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
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

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

李夏沫周鸿轩是什么小说?临时妻约结局好看吗?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精选: 站在更衣间门口,听到更衣室里面传出来的一阵让人恶心的撞击声,李夏沫双眼通红,死死的攥着拳头;

3

举报
下载阅读

李夏沫周鸿轩是什么小说?临时妻约结局好看吗?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精选: 站在更衣间门口,听到更衣室里面传出来的一阵让人恶心的声音,李夏沫双眼通红,死死的攥着拳头,她整个人狂暴起来。

夏沫周鸿轩小说简介

李夏沫呆立在当场,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陈宇豪说的都是事实,她命星犯煞,克父克母,克夫克子克亲朋。
她不会忘记才三十出头就出车祸去世的父母,不会忘记历任男友的悲哀下场,更不会忘记这些年别人对她的恐惧,对她的指指点点。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无法消弭的痛。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李夏沫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陈宇豪口中的“穷光蛋”是怎么回事了。
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拷问中,连陈宇豪和林凡已经离开都不知道。

临时妻约免费章节阅读

第102章 为周鸿轩生个孩子
一个多小时后,周老夫人神情黯淡,目光浑浊的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看到她此时的样子,守在门口的保镖们一个个静若寒蝉。
“从现在开始,你们给我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打扰鸿轩!”周老夫人冷冷的下达了命令。
“老夫人,医生护士给少爷换吊瓶,上药也不让进吗?”一个保镖稍稍迟疑了一下问。
“你是在质疑我的话?”周老夫人板着脸,看着这个说话的保镖。
“不敢,我只是担心少爷他……”这个保镖有些担心的说。
“这件事我自有安排,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给我守在这!没我的允许不许放任何人***。要是鸿轩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们是问!”周老夫人冷冷的说。
“是,老夫人!”保镖们赶紧恭敬的回答。
周老夫人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对身边的老秦随口问道,“少奶奶住在哪个病房?”
“就在走廊尽头靠左边的那一间病房。”管家老秦指了一下走廊尽头那个门口站着两个保镖的病房说道,“老夫人,要不要我陪您过去?”
“不用了。老秦,你现在立刻去一趟林医生家,亲自去把林医生给我请过来!”周老夫人说完往李夏沫的病房走去。
老秦不敢耽搁,赶紧去亲自去了。
周老夫人走到李夏沫病房的门口,两个守在门口的保镖恭敬的为周老夫人打开门。
周老夫人这才缓缓的迈步走了***。
“奶奶,您怎么来了?鸿轩他……”李夏沫欲言又止。
“鸿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不用担心,鸿轩他只是睡着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的伤怎么样了?”周老夫人拉着李夏沫的手,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额头上包着的纱布问,“疼吗?”
“不疼!奶奶,您快坐!”李夏沫忍着后背的剧痛,搀扶着周老夫人坐在了床边。
“沫沫,奶奶有些话要对你说,我希望你有点心理准备!”周老夫人认真的看着李夏沫说。
“奶奶,您说吧!”李夏沫点了点头。
她意识到周老夫人要说的肯定是周鸿轩的病情,她即便已经知道了,此时此刻还是想要亲耳从周老夫人的口中确定一下。
“鸿轩恐怕这辈子都没法醒过来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周老夫人的话让李夏沫微微一惊。
她这是什么意思?问她有什么打算,周老夫人是要让她离开周家吗?
此时此刻周鸿轩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了,她能有什么打算?
离开吗?
现在离开她李夏沫成什么人了?忘恩负义的小人,如果现在周鸿轩没事,周老夫人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肯定会坚定的说要离开周家。
可现在她不能,她不能在周家最困难的时候离开,周鸿轩倒下了,那她这个周家的媳妇就必须要站出来,撑起周家头顶的这片天。
她不能让周老夫人太过伤心,她不能让周老夫人眼睁睁的看着周家四分五裂。
尽管她知道这样会让她以后的生活变的无比的艰辛,可她还是要这么做,义无反顾的这么去做。
她讨厌的是周鸿轩,不是周老夫人。
周老夫人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也必须要为周老夫人做点什么。
“奶奶,我不知道!”李夏沫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她想要看看周老夫人的意思。
“鸿轩是周家最后的希望,他倒下了周家也差不多就算是完了!我本来是想要让你和鸿轩过一世安稳的生活,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你也知道有人在算计我们周家,我已经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倒下去!你还太年轻,不能陪着周家走向灭亡!”
