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初初相念》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蘑菇神力原创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有完没完了?”后面有人说出了初念的心声。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初初相念》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蘑菇神力原创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有完没完了?”后面有人说出了初念的心声。陆明昊站在她后面,眼底尽是轻蔑道:“换别的女的犯个一两次贱也就到头了,你这还赖上奚悱了。”小编为您带来初初相念全文免费阅读

奚悱初念小说简介

“有完没完了?”后面有人说出了初念的心声。
陆明昊站在她后面,眼底尽是轻蔑道:“换别的女的犯个一两次贱也就到头了,你这还赖上奚悱了。”
“闪开。”初念头晕,感觉整个舞池都在云上飘,手扶他开挡着的胳膊道。
“坑奚悱的钱早花完了吧?”陆明昊面上带着笑,手却拽住她胳膊,语气带刺地说,“他不还给你买了那么多名牌包呢!”

初初相念全文阅读

“有完没完了?”后面有人说出了初念的心声。
陆明昊站在她后面,眼底尽是轻蔑道:“换别的女的犯个一两次贱也就到头了,你这还赖上奚悱了。”
“闪开。”初念头晕,感觉整个舞池都在云上飘,手扶他开挡着的胳膊道。
“坑奚悱的钱早花完了吧?”陆明昊面上带着笑,手却拽住她胳膊,语气带刺地说,“他不还给你买了那么多名牌包呢!”
音乐声很大,若不是离得近根本听不到对方在讲什么。初念酒劲上头,但意识还在,扬声怼回去:“你想要啊?对不起包我都卖了,你想要的话就剩一双鞋了。”她指了指脚下,“限量款的算你九五折吧,看在都是老同学的面子上我就不加价了。”
陆明昊只当她喝醉了在说胡话,但这话又让他十分不爽,从上学那会儿初念嘴就不饶人,他俩没少拌嘴。而奚悱又始终偏纵初念,让陆明昊每次都有气发不出,只能骂奚悱没能耐,早晚栽到初念手里。
一语成谶,奚悱后来栽了个彻彻底底。周围兄弟们看着他为初念买醉,看着他哭着求她别分手。那时候初念还是这张清纯无比的脸,掰开奚悱的手说:“抱歉我没喜欢过你,而且马上要高考了,请不要耽误我学习。”
她是考得很好,然后等大学家道中落了又来抱奚悱大腿,坑了钱再甩。陆明昊一想到这就来气,说:“你他妈少在奚悱面前晃,当□□还当上瘾了!”
这事放在初念清醒的时候她根本不会理,因为阵营不同,朋友这种生物很多时候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但她现在不是不太清醒吗。
初念勾勾手指,陆明昊以为她又要发表什么,探下头听,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初念的手已经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看上面。”她说。
陆明昊抬头,只看到奚悱薄凉的眼神,和缓缓转身离开的身影。
“你……”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扯下初念的手追了出去。
初念手撑着旁边走回去,仰头喝了半杯酒,旁边人影、灯光憧憧,光怪陆离,没人看到她笑了。陆明昊还是那么幼稚,以为初念一再的退让是惧怕,她不过是知道自己以前做错了罢了。
奚悱是带着李美美走的,陆明昊没追上。
到了车上,奚悱坐在驾驶位上手揉着额头,闭着眼休息。
副驾驶位上的李美美偷瞄着他,忍不住说:“奚悱哥,咱们现在去哪儿呀?”
奚悱跟心里郁结了巨石一样长长叹了口气,转头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刚才李美美在里面一直看手机,说好晚了,再不回去宿舍就要门禁了。
“我……我会开车,要不我先把你送回家吧。”李美美攥着衣料轻声道,“我刚好带了驾照的。”
奚悱看着她,靠在椅背上闲适自若地说:“我那儿挺远的,送完我你不怕进不去宿舍门了?”
