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深闺藏娇(陆清竹封景澜)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深闺藏娇(陆清竹封景澜)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深闺藏娇(陆清竹封景澜)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深闺藏娇》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深闺藏娇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春风迟迟所编写的,讲述了陆清竹封景澜的精彩故事。

3

举报
下载阅读

《深闺藏娇》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深闺藏娇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春风迟迟所编写的,讲述了陆清竹封景澜的精彩故事。旁人只知陆侍郎家倾国倾城的嫡长女,却不想一直不被待见的庶女陆清竹脱胎换骨,有了能和嫡长姐媲美的龙章凤姿,绝色容颜。

陆清竹封景澜小说简介

旁人只知陆侍郎家倾国倾城的嫡长女,却不想一直不被待见的庶女陆清竹脱胎换骨,有了能和嫡长姐媲美的龙章凤姿,绝色容颜。
全家人都不曾正眼看过的人,有朝一日竟然得了皇室贵人的青睐。
虽然传闻有言贵人身患隐疾,但这并不妨碍陆清竹飞上枝头变凤凰。
提亲、迎娶,一气呵成!

深闺藏娇章节全文阅读

“月言,你堂姐她是因为……”
“这跟你没关系。”高月言目光微闪,出言打断了陆清竹:“你别放在心上,那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
此时花厅里都是人,时不时有人的目光往这边扫。事关皇长孙,有些话高月言不好明说,但也只是这样提了一句,陆清竹便明白了,当下也不再多说。
高月言和魏怀柔以前有往来,自然也相熟,拉着陆清竹,三人坐在一起,聊得倒也欢乐。
有人见这边其乐融融,有些泛酸了,略微提高了声音,不冷不热的说道:“想不到陆家小姐与高姐姐关系真是好呢!”
陆清竹一听这话无端提起自己,下意识的转过头去,便见许子宜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只是那眼神里,若有似无的带着一丝嘲讽。
哪怕陆清竹不想看,这会儿也忽略不了,还不等她说话,高月言就已经扬起笑容,轻笑道:“我与阿竹相识许久,志同道合,关系自然好。”
许子宜神色一僵,又若无其事的说道:“高姐姐果真是平易近人,和什么人都能做朋友呢!”
高月言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秀气的眉毛蹙了蹙:“你这话什么意思?”
许子宜依旧还是带着笑,手里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轻飘飘的说:“我这不过是提醒高姐姐擦亮眼睛,瞧姐姐你,如此恼羞成怒做什么?”
说起来,许子宜与高月言积怨已深,两人如此针锋相对,也不是第一回了,周围的小姐多数与他们都相熟,偏偏许子宜与高月言身份都比较特殊,各人远远的看热闹,也不参与。
按理说,许子宜和高月言,一人是太子的表侄女,一人是太子妃的亲侄女。两人身份相当,平日相处的机会也多,关系应当会更友好和谐才是。
偏偏两人你见不惯我,我见不惯你,每次见面唇枪舌战,均是看对方不顺眼。
高月言行事大方,也不爱跟人计较,便是不认识的人,也不至于给脸色看。
但与许子宜的恩怨,却是从小就说起的。
不过,算起来,最先挑衅,引起矛盾的还是许子宜。
前几年的时候,高月言和许子宜的关系还算不错,皇后娘娘上了岁数就爱热闹,高家和许家夫人就时常带着各自的姑娘进宫去。
高月言大许子宜一个月,两人倒是同进同出,相处和谐。
可慢慢的,岁数渐长,有了小姑娘的心性,暗暗就开始对比起来。加上时常听见别人口中议论,高家和许家的二位小姐如何如何。
高月言甚少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听一听便忘记了,可许子宜却觉得怒火中烧,凭什么谁都要把她们两人拿来做比较?
她的祖父是当今国舅,姑祖母更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而高月言不过是太子妃娘家侄女。
论出身,她们不相上下。论才华,她也自幼学学习琴棋书画,形态礼仪,都是皇后身边的嬷嬷亲自教导的。
而唯一输给高月言的,便是容貌。
许子宜虽也是长相出众,五官端正,可皮肤略微有些黄,不是特别白,但这足已经比许多女子要突出好看许多。
然而,高月言却长了一张圆圆的鹅蛋脸,虽不是倾国倾城,万中无一,但她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像月牙似的,水润明亮。
皇后娘娘尤其喜欢这样可爱喜庆的姑娘,加之高月言口齿伶俐,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哄得皇上皇后笑逐颜开。
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许子宜自然心生不满,渐渐地也不与高月言玩耍了,偶尔遇见了,还要出言奚落,冷嘲热讽几句。
高月言性子也算急,许子宜既然非要和自己作对,那也不必客气忍让。
久而久之,两人见了面总会夹枪带棒的讽刺对方几句,认识她们的人,开始还觉得惊讶,后来也都见怪不怪了。
