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架空历史 > 师父破戒吗(苏灵南江玄离)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师父破戒吗(苏灵南江玄离)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师父破戒吗(苏灵南江玄离)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苏灵南江玄离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师父破戒吗章节在线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小龍包子,讲述了 二十岁那年,苏灵南被江玄离赐鸩酒一杯,七窍流血而死。偏偏赐她毒酒的人,最后却哭得最撕心裂肺。

3

举报
下载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苏灵南江玄离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师父破戒吗章节在线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小龍包子,讲述了 二十岁那年,苏灵南被江玄离赐鸩酒一杯,七窍流血而死。偏偏赐她毒酒的人,最后却哭得最撕心裂肺。

苏灵南江玄离小说简介

深冬时节,绥鋆宫铺满了厚雪。远远望去,银白的白雪与朱红的宫墙交融,有着别样风景韵味。
江玄离还在明德殿批阅奏折。苏灵南怕他冷,故顶着大雪前往明德殿送狐髦。
“侧妃娘娘,是来看王爷的吗?”明德殿外掌事太监拦下了苏灵南。
她点了点头。
掌事太监有点为难,许久后才说道:“可是……太后在里面呢……”
苏灵南瞬间意会。她将狐髦递到掌事太监手里,卑微避到一旁,“那请公公将狐髦交到王爷手里吧,我这就回去了——”

师父破戒吗章节全文阅读

苏灵南坐在了清风观的一块裂石上,看着头顶的半轮残月,目光有些迷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现下的她,十四岁。
然而她却快要忘记,前世里,那个十四岁的苏灵南是什么模样了。
此时的自己,眼中半分狡黠和灵性也无。那双颜色各异的眼眸,应当是充满了恨意,哪里还有十四岁少女的灵气。
这样一双充斥着怨恨的眼睛,连自己都骗不过,又怎么能骗过旁人?
江玄离那般聪明,这样必定会引得他生疑。
星月交辉,鹅黄月光落下,满地枫叶碎。
苏灵南陷入了沉思。
她蜷缩在那块半尺高的石头上,睡着了。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她又见到了十四岁的苏灵南。
陌生又熟悉。
***
苏灵南是一个身带异香,却莫名被人追杀的孤儿。
她不知道是何人要杀她,就像她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
她的一生,似乎从出生便注定是个悲剧。
太多的人跋山涉水都要来找苏灵南报仇。她的养父母为了保护她,也死在了仇人的刀下。
五岁的苏灵南彻底失去了庇护,只能孤苦伶仃的来到祟元城傀市。
为了活下去,她很快学会了第一件本领,那就是躲。
学会用稀奇古怪的熏香隐匿自己身上的香味,躲避仇家的视线。
为了生存,她做过坑蒙拐骗的事情不少。
五岁大的苏灵南极会卖惨,动不动就说自己死了爹死了娘,求得路人垂怜,混点铜板生活。
后来她长大了一点,越发伶牙俐齿,常常把人哄骗得团团转。
她除了有异香,还有一处不同寻常,那便是一双异瞳。
她一双杏眼,漂亮精致。若是在强光照射下,那双醉人眼眸可见相异瞳色。
左眼是纯黑瞳眸,而右瞳却是琥珀色。
阳光照耀下,这样一双相异眼眸楚楚望着,有着摄人心魄的深邃感。
所以苏灵南时常唬别人,说她有一双阴阳眼,是转世来的九天玄女,还在祟元城的傀市做起了‘指迷算命’生意。
因为一双异眸和一双利齿,苏灵南在傀市可谓是混得风生水起。
她也有栽跟头的一天。那天,有位衣冠楚楚的男人找她去家里做法事,祛家里的邪气。
为了十两银子,苏灵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打死也没有想到,那位楚楚男人竟然会是花名坊的老鸨,李沅天。
花名坊是有名的雏妓院,里面未张开的小女孩居多。十岁至十二岁的小姑娘,是这里的俏手货。
苏灵南被锁在屋内,屋内只有一扇绝望的纸窗。
李沅天教她怎么勾引男人,教她如何放柔姿态,手把手将她培养成了小花魁。
小花魁的‘***之夜’价格高昂。李沅天更是早就传出‘双瞳美人’的名声。
她的身价被抬到了三千两。
价格越来越高,这说明李沅天就快要将她卖出去了。
苏灵南越发忧愁,只能趴在那纸窗牖旁,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一道明媚的光从纸窗透入,顺着光亮,她看见了白衣道袍,一身浩然正气的江玄离。
此时江玄离也正巧抬头。两目交汇的那一刻,她瞬间抓住了时机。
苏灵南几乎想也没想,直接翻过窗牖,从三层高的小楼跳下去。
就算是死,她也绝不成为雏妓。可若是生,修道之人都爱普渡众生,她寻思着肯定能得到道长垂怜。
江玄离一身白衣长袍,挽起一个道髻,用玉簪固定好。他手执一道白色拂尘,五官俊朗,面容平静。
他在苏灵南身边停下来,俯身将她扶了起来。
从小跌打滚爬,苏灵南不是娇柔的身子。痛归痛,她还是咬紧牙关,连忙躲在了江玄离身后。
“道长,救我——”她生怕他会见死不救,死死攥着他的袖角。
娇小的身子紧紧贴着他,还微微带着颤抖,让人有种强烈的保护欲。
江玄离身子一怔,回过头来,目光细细打量她,“施主,可是遇到了难处?”