周老夫人的表情很严肃,语气很落寞。
“您的意思是让我离开周家?”李夏沫微微拧着眉头问。
“是!沫沫,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不能让你承受本不该你来承受的一切。你放心,周家不会亏待你。这里是周家的一点心意,就权当是我们周家给你的补偿了,你一定要你收下!”    周老夫人颤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塞进了李夏沫的手里。
李夏沫目光呆滞的看了一眼手里的支票,整个人彻底的呆住了。
三十个亿,这是一笔巨款,即便是对于周家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她不知道周家有多少钱,但据她所知周深集团的总资产差不多也就一百多个亿,其中流动资产七十五个亿左右,固定资产二十亿,无形资产五个亿。
这三十个亿差不多等于周深集团流动资产的一半了。
缺了这三十个亿,看似对周深集团的影响不是很大,可实际上却足以让周深集团彻底的崩溃。
因为资金链断裂破产的大公司比比皆是,李夏沫如果真的拿走了这三十个亿,弄不好周深集团就要破产,周家就要彻底的土崩瓦解。
不管最终她是不是会离开周家,这笔钱她都不能要!
“奶奶,这笔钱您拿回去吧!我不能要!”李夏沫冲着周老夫人坚定的摇了摇头,将手里的支票塞回了周老夫人的手里。
“沫沫,你是嫌少吗?”
“不!奶奶您误会了!我没有嫌少!”李夏沫解释道。
“既然不是嫌少,那就收着吧!我走了!”周老夫人重新将手里的支票塞进了李夏沫的手里,缓缓起身往门外走去。
李夏沫呆呆的看着周老夫人的背影,眼角有些湿润了。
“对了!”周老夫人忽然停下脚步,装过身看着李夏沫说,“明天我会让人想办法解除你和鸿轩的婚姻关系,快的话,最迟后天你就自由了!周家是个大漩涡,当初我就不应该把你牵涉进来!”
听着周老夫人的话,李夏沫眼角的泪花终于汇聚成了咕咕的溪流,顺着她光滑的面颊滚落下来。
“奶奶,我不走!我不要离开周家,求您别赶我走!”李夏沫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周老夫人的身后,痛哭起来。
“奶奶不是在赶你走,而是不想拖累你!鸿轩已经成了植物人了,周家也没有指望了,我如果还把你留在周家,对你来说太残忍了!即便是你留下了又能怎样?周家以后没后了,早晚还是要四分五裂的。倒不如现在让你离开,真要到了那种时候,你不光什么都得不到,说不定还有会生命危险!奶奶这是在为你好!”
周老夫人认真的看着李夏沫说,“孩子,从你走进周家的那一天起,我就很喜欢你!我很欣慰你能成为我的孙媳妇,我不能自私的让你留在毫无希望的周家!奶奶现在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奶奶,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周家还有希望,周家不会倒下!”李夏沫的泪水流的越发的汹涌了。
她如果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她就不会背着周鸿轩偷偷的吃避孕药,不会偷偷的坐各种避孕措施。
如果她怀了孕,周老夫人或许也不会这么悲观。
李夏沫很后悔,她一直以为她做的是对的,现在她才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
“周家没希望了,鸿轩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你们也没有孩子,还能有什么希望?”周老夫人语气很落寞,原本挺直的腰杆也佝偻下来,“走吧,离开周家,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去吧!”
“奶奶,对不起!我有件事一直在瞒着您!我现在必须向您坦白。”这一刻李夏沫决定向着周老夫人坦白,把一切都说出来。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沫沫,我走了!”周老夫人的眸子晦暗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李夏沫瘫倒在地上,她知道周老夫人的心已经死了。
周鸿轩是周家唯一的希望,周老夫人原本是指望着李夏沫能为周家传宗接代,后来的得知周鸿轩在装傻,倒是没有那么急迫的让李夏沫怀孕了。
可现在周鸿轩出了那种事,他有没有一儿半女,如果他永远都醒不过来,周家等于是绝后了。
周老夫人怎么能够不绝望?
换了任何人都会绝望。
李夏沫呆呆的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病房紧闭的大门,整个人已经差不多到了崩溃的边缘。
离开李夏沫的病房之后,周老夫人往楼下走去,刚走到住院部的大门口,老秦领着头发花白的林医生走了过来。
“老夫人,您找我?”林医生脸色平淡的问。
“我找你有点事,我们到车上去谈吧!”周老夫人率先往停车场走去。
一辆加长的林肯车里,林医生看着周老夫人悲伤的脸有些不忍的说,“鸿轩少爷的事,我已经听说了!老夫人您一定不要太难过!鸿轩少爷他福大命大,肯定能够醒过来的!”
