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时光剥蚀的爱恋(时笙顾霆琛)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时光剥蚀的爱恋(时笙顾霆琛)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时光剥蚀的爱恋(时笙顾霆琛)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时笙顾霆琛大结局最后怎么样?又名《赠你一世情深》小编分享时光剥蚀的爱恋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我ai顾霆琛整整九年。年少时,常尾随在他身后。年长时,终于成为他的Q子。

5

举报
下载阅读

时笙顾霆琛大结局最后怎么样?又名《赠你一世情深》小编分享时光剥蚀的爱恋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我ai顾霆琛整整九年。年少时,常尾随在他身后。年长时,终于成为他的Q子。九年,我坚定不移的守了那个男人九年。以一个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姿态守护着那份暗恋。

时笙顾霆琛小说简介

时笙爱了顾霆琛九年,弄伤了自己的身子,流产导致怀孕困难。可顾霆琛却不给他爱情,时笙就像一只唯唯诺诺的小白兔任由他摆布,直到最后他才明白,真心爱他的人有多么珍贵

时光剥蚀的爱恋全文免费阅读

“笙儿,你刚做了手术要好好休息。”
我没有死,楚行强制X的带着我离开梧城做了手术。
一场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的手术。
可楚行说那晚他赶到时家别墅时我已经奄奄一息,那时我穿着一条白Se的裙子躺在床上,脸Se苍白,毫无生机,不做手术也是一个死。
手术说不上很成功,但也没有失败。
至少又给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
季暖抬手理了理我耳侧的长发,我艰难的张了张嘴唇,她见我这样忙着急的阻止我说:“你刚醒,全身都还cha着仪器,暂时还说不了话。”
我妥协般的眨了眨眼,听见季暖说:“前J日我们没有立即带你离开,按照楚行的提议我给顾霆琛打了电话,他过来见着你的时候以为你死了,哭的很是伤心,他们还为了举办了葬礼,律师还宣读了你的遗嘱。”
还为我办了葬礼
在梧城已经没有一个叫时笙的了吗?
想到这,我满眼充满悲呢。<script>s3();</script>
季暖替我揉了揉因一直躺着而僵Y的手臂,愧疚的说道:“楚行把你伪装成死人是想惩罚顾霆琛,让他难过悔恨以及余生充满愧疚,可我见着在葬礼上哭的泣不成声的他,最终还是心软的告诉了他真相。”
哭的泣不成声
我记得在我昏迷之前顾霆琛来家里找到我,真挚的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ai的究竟是谁我ai的是那个让我厌恶的nv人。”
他还说:“做我的顾太太,我们复婚。”
我那时没有答应,他也没有履行承若。
顾霆琛最终还是决定要娶温如嫣。
我抿了抿唇,艰难的问:“难道你不恨吗?”
我的嗓音异常的沙哑。
之前顾霆琛为了温如嫣将季暖关进了监狱,里面的日子必定度日如年,没想到她却以德报怨,竟然告诉了顾霆琛我还活着的消息。
“我恨他。”季暖顿了顿,轻轻的揉着我的胳膊说道:“在监狱里的日子我无时不刻的恨着他,恨他包庇温如嫣,恨他欺负我最好的朋友,可所有的恨在他跪在你坟前哭的撕心裂肺的时候就烟消云散了。”
季暖不忍心的说:“我那般无所畏惧的ai着陈楚生,我明白失去心ai之人的痛苦,看到那样的顾霆琛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季暖说顾霆琛为我哭的撕心裂肺,以前我就难以想象那个冷酷男人情绪外露的模样,更别说他当着众人在我的坟墓前哭的那般的情真意切。
这样的顾霆琛确实令人心疼啊。
我疲惫的闭上眼,听见季暖问我,“你还ai他吗?”
我张唇,沙哑的说:“ai。”
我对顾霆琛的ai长达九年,这种感情不是一时P刻就能被抹杀的,现在这样的结局或者是另一种成全,一厢情愿就得愿赌F输。
季暖关怀的问:“那你身T好了之后还回梧城吗?”
我失落的反问她,“回去之后的我又是谁呢?”
季暖突然犹豫道:“笙儿,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可我又怕你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我希望你能知道真相。”
我疑H的问她,“什么真相?”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结果?
“笙儿,你刚做了手术要好好休息。”
我没有死,楚行强制X的带着我离开梧城做了手术。
一场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的手术。
可楚行说那晚他赶到时家别墅时我已经奄奄一息,那时我穿着一条白Se的裙子躺在床上,脸Se苍白,毫无生机,不做手术也是一个死。
手术说不上很成功,但也没有失败。
至少又给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
季暖抬手理了理我耳侧的长发,我艰难的张了张嘴唇,她见我这样忙着急的阻止我说:“你刚醒,全身都还cha着仪器,暂时还说不了话。”
我妥协般的眨了眨眼,听见季暖说:“前J日我们没有立即带你离开,按照楚行的提议我给顾霆琛打了电话,他过来见着你的时候以为你死了,哭的很是伤心,他们还为了举办了葬礼,律师还宣读了你的遗嘱。”