苏灵南连忙点了点头。
下一秒,李沅天就带着人追出来了。
苏灵南忍住剧痛,又往江玄离身后缩了缩,呢喃道:“道长,你一定要救我,被抓回去我要被打死的。”
江玄离一身白衣道袍,浑身浩然正气。他将苏灵南护在身后,轻声宽慰道:“别怕,我救你。”
苏灵南抬眸看他,慢慢松开了他的袖角。
这还是,养父母死后,第一次有人会让她心安。
李沅天身后冒出三个壮汉,他指着苏灵南破口大骂:“苏灵南,你以为你谁啊?你这段时间吃我的喝我的,你就得给我做事!”
“你还敢给我跑?你能跑哪儿去?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李沅天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江玄离眼疾手快,拦下了。他的表情依旧清心寡欲,语气平和道:“你要什么,贫道都给你。”
“老子要钱!”李沅天蔑视了江玄离几眼。
“好,贫道给你三百两。”
“臭道士!你口气还不小!”李沅天冷哼了声,“你出家人哪里来的钱财?再说里面价格都抬到了三千两,三百两?老子不卖!”
江玄离将李沅天手腕松开,云淡风轻道:“一万两。”
这下苏灵南有点不淡定了。
花名坊有个规矩。开了天价若是给不出银子,至少会被打掉半条命。
她紧张的扯了扯江玄离拂尘,小声提醒道:“道长,这个价格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放心。”江玄离轻声回道。
“你区区一个臭道士,哪里来的万两白银?”李沅天势利的嘴脸展露无遗,“这个臭道士口出狂言!给老子打!”
哪怕这个时候,江玄离眉目依然随和冷静,眼里不见一丝波澜。
“给你一万两,你去这个地方取银子就好。”他走近了一步,死死拽过李沅天的左手,用拂尘的另一端在掌心间写了三个字。
宁王府。
李沅天整张脸瞬间惨白。他的左手被江玄离捏得发紫,他痛得连忙跪下来,颤抖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道长见谅!”
江玄离重新理了理白色云扫,语气不紧不慢,“贫道给了你地方,你日后去取就行了。”
“不敢不敢,”李沅天声音弱下来,连忙摇头道:“小人不敢——”
江玄离倒是没有多纠缠,带着苏灵南离开了。
‘双瞳美人’的名声传出去,所谓的‘阴阳眼’已经不再让人信服。傀市是待不下去了,搞不好还有一堆被她诓骗的‘信徒’来找她麻烦。
苏灵南心念一动,心中有了主意。
“道长,我从小做得坏事儿不少,你若是就这样将我放走了,我肯定还是会死的……”苏灵南一瞬间眼泪盈涌,说哭就哭了出来,“你可要帮我帮到底啊……”
江玄离眉头紧皱,见她哭得那么伤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妥协问道:“那你愿意跟我回清风观,当我的徒弟吗?”
苏灵南听到这句话,迅速止住了哭腔。
她用袖子蹭干了眼角的泪,瞬间像个没事人似的,声音也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师父,我愿意的。”
江玄离对她那能哭马上就能哭,能止马上就能止的技能,有点诧异。
“清风观是吧?”苏灵南大步走到了江玄离前面,“那地方我可熟了。”
“嗯?”
苏灵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有好几次饿了,去要过几次斋饭。”
“师父,我跟你说,这祟元城方圆百里的道观我都去蹭过斋饭,只有清风观的斋饭最好吃。”
一提起清风观的斋饭,苏灵南就满足的***了***唇瓣,似乎意犹未尽。
江玄离垂眸,细细打量了苏灵南娇小的身子。
“你今年几岁了?”
