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穿越重生 > 一瞬的永恒(凤浅云末)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一瞬的永恒(凤浅云末)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一瞬的永恒(凤浅云末)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一瞬的永恒》是来自作者楚鲤最新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凤浅云末,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编为你带来一瞬的永恒全文免费阅读。凤浅小心翼翼的将云末脉魂放出来,生怕一个闪失。

3

举报
下载阅读

独家新书《一瞬的永恒》是来自作者楚鲤最新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凤浅云末,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编为你带来一瞬的永恒全文免费阅读。凤浅小心翼翼的将云末脉魂放出来,生怕一个闪失,会再次失去他,凤浅回到三生界,第一件事便是来到三生泉泉眼,透过镜子看向人间,虽然不能和他们一起生活,只期盼那里的人们,能够快乐便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情,以后的日子有云末相伴,便是甜如蜜糖。

凤浅云末小说简介

三生界是天地间灵气最强的地方,回到三生界,把云末的那脉魂放出来,再不用担心他会死在三生镯里,他出来了,容瑾也就不再受到云末的束缚,自然恢复不死之身。
凤浅觉得一身都轻了。
救命之恩,不是一句谢就可以的,凤浅的救命之恩,云溟记下了。
打开结阵,送了凤浅和一二三四回三生界。

一瞬的永恒章节全文阅读

三生界是天地间灵气最强的地方,回到三生界,把云末的那脉魂放出来,再不用担心他会死在三生镯里,他出来了,容瑾也就不再受到云末的束缚,自然恢复不死之身。
凤浅觉得一身都轻了。
救命之恩,不是一句谢就可以的,凤浅的救命之恩,云溟记下了。
打开结阵,送了凤浅和一二三四回三生界。
凤浅回到三生界,直奔向三生泉泉眼,那里有一面水镜,可以看见人间。
她虽然不能和他们快活的一起生活,但能在这里看着他们平平安安地,她也就满足了。
水镜中惜惜小财迷难得地暴跳如雷,指了天骂,“凤浅你这个不要脸的,欠钱不还,是吧?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回了三生界,就能逃得掉。”忽地见惜惜从袖子里摸出小金算盘,晃了晃,开始算账,算的是凤浅多少年后该付的利息。
凤浅得瑟地笑笑,有种你来三生界追债啊,眼角余光,突然见惜惜身边钱福星的金像,手中也拿着个小金算盘,微微一怔,拽过一梅,“那两算盘一样不?”
“一样啊。”一梅肯定回答,“惜公子是钱福星转世,用的算盘当然一样。”
凤浅嘴角一抽,“他这一世过了,会去哪里?”
“瞧这模样,多半会来三生界向郡主讨债。”
凤浅笑不出来了。
一梅见凤浅脸色有异,轻咳了一声,又道:“其实玉玄公子和宁王都不是寻常人,奴婢无意中听他们说起,等忙完手上事务,也到三生界定居……”
二兰突然拉了拉她的袖子,凤浅回头。
瀑布上方的石台上,两个风华绝代的青年男子正在下棋,一个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另一个一身青衫冷如寒冰,却是云末和容瑾。
凤浅一呆之后,黑着脸转身就跑。
她敢发誓,什么于家逼婚,全是云末那黑心货布的局,他就是让她走头无路,只能自动滚回三生界。
她累死累活,跳上跳下,又是找修萝,又是救他老子云溟,他老人家却啥事也不干,悠哉游哉的先在这里等着。
她恨得想骂娘。
云末眼角余光看着凤浅逃走,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浅笑,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凡尘短短数年,她说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他依她,但往后永生,他已布下天罗地网,他不可能再放过她,要让她在自己身边,生生世世……