还为我办了葬礼
在梧城已经没有一个叫时笙的了吗?
想到这,我满眼充满悲呢。<script>s3();</script>
季暖替我揉了揉因一直躺着而僵Y的手臂,愧疚的说道:“楚行把你伪装成死人是想惩罚顾霆琛,让他难过悔恨以及余生充满愧疚,可我见着在葬礼上哭的泣不成声的他,最终还是心软的告诉了他真相。”
哭的泣不成声
我记得在我昏迷之前顾霆琛来家里找到我,真挚的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ai的究竟是谁我ai的是那个让我厌恶的nv人。” 他还说:“做我的顾太太,我们复婚。”
我那时没有答应,他也没有履行承若。
顾霆琛最终还是决定要娶温如嫣。
我抿了抿唇,艰难的问:“难道你不恨吗?”
我的嗓音异常的沙哑。
之前顾霆琛为了温如嫣将季暖关进了监狱,里面的日子必定度日如年,没想到她却以德报怨,竟然告诉了顾霆琛我还活着的消息。
“我恨他。”季暖顿了顿,轻轻的揉着我的胳膊说道:“在监狱里的日子我无时不刻的恨着他,恨他包庇温如嫣,恨他欺负我最好的朋友,可所有的恨在他跪在你坟前哭的撕心裂肺的时候就烟消云散了。”
季暖不忍心的说:“我那般无所畏惧的ai着陈楚生,我明白失去心ai之人的痛苦,看到那样的顾霆琛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季暖说顾霆琛为我哭的撕心裂肺,以前我就难以想象那个冷酷男人情绪外露的模样,更别说他当着众人在我的坟墓前哭的那般的情真意切。
这样的顾霆琛确实令人心疼啊。
我疲惫的闭上眼,听见季暖问我,“你还ai他吗?”
我张唇,沙哑的说:“ai。”
我对顾霆琛的ai长达九年,这种感情不是一时P刻就能被抹杀的,现在这样的结局或者是另一种成全,一厢情愿就得愿赌F输。
季暖关怀的问:“那你身T好了之后还回梧城吗?”
我失落的反问她,“回去之后的我又是谁呢?”
季暖突然犹豫道:“笙儿,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可我又怕你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我希望你能知道真相。”
我疑H的问她,“什么真相?”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结果?
她郑重道:“顾霆琛有个哥哥叫顾澜之。”
可能是刚清醒不久,我的意识很模糊,脑袋沉沉的。
“我知道这个事。”我说。
季暖怜悯的目光望着我说:“他们是双胞胎,长的一模一样。”
我错愕的望着她,问:“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九年前你遇上的不是顾霆琛。”
眼前一黑,我只听见季暖喊我的名字。
此刻脑海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无法思考。
实在难以理解季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许久许久之后我才理解了其中的含义
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
我ai顾霆琛整整九年。
年少时,常尾随在他身后。
年长时,终于成为他的Q子。
九年,我坚定不移的守了那个男人九年。
以一个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姿态守护着那份暗恋。
哪怕他不给我ai情,哪怕连丝毫怜悯都没有。
我仍旧义无反顾的待在他的身边。
因为我的ai很纯粹,
至此一生,仅此一人。
可现在季暖告诉我,我ai的那个如清风朗月般温润的男人从不是他。
所谓的回忆,所谓的情深,从一开始就是错误。
一想到这,心脏就泛起密密麻麻的痛。
我又进了急救室,再次清醒之后楚行出现在了病房,见我难过的模样,他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放柔嗓音轻轻地问:“笙儿,为什么要哭?”
我流眼泪了么?!
我仍旧记得第一次见‘顾霆琛’的场景;仍旧记得那抹温暖的语调柔柔的喊我小姑娘;更记得他在教室里为我弹奏的那首——风居住的街道。
我和他之间的回忆少的异常可怜,我却格外珍惜。
如获珍宝一般,紧紧的揣在自己的心尖。
可现在有人告诉我说,“九年前你遇上的不是顾霆琛。”
如果那年声声唤着我小姑娘的男人真不是顾霆琛!!
那我这三年的顾太太以及受的这些折磨岂不是一场笑话?
我的那些ai岂不是一直在自欺欺人?!
心里痛的难以释怀,我摇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像是心被剜了一个硕大的口子,里面流着GG鲜血,这真相的确是比死还难以承受的结果。
见我一直哭个不停,楚行心疼的要命,他泛红着眼圈将我搂在怀里,轻声哄着我道:“别怕笙儿,你没事的,医生说你会好转的,只要我们的时间足够多,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养病,一切都会没事的!”
我不知所措的喊着,“哥哥。”
眼泪止不住,楚行替我擦拭着说:“我在的。”
生命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意义,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又想起那夜雪落时那个‘顾霆琛’给我温温柔柔的系上围巾喊我小姑娘
他,便是九年前那个我真正遇到的男人吧。
我身子软在楚行的怀里说:“我想回梧城。”

