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架空历史 > 锦鲤郡主软萌甜(悠宁裴子玄)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锦鲤郡主软萌甜(悠宁裴子玄)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锦鲤郡主软萌甜(悠宁裴子玄)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每一个不曾读书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最新小说锦鲤郡主软萌甜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都说太子殿下狠毒乖戾,空生了副刀削斧凿的好容貌,没一点人味。悠宁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可他煮茶焚香做膳样样精通。

5

举报
下载阅读

每一个不曾读书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最新小说锦鲤郡主软萌甜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呈现:都说太子殿下狠毒乖戾,空生了副刀削斧凿的好容貌,没一点人味。悠宁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可他煮茶焚香做膳样样精通,且剪得一手好烛花。还日日问我何时嫁他,说肯定对我说一不二的好?”

悠宁裴子玄小说简介

世人都说,金鲤鲤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花瓶
金家人可就不高兴了,因为以金鲤鲤的运气,好歹也是菩萨手里的玉净瓶
毕竟,一块能预知的桃色胎记也不是谁说长就能长的
^
皇家郡主先天夭折,大师说,南方三百里有一女,寻回,祥瑞天神转世,以缓丧女之痛,且福泽国运。
找了一路,找到了金鲤鲤。
故,赐号悠宁,封郡主位。
皇帝把她捧到掌心,皇后更是把她当明珠。
从此,这民间郡主开始了在线好命的日常。
太师家的风流公子纵着,右相家的书呆子惯着。
甚至对谁都冷着脸的太子,见到她,也只剩了爆炸的占有欲
^
都说太子殿下狠毒乖戾,空生了副刀削斧凿的好容貌,没一点人味。
悠宁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可他煮茶焚香做膳样样精通,且剪得一手好烛花。还日日问我何时嫁他,说肯定对我说一不二的好?”
太子厚宠,登基以后从未充盈后宫,便只有她一人开枝散叶……
“朕觉得如此告诉宁儿朕有多爱你,才最好。”

