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灵异恐怖 > 意外演员第1章 校园门口旅馆离奇的死亡案(1…
意外演员第1章 校园门口旅馆离奇的死亡案(1…

意外演员第1章 校园门口旅馆离奇的死亡案(1…

主角是向小葵唐梓航的小说叫做意外演员,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向小葵唐梓航小说主要讲述了:摸出来一看,是自己的剧本,而且被自己的***蹂躏得皱皱巴巴,外加撕裂,惨不忍睹。 精选内容在梦里,向小葵又一次见到那个男人。那是一个拉着窗帘,幽暗的房间,很大。他身着雪白的衬衣,背光而立,身形……。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向小葵唐梓航的小说叫做意外演员,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向小葵唐梓航小说主要讲述了:摸出来一看,是自己的剧本,而且被自己的***蹂躏得皱皱巴巴,外加撕裂,惨不忍睹。

精选内容

在梦里,向小葵又一次见到那个男人。

那是一个拉着窗帘,幽暗的房间,很大。他身着雪白的衬衣,背光而立,身形颀长,很挺拔的样子。对自己来说,他很陌生,周身却好像闪烁着某种神奇的魔力。那张模糊的脸,如磁铁般吸住了她的目光,这个陌生人,让自己莫名地冷静和心安。就像暗夜的海上,迷路的船长找到灯塔,带领自己重新走到有着光明的所在。

心安的时候她就很想游泳。

突然低沉的男声传过来,“阳光正好,去外面游泳吧。”那声音充满了磁性,且带着强大的穿透力,如电波般直侵入小葵的耳膜。

她跟着他的指示真的推开门,门外真的就有游泳池。果然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一池春水微波荡漾,倒映着蓝天白云。

感受着水的清凉和温柔,游到深处,向小葵有点恐慌无助,自己技术不够好,也就向阳教过她狗刨,她感觉自己体力有些透支,这时背后有人朝她游来,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她很好奇那个人是谁,她想清清楚楚地看看他,她想明明白白地问问他,刚一转身——啊——#_#

翻身都能从沙发上摔下来,笨得也是没谁了。

明明前一秒还睡得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茶几上新泡的玫瑰花茶阵阵幽香,午后的暖阳透过玻璃窗尽情地倾泻在贵妃榻上,平躺在贵妃榻上的女孩肤白,娇俏,青春逼人,眉头微微皱起,睫毛忽而颤动,请忽略掉在地上的一摞凌乱的剧本。整个画面显得十分唯美。

后一秒,她就不争气地摔了个狗吃屎。她的座右铭是,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睡下。所以她抱着薄毯在地上匍匐了一会儿,企图继续刚才那个梦,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好不容易回到水里……那双大手又握住她的手了……她又要转身了……

这一次……又失败了!

“嗡嗡——嗡嗡嗡——”

被电话吵醒了,是哪个挨千刀的?把手机放碗里果然有十倍的扩音效果啊。

向小葵突然像想起什么,三秒内诈尸般一个弹跳坐起,伸了个懒腰,松了松刚才还紧绷的筋骨。一个猴子捞月把茶几上的手机揽过来,盘腿坐沙发上一边打呵欠一边翻手机微信。

收到一条陌生人的语音消息,向小葵绷紧的身体松弛下去,还以为是“花裤衩”呢,他说剧组一开完会就马上给她通报重要情报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意犹未尽地擦了一把额头的薄汗。

漫不经心地朝语言消息点了上去。

“哼哼,小宝贝儿?小宝贝儿、小宝贝儿。”

什么情况?!向小葵又听了一遍这只有八秒的语音消息。

“哼哼。”一声冷笑后面跟着轻佻而霸道的挑逗,向小葵白皙的脸开始燥热,虚荣心作祟,自己不过是个剧场半青不红的小演员,有倾慕者倒真是好事。这声音倒是蛮磁性,清冽,那个“哼哼”,略显冷淡。背景是“呼呼”

的风声,和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向小葵首先看了名字,白日衣衫尽。她缓缓地又念了一遍,脑补了一下这个句子的深刻含义,他的朋友圈分享了几首不疼不痒的英文歌曲,并没有更多线索。她撇撇嘴,发过去一个大大的问号。

半天没有收到回复。

向小葵歪着脑袋也学他“哼哼”了两声,意淫狂一点诚意都没有,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调戏姑奶奶。

她对被这样一个无聊的人打扰美梦感到懊恼,良辰美景白瞎了。

“呸,死变态!”