时光剥蚀的爱恋大完结章节阅读

如果顾澜之就是九年前那个弹奏着钢琴曲喊我小姑娘的男人,那我和他分开之后再一次的遇见是在季暖的猫猫茶馆外我所看见的那抹熟悉背影。
犹如多年前那般令人深刻,与记忆中的那个温暖男人重叠在一起。
那时季暖还问我,“笙儿,你G嘛哭啊?”
我也不想哭,可那抹背影我追随了九年,
是我流淌在血Y里,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且仅剩的贪恋。
我清晰的记得,那晚音乐会结束之后,我仓惶的起身去后台找他,可是一无所获,我心里失落的要命,不甘心的离开了音乐馆。
当我踩着高跟鞋缓慢的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眼前的地上突然拖出了一个斜长的身影,我惊喜的抬头听见他眉眼盈盈的笑说:“小姑娘,你又跟着我”
那时的‘顾霆琛’才是我心底真正ai着的男人。
那晚,他是专门在那里等着我的。
也是在那晚,我喊了他顾霆琛。<script>s3();</script>
他明明知道我认错了人却不纠正我。
他明明知道我一直在等他却从不给我解释。
他是温润,但他也冷酷残忍
梧城的天一向多雨,我回来的这天也是Y沉沉的,在我回梧城以前楚行就撤销了我的死亡报告,也就是说我立下的那份遗嘱还没有生效。
时家虽然掌在顾霆琛手中的,但名义上仍是我的公司。
不过我不在意,我回来并不是要和顾霆琛争什么的。
我只是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我想要见见顾澜之。
我想与他谈谈。
就当是断了自己这九年的追随。
可九年的执念又岂能说断就断?!
我拖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去,刚坐上车就接到季暖的电话。
我做完手术病情稳定之后季暖才放心的去找了陈楚生,两人现在什么状态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察觉到现在的季暖比以前要幸福的多。
她语气担忧的问我,“笙儿,你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我在s市住了两个月的院,病情有所好转,虽然没有彻底消除肿瘤,甚至随时都有危险,但是医生说我现在能够多活一两年的。
而且只要好好接受治疗,撑到他们研发出新Y物就能治我的病。
我没太放心上的说:“挺好的,至少有希望。”
犹豫了一会儿,季暖担忧说:“楚行说你回了梧城。”
我伸手理了理大衣里面的裙子,回答道:“嗯,刚到机场。”
季暖了然的问:“你要去找顾霆琛还是他?”
季暖口中的他指的是顾澜之。
我失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随之季暖问了我一个致命X的问题,“笙儿,你因为认错了人三年前才义无反顾的嫁给了顾霆琛,觉得他是你深ai的男人,虽然这个真相很残酷,但真正和你相处三年的并和你有了关系的是顾霆琛。”
季暖顿住,一字一句道:“甚至在没有知道真相之前,你满心装着的都是顾霆琛,你有没有想过,你ai的究竟是九年前那个顾澜之还是如今这个跟你相处三年,伤害你三年,让你尝到ai情苦痛的顾霆琛?”
季暖问我,到底ai着的是谁
我的ai似乎被一刀劈成了两半。
她问的太
如果顾澜之就是九年前那个弹奏着钢琴曲喊我小姑娘的男人,那我和他分开之后再一次的遇见是在季暖的猫猫茶馆外我所看见的那抹熟悉背影。
犹如多年前那般令人深刻,与记忆中的那个温暖男人重叠在一起。
那时季暖还问我,“笙儿,你G嘛哭啊?”
我也不想哭,可那抹背影我追随了九年,
是我流淌在血Y里,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且仅剩的贪恋。
我清晰的记得,那晚音乐会结束之后,我仓惶的起身去后台找他,可是一无所获,我心里失落的要命,不甘心的离开了音乐馆。
当我踩着高跟鞋缓慢的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眼前的地上突然拖出了一个斜长的身影,我惊喜的抬头听见他眉眼盈盈的笑说:“小姑娘,你又跟着我”
那时的‘顾霆琛’才是我心底真正ai着的男人。
那晚,他是专门在那里等着我的。
也是在那晚,我喊了他顾霆琛。<script>s3();</script>
他明明知道我认错了人却不纠正我。
他明明知道我一直在等他却从不给我解释。
他是温润,但他也冷酷残忍
梧城的天一向多雨,我回来的这天也是Y沉沉的,在我回梧城以前楚行就撤销了我的死亡报告,也就是说我立下的那份遗嘱还没有生效。
时家虽然掌在顾霆琛手中的,但名义上仍是我的公司。
不过我不在意,我回来并不是要和顾霆琛争什么的。
我只是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我想 要见见顾澜之。
我想与他谈谈。
就当是断了自己这九年的追随。
可九年的执念又岂能说断就断?!
我拖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去,刚坐上车就接到季暖的电话。
我做完手术病情稳定之后季暖才放心的去找了陈楚生,两人现在什么状态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察觉到现在的季暖比以前要幸福的多。