锦鲤郡主软萌甜完结全文阅读

“你,该死。”
裴子玄一双雾蓝纹金靴,直接踩在了邵程的伤口上。
一条大汉在地上嗷嗷地叫着。
“说,悠宁在哪。”
裴子玄的脚细细地在他骨头缝隙中研磨着。
邵程已经疼得满头都是汗,但因为他也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尚且还没有失去神志,听得清楚裴子玄在说什么。
“本王不知,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他一边哀嚎着,一边喘气。
裴子玄的耐心已经完全丧失。
露出又尖又利的狼牙,舌尖***了下。
他歪了歪头,像是从九幽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好啊。”
裴子玄在邵程的心口上猛踹了一脚。
抬起了两根手指向天,然后向前勾了两下。
“带走,剥皮,拆骨。”
从几个方向闪进来赤衣劲装的人,手里拿着一把精细的小刀。
在一边的裴子荣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看着裴子玄,觉得他简直是幽冥来的恶魔,紧紧捏起了拳头。
“裴子玄!”
一直在前面一言不发的皇帝终于舍得说了句话。
裴子玄临踏出门前扫过去一个余光。
“满意吗?”
皇帝的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茶。
“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裴子玄收回了目光,又朝着裴子荣那边看了一眼。
“武王府,地址,给你一息时间。”
裴子玄话还没有说完,裴子荣就已经把武王府的位置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身形一闪,只留下一声不屑地呼吸。
裴子玄走后,皇帝把手上的茶杯狠狠地扔在地上,裴子荣又是一激灵。
“父皇,您别动气,太子他……”
没等裴子荣说完。
“来人,传朕旨意,邵武王意图谋反,抄府,缴权。太子,荣王护驾有功。”
裴子荣把剩下没说出口的半句话重新吞回嘴里。
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今日里,裴子玄把他跟忌古阁的关系全部摆在了明面上,忌古阁,分赤卫和玄卫,赤卫专门做剥皮拆骨的***事,而玄卫,专门负责暗杀,以及收尸。
赤卫对裴子玄那般顺从,让皇帝不得不对裴子玄更加忌惮。
他坐在龙椅上,阴狠地挑起了嘴角。
已经二十五年了,就算你裴子玄再兴风作浪,又能活多久?
你以为你处处让朕掣肘,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在朕的股掌中折腾罢了。
皇帝一边如此想着,一边畅快地饮下一杯新茶。
武王府内。
苏氏和邵舒窈把悠宁掳了来,放在椅子上。
“母亲,你拿水泼醒她,女儿去安排陷阱。”
邵舒窈一边吩咐人打一桶水来,一边向外面走去。
苏氏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就算是被女儿半拉着走向这条路,也还是犹犹豫豫的。
就在她刚下定决心要泼水的时候,悠宁醒了过来。
“啊,好疼……”
悠宁睁开了眼睛,只是觉得脖子后面疼得厉害,看向陌生的一切,渐渐目光聚集到了面前的妇人身上。
“苏夫人?这……”
她反应了过来,竟是绑架,舒窈姐姐,竟然绑架了她。
悠宁的目光向其他地方看过去,带钩子的银鞭,烙铁,竹签子,一样一样摆在角落里,仿佛在向她叫嚣着。
她们难道要对她用刑吗?
“为什么?”
悠宁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恐惧以及难以置信。
“悠宁那么敬重您……”
上次见面的时候,苏夫人还温柔和蔼牵着她的手说了很多的挂怀话。
“郡主殿下,臣妇……”
苏夫人咬了咬牙,狠下了心。
“臣妇还能满足您最后一个心愿。”
悠宁的眸光中带了些雾气。
“我饿了,不想做个饿死鬼。”
她说了句,然后目光朝一边别过去,不再去看那些刑具,可是恐惧还是从内心里钻了出来,她似乎听到了倒钩的鞭子牵扯开她皮肉的声音,她,她最怕疼了,悠宁止不住地颤抖着……
“体面”人家,这点遗愿还是可以满足的。
一桌热乎乎的饭菜。
她却味同嚼蜡。
“快点吃吧,等一会裴子玄来了,你得有力气痛苦地叫啊……哈哈哈哈!”
邵舒窈阴阳怪气地说着,脸上带着阴森恐怖的笑容。
悠宁刚才还满心欢喜地跑向她。
而如今。
悠宁把眸光转向邵舒窈。
她的目光倒是看得她心里一虚。
邵舒窈手上直接动起了横,推着悠宁就往饭桌上怼。
下一瞬间,悠宁觉得脸上撒过来一些温热的水滴,接着而来的,就是邵舒窈的大叫。
一把刀,正正好好插到了她的手掌里,涌出滚烫的鲜血。
“啊!好疼啊!啊!裴悠宁你这个贱人!竟敢暗算我!我要杀了你!”
下一瞬间,一个鬼魅的影子闪到了邵舒窈的旁边,吧嗒一声,卸掉了她的胳膊。
接着来的,是更加凄厉的尖叫。
悠宁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看清了人影。
“老师……”
她的眼中瞬间蓄满了热泪,他竟然来救她了……
悠宁猛得站了起来,这时候邵舒窈又是一声尖叫,厌地悠宁眉毛一皱。
“不喜欢听?”
耳边是他鬼祟般的声音。
她点了点头。
下一瞬间,裴子玄就卸掉了邵舒窈的下巴。
