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娱乐圈小说 >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结局免费阅读在哪看?影帝的大小姐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者麻辣香锅加辣;骄纵大小姐 X 话少戏多影帝女团C位出道的许夏,甫一翻红,便跟娱乐圈顶流林嘉时传出了绯闻。

3

举报
下载阅读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结局免费阅读在哪看?影帝的大小姐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者麻辣香锅加辣;骄纵大小姐 X 话少戏多影帝女团C位出道的许夏,甫一翻红,便跟娱乐圈顶流林嘉时传出了绯闻。

许夏林嘉时小说简介

女团C位出道的许夏,甫一翻红,便跟娱乐圈顶流林嘉时传出了绯闻。
就当这一绯闻越传越真之时,许夏被拍到脚踏多条船,不仅与“当红鲜肉”秀场亲密互动,并同“商界新贵”携手出入珠宝店,疑似正在挑选订婚钻戒。
一时间,网上恶评如潮。
商界新贵:这是我妹。
当红鲜肉:暗恋多年。
许夏:本人已有未婚夫。
林嘉时:“……”
我有三个情敌,其中一个还是我自己。
许夏和林嘉时同时冷着脸的跳舞视频流出后,娱乐圈内一度传出两人不和的消息。
林嘉时粉:没见我家老林每次见许夏都黑着脸吗?他有多讨厌这个虚伪爱炒作的女人粉圈皆知!某人请学会独立行走,不要天天倒贴!
许夏粉:谁倒贴了?谁倒贴了!我们夏夏一个盛世***的豪门小公主,需要倒贴林嘉时?谁给你们的大脸?况且你们没听夏夏说嘛,她喜欢小狼狗类型的谢谢,某人才请独立行走!
CP粉: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当晚,某个节目后台。
林嘉时将许夏抵在墙角,薄唇咬着她的耳垂,嗓音沙哑:“听说你喜欢小狼狗?”
早已被他亲得浑身酸软的许夏摇头抵赖:“老狼狗!老狼狗也行!”
因某人忘关话筒而听完全程的观众:“……”
这恐怕是一场CP粉的胜利!
骄纵大小姐 X 话少戏多影帝