向小葵泄愤一样回了四字箴言。因为***过猛,屏幕上被喷上细细密密的口水。难怪都说睡美人,睡美人,睡着了才算得上美人,童话里也不全是骗人的。睡醒了真像母夜叉。

手机另一端的白日衣衫尽此刻正行走在烈日下的戈壁滩上,风卷挟着滚滚黄沙,气势汹汹地奔涌而来,按照习惯对方应该会发龇牙的表情。收到的回复竟然是问号,他俊眉微微一皱,随即判断对方不是本人,且应该是女人,他没有继续交流的欲望。接下来的语音消息证实了他的判断。

这女声单从音色上分析,活力四射,甜美俏皮,他都能想象出来她一脸嫌弃咬牙切齿的模样。要说,这男人还真是奇葩,一点也没生气,还又听了一遍这句脏话,这一次,读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怒和隐隐的规劝善意。

这小子什么时候口味变了,喜欢火爆麻辣味儿了。

他停下脚步,修长挺拔的身材背对着太阳,黑眸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两秒,微微提了一下嘴角,把最后三分之一矿泉水喝完,一个空抛,飞腿扫射,动作潇洒流畅,空瓶子准确无误投进五米外的垃圾桶可回收物一边。摸了下额头,全是汗和盐的混合体。他用手腕上的湿毛巾擦了一下脑门儿上的盐粒,把手机揣进裤兜,继续前行。

这边向小葵已经找到黑名单,葱白一样的指头比作手枪正准备处置这死变态,门开了,向阳摘了警帽,扬了扬手里的电话,不满道:“向小葵,我手机充着电好好的,你干嘛拔了换你的?换就换吧,你连摆放位置都一模一样,一样就一样吧,屏保还设成一样。喏,拿错了吧,一天净耽误事儿。”

向小葵这才低头看手里的电话,虽然一模一样,但是屏幕划痕明显比自己的多,反面也没有自己的公主贴画,的确不是自己的,于是心虚地嘟囔着:

“是你拿错了还强词夺理,谁知道你是不是职业病犯了,想窥探人家的***。

怪你,谁让你给我买一模一样的手机?”

敢情给她买手机还买错了,向阳也不计较,朝胡搅蛮缠的妹妹扮了个无奈的鬼脸。她每次狡辩的时候理直气壮,表情眉飞色舞的,真是当演员的坯子。

他觉得好笑,宠溺地看着她表演。毕竟妈妈不在了,临走前交代他一定要照顾好妹妹的。

“有没有电话找我?”

“电话没有。微信,微信有一个白,白日——”

“白衣衣衫尽?噢,我朋友,说什么了?”

“什么朋友?”

“男性朋友。”向阳迟疑地答,妹妹今天很不正常啊,一顿审问。

男,性,性,性,性朋友。

“这前面的聊天记录呢?”

“占内存,删了。”因为工作的关系,向阳的确有随时删聊天记录的习惯,避免手机丢失,要案机密信息泄露。

向小葵呼吸变得急促,趿着拖鞋以火烧***的速度跑到向阳面前,瞪大眼睛上下左右打量哥哥硬朗的身骨,那句“小宝贝”在脑子里炸裂,扩散,回响,震得她晕头转向。

卧槽,卧槽,事态不妙啊!本是司空见惯的,只是可怜痴情的刘漫了!

向阳被看得莫名其妙,正了正身子,抖了抖微微汗湿的警服,用“我知道我很帅”的表情摊开手也原地审视了一遍自己。

淡淡地问:“干吗?我是长尾巴了还是你要跳大神?”

“向阳!”向小葵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她寻思着是直接一语道破还是委婉一点给他留点面子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开始渗透?可是时间不允许了啊,眼看就要到去机场集合的时间了。可是现在不说又不行,自己肚子里根本藏不住事儿。一定是那人勾引哥哥的,“早晚”这二字表明还未得手。

可是话说回来,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啊!