直到现在,刚才布置下的家丁才终于有了反应,乌央乌央地向屋子内涌了来。
“时岳,本阁主给你唯一一次机会将功补过。”
一道身影落下,时岳单手持红鞭,猛得一扫,散开一片家丁,再一扫,数人被抽飞出去,她将家丁悉数驱散到院子里,然后另一只手持弯刀,手起刀落,洒下一片血雨。
邵舒窈在地上扭曲地滚动着,一张娇容也变得凄厉可怖。
悠宁脸上挂着涟涟的泪水,她心里怕极了,以为就要这么痛苦的死去。
裴子玄单手揉向她的发顶,捋顺着她的头发。
“别怕,为师接你回宫。”
他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但是悠宁却觉得分外安心。
她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泪水无法控制地流下。
悠宁明白了今天晨起为什么胎记烫的厉害,原来是因为刚才这事,可是裴子玄已经救了她,胎记怎么还是愈发滚烫?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她抬起雾气蒙蒙的眼睛,就在要对向裴子玄双眸的一瞬,她看到了刚才就不见的苏氏,拿着一把刀,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裴子玄!我杀了你!!”
“老师!小心!”
悠宁下意识地把胳膊挡在裴子玄的身后。
“没事。”
话音未落,一把刀直插苏氏的心脏。
可是苏氏手上的刀,还是划伤了悠宁为了护住裴子玄而抬起的胳膊上。
“嘶……”
胎记凉下来的一瞬间,她的血也涌了出来。
悠宁疼得眼泪再次噙满眼眶。
裴子玄发现了她的异样。
“怎么了?”
“疼……”
他看到她的袖子被血迹染湿,眼角染上狠厉。
“时典,把回魂水给这老女人灌下去,等她吊上来一口气,你亲自握着她的手扒掉地上这个女人的皮。”
裴子玄踢了脚地上翻滚着的邵舒窈,眼中无比厌恶。
时典从暗处走了出来。
“属下遵命。”
说完,裴子玄把悠宁打横抱起,略过院子里的残肢断臂,脚步向东宫闪去。
许是因为失血,她觉得眼皮子特别沉,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谁让你刚才护着本宫的。”
裴子玄的声音冷得噙冰。
“可是我不护着你,就没人护着你了。”
“只有宁儿能护着老师了……”
悠宁的头搭在裴子玄的肩头,声音有些发虚,却直直地钻进裴子玄的耳朵里,他眯了下眼睛,说不出的感觉。
“傻。”
先不说这个世间根本就没人能伤了他,就算有人对他产生威胁,他身边那么多赤卫,怎么就没人护着他了?
“宁儿才不傻呢……”
悠宁的声音越来越虚。
“不许睡!”
裴子玄加快了脚步。
“好困啊……”
“睡着了本宫就扒了你皮。”
裴子玄威胁的语气显然有些柔软。
“宁儿才救了老师,老师就要杀了宁儿,不行,老师欠宁儿一条命……”
裴子玄狼牙扫了下唇,怎么就一条命了?
“老师要答应宁儿。”
悠宁的声音很是软和。
为了哄着她不睡。
裴子玄少有的耐心。
“好,本宫答应你。”
这句话说完,他的脚也踏进了东宫。
榻上的悠宁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好没有威胁到生命。
伤口有些深。
裴子玄熟练地为她缝针,包扎。
不想给她身上留下印子,所以做的格外精细。
时岳满身是血地跑了回来,跪在了东宫的院子里。
“属下无能,求阁主责罚。”
她脸上也是斑斑的血迹,坚毅的目光中写着自责。
“郡主病好后你自去领罚,先收拾干净,照顾郡主。”
“谢阁主。”
悠宁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外面一声声的四老爷叫醒的。
她艰难地撑起来身子,不小心牵动了伤,疼得激起一身冷汗。
悠宁向外面走着。
“怎么这么热闹……”
这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发现院子里只有三个人。
裴子玄,时岳,以及一个老头。
吓得连困意都没了。
时岳见着她醒了,跑到她身边。
似乎看出了她疑惑的表情。
“赤卫问完好,便隐匿到他处了。”
悠宁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原来如此。”
那老头子眼睛很有神,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看样子身子骨就很硬朗。
自从悠宁出来以后,他的目光就一直跟着她。
悠宁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失了礼。
往前走了几步,恭恭敬敬叫了声四老爷。
裴子玄血唇勾了起来。
“宁儿,为师今日教你读字。”
“嗯?”
悠宁有些疑惑,却见着裴子玄没什么玩笑的样子。
“好……”
“第一个字,不是四,是读第三声,念一遍。”
裴子玄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死。”
悠宁念了出来。
裴子玄捋着她的发丝。
“第二个字不变。”
“老。”
“第三个字,读第二声。”
“爷?”
悠宁的尾音特意上挑了些。
“第四个字,子。连起来。”
“死老爷子?”
悠宁连起来念了一遍。
“真乖。”
裴子玄狼牙刮了下唇。
“小兔崽子,少跟老夫说这些没有用的,你信上说得丫头就是她?怎么还留着呢?什么时候杀?”
悠宁眼睛猛得瞪大。
“……”