“十四岁了。”
十四岁,算不上雏妓。但苏灵南身子娇小,瘦得皮包骨头,看起来只有十二岁。
很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
江玄离一边觉得她行为举止好笑,一边又觉得她心酸可怜。
“行吧,你跟在我身边,”他微扬唇角,语气不紧不慢道:“以后师父会好好护你的。”
秋风席来,吹翻了满地的碎叶。苏灵南醒来的时候,眼睫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
前世的恩怨纠缠,令她愁肠百结。
可只要一想起当初那碗鸩酒,不仅杀了她,还杀了他们的孩子,她的目光又再次冷冽下来。
不知何时,她身上已经披了一件披风。
熟悉的檀香充斥着鼻腔,这是江玄离的衣服。
她猛地从石头上爬起来,眼睫上的泪也随之滑落。
江玄离端坐在一侧,见苏灵南白皙脸庞挂着的泪珠,眉头微蹙,问道:“怎么哭了?”
她生怕露出了破绽,连忙擦干了泪,轻声应道:“没、没什么。”
江玄离手执一道拂尘,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及她那双精致的眉眼,不过很快转移了。
许是她命运多折的缘故,清风观的江玄离,对她这个小徒弟是极宠爱的。
若想击溃江玄离,让他身败名裂,只有在清风观才最容易。
苏灵南迅速找到了十四岁的状态。
她嬉皮笑脸的凑到江玄离身边,古灵精怪笑道:“师父,你怎么来啦?”
江玄离转眸,云淡风轻道:“夜里凉,回去歇息吧。”
一双细软的小手拉住了他的道袍,苏灵南扯了扯他的衣袖,“阿南不困了,师父陪我玩玩,好不好呀?”
江玄离转身,本打算数落一番,却见她跪在石头上,一双杏眼瞳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又原封不动的坐回去,手中白色拂尘轻晃,挑眉问道:“你想玩什么?”
苏灵南伸手去抓江玄离的左手,轻轻将他的左手指一点一点掰开。
“阿南,你这是做什么?”江玄离虽然满脸疑惑,但还是仍由她玩弄着他的手指。
他如葱白般的细长指骨落在她细软掌心。
苏灵南左手压住他的五根白指,右手捧起来细细看着他的掌心,神秘兮兮道:“师父,不瞒你说,我以前是算命的。”
“哦?”江玄离右手端着拂尘,饶有兴趣的问道:“可看出什么了?”
苏灵南闭眼,装模作样的捻手,像是在算什么东西。
半柱香后,她突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通透感:“哎呀,师父,不好了——”
“嗯?”
“你看你面方白净,很明显是五行缺金,而我又刚好属金。”
苏灵南认真的凑到他跟前,点头道;“师父,你这是命里缺我啊!”
夜沉了。鹅黄月光撩过他似笑非笑的眉眼。
江玄离见她一脸认真的胡编乱造,唇角不经意间浅笑,“那你说说,怎么样才能破?”
“金可助缺金,”苏灵南耸了耸肩,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还能怎么办?你只能破我了啊——”

师父破戒吗章节完整阅读

一年前,先帝薨逝。
太子江玄景继位大统,宁王江玄离道观出家。
江玄景给他的胞弟修了一座清风观,好让江玄离专心致志修道。
世人都感叹,文韬武略的宁王殿下,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要当道长?