“我没事!林医生,谢谢你!算起来你当我们周家的家庭医生应该有快三十多年了吧?”周老夫人不知为何忽然提起了这件事。
“没错,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因为***差点成为阶下囚,是您和老爷帮了我!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担任周家的家庭医生了。一晃已经三十二年过去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我们周家这三十年待你如何?”
“老夫人,这还用我说吗?如果没有周家,没有您和老爷,我现在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更别说结婚生子,含饴弄孙了!您和老爷是我大恩人,周家对我有救命之恩!”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周老夫人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林永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林医生激动的说道。
“我不要你赴汤蹈火,我只要你帮我在医院守着鸿轩!有些事或许你不知道,我们周家现在的处境很危险,鸿轩昏迷不醒,我担心有人会对鸿轩不利!”
“我知道,鸿轩少爷这次出事是有人刻意做的!您担心有人乱给鸿轩少爷用药,让我帮您把把关?”
“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医院这里很复杂,我不知道那些算计我们周家的人会不会因为鸿轩醒不过来放过他,我担心他们动手脚。我希望你仔细检查任何给鸿轩用的药物,不要让任何人加害他。”
“老夫人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好!保证用在鸿轩少爷身上的任何药物都不会有问题。”
“麻烦你了!你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要劳烦你!”周老夫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有周家就没有现在的林永原。”
“那好,一切就拜托您了!”周老夫人无比认真的对林医生说,“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找老秦,他会满足你的!”
“如果老夫人没什么事,那我现在就去守着少爷去了!”
“嗯!”老夫人点了点头。
目送着林医生下车,又吩咐了一下老秦让他去和那些保镖们说一声,周老夫人这才离开了医院。
周家别墅,若岚急的快要发疯了。
周鸿轩成了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她想要去守着周鸿轩,可没有周老夫人的命令,她别说去医院,就是想要离开周家一步也不行。
正当她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忽然一亮黑色的加长林肯缓缓的行驶了进来。
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周老夫人,若岚立刻飞奔了过去。
“奶奶,我求求您,让我去看看鸿轩好不好?我求求您了!”若岚扑通一身跪倒在周老夫人的面前,苦苦哀求道。
“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吧!”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轻轻要扶若岚。
“如果您不让我去医院,我就不起来!”若岚梗着脖子固执的说道,根本不理会周老夫人伸在半空的手。
“放肆!你这是在威胁我?”周老夫人一摆手,怒气冲冲的说道。
“若岚不敢,若岚只是担心鸿轩!”若岚低下头有些不敢看周老夫人的眼睛。
“看在你这么在乎鸿轩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老夫人,那您是答应了?”若岚抬起头满脸惊喜的问。
“这个等等再说,你跟我来书房,我有话对你说!”周老夫人缓缓的从她的身旁走了过去,若岚见周老夫人已经走远,赶紧站起身目光闪烁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把门带起来!”周老夫人走进书房在沙发前坐下后,对跟在她身后的若岚说。
若岚乖乖的关上书房的大门,心情忐忑的走到周老夫人的面前。
“若岚,你想去看鸿轩?”周老夫人抬起头看着若岚脸色平静的问。
“是!鸿轩变成现在这样,我担心,想去看看他!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守在他身边!”若岚的语气很坚定。
“我知道你喜欢鸿轩,鸿轩也喜欢你!可你要记住,沫沫才是鸿轩的妻子,她才有资格那么做!”周老夫人的话里写满了警告的意味。
“我知道!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守在鸿轩的身边!”若岚固执的说。
“守着又能怎么样呢?鸿轩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难道他一天不醒过来,你就守着他一天吗?如果他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呢?你也守着他一辈子?”周老夫人看着她问。
“鸿轩会醒过来的!我相信他!”若岚的眼神微微变了变,口气却没有任何的松动。
“我和你一样对鸿轩充满了信心,可有信心不代表他就真的能够醒过来!你还年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才二十三吧,正是最好的年纪。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鸿轩的身上,这对你不公平!”周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说。
“奶奶,您是要赶我走?”若岚脸色一变。
“我没有这个意思,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我只是觉得你留下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鸿轩能够早早的醒过来,那自然是好。可他如果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呢?难道你要把你的一辈子都搭上?”