听到许子宜字里行间都是对陆清竹的嘲讽,高月言隐去笑容,正欲发作,陆清竹已经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微微摇了摇头。
恰巧这个时候,一道娇俏柔美的身影,从外面进来,笑吟吟的说道:“各位姐妹们都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众人皆看过去,见到文舒郡主,纷纷起身行礼,文舒郡主不甚在意的挥挥手:“大家别客气,都坐下吧!”
文舒郡主自顾自的寻了座位坐下,许子宜立刻又恢复了笑容,走上前去与文舒郡主说话:“郡主今日穿的衣裙可是云锦做的?真是漂亮极了!”
闻言,文舒郡主略微低头瞥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淡淡一笑,眼眸里无不透着矜贵骄傲:“是啊,今年上贡的云锦共就五匹,皇祖母特意赏给我做衣裳的!”
云锦乃是极为珍贵的布料,因为用料稀有,做工复杂,素有“寸锦寸金”的美称。
一般富贵人家,还没有资格用上这样奢华的布料,只有皇亲贵胄,像文舒郡主这样身份高贵,受尽宠爱的天之骄女,才能把云锦做成衣服穿在身上。
不过,云锦珍贵也有它珍贵的道理,就文舒郡主身上的这一身衣裙,颜色鲜艳绚丽,花纹瑰丽犹如彩云,灼灼耀眼,富贵逼人。
文舒郡主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的余光都落在她身上,或惊叹,或羡慕,无一不是神色惊艳。
陆清竹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云锦,富丽堂皇,十分奢华。
这样一套衣服穿在文舒郡主身上,更显得她满身贵气,光彩照人。
她虽也觉得惊艳,但并无羡慕之意。文舒郡主本身就是皇家子弟,她出身尊贵,有这样的待遇,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别人应得的东西,她从来不会羡慕嫉妒。
只是这文舒郡主对这云锦情有独钟,怎的上次还对她一件软烟罗恋恋不舍。
陆清竹想起这茬,心道郡主不会知道这是她的,要故意来与她说道说道吧。
结果陆清竹的担忧竟成了真,文舒郡主听许子宜在旁边又夸赞奉承了几句,缓缓站起身,踱步到陆清竹面前,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好一会儿,才道:“你就是陆清竹?”
语气高傲,不是询问,带着不易察觉的嫌弃。
陆清竹应了一声是,神色未变,脸上是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便是文舒郡主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她也是从容的垂首行礼,一举一动都是赏心悦目,格外标准,挑不出一点错处。
陆清竹自幼就学习礼仪规矩,陆通虽然对庶女不甚喜爱,但想到今后女儿能够找到一门合适的亲事,有助于自己的***,特意请了专人来教导膝下的三个女儿。
如今陆清竹接触的人多了,个个身份高贵,不停地行礼请安,倒是派上了用场,十分娴熟了。
文舒郡主发现一个姨娘生的庶女,竟也有良好的规矩,莫名觉得心烦气躁,看着陆清竹的目光越来越不善,冷声道:“昨日绣衣坊的那套衣裳是你的?”
陆清竹心里微惊,文舒郡主果然是打听到了。
暗暗一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若是文舒郡主想要找她麻烦,威逼利诱抓一个绣衣坊的人来问一问便知。
只是陆清竹觉得这真是无妄之灾,明明她是花钱买的衣裳,临了自己的衣裳被人看上了,非要夺人所爱,她不仅不能讨回公道,反倒像是做错的那一个。
然而,要找麻烦的人是郡主,给她十个胆子也不能招惹的人。
面对文舒郡主的质问,陆清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回郡主,是的!”
文舒郡主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冷哼道:“那你还敢和本郡主作对?”
文舒郡主音量不高,可在场的闺秀们原本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忽然见她对陆清竹生出偏见,还冷声质问,都纷纷看了过来。
心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陆家小姐怎么惹上文舒郡主了?
虽说面上只是好奇,波澜不惊的样子,可哪个人心里不是幸灾乐祸。
本来看陆清竹就不顺眼,可是第一次见面,摸不清对方底细,想着能让太子妃亲自邀请的人,应该也有几分手段。
没想到这个身份卑微的庶女,竟然招惹上文舒郡主了。
今日赏荷宴的目的众人心知肚明,这个陆清竹也来参加,说不定太子妃已经存了某些心思。虽说她的出身不值一提,可多一个人就多一重竞争,能趁此除掉一个对手,也是求之不得的事。
众人心照不宣,认真的看好戏,高月言忽然见文舒郡主对陆清竹发难,还一头雾水,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千金郡主。
高月言面带疑惑的看向陆清竹,却见她从容不迫的开了口,声音清润,吐字清晰:“郡主恕罪,我万没想过要同您作对。那衣服是为了今日赏荷宴,家父特地请绣衣坊做的。不曾想,也能有幸让文舒郡主看上,绣衣坊收了我的钱,自然想着不要得罪于我,才冒犯郡主,实属无心。若是我提前知晓,必不会夺人所爱,亲手把衣服送到郡主手上。至于绣衣坊,不过是做买卖的普通人,还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为难他们!”