都是为了秦云素。
一想到这里,苏灵南灵动的瞳眸便黯淡了几分,玲珑小巧的鼻尖隐隐泛酸。
她逼迫自己闭上了眼睛。脑中却全是明德殿两人暧昧的身影。
白色纱幔随风漂浮,露出了秦云素半边脸。她如水蛇般娇柔的身段,一点一点缠绕着江玄离。
轻薄的白纱撩过她精致的脸庞,细细勾勒她的下巴线条,最后与吹弹可破的玉肌相融。她的五官白皙干净,一双桃花大眼仿佛能落出嫩水。而当她娇身一软,姿态间又妩媚风情。
苏灵南亲眼见过秦云素,见过她在江玄离怀中风情万种的模样。
清纯白净的脸庞,***婀娜,一颦一笑,眉眼间的妩媚浑然天成。
秦云素,的确是个让男人欲罢不能的***。
那夜,苏灵南又做噩梦了。
她梦见秦云素那双桃花眼,就这样瞪着她,像宣誓主权一般,阴冷威胁道:“苏灵南,他是我的——”
是你的,一直都是你的。她一直都知道,江玄离是秦云素的。
上辈子,她是这样卑微的想着,甚至谨小慎微处理着两人暧昧关系。
她的卑躬屈膝,却是换来两人的得寸进尺。
所以这辈子,江玄离逃不掉,她秦云素也别想逃掉。
苏灵南的目光再次阴鸷,她轻眯双眼,两只异瞳神色不一,却都同样透着寒意。
琥珀色的瞳眸,烙下初冬的冷雪。红梅绽放,似鲜血般炙恨。
***
清风观有一处梅园。玄冬天寒,梅枝错综复杂,彼此交织,彼此纠缠。
苏灵南的生辰又近了。大师兄白疏又来带她下山觅食。
那是江玄离的特许。
她在清风观养了一阵子,依然瘦瘦巴巴的像根柴棍。考虑到清风观斋饭清淡,他便特许白疏将她带下山,让她吃点鱼肉。
修道之人本不能食肉荤。他本就当她是来清风观玩儿的,自然万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下山后,苏灵南故意绕到了祟元布庄,像个小姑娘似的,在花里胡哨的衣裙间流连忘返。
“大师兄,你看这件好看吗?”她欢喜的拿起一件白衣杉裙,在自己身上左右比划。
白疏一身白衣道袍,挺直腰杆站在一侧,略微尴尬,却又不想破坏了苏灵南的兴致,迎合道:“好看。”
“那这件呢?”她又取下了一件青黛色碎花裙,在古铜色镜子前,量着自己娇小的身形。
白疏以前也带她下山,她都很乖觉的吃完东西就回去了。
他盯着异样举动的苏灵南,突然恍然大悟道:“小师妹,快要过生辰了吧?”
他心里寻思道,这是在向他讨生辰礼物呢。
苏灵南双手捧起漂亮衣裙,笑得眼角弯弯,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你挑吧,师兄都给你买。”白疏伸出宽厚的掌心,弯身去摸她的柔发。
她忽然就不喜欢刚才那两套衣裙了。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慢慢往上移,最后落在一件绛色金丝绣花裙。
那是一条舞姬的裙子。
红色裙决飞扬,金丝长袖飘舞,腰间被特意裁成柳枝细小,修身剪裁将凹凸有致的身形展露无遗。
可以想象,穿上这条绛红舞裙的人,扭动着娇柔楚腰,会是多么妖娆动人。
她一眼就相中了那条风情至极的绛色金丝绣花裙。
白疏盯着那条绛红绣花裙,表情突然有点为难,倒不是因为这条裙子贵,而是这条裙子实在太过鲜艳,带回清风观并不合适。
他随便拿了一件丝滑面料的白衣素裙,倾身递到她面前,“小师妹,我觉得这一件裙子更好看,不如……”
苏灵南忽然就不高兴了。转身气鼓鼓的,也不去看白疏,就这样双手环抱,咬紧唇瓣。
“好,师兄给你买。”白疏见她气成这个样子,只好急匆匆的掏出袖中银子,付了钱。
“还是大师兄好!”她立马抱紧白疏,两只圆滚滚的眼睛笑得眉飞色舞:“大师兄是这世间对阿南最好的人!”
她欣喜若狂的奔向掌柜,还未等掌柜包好衣裙,她就迫不及待的拿起裙子在自己身上打量。
白疏摊开双臂,表情是无奈的,眼睛却是笑着的。
“大师兄,你猜我穿上它,会是什么样?”
她不过简单比划,红衣便将她玉肤衬得玲珑剔透。白疏笑了笑,不经意间露出八颗白齿。
他凝视着那身红衣,和红衣下那双明媚眼眸,突然有些失态,忘记了收回了双臂,支支吾吾道:“肯定、是极好看的。”
“那师父呢?”她欢喜的凑到他面前,两只眼睛弯弯的,欣喜问道:“师父会喜欢吗?”