一瞬的永恒章节在线阅读

“如果没拜成堂,你我当然一拍两散,你去睡你的小妾,我哪来哪去。”凤浅真想哪来哪去,可惜不知道躺回棺材能不能穿回去。
西门政真气得脑门顶都黑了,这该死的女人一会儿死,一会儿活,这事很快就会闹得京里无人不知,接下来会有多少麻烦事,他想都不敢想,这时候,他杀人的心都有,还能去睡小妾?
外头有人传话,皇上和良妃驾到。
西门政吓得眼皮乱跳,狠狠地瞪了凤浅一眼,撩袍就走。
凤浅只得跟了出去。
刚到门口,一身明黄便装的北皇已经进了大门,他身后跟着的良妃是西门政的姑姑。
北皇携了良妃去别苑小住了一日,今天回京,留恋外头夜景,加上难得出宫一回,就坐上画坊,打算赏会儿灯再回去。
没料到才上了画坊不久,就有人来报信,说西门政新娶的夫人凤浅死了。
如果换成别人,死了也就死了,大不了改天安慰一下这个倒霉女人的娘家。
但凤浅是靖南王的女儿,又深得虞皇宠爱,这次嫁西门政,也是为了巩固两国良好的关系。
现在凤浅刚进门就死了,不管什么原因,这边都难向虞皇和靖南王交待。
北皇哪里还有心思游湖观灯,和良妃匆匆赶来一看究竟。
哪知,还没到门口,又听说凤浅诈尸活了,偏偏西门政在灵堂上做了什么事惹恼了凤浅,二人正闹着呢。
简直乱七八糟,北皇狠狠地瞪了良妃一眼。
凤浅以往名声本来就不好,北皇让西门政娶那要人命的女人,良妃就觉得憋屈,偏又出了这事,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北皇和良妃坐在堂上,看着凤浅身上还没换下的丧服,眉头微皱,“丫头们都去了哪里?”
门口立刻滚进来三个,跪趴在地上,使劲磕头。
“奴婢秋儿叩见皇上良妃。”
“奴婢冬儿叩见皇上良妃。”
“奴婢春儿叩见皇上良妃。”
这里还没乱完,门口又挨进来一个,偷看了脸色发白的西门政一眼,颤颤巍巍地跪在那三个旁边,“奴婢夏儿叩见皇上良妃。”
凤浅“咦”了一声,眉头一挑,这戏好看了。
方才那场***,虽然没能把人看得清楚,但形还是看清了的。
刚才要给西门政生儿子的,不正是刚跪下去的这个。
只不过一这会儿的功夫,这美人的衣裳已经穿齐整了,不过想来是才被弄醒不久,有时间穿衣服,却没时间理头发,头发还是颠鸾倒凤后得乱。
随着凤浅的这声‘咦’,夏儿灯丝捏出来般的身子又是一抖,西门政脸色也又白了一成。
良妃是西门政的姑姑,这府里出了事,她既然来了,也就该她挑起担子来,竖了眉头,冷道:“你们不在少奶奶跟前服侍,都去了哪里?”
本来夏儿年纪最大,是四个丫头中的管事的,但她这会儿,哪敢开口。
冬儿只得道:“我们本是在少奶奶灵前服侍的,但……”她害怕地偷睨了西门政一眼,才接着道:“但国公爷来了,说要给少奶奶多烧点纸,只留夏儿一人服侍……”
良妃冷眼看向夏儿,“既然如此,为何本国公唤人,却是你最后进来。”
“我……”夏儿脸色刹白,哪敢说实话,磕头下去,“奴婢该死。”
良妃审这几个丫头,不过是拿这事开个头,哪能真在这些小事上叽叽磨磨,重哼了一声,声调一转,柔了三分,和颜向凤浅道:“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与皇上和本宫听,皇上自会与你做主。”
凤浅才穿过来,对这些人一无所知,哪能乱说话,但想着灵堂上的事,却禁不住心酸,道:“我要回家。”
她虽然不知镇南王府是怎么样的,但这鬼地方,她是不愿再呆。
西门政一张脸更白得没了颜色。
良妃怔了一下,和皇帝交换了个眼色,柔声道:“你已经嫁给了政儿,就算要回娘家,也得过几日回门。”
凤浅道:“我与他没有拜堂,自然可以回去。”没拜过堂,当然不能算成了亲。
哪有两国定下的婚约,还有小儿女自己悔婚的道理?
良妃的侄儿被人当面悔婚,脸上有些挂不住,“既然出了事故,这堂重拜过就可以,怎么能闹着回家去?”
凤浅冷笑,“如果良妃遇上这样的事,这堂只怕也拜不下去。”
良妃脸色一变,之前就听说灵堂上出了些事,但到底是什么事,还没来得及问。
被凤浅当面指出,眼皮莫名地一跳,飞快看向西门政,后者脸色煞白无色,心里一惊,直觉不好,又见皇帝皱着眉头看来,忙向身边看去。
立刻有人上前,将灵堂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良妃飞快看了眼在一旁冷脸站着的云末,脸上红了白,白了黑,气得手握成了拳,长指甲差点撇断几根。
如果凤浅当真死了,西门政做这混账事,没有人知道也就罢了。
可是凤浅只是一时卡了痰,醒来抓个正着,就是有千张嘴,也洗不干净。
恨不得跳起来,狠狠地给西门政几大耳刮子。
北皇开口,“到底什么事?”
良妃只得硬着头皮,原话回了。
皇帝脸色也顿时沉了下去,怒道:“混账。”
良妃胆战心惊,这件事只要凤浅不追究,就有转机。
叫人给凤浅端来椅子,奉上茶水,才道:“政儿实在荒唐了些,自该重罚,要怎么罚,怎么打,由着你做主。至于那狐狸精,打杀了就是。”
凤浅冷着脸笑道:“如果娘娘躺在棺材里,皇上和其他妃子……”
她话没说完,皇帝和良妃脸色一变。
凤浅忙道:“不对,是皇上躺在那儿,良妃和奸……夫在一边干那事,一边骂皇上,不知皇上可受得了?”
“放肆。”良妃青着脸拍案而起。
“不错,凤浅说的不错。”一直黑着脸的皇帝突然开了口。