深闺藏娇章节在线阅读

陆清竹这么一说,众小姐们立刻听出点苗头来。
原来是文舒郡主看上了陆清竹预定好的衣服,绣衣坊收了陆清竹的钱,自然没有再卖给别人的道理,可郡主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势在必得的,若是自己得不到,别人莫想要。
虽说被抢了东西,可陆清竹的也没有计较的意思,那一句夺人所爱,分明是说的郡主。
众人心思各异,可分明能听出陆清竹的意思,是想把责任归在自己与绣衣坊身上,希望郡主大人大量不与他们计较。
然而这个显而易见的台阶,文舒郡主却没看见,并不想顺着下来,反而拧着眉,瞪着陆清竹道:“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是你错了,可没谁敢说啊!
陆清竹忽然觉得头疼,偏偏还得认真应付文舒郡主的话:“是我的疏忽,与郡主无关。还希望郡主不要计较!”
高月言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总算理清了来龙去脉,若是陆清竹的错,文舒郡主得理不饶人还说的过去。
分明是她自己非要强买别人的已经付过钱的衣服,绣衣坊的人不过遵循做生意的规矩,哪里就得罪了她。
高月言气极,明明是文舒郡主无理取闹,怎么还言之凿凿的来找陆清竹麻烦?
“郡主,那衣服是阿竹事先量身定做的,您个子更高些,穿着也不合适,软烟罗再好,也比不上您身上的云锦。”高月言实在忍不住开口要维护陆清竹,语气却还算恭敬,只是目光有些冷然。
文舒郡主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怎么连高月言也要替陆清竹说话。
一个平平无奇的庶女,什么时候和高家二小姐关系这么好了?
文舒郡主心生怨怼,就想连高月言也嘲讽几句,可忽然想起今日赏荷宴的目的,太子妃有意替侄子留意亲事,她断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高月言。
毕竟高嘉行可是高月言一母同胞的亲兄长,将来她嫁到高家,高月言就是自己的小姑子,少不得来往。若是自己言行被高月言捅到高嘉行面前,再让高家夫人和老夫人不喜,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文舒郡主心里百转千回,一瞬间冒出许多想法,只片刻的迟疑,就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模样,淡淡道:“罢了,既然月言开口了,我也就不同你一般见识了。”
说完,便真的转身,坐回椅子上不说话了。
看戏的众人正在兴头上,没等来郡主发火,就发现这戏已经结尾了。
郡主虽然故意要找麻烦,但最后并没有大发雷霆,陆清竹也还安然无恙。
一场风波就这样,偃旗息鼓,销声匿迹。
一些小姐们颇有些失望,意犹未尽之时,芷禾从外面进来,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扬声道:“众位小姐请随奴婢去望月亭,太子妃娘娘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在场的闺秀们听见这话,皆是眼前一亮,立刻摆出自己最完美的姿态,跟在芷禾身后,往望月亭去。
陆清竹故意走在最后,魏怀柔与她走在一起,小声道:“陆姐姐,你没事吧?”
刚刚,她本来也想帮忙的,可奈何人微言轻,怕说多了更令郡主生气,只能作罢。
陆清竹感受到魏怀柔真心实意的关切,心中一暖,轻轻摇头:“我没事。”
高月言瞥她一眼,视线落在前方的文舒郡主身上,压了声音与陆清竹道:“往后你见了她都绕道走,这样的人便是不结识也罢。”
陆清竹莞尔,看来高月言对文舒郡主的印象也不怎么好啊,说的跟洪水猛兽似的,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好,我知道了。”
三言两语间,芷禾就已经在望月亭前停下。
太子府在建府之时,就特意打造了一个人工湖,不比普通人家小小的一方池塘,太子府的湖占地足有五六余亩,名唤望月湖,好几处阁楼依湖而建。
此时,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湖中各色的荷花竞相绽放,绿玉盘似荷叶下藏了几个成熟的莲蓬。
望月亭三面临水,周围全是荷花,粉白相间的花朵中间,几株淡绿色的荷花尤为扎眼,拾阶而上,有软纱做帘,湖畔微风渐起,愈发朦胧飘逸。
望月亭很宽敞,便是摆上几桌席面也不在话下。
陆清竹微微抬眼望去,便见凉亭里放着十余张小案几,围成一圈,案几上摆着几盘精致的点心。
上首,摆着一张梨木雕花椅,一个三十余岁的身穿宫装的妇人,正襟危坐,面目温和。