向阳不管她,从容不迫地在沙发上坐定,把向小葵泡的花茶端起来,吹了吹上面的花瓣,一口气喝完才开口。

“怎么跟哥说话呢,胆儿肥了是吧,连哥都不叫了。”

向小葵白了他一眼,这件事不服气已经二十多年了,也就比她早一刻钟从娘胎里爬出来,这些年来尽以大哥的身份在家里横行霸道。小时候指使她端茶倒水盛饭,抄作业,倒洗脚水,篡改分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机灵鬼小葵自然要报复回去。回家前把自己弄一身泥,嗷嗷哭骗大人是哥哥弄的,于是向阳被爸爸打,妈妈骂是常有的事儿。妹妹一边劝爸妈算了吧哥哥还小,一边殷勤地提供鸡毛掸子皮带搓板等酷刑工具。然后大人不在,两个小孩一个再压迫一个再反抗,就这么斗着斗着就长大了,老向也老了,妈妈在兄妹俩刚毕业那一年,因病去世了。

时间真快,山不转水转,向阳啊向阳,你终于有把柄落本小姐手里了。

“长话短说吧,你什么时候打算娶我的好闺蜜刘漫?她可是等得花儿都谢了,保不齐她哪天就红了,身价倍增,到时候只怕你高攀不上了。怎么不着急你说,气死我了。你到底对她是不是真心的啊?”

“那当然,赤诚之心日月可鉴。等明年吧,毕竟她还小。我也需要时间准备。”向阳晃着玻璃杯,心不在焉地看着各色花瓣在水里沉沉浮浮。玻璃杯经过阳光的反射,光影打在他俊朗的侧脸上。

“小什么啊,你说咱俩都二十五了,我是没有对象可以追,你倒好,有对上眼儿的咋不赶紧下手?准备毛线啊,我跟你说,她现在啊,在我们剧场就已经很抢手了呢。哼,等你准备好,她家崽崽都能打酱油了。你该不是——”

喜欢男人吧。这句话到嘴边,向小葵硬生生憋回去了。

向阳纳闷,这丫头抽什么疯,今天。

“我说你猴急什么,皇上不急太监急。我也刚警校毕业几年,还不是希望工作上再晋升晋升,生活水平再提高提高,努努力安个窝。就咱家这两室一厅的条件,我都得跟咱爸睡一个屋,她来了住哪儿,跟你睡?放心,你哥我心里有谱,她早晚得进咱家门,给你也生俩双胞胎大侄子,咱家有这基因。”

明明是挺正常的思维,向小葵准是八点档的烂俗剧情看多了,脑瓜一转却浮想联翩,难道哥哥计划娶刘漫,连恋爱都懒得谈,其实是为了掩人耳目,纯粹为了给老向家传宗接代,而实际是断背?那他是0还是1?看着挺男人味的,腰窄肩宽,穿制服特别有型,应该是1吧——向小葵顿觉菊花一紧,不敢直视有点污的自己了。打算速战速决,趁老向不在家,再挽救一下哥哥。

她给向阳续了一杯茶,倚在沙发扶手上,你挺重口味啊!向sir。交代吧,那个白日什么鬼的怎么认识的?”她虎着小脸,摆出一副什么都知道,抗拒从严的姿态。

向阳听到这个名字,停止嬉笑,身子微微坐正,神情严肃,问:他说什么了?”然后聚精会神等妹妹公布答案。

“他,他说……”向小葵实在是怕向阳听完脸上挂不住,索性把手机推到他面前。听完语音消息,向阳的嘴角居然噙着一抹满足而微妙的笑。

向小葵想,完了,完了。哥哥这中毒很深啊。这种明媚的笑,自己也没见过几次啊,他,他居然因为一条消息,旁若无人地沉浸其中,回味无穷。

再听向小葵的语音回复,向阳整个人都石化了,内心在咆哮,觉得自己凭经验错拿手机,简直是本年度犯得最低级愚蠢的错误。

向小葵从小就学会看脸色行事,刚才哥哥这晴转多云,可把她吓坏了,忙溜进洗手间,等她把洗得快秃噜皮的双手在毛巾上擦干,干咳了几声走到向阳坐的位置,准备把刚才现编的台词,苦口婆心,声情并茂,软硬兼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哥哥明白自己是一片好心,却发现沙发已经空了。

向小葵暗觉不妙,哥哥从来不会逃避问题。这事儿就这么坐实了?她暗骂了一句脏话。

“行李收拾好没有?赶飞机可得上点心,别误事儿。”

“哎呀,还没呢,刚才睡过头了。应该来得及吧,我很快的。”

“什么?睡过头了?意思是自然醒的?我早上和老向出门你可就开始在沙发上睡了啊。”

“对啊,要不是你的破电话响了,我就要在梦里揭开谜底了。”小葵边收拾行李边说。

“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乱七八糟的怪梦了?”向阳放下手机,紧张地等小葵回答。

小葵麻利地把化妆包收进行李箱,不以为然地回答道:“是挺怪的,一个神秘的白衣男,看不清长相,我还特别听他的话。唉,你为什么这么问?”

