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轩辕南 江雪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轩辕南 江雪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轩辕南 江雪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这本主角是轩辕南、江雪的都市爱情小说叫做《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是知名作者木子槿倾心所著作的,该小说《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剧情十分精彩,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第十三章 折磨谁:“好吧,今天你成功了!”把江雪毫不客气的扔在了汽车的后座,一踩油门,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在大雨里穿梭。 ……。

5

举报
下载阅读
这本主角是轩辕南、江雪的都市爱情小说叫做《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是知名作者木子槿倾心所著作的,该小说《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剧情十分精彩,人物刻画传神,***给大家带来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第十三章 折磨谁:“好吧,今天你成功了!”把江雪毫不客气的扔在了汽车的后座,一踩油门,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在大雨里穿梭。

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第十三章 折磨谁

明明雨丝那么冰冷,劈头盖脑的砸下来,她的身体却是火烫,脑袋头痛欲裂,耳朵里轰鸣乱响——意识一阵混乱。

身体越来越沉重,像是拖着铅块,她几乎都要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根本依据分不清方向,四周一片苍茫。

视线里细细密密的雨丝模糊了她的视线,软倒在地的时候,有一辆车刷的贴近她的身体开了过去,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整个世界一片灰——

落入江雪的眼里,有个人的脸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可是她的眼皮却是重的睁不开,想要努力看清他的样子,只看见一片水铺天盖地,雨水溜进她的眼睛,最后流出眼角的不知道是泪还是雨,最后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轩辕南看见她的身体在自己的面前倒了下去,只当她在装可怜,这个女人为了引诱他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哼——也不看看他是谁?

倒车镜里看见的那个身影依旧移动不动,那么大的雨,他随即又不确定起来。又是重重的捶向方向盘。嘴里开始咒骂:“该死的女人,”他绝对不能心软,对,不能心软。

他就是看看,是不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想要考验他的善良还是耐心?那她的打算就是错了——

猛的踩下一脚刹车,汽车的轮胎和地面剧烈的摩擦,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声音,轩辕南鬼使神差的又把车倒了回来,那个纤细的身影就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好像没有生命的破布娃娃,黑框眼镜在摔倒的时候掉到了一边,露出了那张叫他生气的女人的脸。

那张原本熟悉的脸,此刻竟然有着惊心动魄的凄美。雨水凌乱她的发。湿了她的衣——

“该死,”还要他冒雨下去弄进他的车里,还是下车把那个轻巧的身体抱了起来,女人的脸苍白,长长的头发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水,衣服早就湿哒哒的贴在了身上,线条一览无余。

他的身体一紧。竟然就是这样还能勾引男人?轩辕南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

“好吧,今天你成功了!”把江雪毫不客气的扔在了汽车的后座,一踩油门,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在大雨里穿梭。

女人的身体轻的像是没有重量。他的臂弯僵硬没有温度,她浑然不觉。

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臂弯,低低的骂了一声什么。

迈进家门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蒋轻看见了他,

“小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身上怎么——”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蒋轻的视线被他怀里抱着人吸引:“你抱的——”

“是小雪,不知道怎么晕倒了,”说的云淡风轻,仿佛一切和他没有关系,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这个不安分的女人,一切都是自找的。

“什么?”蒋轻直直站了起来,声音也是突然的高了几分,原本的雍容立刻不见。

“小南,怎么回事啊——”声音里是装不出的焦急,母女连心。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卖娇?都是在作秀。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勾引男人还真的是家传的。

“怎么了?”轩辕川走了过来。看见自己妻子脸上的焦急,走过来挽住妻子的手臂:“轻轻,怎么了?”眼里的关切不是装的,轩辕南把面前的一切收进眼底,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伉俪情深?见鬼去吧,一个占了自己妈妈位置的女人,还有一个背叛妻子的男人。

“是小雪,小南把小雪抱回来的,说是晕倒了!”

“怎么回事?小南?”轩辕川也焦急了起来,失而复得的女儿,他可不想有任何的伤害,在两个人急切的眼里,轩辕楠把江雪放在了沙发上,紧接着转头回自己的卧室,他可不想看什么母女情深之类的戏码。

“那还不快找医生?小雪,小雪——”轩辕川的声音比蒋轻更是焦急,以至于一个商场老将都忘记自己手里还有手机,竟是像是个没头苍蝇一般。额头上冒出来冷汗,亏他叱咤商海多年,今天居然因为女儿昏迷急出来一头汗。

“阿川,你不是有医生的电话吗?”蒋轻一阵无语,女儿是她生的,着急也是她啊,怎么弄的轩辕川比她还着急?

“哦哦哦,”轩辕川恍然大悟拍拍自己的脑袋。“我真的是糊涂了,”看他忙不迭的找医生的号码,蒋轻把手放在女儿的额头,语气带了焦灼:“有些发热了,你找到医生的号码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

客厅里传来的对话,传进轩辕南的耳中。

冰冷的眸子再度笼上阴霾——

女人,这个就是你要的吗?你可真的是有心计,不过,我不会叫你得逞,你妈妈抢了我的爸爸,我是不会叫你们两个在我的家里作怪的,哼哼——轩辕南从鼻腔里挤出来几声冷笑。

而此时的江雪,还在自己的世界里神游。那个人的冷漠,两个老人为她的焦急,她根本一无所觉。

头好昏沉,嘴唇焦渴,心头像是一团火在灼烧,现在就是她的感觉。

刚才雨中的冰冷,现在沙发上的柔软。她的脑子里像是15台马达在轰响。满心满脑都是宴会后他的粗暴,还有他决绝无情的话语。

一会冰冷,一会灼热的身体,像是坠进了无尽的深渊,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冷冷的站在她伸手不可及的地方,她惶然无错的想要伸手,就在快要触及的时候,那个人冷笑着后退。一着急,她竟是朝他喊:

“南……南……我做错了什么?”看在蒋轻的眼里,女儿已经发烧说起了胡话。

江雪的嘴唇轻轻的噏动,无意识的轻语。却是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蒋轻把耳朵凑近她的唇边,勉强听见了女儿嘴里的呢喃。

蒋轻心里一沉,嘴角却是浮上些许郑重,眼角扫过那个孤傲冷绝的身影。眼里是疑惑,

“阿川,医生怎么说?”只不过她发了一会呆,什么时候医生来了又走了她都没有发现。

“没什么,就是太疲惫了,要注意休息,今天淋雨可能受了点寒气,多注意点就好了。”轩辕川的手搭在了妻子的肩上。

“没事就好!”

