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心间宠(沈奕陆湛怀沈星遥)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心间宠(沈奕陆湛怀沈星遥)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心间宠(沈奕陆湛怀沈星遥)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心间宠,一遇学神暖终生;心间宠小说是作者靳蔓歌原创都市情缘小说;心间宠陆湛怀全文阅读讲述:沈奕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几次惊艳出场后,她终于在陆湛怀眼里混了个眼熟。

3

举报
下载阅读

心间宠,一遇学神暖终生;心间宠小说是作者靳蔓歌原创都市情缘小说;心间宠陆湛怀全文阅读讲述:沈奕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几次惊艳出场后,她终于在陆湛怀眼里混了个眼熟。

沈奕陆湛怀沈星遥小说简介

沈奕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
几次惊艳出场后,她终于在陆湛怀眼里混了个眼熟。
男人坐在台下看她摆弄腰肢,随性又慵懒地问身边友人:“她新来的?”
在场友人均是一愣:“她说是你未婚妻,你新店开业,她来捧场露一手。”
只见当事人起身把人带下来,拍拍她郑重介绍:“她,我未婚妻,认识下。”
友人沸腾:“卧槽——这也可以?”
陆湛怀家里有一个房间是禁区,不能进不能碰,趁他出差,沈奕钻了空发现他不为人知的小癖好,等他归来,人去楼空。
再见面,家里长辈给隆重她介绍,还不忘给她创造机会,“这男人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绝世好男人。”
沈奕咬咬牙,“妈,我眼瞎。”
救命啊——
那边,陆湛怀笑的风生水起的,“重新认识下,我是你未婚夫。”

心间宠在线阅读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六月中旬,盛夏正式来临。
沈奕这阵子过得有些丧,工作做得毫无进度可言,连薛诚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他来了这几年,一直觉得沈奕是专业又理性的那种人,拼命工作是因为心中有爱,人都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可什么不想工作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现在他只觉得脸疼。
“奕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薛诚抽了休息时间,主动过去关心她,顺手把刚冲好的蜂***也一并递了过去。
沈奕听到声音,才从沉思中抽身而出,她眼下有淡淡的乌青,面对他的关心,她的笑容也有些寡淡。
“可能最近太热了吧,我怕热又怕冷。”连穗穗都说她娇气。
沈奕心不在焉地拿手指在马克杯上抚摸着,一圈圈地纹路,她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薛诚顿了顿,没再跟她犟。
以前也热啊,也没见她这个样子。
顿了顿,沈奕察觉到他还在看着自己,她转过身来露出笑容,“我真没事,对了,快下班了,今天你早点走吧。”
“好好陪陪女朋友。”说完,她自己都酸了下,“好羡慕你哦。”
薛诚:“......”
哦,他懂了。
“没事,奕姐,下次我让我女朋友给你介绍个好的小哥哥。”薛诚笑着说,随后低了低头,有点不好意思:“而且你人长得漂亮,根本不用担心啊。”
“那谢谢啦。”沈奕笑着说。
说完没多久,薛诚就开始收拾东西下班了,她还得再等会,一会儿言穗过来接她,说最近有家新开的泰国菜,她想去吃咖喱蟹。
正好去尝鲜。
沈奕发了消息问她还有多久,言穗隔了半天才回。
“快了吧,绝不超过半个小时。”
行吧。
沈奕收拾心情,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了三四度,转头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然后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
这会只剩她一个人,想要专注做一件事反而更加容易。
忙了没一会儿,她就接到了言穗的电话,低头查看时间,这才惊讶这么一小会就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
言穗在那边催促她快一点,都快饿死了。
她不用怎么收拾东西,只拎了小包出门就行,博物馆门口言穗已经在等她,见她下来的时候落下车窗冲她招手。
“这儿——”
沈奕走过去弯腰上车,言穗发动车子汇入车流里,这会儿晚高峰最堵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开车去餐厅也用不了二十分钟。
言穗来之前就已经看过评价,坐下就点餐,没等多久一桌子菜已经摆的满满当当。
沈奕没什么胃口,没吃主食,言穗是知道她和陆湛怀在闹得事情,这么一看,她有点唏嘘。
“你俩还没和好啊。”言穗夹了个蟹钳,吃的满手都是。
沈奕摇了摇头,“我俩差不多快半个月没见了。”
从上次让他走,他还真的就走了!
只是走的时候还故意说什么让她再给他点时间的这种屁话。
说走就走!
还跟她冷战?
算一算,他俩快半个月没见面了,连个微信消息都没有,她才不要低头,没了每天的故意粘着他,也减少了故意给他发微信的机会,俩人之间的交集屈指可数,她很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后,他还是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她是喜欢这个男人,可她并不想爱的那么卑微啊。
如果他不爱自己,那早点抽身才是良策。
一想起这个她就觉得心里难过,心脏软趴趴的,做什么都没有力气。
这不,现下她连吃蟹肉的心思都没了,沈奕拿湿巾擦了擦手,表情凝重,“我不想吃了,你吃吧。”
言穗:“......”
行吧,她也是吃得完的。
言穗其实有点不太能理解她的心态,男人嘛,合得来就在一块,不行就分开或者换一个,为什么硬要在一起来为难自己呢?
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爱情不可靠,有钱就是主人。
不过看她一副要死不活的难受劲,言穗就觉得心里憋屈。
还没人敢这么欺负她的妞呢!
吃过晚餐后,言穗又一言不发地开车,停车,一路上沈奕都是心思飘在外边景色的状态,直到言穗拉着她往店里走的时候,她才发现不对劲。
沈奕一个劲地往后缩,“你带我来这干嘛?”
“做SPA。”言穗扯着她,“你不是办了张卡?我怕这家店快倒闭了,早点用完不吃亏。”
“......”
沈奕呆呆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仿佛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鬼主意!
半晌后,言穗受不了,把实话脱口而出:“我是真的想做身体,顺便带你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他。”
“难道,你不想见到他吗?”