向阳提起的心这才缓缓放下,点点头没说话,拎着小葵的行李箱先下楼了。

刚到一楼碰见下完棋准备回家的老向。

“小阳,小葵起了吧?这孩子今天睡的时间可够长的,也没梦魇。我不放心中途回来两趟,都睡得好好的,我就没敢打扰,午饭都在你谢叔家吃的。

这段时间小葵他们剧院天天排练可能是太累了。”

“爸,这是我同学治疗的结果,是好事啊,好不容易恢复成这样了,咱平时都注意点别提过去的事儿,您趁这几天她出差把家里妈的照片,物件能收的都收起来。咱仨相依为命,就不要互相过不去了,好好过日子吧。”

老向点点头,拍了拍向阳的肩膀,叹口气,还想说点什么,被隔壁的老李喊着去居委会练二胡,也就跟着走了。

小葵走到车前,看见向阳倚靠着车门若无其事地抽烟,烟雾袅袅中,看不真切对方平静沉默的表情下掩盖了什么。他以为换到户外,就不尴尬了?

自己就不好意思说了?这事儿就算瞒过去了?殷勤地送机,自己就不会跟组织揭发了?

她暗自腹诽,男人演戏的本领比自己科班表演系出身的都逼真。

去机场的路上,向小葵想起个话头继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尤其是怕把向阳弄龇毛了,把自己扔高速上。算了,等去了新疆采风回来,哈拉和卓公主主角选定,了却一桩心事再说吧。

“停,停——”

向阳打了右转灯,靠边。用无奈的眼神询问,大小姐又怎么了?

向小葵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加瘪嘴的表情回答,又落东西了。

“先说,是啥?”

“剧本。刚才背着台词睡着了,好像掉地上了,哥,亲哥,我一定得亲自回去拿,虽然哥哥体力比我好,我又穿高跟鞋走得慢,但我怕麻烦您跑一趟费鞋底板啊。可是你得耐心等我啊,你说我如果不带剧本,就好比战士上战场不带武器,好比大厨做菜没有锅铲,好比医生手术忘带刀,好比——”

通常她还没叨叨完,向阳已经调头回去了。

“别好比了,你还真以为自己选女一有戏啊,充其量就是打酱油的丫鬟,还是第一幕就死的那种。”

“哼,谢谢哈,你打击不倒我的,我跟你讲。我就是觉得自己有戏,我吧最近做梦都梦见自己是主角,连睡姿我都尽量保持公主应有的矜持和优雅,绷脚尖。这样双腿严丝合缝多贵族。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向小葵端坐在副驾上,双腿并拢,语速不疾不徐,一脸的俯瞰众生相。

“你们剧团不是有一姐Bobo吗,再不济也是刘漫,人家多有公主范,轮不到你。”向阳抢过话头,亮明观点,提起刘漫的专业和敬业,他眼睛里都带赞许的光。

“哥,那我呢,我有没有公主范?”向小葵用衣袖半遮挡着脸颊,朝向阳忽闪着睫毛。

“你——有公主病。”向阳说完往车门方向侧了一点,右手挡在胸前做防卫状,防止野蛮丫头打击报复。

向小葵撇了一眼驾驶室的人,欲施加暴力,又怕等会他撂挑子威胁自己,所以还是很识大局地,低身下气祈求哥哥原地乖乖等她回去取武器。

向小葵刚一挪***就听见“嘶啦”一声纸被撕碎的声音,摸出来一看,是自己的剧本,而且被自己的***蹂躏得皱皱巴巴,外加撕裂,惨不忍睹。

向阳吹起一阵欢快的口哨。幸灾乐祸的样子,真是欠扁。

向小葵轻轻地抚平,满脸都是自责。还好不影响阅读,她松了一口气。

又觉得心里一暖,每次自己丢三落四都有哥哥兜底。有一次去外地演出,在火车站忘记带身份证,火急火燎往回跑,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怕耽误团队演出,在出站口迎头撞上得意洋洋的向阳,一把将证件用双面胶拍她脑门上,骂一句傻老妹儿,然后大步流星地离去。