“不、不怕的。”停了几秒,李美美飞快地补充,“我这是第一次……送人的,真的。”她飞快地看了眼奚悱,脸红得快滴出血。
姑娘暗示成这样,奚悱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他了然地笑了声,开了车门绕过去。
李美美车技一般,几乎是压着最低限速在路上行驶,也或者她是故意拖时间,但是奚悱现在无暇想这些,他就觉得心里乱糟糟的不***。
车开了一会儿,李美美的手机响了,她没接。响到第二遍的时候奚悱烦了,说:“接吧。”
正好是红灯,李美美听话地接通了电话:“喂,小娴。”
“……”
“我已经走了……跟奚悱哥。”
“……”
“我、我今天不回学校了,好……找不到了吗?我们没有见呀。”
“……”
挂了电话,李美美重新发动汽车,通话内容只字未提。
“什么找不到了?”奚悱问。
“哦,是明昊哥,小娴说他刚跟个女人拼酒,然后就不见了。”李美美看了眼看着窗外的奚悱,说,“你别担心,小娴说他是跟那个女人一起不见的。”
***里看对了眼这种事很常见,但是陆明昊今天生日,是带了个暧昧对象过来的,他的性格不可能半道上把人丢下跟别的女人走。
除非那女的很有本事。
奚悱头疼欲裂,阖上眼就出现刚才初念搂着陆明昊脖子的画面,还有她那慵懒撩人的舞姿。
从车窗玻璃的倒影中,李美美能看到奚悱的脸,加了车膜的滤镜显得更加寡情。从一上车起他就是这个样子,把脸转向另一边,不看她,也不主动跟她说话。李美美告诉自己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但也难掩心中的失落。
夏季的风吹着,忽然就落了雨点。
“调头回去。”奚悱忽然说。
“奚悱哥。”李美美握紧了方向盘,“我们……”
“回去,或着你现在下车。”奚悱沉了声。
车刚在停车场挺稳,奚悱便跨下了车,踏着已下大的暴雨狂奔回包间。
“你怎么回来了?”段鹏正跟人玩骰子,看见他进来便起身。
“为什么不接电话?”奚悱身上被打湿了,头发有些凌乱。
刚才包间里的人都玩疯了,谁也没听见手机声。
“陆明昊呢?”奚悱看见他确实不在包间,也顾不上别的了,厉声问,“他人呢?”
听到是问陆明昊,段鹏的表情瞬间就尴尬了。刚才陆明昊在外面跟初念那一伙人拼酒,他也是知道的,但是陆明昊带的人多,初念那一群又都不像是会能喝的,他想着灌初念几杯,教训她一下也是好的。
后来初念和陆明昊一起不见了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但段鹏当时被小娴缠着,又想着陆明昊不是奚悱,不可能在初念身上吃到亏,他也就没多管。
现在奚悱回来找人了,这情况就大不同了。
“他车还在,人应该还没走。”段鹏说。
陆明昊刚提的新车,对其爱不释手,就算是找代驾也不可能把车留在这自己走。
“跟谁走的?”奚悱问完见段鹏吱唔着不说,眯了眯眼。
这是他发狠的前兆。
小娴没搞清状况,凑过来讲八卦地嬉笑道:“刚有人看见他跟个女的坐电梯去楼上了。”
这楼上能开房。
“哪个女人?”奚悱脸部线条绷着,脸上含了煞气。
“就……就之前咱们在商场见过那个……”话没说话奚悱已经转身大步出了门,小娴莫名其妙地看着捂着脸的段鹏,“亲爱的,奚悱哥怎么了,感觉他要杀人似的!诶?不对呀,他不是带着美美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奚悱出了门就拨了通电话:“焦白哥,是我……就在你们店里……我这有点急事还得你帮个忙,帮我调下监控,再查个开房记录。”
程焦白正在打牌,看了眼对面的奚恻,故意拖着声问:“出什么事了?”
“我找个人。”奚悱声音冷,但能听出是硬压着脾气的。
“女人吧,哪个女人能让你这么兴师动众啊?”程焦白调笑着,丢了手里的牌,说,“行,你说的我能不给你办,名字报给我,我让经理现在就给你查。”
“……嗯,好……”奚悱边走边说,余光扫过走廊上的卫生间,脚步一顿,脸上寒意未退,道,“人我找到了。”
初念歪在墙角人迷迷糊糊的,怀里还抱着她的高跟鞋。
“你想搞什么!”奚悱大步过去揪住初念的胳膊,他这一颗心刚都快不会跳了,这人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初念吓了一跳,迷蒙睁开眼,护着高跟鞋道:“别碰我,你别把我鞋弄脏了,很难买的。”
奚悱五脏六腑都像被人拧着,把她拎起来才看清是他买给她的那双鞋,声音稍软了一些,问:“你喜欢?”
“喜欢呢!”初念摇摇晃晃地,鼓了鼓嘴,含糊道,“但是不喜欢买鞋的人。”她仰头,用手指戳了戳奚悱的脸,“诶?你们讨厌的样子还挺像的。”
奚悱冷哼一声,捏着她胸前的抹胸裙衣料往上提了提,凑近了问:“初念,你讨厌谁啊?”