周老夫人看着若岚反问道。
“可是……”若岚的眼神闪烁起来。
“不用可是,听我说完!鸿轩的处境,你比我清楚!鸿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不是什么意外。即便他醒过来了,谁也不敢保证他下次还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取舍!你放心,看在鸿轩的面子上,我会给你一笔钱,就当是你这几年的青春损失费了!”
“我不要!”若岚摇了摇头。
“你先别着急拒绝,先看看再说!”周老夫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递到了若岚的面前,“这是一千万,不管你将来是嫁给普通人,还是嫁给有钱人,也应该够你下半辈子活的很好了。”
“这……”若岚看着手里的支票,犹豫起来。
“鸿轩会不会醒过来,什么时候醒过来,现在谁也不敢确定!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傻。与其苦等下去,倒不如现在离开,找个好人家嫁了!这才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你的母亲,你说呢?”周老夫人淡淡的笑了起来,若岚可以清楚的发现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
若岚的表情一下子变的精彩起来,她知道周老夫人说的是对的,可她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一千万确实很多,可和整个周家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只要周鸿轩能够醒过来,她必然会成为周家的少奶奶,成为周家未来的女主人。
可如果周鸿轩一直醒不过来呢,她难道真的要一直这么守着?
她能等多久?她能忍受多久的***?
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还是四五十年呢?
等到那个时候她早就已经人老珠黄了,即便是周鸿轩醒过来了,他还会喜欢她吗?
即便是那时候她后悔了,还有男人会要她吗?她还能嫁的出去吗?
答案是没有!
周老夫人给他的这个选择让她很为难,她不知道要作何选择。
“我知道对你来说留下或者离开都很难,我也不指望你现在就能给我答案!好好回去想想吧。”周老夫人轻轻的将若岚手中的支票收了回来,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是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白白耗费自己的时间精力,还是拿着这些钱去开始你自己的新生活,选择权在你!”
“奶奶,您也是这么对李夏沫说的吗?”若岚低头看着周老夫人手里的支票,眼底深处露出一丝不舍,缓缓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周老夫人问。
“虽然原话不是这样,但大概的意思差不多!”周老夫人点了点头。
“那她的选择是……”若岚不确定的问。
“她还有的选择吗?沫沫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既然成了周家的媳妇,就不会轻易的离开,尽管她还没给我答案,但我已经知道她的选择了!”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真的希望她离开,离开这个已经完全没了希望的周家!”
“我明白了,我会回去好好想想!”若岚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周老夫人的嘴角逐渐浮现出一丝淡漠的冷笑。
这是一个选择,也是一个考验,更是一个机会。
周老夫人将若岚赶出周家的机会,她不喜欢若岚,一点也不喜欢,所以她宁愿若岚选择拿钱离开。
那样对大家都好,可就是不知道若岚到底会怎么选了。
时间匆匆过去了两天,这两天里周老夫人每天早中晚都会提着食盒去医院看周鸿轩,陪着周鸿轩一起吃饭。
有好几次站在门外的保镖们都依稀听到周老夫人一个人在喃喃自语,他们知道这是周老夫人在想法唤醒周鸿轩。
即便知道这可能都只是徒劳,可她却还是每天如此,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周鸿轩和李夏沫出事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江北市,警察也介入了调查,周家所有的力量也全部调动了起来。
只是调查的结果却让人很失望,根本没有任何线索。
那个藏着炸弹的包裹根本不是快递公司送出的,那个送快递的人也不知道在哪儿!
更没人记得他的长相,一时间警察和周家的人都有些一筹莫展。
在警察介入调查的同时,周鸿轩和李夏沫遭遇爆炸的新闻成了江北市,江南省,甚至是全国的新闻,几乎全国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周鸿轩成了植物人,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消息。
这段时间李夏沫几次想要去找周老夫人,都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住了。
理由是为了她的安全,她哪里也不能去。
好在他们并没有阻止别人来看李夏沫,这两天来的最勤快的当属唐棠。
“夏沫姐,我来看你!”唐棠提着一篮水果走了进来。
“来就来了,还买什么水果啊!”李夏沫笑着说。
“这可不行,谁见过空手来探病的?被人知道了,肯定要说我不懂规矩了!”唐棠反驳道。
“即便你说的对,也不用每次都带水果来吧?你看看我这个病房都快成水果摊了!”李夏沫指着房间里五六个果篮无奈的说。
“好嘛!大不了下次我买点别的!”唐棠有些郁闷的说。
“行了,别麻烦了!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东西什么的就免了吧!”李夏沫笑着说。
“夏沫姐,今天你感觉怎么样?后背那里还疼吗?”唐棠走随手把果篮放到一边,走到李夏沫的身边,拉着李夏沫的手关心的问。
“已经不怎么疼了!”李夏沫笑了笑。
“那就好了!看这样子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院了!对了,夏沫姐,姐夫怎么样了?醒过来没有?”唐棠一脸担心的问。
“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吧!”李夏沫不确定的说。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就这么过下去呗!”李夏沫无奈的笑了笑。
“可这样也太委屈你了吧?姐,要不算了吧!姐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要是他一辈子都不醒过来,那你还守着他一辈子啊?”唐棠劝说道。
“有些事,你不懂!”李夏沫叹了一口气。
李夏沫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唐棠问,“唐棠,有个问题我想要咨询你一下!”