蒋轻的眼睛有点模糊。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楼上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手不自觉的捏紧,女儿刚才念的名字究竟是不是小南?

可千万别是——心下念转,蒋轻嘴里问出的却是:

“老公。小南和安乔是不是定下来了?”

轩辕川有些惊愕“我也不知道,现在小雪昏迷不醒,你的脑子在想什么?”

“医生不是说咱们的雪雪没事了么,我是想着小南也不小了。”

听着楼下两个人的对话,轩辕南的眼神笼上黯沉,叫的好亲热,这个老是对自己笑眯眯的女人,果然是心机颇深,不知道想了什么,轩辕南的嘴角浮起一抹森冷。

虽然父亲从未对自己说过母亲的事情,这个家的女主人永远只能是自己的母亲,谁都不行,更不会因为这个私生女的出现而改变什么!

“阿轻,你给女儿熬点姜汤吧,我不会——”轩辕川的话,没来由的叫他的手一颤,什么时候他听过轩辕川这样说话?难道就是因为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他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该死的女人,我会好好的“照顾”你,我的、妹、妹!

看见江雪动了一下,蒋轻连忙站了起来:“小雪,醒了?”眼睛里的是关切,还有满满的歉疚。

“嗯,头好痛。”看见了面前的人影,江雪轻轻应了一声,太阳传来一阵阵闷痛,使她的意识因为房间里的热气氤氲有了些混乱,一时搞不清楚自己的所在。

使劲按着太阳,江雪想要坐起来。蒋轻连忙按住她:“小雪,快躺下别动。”

“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南带你回来的。”蒋轻的话叫她一怔,那个人影果然是他么?他怎么会在?

蒋轻却没有发现她的怔忪:

“来喝点姜汤!”蒋轻的声音极其温柔,像是要把积蓄的温柔一次全部倾泻给女儿。

“嗯,”头好痛。她喝完蒋轻递过来的姜汤,把碗放在了一边,“我想睡一会。”

“好的——”蒋轻没有犹豫。拿起碗“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蒋轻走的时候,没有忘记带上门。

江雪躺了下来,一滴眼泪滑过眼角,脑子里耳朵里轰轰的响——……真正你的,这样的荡……这些,都是你要的,真正你的,这样的荡……他伤人的话语反反复复的敲打在她的心头。

江雪鼻子一酸,眼泪竟是止也止不住,她爱他是错么?难道一直的坚持是错吗?十年,一个女孩子能有几个十年?

真心的付出却换来这样的对待?老天,谁能告诉我她到底是为什么?

南,南,我的坚持错了吗?

蒋轻站在门外,她清楚的听见了从女儿的卧室里传出来的抽泣声。

又再一次听见了那个名字,蒋轻的心里一惊,抬手想要推门***问个究竟,不知道为了什么,还是收回了手。

听见女儿的抽泣,她的心跟着一阵阵抽痛,那么多年女儿没有在自己的身边,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她现在就是想给女儿全部的爱,现在她听见这个抽泣,居然有些无措。

寒凉的夜如水,折磨了两个女人无法安眠。

直到院子里响过了汽车的轰鸣。江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了床,像是幽魂一样游移在据说是她的家的地方。

“阿川,咱们的女儿好像喜欢小南,这个事情怎么办啊,”蒋轻的声音有些急切,在听见那声汽车的轰响之后,就再也忍不住,把自己丈夫摇醒。

“什么?”轩辕川睡的正迷糊。没有听见妻子的话语,蒋轻只好再重复一遍。

“嗯——喜欢?好啊,亲上加亲。”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脑子里明显还不在状态,“你说什么?”蒋轻的声音高了起来,这几日她已经接连失态。

“我说,喜欢是好事情啊。”轩辕川睡眼惺忪,勉强睁开眼皮看向了妻子怨气横生的脸。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亲上加亲——难道不是好事情?

“你胡说什么?他们是兄妹!”

听见蒋轻愤怒的原因,轩辕川呆了半晌,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个,小南是——我的养子啊,傻瓜!”

走过蒋轻和轩辕川卧室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传来“小雪”“喜欢小南”的字样。原本门外路过的江雪一怔,鬼使神差的的站在了他们的门外。

“轻轻,小雪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毋庸置疑,那年,你不在家,我一个人想孩子,然后就收养了小南。收养的时候就已经一岁多了——”

蒋轻回想到当年,就是因为她看了他身边的那个小身影,就以为——原来,是这样!

江雪听见了来龙去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忽然她的脚步轻快了起来。她的生活还不是那么糟糕,即使他还有安乔。

“小南不是你和别人生的?”蒋轻的声音满是疑惑,毕竟她也有好几年不在他的身边,难保小南不是他和别人生的,轩辕川立刻头大:“小南比小雪大,有小雪的时候,我们可是一直在一起的,你在想什么呢?”

小编点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小说

《逃婚丑妻:总裁非诚勿扰》是一本由木子槿写的爱情类型小说,主角是轩辕南 江雪,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