见了太子妃,各家小姐纷纷屈膝行上大礼:“参见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脸上带着娴静温柔的笑,略略抬手,温声道:“快些免礼,都来坐,不必拘束!”
“多谢娘娘。”清脆的声音齐齐响起,仿佛玉珠落盘,悦耳动听。然后便各自找了座位,一一落座。
陆清竹自知身份低微,挑选座位时,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离太子妃远远的。免得又被视为眼中钉,成为众矢之的。
高月言本来想挨着陆清竹坐,可太子妃特地跟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下首,高月言无奈只能道谢,依言落座。
倒是魏怀柔,等陆清竹一坐下,便坐在她旁边,朝她眨了眨眼,笑的格外开怀。
陆清竹顿时对这个单纯的少女,又喜欢了几分。
等众人坐定后,太子妃略微扫了一眼,笑着道:“我时常遗憾自己没能生个女儿,今日见了你们一个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心里就更觉惋惜了!”
太子妃言辞间尽是可惜,高月言和姑母感情一直深厚,笑着打趣道:“姑母惯会贪心,长孙殿下已经何等出色,您已经是顶好的运气了,还妄想有个女儿,哪有这般好的事!”
若是旁人,哪敢说太子妃娘娘贪心,可高月言不同,她本是太子妃一直就另眼相看的娘家侄女,况且高月言说的只是玩笑话,每一个字都拿捏的十分到位,不会显得故意奉承。
显然,太子妃听了这话也不觉得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嗔道:“就你敢与我顶嘴,满嘴胡话,没个正形,真应当治治你了。”
高月言笑嘻嘻的说道:“姑母可是特意叫我们来赏荷的,怎么还骂人呢。我可是想尝一尝那新鲜的莲蓬呢!”
“贪吃!”太子妃笑着嗔她一眼,这才切入正题,指着亭外湖中几株碗大的绿荷:“这是太子殿下寻来的种子,今年才开花,这种颜色的,我也是第一次见,一众粉白里多几株绿色的,倒有几分别致。”
陆清竹端坐在角落里,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太子妃说这话时,她刚吃下一块糕点,心里不禁想,太子妃的意思,莫不是想趁此机会让各家小姐比试比试,然后挑选合适的女子,为儿子侄子婚配?
毕竟上流世家的闺阁小姐们,整日的消遣就只有琴棋书画,虽不说出类拔萃,至少也是精通熟练。
这厢,文舒听到这话,眉头一动,正要开口,却不想被许子宜抢先一步:“娘娘,这满湖莲花开的如此***,便是这样看着也是无趣,倒不如吟诗作画,方不辜负这别样美景。”
太子妃略微沉吟,便赞许的点头:“你这提议甚好,那诸位今日便以这荷花为题,作画题诗一幅,如何?”
太子妃的提议,哪里有拒绝的余地,更何况是这样的情况下,个个精神十足,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就得到太子妃的青睐。
深宅后院的女子,哪个不是精通琴棋书画,虽说太子妃要求同时题诗作画,仔细想上一想,也不是难事。毕竟,能得太子妃喜欢,才是最最重要的。
陆清竹早上起的早,担心迟到会引起麻烦,连杯水也不曾喝过,现下肚子里空空荡荡,趁着没人注意,赶紧吃了一块水晶糕。
本来她心里还在想以自己琴棋书画的水平,可能胜过几人,哪里想到太子妃真的就这么提议了。
陆清竹哭笑不得,忙吞下嘴里最后一块点心,不知道是不是吞了急了,不小心噎住了,魏怀柔见她捂着喉咙,一脸难受,忙把茶杯递给她。
陆清竹来不及道谢,接过茶杯就喝了一口,结果这一喝又呛住了,顿时咳嗽不止。
魏怀柔心惊不已,赶紧替她拍拍后背顺气:“陆姐姐,没事吧?”
陆清竹捂着嘴咳嗽了几声,略微抬头,竟是发现所有人视线都在自己身上,气氛尴尬的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
太子妃也朝陆清竹看来,见她咳得小脸通红,问道:“怎么了这是?”
太子妃面前失仪,虽不是什么大错,可毕竟还是有损大家闺秀的脸面的。
太子妃问这么一句,在场的少女们皆是暗暗发笑,幸灾乐祸的看陆清竹出丑,这样的引人注目,可是谁都不想要的。
陆清竹是属于心里波涛汹涌,面上却能波澜不惊的人,若无其事的放下杯子,陆清竹羞赧一笑:“太子府的点心真好吃!”
据说太子府的厨子是皇上特地从宫里拨的御厨,连一份糕点都做的无比精致,味道更是非比寻常。
听见这话,周围的千金小姐们都不禁掩嘴偷笑,果然是身份低微的庶女,不过一块点心而已,竟这样失态,太子妃最不喜这样没有规矩的女子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深闺藏娇(陆清竹封景澜)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