“什么问题啊?”唐棠疑惑不解的看着李夏沫。
“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能怀上鸿轩的孩子?”
“姐,你没傻吧?姐夫已经成了这样了,你还要为他生孩子?要是他真的一辈子都不醒过来,那你难道要一个人带着孩子?我看还是算了,这个你还是别想了!”
“我只是问问而已,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做!”李夏沫尴尬的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是来真的呢!其实要认真说起来,你想怀孕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姐夫只是成了植物人而已,又不是***坏掉了,既然不能正常受孕,那可以采用人工授精的方式嘛!简单高效,想生男孩就生男孩,想生女孩就生女孩。”唐棠看上去似乎很兴奋,手舞足蹈的。
“人工受孕?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李夏沫眼前顿时一亮,这是个好办法,成功率高,安全可靠。
这几天她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够怀上周鸿轩的孩子,让周老夫人有些盼头,让她可以看到希望,可想破了脑袋她也没有想出来。
结果答案居然这么简单,她有些暗暗恨自己猪脑子。
“夏沫姐,你不会是玩真的吧?你可想好了,以后要是有了孩子,等你反悔了,想离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唐棠不确定的问。
“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彻底的想明白了!”李夏沫冲着唐棠点了点头。
忽然病房的门响了起来,李允抱着一束百合花走了进来,“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李允,你怎么来了?”唐棠意外的看着李允问。
“就许你来看表弟妹,就不许我来了吗?别忘了,表弟妹可不光是我的表弟妹,还是我大学学妹,我这个表哥兼学长的自然要来看看了!”李允笑着走到李夏沫的病床边,将手中的百合花递到了李夏沫面前,“送你的!”
“谢谢!”李夏沫礼貌的点了点头,接过了李允手中的百合花。
“你这两天恢复的怎么样?”
“挺好的,医生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李夏沫点了点头说。
“表哥,你去看过鸿轩了吗?他怎么样?”李夏沫担心的问。
“我不知道!”李允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允,你怎么回事啊?姐夫他可是你表弟啊!你怎么能不去看他呢?这也太过分了吧?”唐棠在一边不满的嚷嚷道。
“唐棠,别吵,表哥没去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我们慢慢的听表哥解释!”李夏沫阻止了唐棠,笑着说。
李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鸿轩是我表弟,他出了事,我这个做表哥的肯定是要去看他的!可是我看不到他!”
“什么意思?”李夏沫和唐棠一起疑惑的问。
“外婆不让任何人去见他,甚至连医生也不能进!如果不是知道鸿轩现在的处境太危险,我肯定会以为外婆在故意掩藏什么!”
“能掩藏什么呀?你呀那就是喜欢乱想,难道姐夫还会醒过来了不成?”唐棠不屑的说。
“我不过是说说而已嘛!唐棠***,不用这么较真吧?”李允一脸无奈的冲着唐棠苦笑道。
一句“唐棠***”把唐棠弄了个大红脸,微微低下了头!
“原来是这样的!”李夏沫点了点头,“奶奶做的没错,现在鸿轩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已经成了植物人了,绝对不能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可不让医生***还是有些过了?”
“医生都不让进?那姐夫就不用药了吗?我看周老夫人就是神经,这哪是在保护姐夫,分明是要姐夫的命嘛!”唐棠愤愤不平的说。
“不许乱说!”李夏沫瞪了一眼唐棠,略显担心的说,“奶奶肯定已经安排好了一些!”