这就是懂自己爱自己却不正儿八经表达的双胞胎哥哥。

小时候妈妈也给他们像其他双胞胎一样穿一样的衣服,买一样的玩具,上高中哥哥还是会买中性的卫衣,牛仔裤,一人一件。上大学的周末俩人都会约着去看电影,向阳提前给她买好爆米花可乐冰淇淋,很随意地搭她肩膀,喂她吃零食,护她过马路,很多路人还以为是情侣,纷纷驻足回眸,大概是没见过长得这么像这么好看的情侣。毕业以后,毕业以后……“向阳,咱俩毕业以后关系还好吗?我怎么记不清了?完了,用脑过度,记性都变差了。”

向阳侧头认真地看着小葵,她虽然很喜欢恶作剧,但是这次不像。

他愉快地回了一句:“废话,当然好。”

谁都不再说话,哥哥开着车,妹妹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整理着剧本。

向阳吹着口哨,思绪却飘远了。看着她这副爱惜剧本的模样,知道这部舞台剧哈拉和卓公主在她心里的地位,每天她都睡不足五个小时,闻闹钟起舞,絮絮叨叨背台词,因为不确定能演哪个角色,所以她把女一到女十八的台词都背过了。她还开玩笑地表示如果需要反串她会自己想法把嗓子弄粗,绝不给剧组添麻烦。再不济演一棵胡杨总行吧。那么热爱表演,那么努力,刚才真不该跟她开这个玩笑。

电台广播里社会热点主持人正在回顾一则前天发生的***:20岁花季少女李琳琳在学校附近的城农村旅馆离奇死亡,睡相安详,无抵抗伤,手腕动脉被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割破,警方提取到上面只有李琳琳的指纹,因而判定为***。据说现场异常惨烈,血淌一地,真可谓触目惊心。家属却不同意警方的验尸报告,坚持认为是他杀,闹到学校要说法。因为女孩的手机不在身边,且关机。根据媒体调查采访,女孩死亡前一天跟父母通过电话,交谈愉快约定放暑假陪家人去海边度假,几天前论文已经通过导师审核,刚找到一份舞蹈老师的兼职工作准备报到。平时性格内敛,人缘好,没有仇人,没有精神病史,胃里没有检验出***或者药物。要说是他杀,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旅馆老板没有听见异常动静,因为该旅馆设在城农村,附近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者见过可疑人员***该房间,除此之外,警方没有提取到任何有效的指纹头发脚印等第二人留下的证据。案发已经过去60多个小时,警方还没有最新案件进展公布,要说警察的办案效率也够低的,让人大跌眼镜,且不说……

向阳关了广播,手重重地落在方向盘上,缓缓吐了一口窝囊气。

“哥,别听这些不负责任的主持人乱说,我知道你也参与调查这个案件,昨晚看你写报告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也许就是***呢,现在生活工作压力多大啊。如果是他杀,也得花时间慢慢调查啊,现在的犯罪分子多狡猾。”

听着向小葵的车轱辘话,丫的跟没说一样,向阳若有所思地沉默着。

到了停车场,他把拉杆箱卸下来,递到小葵手里,语重心长地说:“哥就送你到这里了,你啊,工作上,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当不了主角也没事,在哥心里,你永远是主角。”

小葵抿着嘴笑了。“唔,嘴这么甜,是打算抵封口费啊?”

“微信的事情,嘴上长个把门的,千万别——”

“我知道,别告诉漫漫,要脸。”向小葵截获了向阳的后半句话,翻了翻白眼表示不满,哥哥这算是默认了?

“你们团里的谁都不能说,切记啊半个字都不能透露。顺便转告漫漫别有压力,你俩就当去散心了。还有,你晚上别乱跑,出去闯祸,惹是生非,给边疆警察添乱。”

你听听,这到底是不是亲哥哥,闯祸,惹是生非,添乱都说出来了。别人的哥哥离别赠言都是,女孩子家家的,晚上注意安全,别单独出门,有坏人,危险。

“知道啦,婆婆妈妈的。那个白日,你能不能以后别……”

“嘘,”向阳警惕地看看四周,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然后指指手表,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快***吧,这件事……暂时不告诉你。我警告你,不许深究。”

欲盖弥彰,狗急跳墙。向小葵脑子里莫名蹦出这样两个再贴切不过的成语。

向阳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重,伸手把向小葵紧皱的眉头抚平。温度从哥哥的指尖传递到眉心再到心头,她终于定了定心,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样,都是她的好哥哥。

小编点评意外演员第1章 校园门口旅馆离奇的死亡案(1…

意外演员小说是一本由作者那是迷离写的现代言情,一个离奇的梦境,一场以外的凶案,她被牵扯其中。,目前小说已完结,欢迎下载APP阅读更多。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