“奚悱,讨厌奚悱。”初念声音有点大舌头了。
“那你看我是谁?”奚悱点了点她的额头。
初念捧着他的脸,仔细看了看:“是小悱。”这个回答***到了某个本能的神经,初念惶恐地向后躲,手臂被紧紧梏住,奚悱弯腰一把把她扛在肩上。
出了门就是电梯,直通上面的酒店房间。
那边,程焦白挂了电话,又跟经理发了几条短信,一抬头看见对面的奚恻还在拧眉算牌。
“你弟大晚上急着找人。”程焦白说。
“随他折腾吧。”奚恻注意力全在牌上,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十三张牌,打着打着成十四张了,这还怎么赢。
“找的是女人。”程焦白笑着。
“女人就女人吧,他也该谈个恋爱了,要不弄得我都不好意思跟我家诉儿生二胎,总怕虐着他。”奚恻手里握着那张多余的牌,恨不得一***把它捏成粉。
“不过我经理说他已经找到人了,现在带着去楼上开了个房。”程焦白看着奚悱脸色开始变得惊讶,然后说,“女人叫初念。”
“什么?”奚恻把牌摔了出去,骂道,“我xxx!他是还脑子不清醒吧!”

初初相念免费阅读

奚恻骂归骂,也没想干涉奚悱,只是交待程焦白这个事到这为止,别再往外讲。
“开个房多大的事小悱都没藏着掖着,你捂什么。”程焦白总觉得桌上的牌不对,正琢磨着突然想起什么,嘀咕道,“初念,名字挺好听的……我记得有位故人也姓初。”
他说的这个故人是初南城,初念她爸爸,当年在本地生意场上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时间过去太久,他们一众晚辈听说过,却都知道的不详细,更不知道他有个女儿叫初念。
但奚恻深谙其中渊源牵扯,肯定不想把这些挖到明面上,替钱包叹了口老气:“焦白,我牌掉你那边了,帮我捡一下。”
程焦白被成功转移了话题,把手机扔在桌上,拔高了声音道:“我就觉得不对劲,奚恻你早就大相公了!”
这边奚悱把人扛进房间,肩上的初念不老实地蹬着腿:“你放我下来!放开我!”
奚悱把她扔床上,单手解着衬衣扣子。
初念其实在卫生间的时候吐过了,胃里不难受,就是头晕的厉害,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都在打圈圈,撑着从床上爬起来,被奚悱轻轻一推,人就又倒下了。
“我要回家!”初念摇摇晃晃地又要起来。
奚悱没耐心伺候醉鬼,又加上心绪难平,上前把初念拎到落地窗边,手按着她道:“自己看看外面雨多大,你确定要走?”
天像漏了,瓢泼的大雨,奚悱要的房间在顶层,能看到开阔的城市夜晚景色——带着烟雨深沉的灰蒙,和led灯的璀璨。
如同人类这种矛盾的生物,一面绝望着,又一面渴望着。
“走吗?”奚悱问。
初念摇头,潜意识记得自己没车。
她软软扒着防护栏往外看,身后的奚悱扯了几下她的裙子,找不到拉链,干脆从***直接往上推。
“你干什么?”初念裙下一凉,扭过头想推开他。
“你。”奚悱束着她的手按回去,“你这几年是没少长见识吧,敢在这种地方搂男人脖子,还敢去拼酒!”
“别!别撕撕我裙子,很贵的。”初念的酒意一半是被吓醒的,身子不停地扭。
初念曾经也是富家女,吃穿用度都是很好的,哪怕父亲被抓,家里没了钱,她的一些娇纵习性也改不了。衣服可以不一天一个样,但只要穿,就一定要穿好的牌子。
只是现在这些都是她自己拼命工作赚来的钱买的,自是很心疼。
“一条裙子能值几个钱。”奚悱使了力气,“怕弄坏你就老实点。”
“拉链在后面,你先放开我。”初念的声音明显软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喝酒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不知道这种地方有多少男人等着‘捡尸’。”奚悱越说越来气,道,“还是你就等着别人捡呢?”