心间宠免费阅读

下一秒,沈.绝不服软.小钢炮.奕果断又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才不想!”
谁要见他啊!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那个一天刷他朋友圈八百遍的人!
而且她还偷偷用别人的手机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听他说了声‘喂’,她就扔掉了。
言穗心底犯嘀咕,难道…她真的不想?
沈奕态度坚决。
看样子她是真的再也不想来这了,这个伤心地,她也没道理勉强她。
顿了顿,言穗弱弱地小声道,又讨好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奕崽,你别生气嘛,不想就不想,我们再也不来这家店了好不好?”
“要不你把卡转给我吧,我给你钱...”
她话还没说完,恰巧前台的工作人员走过来问她们需要做什么项目。
言穗:“不用...”
沈奕抢先一步,音量盖过了她:“我们两个都做精油护理,要最长时间的那种谢谢,对了,帮我们找芳疗师吧。”
上次的那个好像手法不行。
言穗:“......”
我信你个鬼哦。
按摩时间是九十分钟,做完之后,店员又给她俩端了两碗红豆汤喝,沈奕上次喝过,红豆煮的又糯又香。
俩人休息了一阵,沈奕又借故去洗手间跑了两回,都没有碰到那个男人。
结账的时候,前台已经换过人了,是上次的那个经理,看到沈奕时,他冲她挑了挑眉,小声道,“奕姐,最近陆哥都不在哦,你可能要扑空了。”
“他为什么不在?”
经理在刷言穗的付款二维码:“我也不知道,陆哥好久都没来了,连我家老板也是隔一天才来的,最近好像他要新开个店,忙死了哦。”
正说着,某个忙死的人就从正门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黎叙站在言穗跟前,脸上笑容放大,男人的声音很软,“穗穗,你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用给钱的,我请你们。”
“不用。”言穗冷着一张脸,从他上次送指甲油开始,她就知道千万千万不能跟他扯上关系,一旦扯上,这人怕是会变成一块加热过后的牛皮糖。
会把她的皮都给粘下来。
说着,言穗就躲在沈奕身后,往门口处挪着。
黎叙笑道:“你怎么也在啊。没跟老陆在一起?”
“我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沈奕冷眼看着他,“我跟他有关系吗?”
黎叙眨眨眼,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俩...没关系...了吗?
什么时候没得关系啊?
沈奕不再看向他,心里别着一股劲,“他...去哪了,你知道吗?”
黎叙摇摇头,随后笑道:“他一个大男人,又是当兵的,我管那么多干嘛啊。”
沈奕一听,更后悔问出口了。
她脚步加快,言穗几乎是小跑着把她拖出了店内,跟躲瘟疫一样。
黎叙看的一脸懵逼,他好像受到了排挤,俩姑娘的倩影消失不见后,经理过来跟他闲扯:“奕姐是来找陆哥的,就是运气不好,总是找不到人。”
黎叙闷声闷气:“知道了。”
他转手给陆湛怀发了消息,问他在哪。
谁曾想,那人居然一直都没回他,直到隔日他回家跟父母吃饭的时候,黎想也在,这才说漏了嘴。
他去了外地,而且已经差不多有十天左右。
黎叙咂舌,不解地追问道:“他去外地干嘛?而且他当兵能请这么久的假?他是不是有事才回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让黎想都想锤死他。
“机密。”黎想给他扔出俩字后,就决口不提这个问题了。
晚上的时候,她是在家睡得,照例跟陆湛怀发消息通气。
黎想:“找得到人吗?”
陆湛怀:“没找到。邻居说她已经搬走了。”
黎想:“你别着急,事情都过了这么久,想找人实在难度系数太大了,我这边也会帮你想办法的,你找不到人,不如先回来。”
陆湛怀隔了两秒后,才答:“我知道。”
说完了正事后,黎想才发现他俩之间连一个共同的话题都没有,她躺在床上笑,忽然释怀了。