“清风观不允许女徒弟穿红衣,”白疏挠了挠头,“我猜你这样穿,师父或许会生气。”
她含笑着转身,背对白疏时,她将袖角那朵金边绣花紧紧攥在手里,琥珀色瞳眸轻弯,溢出几丝嘲讽趣味。
会生气?上辈子,秦云素穿着红衣在江玄离怀里折腾时,他可高兴了。
她不过相仿相效罢了。
***
苏灵南生辰那日,江玄离正在白玉宫闭关修炼。
她换了身衣服,偷偷摸摸潜入了白玉宫。
江玄离正盘踞坐于绫锦蒲团。白玉宫噤若寒蝉,她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很明显。
他依旧紧闭双眼,不为所动。
直到一个软软绵绵的身子钻到他怀里,他才慢慢睁开双眼。
“阿南——”他低沉的唤了她一声,语气带有几分警示。
她知道他是喜欢妖娆的。因为上辈子,秦云素也是一身红衣,眉眼间风情万种,惹得他流连忘返。
李沅天曾说,她有一双会勾引人的眼睛。那双杏仁大眼本就好看,再加上一对相异瞳色,更是点睛之笔。
男人才是最了解男人的。李沅天曾教过她魅惑功夫,苏灵南稍微学了点,那双深邃眼眸,便能勾人心魄了。
上辈子,她不屑用此污秽手段。这一世,只要能让江玄离身败名裂,她不介意用这等魅惑手段。
于是,她更大胆了。纤纤玉手拔下木簪,柔软青丝垂落,与他的白衣道袍交织相融。
那双清澈见底的杏眼,微微勾压,妩媚风情从瞳眸间溢出。
“师父,今天可是阿南的生辰,”她细软的腰身就像一条蛇,盘绕在他腰间,语气***道:“师父都不来陪我。”
她全身贴在他的胸膛之处,尺度把握得很好,似有似无的贴合,更让人回味。
江玄离这才抬眸,细细打量她。
他一眼就瞧见了那双摄人心魄的瞳眸,正楚楚的望着他,带有些许***柔情。
他强迫自己转移了目光,喉结不自觉翻动。
深冬酷寒,她却只穿一件绛色金丝绣花裙。舞裙很漂亮,也很凉薄,她鼻子都被冻红了。
“师父,冷——”娇软身躯蜷缩在他怀里,像只娇小的宠物,却不是一个安分的宠物。
娇身柔嫩,好像一个不经意,就容易揉碎了。他双手僵在原地,任由她在他双臂间蹭来蹭去。
白玉宫很大,他的眼眸却只有那身漂亮红衣。
她像一团烈火,在他瞳眸间炙热燃烧。
鲜红绛衣与吹弹可破的雪肌交融,是浑然天成的妩媚感。那份千娇百媚,是媚在了骨子里。
“谁许你穿红衣的?”他声音忽然低沉了几分,眸中透着几丝慌乱,他很快阖上了眼睛,手中拂尘却在猛烈晃动。
苏灵南故意在他怀里***了几番。
青丝垂落,捧在手心丝滑柔顺。她轻挑柳叶眉,咬紧朱唇的那一刻,有种致命的***。
“师父,阿南穿红裙子,好看吗?”声音清脆酥麻,酥到了心头。
妖精,苏灵南成了一个勾人心魄的妖精。
他始终紧闭双眼。可他压抑不住急促的呼吸,喉结不停翻转,似乎在努力隐忍。
苏灵南意犹未尽的***了***唇。
眨眼之间,两片柔软的唇瓣就贴上了他翻转的喉结,她伸出舌尖在凸出的软骨处,几番撩拨。
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他睁开了眼睛,眼神忽然不太坚定,目光有些迷离。
清心寡欲的白玉宫,充斥着滚烫的暧昧气息。
他深吸了几口气,一把抓起她不安分的玉手,冷冷的直视着她,声音嘶哑道:“谁教你这些的?”
她娇身一跃,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廓,柔软的声调像蛊惑人心的毒药。
紧接着,她松开了两片***唇瓣,带有烈性的媚笑道:“师父你呀。”
“我?”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她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上,两片眼睫迟迟未动。
“是呀。”苏灵南越来越不安分。她俯身,故意用玉齿咬断了他腰间的系带。
果然是利齿。放软身段的同时,又带着不容人拒绝的野性。
江玄离身子一怔。
她能看见她的师父,道貌岸然的殊夜道长,手心已经紧紧攥成一团。
他已经在她似有似无的挑逗中,败下阵来。
只差最后一道防线了——
她腰肢柔软,就像一块酥软的甜糕,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香甜。
娇细的指尖,从他的腰间,不紧不慢的划到他凹凸有致的锁骨、嶙峋俊俏的下巴、滚烫至极的耳垂。
“师父,你对阿南的‘恩情’,阿南一点儿都不敢忘记。”
她娇小的身子从他左臂下穿过,像条柔软的蛇,利落绕到他身后,一口含住了他的耳垂。
“师父,我来报恩啦。”她轻咬他的耳垂,唇片湿濡,娇声问道:“所以,你要破戒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师父破戒吗(苏灵南江玄离)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