锦鲤郡主软萌甜最新章节阅读

“什么?”
就因为她说了句死老爷子,他就要杀了她?
可是死老爷子那句话不是她说得啊,明明是裴子玄……
“这……”
她脚下有些不稳向后面撤了半步。
眼见着又要踉跄。
裴子玄的手随意向后面放过去,直接拦住了悠宁的腰,也挡住了她向后面倒过去的动作。
“死老爷子,胡说什么呢?”
他邪祟的声音带了丝丝缕缕上挑的尾音,还是依旧那样漫不经心。
“胡说?老夫胡说?兔崽子你还能活几个月不用老夫说,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只要你喝了这丫头的血,就能活下去,你不清楚?”
四老爷气得一愣一愣的,胡子也向上挑着。
悠宁只是觉得莫名其妙,裴子玄怎么就要死了?怎么就喝了她的血就能活下去?
难道,这就是他要当她老师的原因吗?
那他刚才救她?
也是?
……
裴子玄搭在她后腰上的手,清楚地感受到她的颤抖。
“那你杀啊。”
他对着四老爷,勾了勾嘴唇,一副吃定了他的表情。
“你!”
裴子玄了解他的性子,他才舍不得乱杀无辜。
“罢了!老夫懒得理你。”
他把手向裴子玄的肩胛骨点了点。
裴子玄伸手握住他的手背,然后轻轻拍了拍。
“命而已,没什么重要的。”
悠宁再次把眼睛盯向他。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比云淡风轻,仿佛在说的是另外一个人的生死一样。
的确,裴子玄一直都不是个惜命的主。
虽然他告诉悠宁命最大,也只不过是把名节荣辱人际,等等等,摘吧摘吧扔出去,发现也就剩一条命了而已。
四老爷把手抽了出来,自顾在梧桐树下面坐着了。
“做饭去。”
他朝着裴子玄说了句。
裴子玄没说话,只是血唇勾了勾。
然后伸手在悠宁的腰上拍了拍。
“爱徒,本宫今日教你厨艺。”
往厨房走的路上。
悠宁消化着刚才听到的那些话。
“四老爷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嗯,都是真的。”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提起来了一口气。
小了点声音。
“老师我不会说出去的。”
“嗤……”
裴子玄牙齿缝隙间挤出一声,哼了声不屑的笑。
“你随意说。”
“嗯?”
悠宁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说出去,大不了为师就扒了你皮呗,本宫技术好,一点也不疼。”
说完这话以后,裴子玄突然想起来,那天亓骨在这句话后面接的那句。
他***了下血唇。
悠宁撇了下嘴,他刚才这句话的意思真的是,她可以随便说吗?
进了厨房,裴子玄生火的动作十分熟练。
倒是悠宁在旁边站着,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
她看了看他忙活着的手。
修长的手指,手掌也很宽,很好看。
一点人气都没有的裴子玄,偏生在做着烟火气这么浓的事情。
除却剪烛花,这已经是悠宁看到的第二件事了。
“为师的手好看?”
裴子玄嘴边轻轻念了句。
“嗯。”
悠宁老老实实嗯了句。
“为师绷风筝的时候手更好看。”
他狼牙扫了扫下唇,笑了下。
悠宁皱了下眉头,然后见着好像没什么事情可以帮忙,寻了个板凳坐下了。
“谁叫你坐着的?”