“皇上……”良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北皇浓眉紧皱,“将心比心,任谁也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把西门政拿下,交给靖南王处置。”
“皇上……”西门政惊怕交集。
良妃保养得极好的美人脸瞬间惨白。
靖国公岂是手软的人,把西门政交给靖国公,脱一层皮事小,以后朝中众人碍着靖国公和虞皇,谁还敢与西门政亲近。
这么一来,西门政在朝廷上算是被打入冷宫了。
北皇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夏儿,道:“这丫头是郡主府上的人,按理该由郡主处置,但这事涉及到皇家的颜面,就此打杀了吧。”
跪在地上的夏儿身子一软,吓得几乎晕过去。
急叫道:“皇上饶命。”
良妃冷哼了一声,“拖下去。”
旁里上来两人拖了夏儿出去,只听见她的声音从外头传来,“国公爷救救夏儿……”
但西门政自身难保,哪还敢为她求情。
夏儿见西门政不动,心里气苦,又向凤浅求道:“郡主,夏儿是一时猪油蒙了心,以后再也不敢了,群主求求皇上,饶了夏儿吧。”
凤浅总算可以和这只种狗划清界线,松了口气。
至于夏儿,那是她心存不良,自寻死路,不值得她同情。
捧着茶杯,欣赏西门政此时的慌乱的神色,对夏儿的哭求毫不理会。
突然觉得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回头看去,却是云末静望着她,若有所思。
凤浅心里一咯噔。
云末只是淡淡的一眼,仿佛就看穿了她的身体,知道自己不过是借尸还魂的一缕小魂。
北皇见凤浅神色不变,没有为打杀了夏儿就松口,知她对西门政死了心,绝不会再嫁,道:“明儿,我自会修书给虞皇,表示最深的歉意。另外,太子将将回朝,朕会为太子向虞皇求亲,让你嫁与太子,永结二国之好。”
凤浅险些哭了出来,“啥,又嫁?”
良妃脸色微变,凤浅与西门政的亲事告吹,名声一定大损,这样的破烂名声,太子怎么肯接受,就算他迫为皇命收了这破烂货,心里岂能不恨死西门政,西门政因为桩婚事,得罪镇南王和虞皇,再得罪太子,后果真不敢想。
良妃如坐针毯,勉强又坐了会儿,就委婉地催了皇帝回宫。
北皇一走,凤浅也没必要再在这府中呆下去,便随了云末坐上备在门口的马车。
凤浅郁闷地趴在矮几上,听着车外枯燥的车轮声。
云末坐在车厢另一角,黑眸深不可测,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她此时的神情,身上仍穿着的丧服。
他长得温润如玉,一身似雪白衣瞟眼看,极是简朴,但将他摆在这奢华的车厢里,却没有半点不相衬。
反倒是这团花的车厢显得俗了。
让人有把所有东西丢出车外,只剩下他的冲动。
凤浅很想知道这人和诏王是不是一个人,如果不是也就罢了,如果是,她需不需要装作认不出,找机会自己自动滚蛋,离他远远的。
记得是在要打杀夏儿时,她毫无不忍之心,才引起云末的注意,“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换成以前,我不会打杀了夏儿?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有多可恶?他们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
她还没抱怨完,听云末轻声道:“怎么可能?换成以前,你定不会就这么放过西门政,定要迫着北皇把西门政也一并打杀了。”
凤浅愕了一下,开始悔肠子,刚才怎么就不让皇帝老儿打西门政一顿呢?
就算不打死他,打一顿出出气也好啊。
云末见她神色不定,问道:“怎么?”
凤浅皱眉道:“我爹会怎么处置西门政?”
云末道:“王爷要顾全各方关系,不会如何。”
西门政是良妃的亲侄子,打他就是打良妃的脸,而良妃正在受宠,打良妃的脸,等于打皇上的脸。
王爷不给西门政的脸,还得给皇帝的脸。
凤浅肠子都悔青了,向云末凑近些,“我们回去,让他们把西门政打过,怎么样?”
云末:“……”
凤浅神色有些悻悻,“不行啊。”
云末笑了,“你和以前不同了。”
凤浅撇嘴,翻着脖子上的指痕给他看,“被人掐成这样,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性情哪能没有改变?”
云末神色一黯,“郡主放心,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他们一定得给个满意的答复。”他说完,话音一转,“不过伤的是脖子,又不是头,怎么会失去记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一瞬的永恒(凤浅云末)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人物刻画的细腻饱满,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喜欢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