“表弟妹果然最了解外婆!说的没错,外婆早就把一切给安排好了!这两天是林医生在为鸿轩换药,治疗。”
“林医生?你说的是那天奶奶寿宴的时候来给鸿轩瞧病的那个林医生?他行吗?”李夏沫有些不放心。
“林医生是正儿八经的医科大毕业,是江北数一数二的医生,有他在完全没有问题!”李允笑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问她可靠吗?”李夏沫有些担心的问。
“当年如果不是外公外婆,林医生可能要做好几十年的牢,结果最后只做了三四年。出来以后就一直在担任周家的家庭医生,一直做了三十多年了,你说他可不可靠呢?”李允笑着反问道。
听到李允的话,李夏沫点了点头,直到这时她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我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夏沫姐,我先回去了!李允,你帮我多陪陪夏沫姐!”唐棠忽然一惊一乍的说。
“知道了,你去吧!”李允笑着冲她摆了摆手。
唐棠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李夏沫叹了一口气,看着李允问,“表哥,你真的不打算给唐棠一个交代吗?她恐怕已经爱你爱的无法自拔了!”
“爱情是自私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我不能因为她爱我,就接受她,这对她不公平!”李允脸色平淡的说。
“可你们这样下去,她会难过的!”李夏沫劝道。
“长痛不如短痛,我有时间会给她解释清楚的!”李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问,“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李夏沫真是有些郁闷了,怎么今天一个个的都问她有什么打算呢?
“你难道要守着鸿轩一辈子吗?”李允目光灼灼的说,“夏沫,离开吧!周家很危险,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危险!”
“对不起,我做不到!”李夏沫固执的看着李允说。
“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次呢?周家真的很危险,鸿轩成了植物人,周家已经后继无人了!那些谋算周家的家伙们恐怕已经在磨刀霍霍了,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还能不能撑下去!一旦周家败了,你怎么办?”
“我没考虑那么多,我只知道在这种时候,我不能离开周家!”李夏沫根本不为所动。
“你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难道你不知道我……”
“阿允,你也在啊!”周老夫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李允的身后,吓得李允把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外婆,您怎么来了?”李允缓缓转过身笑看着周老夫人问。
“我有点事要找沫沫!”周老夫人脸色平淡的说。
“那您和表弟妹聊,我公司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李允随便找了个借口打算离开。
“去吧!”周老夫人点了点头,“这两天公司那边你多看着点!我担心会出什么大乱子!”
“外婆尽管放心,只要我在,公司不会乱的!”李允自信满满的说。
“你做事,我放心!去吧!”周老夫人笑着冲李允摆了摆手。
李允最后看了李夏沫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沫沫,这是给你的!”周老夫人脸色平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递到了李夏沫的手里。
“奶奶,您已经给了我那么多东西,这我不能要!”李夏沫拒绝道。
“你先别着急拒绝,看看再说!”周老夫人微微笑道。
李夏沫将信将疑的结果这个长方形的盒子,缓缓打开。
盒子里是一本离婚证,手捧着这本离婚证,李夏沫的心情显得很复杂。
这曾是她做梦也想要得到的东西,可现在她却不能要。
她已经打定主意留在周家,想办法为周鸿轩生个孩子,想办法为周家延续香火,她不能离开。
“沫沫,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我们周家的媳妇了,也不是鸿轩的妻子了,你可以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周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说,“去追求你的幸福去吧!”
“奶奶,谢谢您!可这我不要!”李夏沫一把将手中的离婚证塞进了周老夫人的手心里。
“不要?为什么不要?”周老夫人拧着眉问。
“我要留下来,我要守着您,我要为周家开枝散叶!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家后继无人,不能看着周家的香火从鸿轩这里断绝!”李夏沫无比认真的看着周老夫人说。
“孩子,你又何必呢?鸿轩已经成了植物人,你们不可能有孩子了!”周老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不,我们会有孩子!我们可以通过人工受精的方式让我怀上周家的孩子!奶奶,我已经想好,请您成全我吧!”李夏沫忽然跪倒在周老夫人的面前说。
“傻孩子,这样对你不公平!拿着这本离婚证,走吧!离开江北,走的越远越好,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江北。这里太危险了!做周家的媳妇太危险了!”周老夫人将离婚证硬塞进了李夏沫的手心里,激动的说。
“不,我不走!您如果要赶我走,那我就死在您的面前!”李夏沫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把水果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态度坚决的说。
“你……何必呢?”周老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必须这么做,不得不这么做!”李夏沫固执的说。
“那好吧!依你,我都依你!”周老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傻孩子,快把刀放下!别伤着自己!”
李夏沫乖乖的放下了手里的水果刀,一脸歉意的对周老夫人说,“奶奶,对不起,我不该这样!”
“算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周家!”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
“不,周家没有对不起我!我如果就这样离开,才是我对不起周家,对不起您!奶奶,您放心哪怕鸿轩一辈子也不会醒过来,我也会和您的曾孙一起给你养老送终!只要有我李夏沫还活着,我就不会让周家倒下去!”
