他给我磕头!”
“嘘!”人群倒抽一口冷气,扭转头望向那进退维谷脸色变得像纸一样的红毛,如果跪了,以后也别在这片混了。如果不跪,今天恐怕会发生大事。
“那要问我兄弟答应不答应!”踩人踢到铁板上,对方没起身,两个兄弟就跪了。红毛色厉内荏的抽出匕首,“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负你了?”韩飞脸上挂着人畜无害又无辜的笑容,“大家评评理,我就坐在这里,怎么欺负你这龟儿子了?”
“我们一老一小,你们三个年轻力壮,谁欺负谁?”
“我赤手空拳,你拿着刀子威胁,谁欺人太甚?”
此刻的韩飞,俨然是辩论场上的斗士,正义的化身,滔滔不绝的反驳,目光却越来越冷。
打猎这么多年,敢攻击自己的野兽,下场都很凄惨。到底是打断红毛的肋骨,还是弄断小腿,亦或是让这家伙断子绝孙呢?
“来,用刀子刺我!”红毛额头冒汗,韩飞挑衅的翘着二郎腿勾了勾手指。
“我***啊!”红毛疯了一般的挥舞刀子,怒吼着冲向韩飞,锋利的刀尖一偏,突然刺向了老太太。
瞬间,韩飞脸色变了,极其难看的那一种!

玄武戒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第5章小飞馄饨:

年老的不杀,年幼的不杀,只要是成年猎物,无论公母都杀。
采药十二年,打猎十二年,韩飞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狩猎原则。红毛的行为,触犯了韩飞的底线,众人只感觉到一个黑点在眼前上下左右翻飞摇摆,等看清楚的时候,红毛已经像团烂泥般的跪下,浑身鲜血,张大嘴哀嚎,锋利的匕首则丢出很远。
对红毛这种人,韩飞原本不屑动手。能杀虎的人,你一定让他杀鸡证明勇气,实在提不起兴趣。可是,有些人,你又必须让他知道,什么是现实和残忍。
“滚!”红毛这种人,看着就恶心。韩飞抬起脚,稍稍***,红毛飞进人群里,爬起身眼神怨毒的上了出租车离去。
“好!这人该揍!”
“小伙子,快带你奶奶走,他们还有很多人呢!”
“可别让他找到啊,这混账什么坏事都做!”
短暂沉默之后,围拢的人群沸腾了。中年夫妻痛哭流涕的感谢,馄饨钱也不要了,弯腰收拾着烂摊子准备换地方。
“等一下!”好人做到底,韩飞喊住中年夫妻,示意他们到自己身前来。
“道歉!”韩飞冷哼一声,抓起面前那两个青年,大声呵斥。
“不用啊!小兄弟,不用啊!”中年夫妻焦急的摆手,手忙脚乱的接受两个混混的道歉。
“赔钱!”韩飞瞪圆眼,两个青年赶紧把兜里的钱都拿出来,胆战心惊的塞进中年夫妇手里,低眉顺眼的等着韩飞发落。老大被打跑了,两人此刻只希望快点儿离开,远离这瘟神。“够了!够了!谢谢小兄弟!谢谢!”手里的钱足够再置办一个馄饨摊了。夫妻二人热泪盈眶的感谢,烂摊子也不收拾了,一步三回头的消失在人流里。
“小飞,卖馄饨好玩!”人群渐渐散开,老太太却扎着白围裙笑呵呵的招呼韩飞过去,一碗热腾腾的馄钝捞出来摆在韩飞面前。
韩飞双眼发光,小心肝砰砰乱跳,自己不是没工作吗?在这里摆摊卖馄饨肯定可以赚不少钱。红毛估计要住三两个月医院,即使他回来找麻烦,韩飞也不介意再打他一顿。至于城管和警察,韩飞就懒得考虑了。刚才打架都没人理睬,这地方估计就是三不管地带。
“砸烂的桌椅,现在给我修好。天色还早,我们要卖馄饨。大家伙都看戏看累了,都过来吃碗馄饨啊!”韩飞想做就做,扭头黑着脸吩咐两个年轻人做事,自己也动手收拾馄饨摊并自来熟的大声吆喝。
见识过韩飞本事的路人,吐了吐舌头,意犹未尽的离开。这摊主的馄饨谁敢吃啊,如果要一百元钱一碗怎么办?万一按个算钱,那还不得破产啊!有拍照留念发朋友圈的,也有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转眼间,看热闹的人散了,馄饨摊子周围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工作有了着落,韩飞开心的哼着小曲,老太太像个家庭主妇一样,乐呵呵的忙活。那两个小青年则一口一个老大老奶奶的献殷勤。
打车去医院的红毛叫王洪义,家里有点儿臭钱。留下的两个年轻人,一个叫沈艳忠,一个叫张兴文,都没考上大学,成了无业青年。
“从今天开始,你俩每天跟我一起卖馄饨,不许跟着王洪义欺负人,听到没?”韩飞寒着脸,挥了挥拳头。
“卖馄饨!不欺负人!”
一个小时前还是人见人怕的古惑仔,转眼的功夫变成馄饨摊服务员,如果不是身上的骨头一阵阵疼痛,两人还怀疑自己在做梦。
打打秋风,吃点儿霸王餐,虽然很威风,但家里父母却气得要死。如今遇见一个不怕事的主,一起摆摊卖馄饨,张兴文和沈艳忠也异常兴奋。
“张兴文,你负责招呼客人,沈艳忠负责刷盘子洗碗,我和老太太包馄饨,煮馄饨,顺便收钱!”
“好嘞!老大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过来,吃馄饨!”
“小兔崽子,过来吃馄饨!说你呢,听见没?”
“吃过了?那再吃能死吗,全当夜宵了!”
“啥?五元?涨价了,十元,快点儿给!”
不得不说,张兴文的工作能力和效率很出色的,强拉硬拽的,馄饨摊的客人就没断过。
以前看到这里卖馄饨的赚钱,眼红就来吓唬收保护费。因为是半专业的黑社会,保护费没收几个,馄钝摊主倒是换了好几个。跟着韩飞忙活着卖馄饨,张兴文和沈艳忠两人会心一笑,放着聚宝盆不要,干嘛到处要饭找骂啊。
人来人往,时间过得飞快。寒河岸边行人渐渐稀少的时候,韩飞也累得满头大汗。
“好了,今天就这样!”忙活到夜里十点多,还剩下五六份馄饨也不卖了,韩飞准备自己吃。看着兜里的一张张钞票,韩飞笑的合不拢嘴,抬手招呼两人过来,兴高采烈的数钱。五元十元最多,五十一百也有几张,一个晚上,毛收入居然有近千元。
不过,韩飞也知道,今天的原材料都是中年夫妻留下的,稍稍算了算,今晚收入的钱跟张兴文两人赔的钱差不多,忙活了一晚,算是赚了一个馄饨摊。
稍稍思考一下,韩飞拿三百元钱放口袋里,余下的推到张兴文面前,“以后只要不刮风下雨,你们两人就跟我在这里卖馄饨。这余下的钱你俩去购买食材和桌椅。从明晚开始,每天卖馄饨盈利,我们三人平分怎么样?”
“不行!不能平分!”沈艳忠抢先说道,“老大仁义,教会了我俩做人,应该多拿。既然你把我们当兄弟,以后老大拿六成收入,我们两人各拿两成!”
“成!有钱大家赚,过不了多久,小飞馄饨就可以占领杭城的角角落落!”想想每天有人排队吃自己馄饨的场面,韩飞得意的眉飞色舞。
“小飞馄饨!这名字好!”
“喝酒庆祝!哎呦,我的嘴!”
“哈哈!”
三个年轻人吆五喝六的嚷嚷着喝了几瓶酒,打架的事情也就说开了,一起商量完明天卖馄饨的事情后,摊子前就剩下韩飞和老太太。
“累了吧!”看到老太太坐在塑料凳上打瞌睡,韩飞有些不忍,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蹲下身问道,“老太太,再煮几份馄饨,咱俩吃完了找宾馆睡觉好不好?”
“臭小子,我烧水煮给你吃!”老太太慈祥的抚摸韩飞的脸,乐呵呵的起身忙活着。
韩飞缓慢站起身,眉毛突然皱了皱,神情没了先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
一种被狼群包围的危险气息,由远及近,由淡转浓,由模糊变得清晰。
这是一种直觉,一种只有常年与野兽周旋在生死间才会有的感觉。韩飞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不会错,可是,那危险的气息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就像蛰伏在林间的豹子,正在等待着梅花鹿露出破绽,然后再发出致命的一击。
“咯吱!咯吱!”行人已经不多的寒河江堤上,传来清脆悦耳的高跟鞋响声,一位穿着职业套装身材高挑的中年女子扭着***的腰肢走来,手里挎着LV包,微微昂起脑袋,十足的贵妇人做派。
“妈!我们都找你好几天了,你怎么在这里卖馄饨啊!”看到老太太的瞬间,贵妇人惊呼出声,神情激动的加快脚步冲向老太太。
“站住!”韩飞鬼魅一般挡在贵妇人身前,满脸汗渍的花脸上透着轻蔑和不屑,“你的演技太差了,连小学生都不如!”
“滚开!那是我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短暂的惊讶一闪而逝,贵妇人破口大骂,“你这个小流氓,居然拐骗痴呆症老人为你做事,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进监狱!”
“是吗?”韩飞冷笑反问的同时,豹腰突然一扭,一道寒光贴着衣衫刺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尝尝我的拳头!”出手就是刀子,韩飞不敢有丝毫大意,但眼中的战斗欲望却越来越旺盛。
“啊——蓬——”女人下意识的抬手去挡拳头,抓了空;腰跨一股强力袭来,饶是躲闪够快,还是被韩飞的大脚踹出很远才停下,咬牙切齿的骂道,“小骗子,你居然使诈!”
“***狐狸,彼此彼此!”只是一瞬间,馄饨摊周围又多了十几个黑色西装男女,默无声息的封锁住了韩飞可能逃离的方向。
“交出老太太,我不难为你。否则——”
“老太太,先睡一觉,马上就好!”韩飞转身,轻轻抬了抬手,老太太就软软的坐了下去,韩飞轻手轻脚的安置好老太太,向前迈步,毫不畏惧的站在十几人的包围圈里,笑眯眯的说道,“你们一起上吧,免得麻烦!”
韩飞的嚣张激怒了来人,一瞬间,平地刮起数道黑色龙卷风,十几名黑衣人很没节操的一起冲了上去。
“靠!还真不客气啊!”韩飞笑骂,身影如龙般欢快的迎击而上,一瞬间,骨骼碎裂的响声交织起伏,犹如深夜的催眠曲般令人舒爽。

小编点评

玄武戒(韩飞钟可欣)全本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笔风利落果决,描写绝不冗长,而是随着情节的推进,让人物鲜明地跃然纸上,令读者爱不释手。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