影帝的大小姐全文在线阅读

话说回来,路让这个变数,不止冯雪柔没想到,她同样也在许夏的意料之外。
在她的设想中,路让应该跟随冯雪柔一同离开,而她则单独留在房里,等待冯雪柔下一步的计划。
可万万没想到,路让喝醉了!
想到路让在酒桌上一杯接一杯灌自己的举动,许夏便忍不住一阵唏嘘。
路让方才的那股架势,倒颇有种借酒浇愁的滋味。
不过现下并不是谈心事的最好时机。为了不耽误后面的计划,她得尽快将路让支走。
许夏坐起身,举起手掌在路让眼前晃了几下:“路让,你还清醒吗?”
“嗯,我还好。”路让揉了揉太阳***:“你没有醉?”
“我醒酒快。”许夏随口说了句。看着路让瞬间放心的表情,她又问:“你刚为什么不跟冯雪柔离开?不怕她以后给你穿小鞋?”
路让沉默了片刻,摇摇头:“我怕你有危险。”
她顿了顿,又说:“她的阴险写在眼睛里了。”
许夏倒没有想到这个答案。她敛了敛眸子,轻笑:“你还挺讲义气。”
路让又沉默了。
“行了,我没事。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许夏想了想,仍旧不打算让路让掺和进这件事。
路让点点头,从桌上拿起房卡,踉踉跄跄走了出去。
桌上原本放着两张房卡——807和827。路让醉酒意识有些不清,许夏心思也不在这边。因而两人谁都没有发现,路让竟错拿走了807房,也就是许夏房间的房卡。
路让离开后不过半分钟,酒店的服务生便敲开了许夏的房门:“女士,631房的彭玥女士遇到些麻烦,请您过去一下。”
许夏倚靠在门框上,玩味地笑了笑。
原来冯雪柔还有后招啊。没想到是这种经不起推敲的理由,真难为她能想得出来。
也对,自己喝醉了。一个醉得晕晕乎乎的人,哪里还有脑子分辨真假。
许夏不再纠结,勾起红唇,比了个手势,示意服务生带路。
与此同时,走在弯弯曲曲走廊上的路让越来越不清醒。
她晃了几下脑袋,想辨别前方的路。可走了许久,她似乎仍在原地打转。
渐渐的,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究竟要去哪儿。
路让趁还有半分意识,连忙举起房卡,看了眼上面的数字。
“807。”
她转过身,摸索着向807房的方向走去。
……
冯雪柔算了算时间,那个男人应该已经进房了。
她咳了声,中断跟几个选手的谈话,主动提及说:“我看许夏和路让都喝醉了,就让我助理去买了点醒酒药。我们一起给她们送过去吧。”
“不用麻烦了,”彭玥摆摆手,“我顺便给她们带回去就行。”
“没关系的。”冯雪柔温和地笑笑:“我也想再看看她们的情况。”
彭玥一愣,没再阻拦。
其他选手趁机奉承道:“雪柔老师,你人真好!一点都不摆明星架子,还这么关心我们!”
“对啊对啊,我都想不到雪柔老师竟然会给我们买醒酒药,太感动了!”
冯雪柔弯了弯唇:“举手之劳罢了,我也是从你们这个阶段过来的。”
“我们哪比得上雪柔老师您呀!您当年可是***而红!”
“雪柔老师您不知道,我那时候就可喜欢您了!”
“……”
彭玥跟在几人身后,瘪了瘪嘴。
要不是知道真相,她都快相信冯雪柔这番嘴脸了。自己以前还真是眼瞎,竟然会觉得冯雪柔当真如她的人设一般干净、纯洁、清淡如菊。
太假了!
彭玥偷偷在身后嘀咕了一句。
不行。待会儿许夏拆穿冯雪柔的场面绝对是场大戏,怎么能只有她们几个见证?
她绝对要让更多人见识到冯雪柔的虚伪!
彭玥正在苦思对策,一抬头,她就看到林嘉时从面前的走廊经过。
她灵机一动,挥了挥手:“林老师!”
林嘉时顿住脚步,偏头看向她们。
彭玥冲上前,邀请道:“林老师,许夏醉酒有些不***,我们正准备去看她。你要一起来吗?”
她多嘴叫上林嘉时干什么?
冯雪柔忍不住白了脸。
她们的手段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儿科,圈内老人看一眼就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她今天只敢叫上几个年轻好糊弄的选手。等消息传到网上,一经发酵,事情就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林嘉时此刻过去,恐怕会打乱她们的计划。
冯雪柔不安地抬头觑了他一眼:他应该……不会同意吧?
“好。”林嘉时扯了扯薄唇。
冯雪柔呼吸一滞。可出于嫉妒和一种突如其来的侥幸心理,她不再打算阻止。
一行几人走到807房门口,冯雪柔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理所当然地没人开门。或者说,不敢开。
冯雪柔见时机成熟,面带忧愁地说:“夏夏以前醉了酒也还是会有意识,没道理这么久都不开门。”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她话音刚落,彭玥立刻接嘴。
“有可能。”林嘉时抬起眸,扫了眼四周,淡淡地说:“叫领班来开门吧。”
冯雪柔:“……”
是不是太顺利了?顺利得她有些心里发毛。
冯雪柔强作镇定,拨通了前台的电话。可她还未开口,面前的门锁“咔擦”一声,开了。
秦皎一身浴袍,领口微敞,稳稳挡在了门口。他举起白毛巾擦擦头发,唇角含笑:“你们找我有事?”
其他人呆了:“这、这不是许夏的房间吗?”