“我的好孩子啊!”周老夫人一脸激动的把李夏沫搂进怀里,两人激动的痛哭起来。
“苦了你了,这叫我于心何忍啊?”周老夫人一边哭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李夏沫的头发说,“我真后悔,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就不该让你嫁进周家!不该让你嫁给鸿轩啊!”
“这都是我自愿的,您不用感觉内疚!”李夏沫在周老夫人的怀里拼命的摇着脑袋。
“我的傻孩子!”周老夫人轻轻的抚摸着李夏沫的头发,眼中闪过一丝内疚。
心里暗暗说道:沫沫,奶奶对不起你!为了周家,为了鸿轩,我只能这么做!希望你得知真相以后不要怪我,我这么做都是迫不得已啊

李夏沫周鸿轩全文阅读

第103章 难道她已经发现了?
从医院回去的路上,周老夫人坐在加长林肯宽大的座椅上,神情有些落寞。
“老夫人,您怎么了?”老秦不安的问。
“我忽然觉得有些内疚,沫沫那么善良的一个孩子,我居然利用她的善良,让她主动提出给周家生孩子。老秦,你说我这么说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周老夫人看着老秦语气低落的问。
“老夫人,您这是也是为了少爷和少奶奶好,总有一天少奶奶会理解您的!”老秦劝说道。
“希望如此吧!”周老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看到周老夫人的情绪有些不高,老秦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老夫人!我听说少爷这两天身上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要不要找个专家咨询一下,看看怎么样才能把少爷给叫醒过来?”
“这件事你去安排吧!记住要找最好的专家,多花点钱不要紧,只要能让鸿轩醒过来一切都是值得的!”周老夫人目光灼灼的说。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去找专家!”老秦说着便掏出了手机。
“老秦,回去再说吧!我累了!”周老夫人冲着老秦挥了挥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是,老夫人!”老秦看着周老夫人点了点头,挂断了已经拨通的电话,看着一脸疲态的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老秦清楚的知道周老夫人这几天到底有多累。
一方面担心周鸿轩的安危,还一天三顿的跑去医院吃饭。
她不仅仅是去吃饭,而是另有打算。
周鸿轩从小最喜欢的就很黏周老夫人,他的第一口饭还是周老夫人亲手喂的。
从他会开口吃饭开始,一直都是周老夫人亲自动手喂他,一直到周鸿轩会自己吃饭,周老夫人都没有让奶妈或者下人们喂过周鸿轩一次饭。
祖孙两的感情就是长年累月的在饭桌上越来越深。
昨天傍晚,老秦守在周鸿轩的病房门口,依稀听到周老夫人说什么“今天的饭很香”、“是你最喜欢的”之类的话,似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周鸿轩唤醒。
另一方面为了能够让李夏沫留在周家,留在她的身边,让李夏沫心甘情愿的为周家生孩子,她不惜以长辈的身份算计李夏沫。
不得不说周老夫人的心机很深,她太了解李夏沫在乎的是什么。
一个不算太高明的欲擒故纵,就让李夏沫死心塌地的决定留下,还主动提出要用人工授精的方式为周家生个孩子。
这一切看似很简单,可其中耗费的心力对于这个已经大半截身子已经进了黄土的老太太来说,还是有些太多了。
老秦有些心疼周老夫人,周鸿轩的父母去世的这几年,他亲眼看到周老夫人日趋苍老,看着她的步伐越发的蹒跚。
周家的重担压得她已经有些不堪重负,可现在为了能够延续周家的辉煌,她还得不停的奔波。
八十七岁,在普通家庭早已经可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了,可她却还得这么辛劳,这一切对周老夫人来说太沉重了些,太残忍了些。
眼看着汽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周家的别墅大门口,可周老夫人却还闭着眼睛,呼吸悠长。
老秦静静的坐在周老夫人的对面,看着昏睡中的周老夫人,不忍心将她叫醒过来。
这三年周老夫人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不知道的人以为周老夫人有早起散步的习惯,可老秦却知道周老夫人不是想要早起,而是每当外面有一点点亮光,她就会醒过来,她睡不着,她为周家伤透了脑筋。
每天早晨看似周老夫人是在散步,实则她是在为周家的未来忧心,为周家后继无人操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老夫人的呼吸依旧绵长,老秦就那么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守着周老夫人。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昏睡中的周老夫人的眼皮缓缓的抬了起来,发现身下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动了,看着对面正静静守着她的老秦问,“我睡了多久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老秦恭敬的回答。
“半个小时?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周老夫人看着老秦略显责备的问。
“您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我不忍心叫醒您!”老秦微微笑了笑。
“你呀!既然到家了,走吧!扶我去书房!”周老夫人冲着老秦笑了笑,缓缓抬起了手臂。
老秦赶紧下车,打开车门伸手扶住了周老夫人的手臂,将她搀扶了下去。
别墅大门口的一颗景观树上,一只鸟儿在引吭高歌,周老夫人眯着眼睛看了过去,疑惑的问,“老秦啊,那是什么鸟啊?”