裴子玄一边看着火,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还能干嘛?”
“洗菜去,菜会洗吧?”
“会,洗什么?”
裴子玄用鼻子尖点了一下左边那筐白萝卜。
悠宁会意去拿了那筐白萝卜,接了一盆子水。
“拿的动?”
他随口问了句。
“拿的动。”
悠宁准备把那盆子水端起来,却一下子牵扯到了伤口。
“嘶……”
裴子玄坐着抬起胳膊,单手捏住水盆,然后放到她刚才坐着的板凳旁边。
“不行就别逞能。”
他最知道那种伤口缝了线以后的滋味,虽然平时不疼,但是稍微一***,就会一阵刺痛。
悠宁一手拿着一个大白萝卜,站在那里。
天仙般的脸和两个大白萝卜放在一起总是显得有些违和。
裴子玄冷冷地瞥了一眼。
“早些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说,就她能护着本宫,本宫看啊,她连大白萝卜都护不住。”
他声音拖得长长的,又苏又低沉。
然后裴子玄鼻子尖向旁边点了点。
“愣着干嘛啊,不洗萝卜一会锅里炖你?”
扇了扇火,又接了一句。
“炖你,本宫是没什么意见,外面那死老爷子更不会有什么意见。”
悠宁僸了下鼻子。
乖巧地坐在了裴子玄旁边的小板凳上。
这时候,四老爷从梧桐树边上站了起来,来厨房看了一眼,随便一瞟,就看到这么一个画面。
“美色误事。”
下一瞬间,裴子玄一个柴火棍就扔了出去。
四老爷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功夫还是在身上的,顺手就接了过来。
把柴火棍往地上一扔,甩袖子就离开了。
当一道影子从悠宁眼前飘过去的时候,她整个人一抖,狐疑得抬起头,就只看见四老爷离去的背影。
许是今天裴子玄身上烟火气太浓,悠宁甚至有些忘了害怕。
不自觉把嘴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老师怎么会做膳?”
“死老爷子做得猪食猪都不吃,本宫又不想饿死。”
“没了?”
“那还需要什么理由?”
悠宁觉着确实不再需要什么理由,又重新低下头去。
“萝卜洗好了。”
裴子玄从他手里拿起了萝卜,走到砧板边上,把扇子递到悠宁手里。
“扇着,火熄了,本宫把你填***烧。”
“哦。”
悠宁嘴里嘟了一句,之后老老实实地扇着风,一下又一下,慢慢悠悠的,倒是也赏心悦目。
两个人在厨房里也是难得的和谐,不仅仅是看起来,
悠宁觉得她心里某些地方松了一块。
又说不出来。
一桌子菜。
“没有你做饭,老夫还真是不习惯。”
四老爷吃相看着就特别香。
悠宁喝了一口萝卜牛腩汤,萝卜淡淡的清苦味,和牛肉鲜美的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又咬了一口肉,她本以为肉会因为滋味进到了汤里面,而索然无味,却完全相反,肉也特别好吃。
“好吃!”
不禁说出来了一句。
裴子玄吃相特别好看,带着贵气。
“吃,肥点好看。”
悠宁看了看汤匙里面的肉,突然不知道是该咽还是不该咽。
餐食吃了一会,她突然想起来一些事。
“老师。”
“嗯?”
裴子玄慢条斯理地嚼着东西。
“明日起便是悠宁出宫回府的日子了。”
裴子玄,“回……”

小编推荐

锦鲤郡主软萌甜(悠宁裴子玄)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