还好没在一起,要真在一起了,她非得气死。
顿了顿,她才再次说:“我哥跟人合伙了一个小清吧,十天后开业,你赶得回来么?”
她的消息依旧石沉大海,连个浪花都掀不起来,黎想撇撇嘴,打算去洗澡,等她泡了半个小时出来后,手机里才显示出他发来的一个字。
“可。”
黎想:“......”
哦。
好冷漠哦。
_________
翌日周末,沈奕休息在家,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窗帘扯开,一片温暖阳光洒了进来。
她拿手背微微挡着阳光,神情放松,许是刚起床的原因,她的所有感观都还在懵懂的起步阶段。
把自己收拾利索,又往脸上倒腾了个淡妆,刚才点的早午餐外卖已经送来了,她坐在沙发上边吃饭边刷昨天刚新出的剧。
平常休息,她是没有在家也带妆的习惯,可今天她却着实反常的化了,可能潜意识里就不想在家呆着,不过也好,等会出去看场电影,谁说一个人看电影就不能呢?
沈奕点的都是点水煮的蔬菜和鸡胸肉,她吃的不多,只吃了一半就觉得饱了,这个时候有电话响起,她静静盯着屏幕上的名字,迟钝了一两秒才接通。
“喂。爸。”沈奕走到窗户边,把窗子打开,屋子太闷了。
“星遥,你又这么晚才起,还没吃午饭吧?”沈父听着她有些困倦地声音,不禁轻笑道:“你这三餐这么不规律,胃都要被你搞坏了。”
“你哥不见了,我们就你一个孩子,你还这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们能不担心吗?”沈父叹了口气,犹豫道:“不然你搬回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虽然他们之间生活习惯会有些不同,可跟家长住在一起,最起码吃饭这种事她不用操心。
三餐按时,对她身体也好。
沈奕垂着头在看自己的脚趾尖,她小声反驳:“爸,我吃过了的,这话题我们之前不是讨论过了?我喜欢一个人住。”
自从沈斯程离家了以后,沈母的身体就差了很多,突然之间活生生的不见了那么大一个儿子,她是真心接受不了。
有好多次,她都哭着跟沈奕讲,当初还不如让他也一起去,这样后边的事儿也不会发生了。
他们服个软,之后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矛盾了。
沈奕无言,只能求助父亲,可渐渐的连他的安慰也没什么作用了。
她知道,沈母一直都在期待哥哥回来,能跟他们和好。
沈奕没再说话,只是听他在讲,讲着讲着沈父也把该说的话说完了。
“明天是什么日子,你没忘吧?”沈父提醒道。
“没忘。”沈奕无措,几根手指搅在一起,她心烦:“爸,你确定要我也一起去吗?奶奶她不会想看到我的。”
陆灵雪会和沈斯程在一起,是因为她才有的缘分。
换句话来讲,在奶奶眼里,她就是让她失去孙子的罪人。
她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奶奶家了。
沈父哑口无言,“你还是回来吧,看看老人也好,她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好吧。”沈奕犹豫着暂时答应下来,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随鄞回来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他。
可万一告诉他,他去找人怎么办?
陆灵雪的事情一天不解决,随鄞的气就不会消,他不光生父母的气,也在生他自己的气。
沈奕纠结难耐,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她开口问道:“爸,你...上次我买回去的蛋挞,我妈爱吃吗?”
她话音一转,自以为转的天衣无缝的,其实不然。
“还不错。”沈父说:“都贡献给你妈了,我连个边边角角都没吃到,你这丫头也是,买东西就买那么一点儿,喂猫呢?”
沈奕嘻嘻嘻地笑着。
沈父继续道:“星遥,你妈她是真想你,你哥生我们气,不肯认我们,她心里难过,也没地方说,你有空的话就回来多陪陪她吧,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告诉我?交男朋友了?”