“回老夫人,是喜鹊!”老秦笑着说。
“喜鹊?看来鸟儿也知道我们周家要有喜事了?这么早就来贺喜了?”周老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老夫人说的是!咱们家要有大喜事了,这喜鹊自然要在咱们家门口叫了!”老秦附和道。
周老夫人听到老秦的话,笑的越发的开心了。
周围的保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周老夫人笑的这么开心了。
“奶奶,您回来了?我来扶您!”若岚的身影从别墅里快步走了出来,笑着要来搀扶周老夫人。
她的出现有些意外,周老夫人脸上的笑容以潮水般的速度退去,静静的看了她一眼。
“老秦,搀我去书房!若岚,你也一起来吧!”
看着周老夫人在老秦的搀扶下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若岚的脸上僵***一下,随后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等到周老夫人缓缓在书房的沙发上做好,这才冲着老秦挥了挥手,“老秦,你先出去吧!”
“是,老夫人!”
“若岚,你来找我,是想好了吗?”周老夫人脸色平静的看着若岚问。
若岚慌乱的摇了摇头,一脸忐忑的问,“我听见您的笑声了!奶奶,是鸿轩醒了吗?”
“没有!那天你也在医院,应该知道鸿轩没可能那么容易醒过来!甚至于这辈子他还能不能醒过来谁也不知道!”周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若岚显得很是失望,情绪有些低落。
“已经两天了,你想好了吗?”周老夫人掏出那张一千万的支票轻轻的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表情很是无奈,“抓紧时间做个选择吧!我担心再过几天,这点钱周家恐怕也要拿不出来了!”
若岚静静的看着周老夫人,想要从周老夫人的脸上看出她是不是在撒谎,可看了半天她也没有看出周老夫人的表情有任何的问题。
她显得很失落,很不甘,犹豫了许久,最终缓缓的弯腰伸手向桌子上的支票拿去。
眼看着若岚的手已经落在了那张支票上,只要轻轻的一捻,就能将那张一千万的支票拿在手里,周老夫人浑浊的眸子深处闪过一丝精光。
眼看着若岚即将完成她的选择,忽然若岚上衣的口袋微微的晃动了一下,若岚仿佛触电一样,将已经放到支票上的手收了回来。
“怎么?嫌少?”周老夫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这很多了,可是我不能要!我想清楚了,我是真的爱鸿轩,哪怕他一辈子也不会醒过来,我也要一直守着他!”若岚的态度忽然变的很坚决,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可想好了!你如果固执的选择留下来,到最后你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周老夫人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我这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正因为您为了我好,我才不要离开!我要的是鸿轩,是陪在鸿轩身边,只要不让我离开他,我就满足了!”若岚说着说着眼眶忽然红了起来。
“好孩子,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周老夫人声音微微颤抖着,似乎很是感动。
“谢谢奶奶!”若岚感激的看着周老夫人,犹豫了一下问,“奶奶,我能去看看鸿轩吗?”
“可以!我让老秦送你去!”周老夫人舒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只能在病房外看,不能***!”
“这……好吧!奶奶,那我去了!”
若岚见周老夫人点头,快步走了出去,带上书房的大门,站在书房门口,若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掏出了手机仔细的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飞快的往楼下跑去。
书房里,周老夫人看着静静躺在茶几上的支票,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就差一点,真是可惜了!”
想到之前若岚在最后时候缩回了手,周老夫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难道她已经发现了?”
去医院的路上,若岚看似很平静,可如果仔细的盯着她的眼睛看,就可以发现她眼底深处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坐在副驾驶的老秦透过后视镜,发现了若岚的异样,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若岚小姐,你在想什么?”老秦好奇的问。
“没……没什么!”若岚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故意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说。
“好吧!”老秦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
若岚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小编点评

临时妻约(李夏沫周鸿轩)免费章节完结在线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