另一人眼尖地指着沙发上遗留的衣服喊:“那件是许夏的外套!”
秦皎挑眉环视一圈,视线与林嘉时对上。而后他了然地笑了笑,说:“酒店做事不注意,给了我俩一模一样的房卡。许夏已经将这间房让给我了。”
冯雪柔以为这是秦皎找的借口,决心要揭穿他们:“刚刚送夏夏回来的时候,我的项链好像掉在里面了。我能***找找吗?”
“不行。”秦皎面容温和,声音却有些冷淡:“我不喜欢陌生人进我的房间。”
冯雪柔咬咬牙,轻声祈求:“可那条项链对我很重要。”
“我找到后明天给你送去。”秦皎仍没有松口。
彭玥坚信许夏不在房间里,故而配合道:“秦老师,你就让雪柔老师***看一眼吧,不然她今晚要睡不着觉了。”
“不行。”秦皎又抬头,盯着林嘉时的眼睛看了半晌。
林嘉时领悟了他的意思。他敛着长睫,眸色渐渐转冷。
出了什么岔子?
房里怎么可能会真的有人?
他提前换了酒,许夏应该一点都没醉。既然没醉,为什么没离开?
然而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林嘉时很快回过神,淡淡开口解围道:“那就不打扰了。”
冯雪柔当然不可能轻易离开,幸好她早留了后招。她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示意他动手。
男人收到指令,想靠蛮力强行闯入。秦皎眼疾手快拉住他。两人在门口争执起来,冯雪柔趁着混乱,偷偷溜了***。
她一步步走近大床,看着床上拢成一团的被子,唇角忍不住高高扬起。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自从许夏回来后,她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之中,整夜整夜的噩梦,生怕许夏夺走了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如今,她的心头大患终于可以了结。
只要她掀开被子,只要躲在暗处的人轻轻按下快门,只有她把所有照片往网上一发……
一切就都会结束。
只要她掀开被子。
冯雪柔缓缓靠近,握住被角的手颤了几下。
如果许夏回来时能装做一切都不知道该多好。她们仍旧能和谐相处,她也永远不可能对许夏下重手。
可许夏却偏要对她说那些话。
她不想做得这么绝,但她没办法,是许夏逼她的。
冯雪柔眸中冷光一闪,终于下定决心。而此时,林嘉时已发现她的动作,大步上前来阻止。
危机如同上了弦的利箭,一触即发。甚至没人能清楚这支箭指向谁,又将射往哪里。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迹,敲门声响起。
紧接着,是许夏略带着几分惫懒的声音:“好热闹啊,你们在干嘛?”
所有人:……唉?
只有彭玥昂首挺胸,自信满满地走到许夏身边:看吧,她就说许夏肯定不在房间里!
冯雪柔愣了好久,才不安地问道:“许夏,你怎么……”
那被子里的又是谁?
她正想着,隆起的被子突然动了一下。
“呀!被子在动!”另一个女生也发现了。
秦皎神色未变,微微掀开被子的一角,给离得最近的林嘉时看了眼,淡声道:“我养的猫罢了。”
“……”
林嘉时眉头紧皱,脸色有些古怪。但他抱拳清了清嗓子,稳声说:“嗯,是猫。”
他的表情太正经了,以至于没人会去怀疑他的话。
而一旁的冯雪柔虽然看到床上有个女人,但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许夏,对她来说则毫无意义。
冯雪柔见大势已去,连忙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
可这时,许夏却挡住了她的去路:“冯雪柔,你设了一场大局,就这样轻易走了,不合适吧?”
冯雪柔笑了笑,无辜地问:“夏夏,你又说胡话了。”
许夏沉沉看向她,又说:“今天这局是你凑起来的,晚上那酒是你要求喝的,我身边的朋友是你支走的,现在围观的人也是你带来的。”
“让我想想还有什么。”许夏扯了扯唇角,又说:“哦,对了。我和秦皎一模一样的房卡,也是你买通酒店服务生换的吧。”
冯雪柔脸色一僵,却很快恢复如常:“我是见今天拍摄太辛苦,才想着请吃饭犒劳大家。饭局上哪有不喝酒的,我又没有逼你喝醉。我喊走彭玥,是因为有事要交代给她们。我再回来,也不过是给你买了一份醒酒药。至于房卡,我更不清楚怎么回事。”
冯雪柔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夏夏,咱们现在虽然生分了,可我一直还当你是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你怎么能够这样冤枉我?”
因为方才的骚动,酒店房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围观的人群。
见冯雪柔哭了,他们不由窃窃私语:
“我觉得冯雪柔说得很合理啊,这事说不定就是误会。”
“对啊,许夏的语气未免太过咄咄逼人了些。无凭无据的,她凭什么这样冤枉人家。”
“我家雪柔本人实在太美了,仙女落泪!”
“……”
许夏听着耳旁的议论,偏头轻笑:“冤枉?”
她自信地扬起红唇,冲门外某个角落勾了勾手指,淡淡地说:“你过来。”