她语气担忧的问我,“笙儿,你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我在s市住了两个月的院,病情有所好转,虽然没有彻底消除肿瘤,甚至随时都有危险,但是医生说我现在能够多活一两年的。
而且只要好好接受治疗,撑到他们研发出新Y物就能治我的病。
我没太放心上的说:“挺好的,至少有希望。”
犹豫了一会儿,季暖担忧说:“楚行说你回了梧城。”
我伸手理了理大衣里面的裙子,回答道:“嗯,刚到机场。”
季暖了然的问:“你要去找顾霆琛还是他?”
季暖口中的他指的是顾澜之。
我失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随之季暖问了我一个致命X的问题,“笙儿,你因为认错了人三年前才义无反顾的嫁给了顾霆琛,觉得他是你深ai的男人,虽然这个真相很残酷,但真正和你相处三年的并和你有了关系的是顾霆琛。”
季暖顿住,一字一句道:“甚至在没有知道真相之前,你满心装着的都是顾霆琛,你有没有想过,你ai的究竟是九年前那个顾澜之还是如今这个跟你相处三年,伤害你三年,让你尝到ai情苦痛的顾霆琛?”
季暖问我,到底ai着的是谁
我的ai似乎被一刀劈成了两半。
她问的太
突然,我回答不上这个问题。
季暖的声音从遥远的另一端传来,清清楚楚的说道:“顾澜之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可以说是昙花一现,他的出现或许是命运的安排让你认识顾霆琛!笙儿,我看的明白,你喜欢的是那个有血有R在你眼前的男人。”
季暖的话击中了我的心脏,我之前从没有去想过这些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是我至今都想不通的。
如果真如季暖所说,那我回梧城的目的又在哪儿?
可是我的心告诉我一定要回梧城。
我闭上眼睛,故作云淡风轻的说:“我有自己的考虑。”
想了想,我好奇的问:“你怎么一直帮顾霆琛说好话?”
季暖的这个以德报怨似乎太过了。
被我这样一问,季暖有些尴尬的说:“我是在担忧你。”
应该是怕我问什么,季暖匆匆的挂断了电话。<script>s3();</script>
挂断电话后我脑海里一直在想季暖说的话,这些问题都是我避免不了的,我自己至今都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没人能给我解答。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时家别墅门口,我拖着行李箱下车瞧见站在门口的男人怔住,下意识的问:“顾霆琛,你怎么会在这儿?”
眼前的男人兜着一件白Se的衬衫,领间系着一条黑Se的领带,白皙的手腕处挂着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我记得他以前不戴这类饰品的。
此刻他眸光淡淡的望着我,淬着柔光,像是深深地旋涡将我吸纳***,在其沉溺。
许久,他皱着眉头,嗓音陌生的问:“你认识我?”
我错愕的目光望着他,“你不认识我?”
他冷淡的看了我一眼,随之转身离开了这里。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充满了难以置信,赶紧给顾董事长打电话。
后者接到我的电话很惊讶的喊着,“笙儿,没想到你还会联系我……”
对于我还活着的事情顾董事长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毕竟在我回梧城之前楚行就放出了我的消息,顾家作为大家族对这些事是很***的。
更何况,时家还没有真正的到他们手上。
“我刚刚遇见顾霆琛了。”我说。
他诧异的问:“你们见过面了?”
我困H的说:“嗯,他不认识我。”
顾董事长想了想解释道:“他从你的葬礼上回来后就住了一段时间的院,再之后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时笙这个名字他会疑H的问起是谁,我们察觉到不对劲就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霆琛现在的状况是选择X失忆。”
所以,独独的忘了我对吗?
我三年前认错了人本来就是一场笑话。
现在顾霆琛忘了我
我简直是笑话中的笑话。
在意吗?!
不在意,我真的不在意。
可心底却有隐隐的失落。
“哦,我知道了。”
我正准备挂断电话,顾董事长忙说:“他们没有结婚。”
我下意识问:“什么?”
他着急说:“霆琛和沈如嫣没有结婚。”
他们结没结婚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哦,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顾董事长问:“嗯,谁?”
“顾澜之在哪儿?”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时光剥蚀的爱恋(时笙顾霆琛)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