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小说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初念揉着脚不吭声。“住哪?”奚悱打方向,看了她一眼,“还是‘溪语’?”“溪语绿地”是初念以前的家,不过六年前他爹负债,为了还钱早给卖了。他这一说到是彻底提醒了初念,她家现在这样是奚悱害的。

3

举报
下载阅读

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小说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带给读者朋友们,初念揉着脚不吭声。“住哪?”奚悱打方向,看了她一眼,“还是‘溪语’?”“溪语绿地”是初念以前的家,不过六年前他爹负债,为了还钱早给卖了。他这一说到是彻底提醒了初念,她家现在这样是奚悱害的。

初初相念小说简介

奚悱没想到初念看见了,挡在门上的手撤了下来。
“奚总放心,我嘴巴很严的。”初念笑着开门,抱好怀里的资料,“你要是对我们项目有兴趣,可以给我们周总打电话,你们负责人有联系方式。”
说完不等奚悱发难,踩着高跟走了。
打出租回去太贵,到地铁口又有很长一段距离,初念不赶时间,便等着坐半小时一班的班车下山。

初初相念完整在线阅读

车刚到,初念听到喇叭声回头,奚悱开了辆敞篷超跑,坐在驾驶位对她勾勾手。
办公区下班的肯定都是“星非”的员工,幸好这个点人不多,但也都往初念身上看,那眼神叫一个意味深长。
初念瞪了奚悱一眼,然后换上恭敬的表情,朗声说:“奚总您回家啊,慢走。”她现在是恨不得像小学时跟同桌在桌子上画“三八线”那样,跟奚悱彻底划清界限。
在商场上,若是被误会跟合作方的老板有不清楚的关系,那就意味着她现在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变了味,可能还会连带曾经的。
初念说完,看见班车也到了,排队准备上车。她手臂一疼,被人拽到了旁边。奚悱的动作略粗暴,初念甩开他:“你干什么呀?”
“上我车。”奚悱重新拉住她,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说,“别跟我闹啊。”
原本大家心里都在乱琢磨,听到这一句也就都明白了,跟奚悱打招呼,然后绕过他俩都上了车。
班车司机不知道状况,停在那等着。
“我坐班车走。”初念声音轻,算是服软了,“都等着我呢,耽误大家时间不好。”
奚悱抬手,对司机摆了摆手,车门关上了。
“喂,师傅我还没上……”初念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后齿槽都咬疼了,也不叫奚总了,“奚悱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车,我送你回去。”奚悱已经坐进驾驶位,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她,“班车还要再等半个小时才来,来了也不一定愿意载你。”
初念脸抽了一下,心说不能跟他计较。
“我打车。”她说。
“高峰期,你现在打不到的。”奚悱道。
“那我坐地铁。”初念往前走,这次奚悱没拦着,只是开着车缓缓跟在她后面。
地铁口快到山下了,要走很远,初念走了将近十分钟,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头上了奚悱的车。
“把我放在地铁口就行。”她眼看前方,“谢谢。”
奚悱手肘压在车门上,手揉着额头笑,指了指她断掉的鞋跟:“你准备光着脚坐地铁?”
初念现在是真想把断掉的鞋跟戳在奚悱头上,她这样子还不是被他害的!她家当年在本市也是很有钱的,若不是家道中落知道了赚钱不易,她能舍不得把这双鞋扔了。
还奢侈牌子呢,没穿几次就这样了!
初念揉着脚不吭声。
“住哪?”奚悱打方向,看了她一眼,“还是‘溪语’?”
“溪语绿地”是初念以前的家,不过六年前他爹负债,为了还钱早给卖了。他这一说到是彻底提醒了初念,她家现在这样是奚悱害的。
她别过头,报了现在住的公寓地址。那里是公司给分的,不用钱,但是产权也不归她。原本以她的级别,是可以分到独立套间的,但是总部那个老色鬼使了手腕,让她跟另一个女孩同住,说是现在房子紧张,以后再调。
车一开,风吹得她发丝凛凛地飞,初念转过头:“你就不能把顶升起来吗?”她懂车,知道这款是可升降硬顶。
“开跑车就是为了敞篷。”奚悱勾唇道。
矫情!
算了,现在还指望他能迁就自己吗!又不是她女朋友!不过话说回来,奚悱确实属于外人不好亲近,但对自己人很好的那种,你要是他女朋友,他心情好的话,也会很宠你。
大学两人住一块儿,都是奚悱照顾她,放学了他的车就等在外面,带着她出去玩。初念想要的东西,他刷卡的时候也从没眨过眼。
就因为这个,学校里冒出许多流言,无非是看她天天豪车接送,说她是被老男人包了,给人做***的。
初念跟奚悱吐槽这事纯属只是心里不爽,她那时候还是任性恣意的,别人说什么不太在意,也可能是因为奚悱对她确实好,让她有底气。
奚悱听了也没说什么,但是第二天,从不愿意抛头露面的他,专门下了车,在一堆下课的同学里牵起她的手。
不用说什么,他那张英俊的脸无遗就是回击她被老男人包养最有力的证据。