影帝的大小姐完整全文阅读

许夏在叫谁?
冯雪柔不安地咬着下唇。
没两分钟,她就看见一个酒店服务生装扮的男人走到人前,畏畏缩缩地喊了声:“许小姐。”
许夏点点头,笑道:“把你方才给我说的,再讲一遍给大家听。”
服务生看了眼冯雪柔,小声说:“冯雪柔小姐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在给你们分发房卡的时候动了手脚,使许小姐和秦先生拿到同一张房间的房卡。”
“你胡说!”冯雪柔的脸颊白得彻底:“不要血口喷人!”
许夏挑起眉,冲服务生笑了笑:“她说你没有证据。”
“我有。”服务生举起手机:“因为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个人,冯雪柔小姐的经纪人今天亲自联系了我,我这里有跟她的聊天记录。”
许夏又瞥了眼冯雪柔,想看看这个女人还能找出什么样的借口。
冯雪柔全身僵硬,手心里都在冒着冷汗。
她没想到曾媛这次做事如此不小心,竟会被对方抓住把柄。她根本没办法帮她解释。
如今放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保曾媛,亦或是保自己。
冯雪柔敛了敛眸子。再抬头时,她的眼睛里已盈满一层水雾:“怎么可能……”
她呆呆地重复道:“这不可能,媛姐没道理会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许夏直勾勾盯着冯雪柔许久,摇头轻笑。
这女人还真是装无辜的一把好手。不过许夏也很清楚,如何才能激怒她。
许夏走到她身边,微微俯身,凑在她耳旁。
“你知道这个服务生为什么愿意帮我吗?”
她轻笑了一声,继续说:“因为……你出手没我大方啊。”
话音刚落,冯雪柔瞬间因嫉妒变了脸色。但她很快察觉出不对,将其掩饰过去。
可围观的人们顿时纷纷倒戈。
“没想到冯雪柔是这样的人!好歹是曾经的姐妹,对方已经没她火了,用得着赶尽杀绝吗?”
“对啊,她哭得也太假了。还有她经纪人做的恶心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竟然还在这里装可怜。”
“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喜欢她!”
“……”
刺耳的议论声让冯雪柔手脚冰冷。她再也忍受不住,捂着脸冲出人群,远离了这个纷扰之地。
可冯雪柔不知道,围观人群中有个不出名的小主播。在她和许夏争执的时候,小主播已偷偷开了直播,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传到了网上。
直播的视频被多次剪辑和转载,在网络上迅速发酵。等冯雪柔察觉到不妥并企图阻止时,已经一切都来不及了。
此事结束后,冯雪柔掉粉八百万,许夏涨粉五十万。而偷录视频的小主播,粉丝数从二千变成了两百万,或成本次事件的最大赢家。
然而此时此刻,许夏还没机会感叹自己涨粉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小主播多。
等围在房门口的人散去后,她终于松了口气。
许夏环视一圈,见周围只剩下彭玥,这才放心地勾起唇,冲林嘉时笑笑:“这次谢谢你了。”
林嘉时尚未接话,偏头静静看她。
许夏以为对方没有理解,解释道:“我指的是晚上的酒,是你换的对吧?”
思来想去,她也只找到这一种可能性。
知道她的打算,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了酒,好像也只有上次无意间撞见她审问小吴的林嘉时可以做到。
但有一点许夏没想通:林嘉时怎么知道她沾不得酒?
许夏没有继续纠结。她双手环胸,凑近他:“总之,多谢。我现在确认你和冯雪柔没关系了。”
见林嘉时沉吟不语,许夏不由泄了气:“又这样。你就不能回应我两句?”
林嘉时敛下眸,终于闷闷应了声。而后,他突然举起手,手背轻轻搁在了许夏的额头上。
冰凉的手背紧贴着她的肌肤,冷得让许夏倏地打了个寒颤。她怔怔抬头望过去,见男人清冷的眸子里染着显而易见的关切。
他敛着长睫,仔细打量她许久后,轻叹道:“幸好。幸好你没醉。”
怎么回事?
许夏的脑子卡壳了。
再联想到下午林嘉时失落的神情,许夏现下完全确定:
这男人,恐怕真的看上自己了!
可许夏不记得自己怎么招惹过他。
她不过就是偶尔调侃他两句,冯雪柔在场时跟他举止亲昵些,但那也只有一次。
还有……
许夏蓦然想到他们第二次见面时的场景。
当初自己好像说想要勾引他,又不巧正好被他听到……所以,他该不会信以为真,将自己之后所有的行为都归结于“勾引”了吧?
许夏眨眨眼,看着面前眼含笑意、格外温柔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的猜测极为合理。
“那个……”许夏清了清嗓子。
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否?
可惜林嘉时没有给她机会。
他直起身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淡神情。可这一次,他的语气中有了几分温度:“晚安。”