初念本身就晕,想用脚去踢奚悱,自己倒是先站不稳了。
奚悱把她捞起来,人还没压过去,外面一道闪电劈过漆黑的夜空,接着是几声惊雷,身下的人打了个激灵,奚悱松了劲。
初念捂着耳朵,转身一头扎进他怀里,浑身发抖。
奚悱愣了几秒,在接连不断地雷声中揽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德行,不就是打个雷。”
他把她抱到床上,初念蜷着身子像只煮熟的虾,迷迷糊糊地哼了两声,说:“我怕。”
她从小就怕打雷,遇到一个人在家,她有时会吓得躲进桌子下面。奚悱对此不甚理解,他不怕这些,更不会怕黑、怕鬼。有时候窗外狂风大作、闷雷阵阵,他连灯都不开,就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抽烟,还觉得挺自在。
“初念。”他低声附在她耳边,“抱着睡就不害怕了,要不要我抱你睡?”
初念太急需一个安稳的怀抱,人往前蹭了蹭,但那个貌似温暖的怀抱把她推开了。
“初念,要不要我抱你?”奚悱问。
她有点可怜地点点头。
“说出来。”奚悱无耻地把她捂在耳朵上的手拿开,几声响雷隆隆传了过来,初念眼角泛红,到最后轻声说,“要你抱。”
初念终于得到了可以暂时躲避恐惧的怀抱,她太累了,头也晕,懒得去细究任何。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从大学的系里出来,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初念,那不是你男朋友吗?他又来接你了呀!”
初念望过去,奚悱倚在车门上,朝她摆了摆手。画面里,他的面容带着青涩的少年感,皮肤很白,个子很高。
那是令很多女人心动的容颜。
初念刚想往那边走,一个女生抢先了一步跑过去。奚悱对那个女生笑,又为她开了车门,只在转身之际厌恶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她。
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初念,你曾拥有过奚悱的一切,但现在都成了过眼云烟。”
初念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
她的视线在陌生的房间里打量,缓了好久才从昨夜支离破碎的片段里分析出现在的状况,猛然回头,对着背后的人嚷道:“奚悱你无耻!你这是趁人之危!”
奚悱缓缓睁开眼,黑眸带着燥意,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他捂住初念的嘴,重新闭上眼,道:“在我身边懂得闭嘴才会让你更可爱。”
“唔——”初念发不出声音,又打不过他,情急之下伸出舌头***了***他的掌心,在他松懈的瞬间咬住他的手指。
奚悱登时睁眼,把她压住:“这你自找的。”
“讲道理你先捂我嘴的。”初念羞愤地指着自己,“这怎么回事?”
她可是什么都没穿。
“你自己脱的,说嫌勒。抱也是你求着我抱的,看你太可怜才满足一下。”奚悱道。
好像确实是这样,初念迟疑着,气势弱了点问:“你有没有那个,就是……”
“我对尸体不敢兴趣。”奚悱沉着脸坐起来,拿了支烟咬在嘴里,回头看了眼缩在被子里咬着手指的初念,把烟烦躁地扔一边,起身去了浴室。
他冲澡很快,五分钟后出来,初念裹着被子还是原来的***。
“去洗澡。”奚悱说。
初念鼓了鼓嘴,指着地上:“我衣服坏了。”
这时候门铃响了,奚悱过去开门。房间虽是套房,但是构造简单,卧室里的状况一目了然。
乔茹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床上的初念,默默移开视线,镇定自若地说:“老板,这是你的衣服,从你办公室里备着的衣服里拿的。这是……初经理的,她的是新买的,送的加急洗,现在就能穿了。”
乔茹办事向来稳妥周全。
但初念还是看到她眼里稍纵即逝地复杂意味,她俩以后还要继续推进项目的合作,工作场合遇到,那才是最尴尬的。
倒是奚悱一副理所应当地样子,摆摆手:“放这走吧,哦对了,把我今天的工作行程都推了。”
乔茹快速点点头,走的时候冲卧室里的“妖精”笑了笑:“初经理再见。”
初念心里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抱着衣服去洗澡,出来看见奚悱正坐在桌前四平八稳地吃早餐,她就忍不住了,走过去坐到他对面。
“昨天……”
“先吃饭。”奚悱知道她要兴师问罪,把牛奶推给她,又把叉子塞她手里,“吃饱了才有精力。”
昨晚上太闹腾,初念确实饿了,她想着也对,身体是自己的,饿坏了这畜牲又不会心疼,于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奚悱先吃完的,擦擦嘴等着她。