初初相念免费在线阅读

况且奚悱那天还好脾气地陪她去学校餐厅吃了顿饭,饭菜是他去打的,水是他拧开瓶盖递给她的。
第二天上课班里就有人议论了:“初念男朋友对他很好的,连个餐盘都不让她端的!人家就是正儿八经谈恋爱嘛。”
“对对,我们在素园的美甲店也见他俩了,他男朋友让人给她做个光疗甲,说她湿疹犯了老把自己皮肤挠破,做完光疗指甲滑,就挠不住了。”
“这么体贴?”
“不止呢,初念不愿意,说太痒了不挠的话会疯。然后他男朋友说了‘你哪儿痒我给你挠,我比你有分寸。’”
初念当时听到陈露这么跟她汇报的时候,还是很得意的。陈露是她在“英汇”高中的闺蜜,和奚悱一个班,但是和她关系好,和奚悱几乎没说过话。两人上了同一所大学,奚悱没追来之前,她俩算是形影不离。
往事不堪回首,初念告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阖着眼靠在椅背上,数着羊肉串恍恍惚惚竟然睡着了。
梦里没风,还有人温柔地揉揉她的头。
初念心里喊:“别揉我头!我最讨厌摸头杀了!挨千刀的摸头杀!”
然后她身子一轻,人就醒了。
“这哪儿?”初念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地方显然不是他们那个周围都是麻木脸上班族待的公寓,景色、建筑都属上乘。
“别动,动了就把你扔地上。”奚悱打横抱着她大步进了房门。
初念在看到***的一刹那,也就明白这是哪儿了。
奚悱放下她,又把手指勾着的高跟鞋扔地上,对***说:“下班吧。”
***麻溜地收拾手头的东西,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要走。
奚悱叫住她:“把这个一起带出去扔了吧。”
“我的鞋你凭什么扔?”初念瞪眼。
***犹豫着,奚悱摆了摆手,***拎着鞋走了。
初念算是长见识了,有钱真的为所欲为,想干什么都行啊!
“鞋柜里有拖鞋,自己拿。”奚悱端起桌上的水喝了口,回头看着纹丝不动的她,阴着脸走过来,把拖鞋撂地上,说,“不就是双鞋,扔了再给你买新的。”
“不用了,一双鞋而已,也不值什么钱。”初念光脚踩在地上,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说,“你现在把我带到这里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跟我谈合作,给你机会讲。”奚悱手搭在鞋柜上,挑了挑眉,“要不要讲随你。”
初念摸不清这人的套路,轻声问:“你不是要我辞职走吗?”
“那你会照做吗?”奚悱反问。
当然不可能,现在走了,一切就都要从头再来。
奚悱指厨房:“去做饭,边吃边说。”
初念在心里盘算了一番,觉得以奚悱对自己的恨意,来这么一出肯定也不是为了复合的,就是想看她混得不好,为了工作低三下四的求他,那她就顺势让他心里舒坦了,也好放过自己。
“不许在我背后瞪我。”奚悱没回头勾勾手指,“快点,我饿了。”
后背长眼了吗,初念撇撇嘴,换了拖鞋跟过去。
厨房里食材丰富,初念麻溜地炒了一肉一荤两道菜,又滚了个皮蛋瘦肉粥,趁着吃饭给奚悱讲了讲商场合作的规划。
奚悱低头只顾吃,一句话没接。
初念心里一直提醒自己要做个如沐春风的白领丽人,但到最后也忍不住了:“奚悱,你为什么不理我,故意的吗?”
奚悱把汤勺撂碗里,发出清脆的嘎嘣一声,抬头看着她:“你不是不喜欢人跟你说‘嗯’。”
初念以前说过,最不喜欢别人给自己说话或着发信息的时候只说“嗯、哦”,没想到他还记得,但是……
“你跟人谈工作就只说‘嗯’,不说别的吗?”初念捏紧了筷子道。
“对啊。”奚悱起身拿了一支烟,点燃了看着她,“我就这样。”
所以说就“嗯嗯”两声然后混到了今天可以肆意侮辱她的地位?
初念信了他个鬼!
“我还是先走吧。”初念起身。

小编点评初初相念

初初相念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