许夏:“……”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玩弄了一颗纯洁的少男心。
以林嘉时和他背后团队的手段,她觉得自己这下要吃大亏。
许夏仍沉浸在悔恨的情绪中无法自拔,直到耳旁传来彭玥幽幽的声音:“夏夏,你竟然已经和我偶像在一起了,你竟然……”
许夏眉头一蹙,更觉不妙。
现在林嘉时要搞暧昧都不注意场合和周围有没有人?
幸好刚才的画面只有彭玥看到,这丫头比较好哄。万一还有其他人,娱乐圈估计要地震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她一定得找机会跟林嘉时说清楚。
许夏连忙勾住彭玥的脖子,口若悬河、不带卡壳地跟她解释。
然而许夏没有想到,她身后的拐角处,一个男人动作飞快地按下快门,拍下了今晚所有的画面。
……
许夏编尽了全部理由,终于使彭玥不再纠结于方才。
彭玥努努嘴,小声说:“其实也没关系,我不过是觉得你俩速度太快,被吓到罢了。”
许夏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
彭玥摇摇头,连忙转了话题:“没想到秦老师竟然会把猫带到拍摄现场,那只猫也太黏人了吧。不过养猫的男人最温柔了,秦老师果然是我的理想型!”
彭玥说着捂住滚烫的脸,低叹一声:“你说哪个品种的猫能让秦老师那么宠?刚才我应该跟着我偶像去看一眼,好可惜啊!”
许夏被她逗乐了,偏头问她:“想看?”
彭玥拼命啄了啄脑袋。
“喏。”许夏将手里的房卡丢给她,说:“807的房卡,想看猫还是想看人,都随你。”
彭玥惊呼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捧着房卡。可她看着看着,嘴里突然没声了。
许夏打趣地问:“怎么?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彭玥终于抬头看向她。只见彭玥一脸凝重,将房卡举到她面前,颤声道:“这张房卡是827的,路让的房间!”
许夏脑中倏地嗡声作响。她夺过房卡反复确认了几遍,立即奔回了807房门口。
很快有人给她们开了门。
秦皎站在门口,冲她们温和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
许夏稳住声线,淡声问:“我们能***吗?”
“随意。”秦皎比了个手势。
许夏经得他同意,快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
被子下,路让蜷缩成一团,躺在白色大床上。她双目紧闭,脸上现出几丝诡异的***,眉毛也紧紧蹙起,似乎睡得极不安生。
但除此之外,她衣着尚完好,看上去也安然无恙。
许夏安了心。
“抱歉,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跑到这儿来,打扰了。”许夏略带歉意地笑了笑。
“没关系。”秦皎仍旧是一如既往地好说话。
不过这回,他也出人意料地开了句玩笑:“小野猫,总是喜欢乱跑的。”
许夏挑了挑眉,心里突然觉得有几分别扭。
秦皎却适时终止了话题:“这个房间让给她吧,你们都早点休息。”
许夏点点头,不再多想,亲自将他送到了门口。
门刚关上,彭玥就在身后激动地说:“啊啊啊啊,秦老师果然是个绝世好男人!竟然会主动将房间让给我们,太有绅士风度了!”
许夏无奈叹气:“行了行了,你现在心里眼里全是你们秦老师,你偶像都快坐冷板凳了。”
“哪有?”彭玥红着脸反驳。
许夏摇摇头,没继续揭穿她的少女心事。
她走到床边,见路让蜷着腿,越缩越小只。平时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如今看上去竟可怜巴巴的。
这睡姿让许夏觉得委实别扭。她不禁想起来在哪儿看过的一句话:拥有这种睡姿的人,一般都没什么安全感。
许夏啧了声,俯身,替她掖了掖被角。
彭玥在一旁静静看着,见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许夏素来艳丽明媚的侧脸逐渐淡了棱角,变得格外柔和,比平时更多了几分魅力。
她眨眨眼,忍不住在心中惊叹了几句。
其实论起温柔,许夏明明不输任何人啊。
只不过许夏外表太过强势,很容易让人望而生畏。可真正接触过她的人,都会被她身上某种说不清的特质所吸引。
越相处,越喜欢,越觉得她配得上世上最好的一切……
“看我干什么?”许夏桃花眼微微上挑,侧头看她。
彭玥连忙摇摇头,没说出来。
而此时,路让似乎受到惊扰,轻轻翻了个身。***从脸颊单侧滑下,散落在枕头之上。
许夏无意瞥过去,一眼看见她细嫩脖颈上那道刺目的红色痕迹——
吻痕。
“……”

小编点评

影帝的大小姐(许夏林嘉时)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以气韵为重,文字为辅,通俗易懂,乐心于人,精彩的故事,优美的文笔,唯美的画卷。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