沈父故意打趣,她这年纪也该谈了,拖久了不好。
“诶呀!”沈奕娇声娇气的哼了下,“才没有,就是...”
“我哥回来了,他来看过我了。”她说:“现在好像跟朋友在做生意,做的还挺好的。”
言外之意则是:他现在很好,你们可以放心了。
沈奕说的音量很低,她没说实话,所以格外的心虚。
“爸,这事还是暂时瞒着我妈吧,我怕她受不了。”
“我知道了。”半晌后,沈父的声音才淡淡传来,疲惫又苍老,他脑海中好像又回忆起当时沈斯程离家的情景。
少年说话又狠又绝,把满腔的怒火,失去心上人的痛苦统统化作刀刃,插在了自己至亲的心口上。
“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是你们的孩子,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
沈父阖了阖眼,耳畔传来的是沈奕担心地声音,他缓了缓自己的情绪,难以启齿,“我没事。”
“你也觉得我们做错了吗?”
闻言,沈奕十分诧异。
这是头一次,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阳光浓郁,微风阵阵,沈奕的心口处一阵一阵地犯疼,她该怎么回答呢。
当时的一切前因后果她都知道的。
沈奕眼眶泛红,她用深呼吸来缓解自己的情绪,时间仿佛静止,她胸口突突地跳。
“爸,恋爱无罪,就算它发生在不该发生的年纪,那也应该是美好的。你们不该用父母之恩作为威胁我们放弃爱人的权利,你们不该威胁他!”沈奕胸口泛疼,眼泪划过脸颊,她嗓音发抖,“你们怎么能威胁他呢?怎么能威胁他!”
话至此,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挂了爸。”
电话挂断,沈父握着手机的***仍然僵持没变。
谁说不是呢。
可惜没有后悔药啊。
___________
快到傍晚的时候,沈奕才出门去看电影,附近就有家电影院,跟商场连在一起,周末时光,商场里大部分都是情侣或是一家人出行的,像她这样孤家寡人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好在她也没那么在意别人眼光。
去买了咖啡后,才坐直梯上楼进场,她的时间很赶,这一趟下来刚刚好赶得上。
看电影的人不多,她占了个好位置,中途看到一半的时候,徐正礼的电话打了过来,她一开始没注意,就错过一个,等第二个的时候,她才发现。
沈奕出去接电话,电话那端依然是徐正礼字正腔圆的北京话,“小奕,过几天有没有兴趣再来给我代讲一次课啊,上次你讲课的反响不错,我觉得你是个好苗子。”
沈奕唔了声,“那我这边博物馆的事儿怎么办?进度不能落下太多啊。”
徐正礼挠了挠头,笑道,“你那有什么活儿是我不知道的,不就那点儿东西,你加个班,搞定了之后再过来。”
“你别不答应啊,我可跟人家打了包票的。”
沈奕无奈,正好她最近也不想闲下来,就应了这事,跟徐正礼闲聊了几句,他问的都是些她最近的近况,生活也有,工作也有。
徐正礼笑:“刚才那么晚才接,小丫头恋爱了?”
“没有。”沈奕靠在外边墙上,一脸笑意,“我跟谁去谈啊,师傅。”
她倒是想呢。
可那人现在压根没影。
沈奕说完,那边正在泡茶的徐正礼明显声音怔了下,“什么叫没有啊,怎么会没有?”
徐正礼在洗茶,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不可能啊。
沈奕看着地面在发呆,她不明白他这份觉得自己已经恋爱的心思到底是哪来的。
女孩小声抱怨:“师傅,我喜欢上一个人,可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徐正礼来了兴致,问道,“谁啊?”

小编点评

心间宠(沈奕陆湛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简洁而富有张力,切入的角度和抒情都不落俗套。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