“饱了?体力恢复了没?”奚悱抱臂看着她。
初念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擦完嘴又喝了半杯水,她想着豁出去了,大不了吵一架,也不能让自己心里憋死吧。
“先看看这个。”奚悱把自己手机解锁了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
“什么东西?”初念无比警惕。
“你的视频。”奚悱痞笑,“挺劲爆的。”
“下流卑鄙!你不是说昨晚你没……”初念边颤抖地点开视频边骂,看到里面的内容嘴软了。这上面不是她以为的她和奚悱的爱情动作片,而是她昨晚跟陆明昊他们拼酒,然后糊里糊涂跑到卫生间,在那门口睡着了的情景。
这本没什么,但是她去的那个卫生间人不多,在奚悱去之前有个男人来回经过了好几次,一直观察着迷迷糊糊的初念,有一次试图把她拉起来,但有人经过没成功。
“他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视频是刚才初念洗澡的时候程焦白的人送来的,奚悱点了点上面,接着说,“但这个人我刚好认识,也是做生意的,离了婚很喜欢泡***,癖好也有点怪。”
初念知道奚悱什么意思,这人虽没得逞,但是意图绝对不轨。因为他若是看初念醉了好心想帮忙,那么来回这么多次,早就可以选择通知工作人员了。
“你同事喝醉都走了,包括那个姓周的。”奚悱抽走手机,“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初念没想到周湛唐会丢下她走,因为他不喝酒,知道一群里有个稳妥的人是清醒的,所以她才喝的毫无顾忌。但她转念一想,奚悱倒是把她身边的人调查得很清楚嘛。
“嗯?”奚悱沉声。
初念扯扯嘴:“谢谢。”后怕还是有的,她心道,以后绝对不能这样了。
“就嘴上说个谢谢是不是太廉价了,况且你这人从来心口不一,我要声谢也没什么用。”奚悱手指点点桌子,“我可是救了你,照顾了你一整晚,还给你买了衣服。”
初念无语地起身,走到他旁边,鞠了一个九十度地躬:“感谢奚总。”这总可以了吧。
奚悱气笑了,扯着她的手一拉,初念跌坐到他腿上,奚悱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初念的耳根子瞬间就红了。
初念趴在床上喘,心说叫她吃饱恢复体力原来是为了这个,她抬手想推开他,奚悱按着她的手,头贴在她颈边笑:“一会儿陪你去公寓收拾东西吧?”
“收拾什么?”初念侧过头。
“你搬到我那住。”奚悱说。
以前有人问初念为什么高中的时候要去撩奚悱,她的回答是,两家生意上有点过节,她青春期有点中二病,报复心也强,所以想追到手再狠狠甩掉报复的。
但其实她也存了一点小心思没跟人讲。
高中时奚悱就长得很招人,性子又野,校里校外追他的女生很多。初念多少有点虚荣心作祟,觉得追上了他很有面子。所以刚才在奚悱欺身上来的时候,她这个颜狗也就半推半就吃了口前男友的回头草。
但奚悱的这句话让初念彻底清醒了。
“奚悱,咱俩聊聊吧。”她这话刚说出来,奚悱的电话响了。
“喂。”奚悱没想接,但看见初念的表情,他宁可先听电话。
屋里就这两个人,虽然听不到具体,但是电话里是女声还是听的出来的。
“你先拿着吧,我回头让段鹏去你那儿取。”奚悱看了眼初念,说,“挂了,有什么跟段鹏说,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虽说就这么几句,搁平时逐字分析也没什么,但在现在的情景和奚悱掩饰得太过完美的表情里,初念品出了一丝异样。
但她没问,她有什么资格问。
“昨天喝酒了开不了车,有个人帮我开的,拿了我的车钥匙。”奚悱挠了挠头,走过来揽住初念的肩膀。
初念挡开了他:“你女朋友啊,她知道你这么跟别人睡的吗?”
奚悱啧了一声:“不是女朋友!我特么有女朋友还在你身上花时间!那是陆明昊他们介绍的,名字我都记不住,好像叫什么李美美!”
初念想找自己的包,屋里转了一圈没看见,估摸着是昨天不知道丢哪了。
她一巴掌扇开奚悱伸过来的手,仰头道:“李美美挺好的,你不是就喜欢这种abb嘛!”
“初念。”奚悱脸冰了下来。
初念知道他生气了。
他俩有个高中同学叫王芊芊,是校花,家里跟奚悱家是世交。
奚悱上演的摸头杀就是跟她,这人是横在两人身上的一根刺,初念往前每靠近一步,就扎深一点。
她撇撇嘴,觉得以自己的处境,对甲方老总的态度有点嚣张了,于是换上笑,道:“那奚总咱俩这也算两清了,我就先走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初初相念(奚悱初念)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