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情浅时光(莫弯弯莫子谦)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情浅时光(莫弯弯莫子谦)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情浅时光(莫弯弯莫子谦)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火爆全球的言情小说——由小编给大家提供情浅时光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的作者是江心月影,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莫子谦和莫弯弯,曾经莫弯弯以为,谁都会***,莫子谦不会,谁都会离婚,她和莫子谦不会离婚!

3

举报
下载阅读

火爆全球的言情小说——由小编给大家提供情浅时光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的作者是江心月影,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莫子谦和莫弯弯,曾经莫弯弯以为,谁都会***,莫子谦不会,谁都会离婚,她和莫子谦不会离婚!

小说简介

但是现实却狠狠扇了她一耳光,莫子谦竟早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家,还有了孩子,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她!莫弯弯一气之下失手伤人,入狱两年,出来后莫弯弯化身为林笑,她不要再和莫子谦有任何牵扯···

情浅时光免费章节阅读

第54章两次被搅我说:“佳郁,我这辈子,是不会再结婚的了。”
佳郁道:“你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莫子谦那样,再说,你总得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沉默不言声,心里对再婚,是报着极为排斥的态度的。
佳郁道:“我已经给你约好了,不管怎么样,明天晚上一定要去看一看,这男人真的不错的。”
不忍让佳郁难作,转天,我早早结束了手头的工作,一身清新打扮,来到佳郁所说的咖啡厅。
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旁,坐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他有着一张线条刚毅的脸。不似莫子谦清俊温雅,也不似五少帅得张扬,这个男人面容和身形都透着一种粗犷,许是常年军营生活的打磨吧,他的身上没有时下办公室男人的那种精致,反倒更显宽厚随和。
他穿了一件黑色略显宽松的衬衫,黑色牛仔裤,看到我走过来,他眉眼一弯,眼角现出浅浅的纹路。
“是林小姐吧?我是陈辉。”男人站了起来。
“是的,你好。”我对陈辉一笑,两人相继落坐。
而此时,我不知道,咖啡厅里还有一个人走进来,他站在不远的地方,默默地对着我这边凝视了一眼,便拔腿上楼去了。
我和陈辉聊了一会儿,说了我现在从事的工作,他也说了很多部队里的事,我看到提起军营生活的他,眉眼间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光辉,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那种生活。
“小姐,楼上VIP包间,您的丈夫在等您。”
这时,走过来一位咖啡厅侍者,他的话让我整个人石化在那里。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辉疑惑的目光已经落在我脸上,“你没有离婚?”
“不,你误会了,我早就离婚了。我没有什么丈夫,你别听这人胡说。”
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有人在搞恶做剧,拿我开涮。我虽然没有跟这个姓陈的处男女朋友的念头,但解释是必须的,陈辉听了我的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可那侍者又说了一句,“小姐,那位先生说,”侍者看了看我,有点儿犹豫,但还是说道:“说,小姐您堕过胎,小心身体。”
轰的一下,我的身体里一股火冲出来,会这样侮辱我的人,除了莫子谦还会有谁。
我轰的一股火起,也不管对面还有个陈辉,我气冲冲地就往楼上去了。一把推开了VIP包间的门,我对着那个风清云淡般坐在桌前慢悠悠品着咖啡的男人,大步冲了过去。
一把抢过他手里喝了半截的咖啡,照着他的脸便泼了过去。
“莫子谦,你这个混蛋!人渣!”
“嗯,还有什么?”
莫子谦不温不火,不急不恼地,修长白净的手指拾起桌上洁白的餐巾在脸上轻轻拭了几下。
我气的胸口冒火,眼里冒火,然而却真的找不到其他的词来骂他了,我必竟不是那些出口便能成脏的女人,我脑了里没有储存那么多骂人的词汇。
我手指着他,气的浑身哆嗦,“莫子谦,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很可能一刀捅死你!”
我已经放下了仇恨,准备好好过我的后半生,但莫子谦又来招惹我,无疑再度勾起我对他的恨意。
莫子谦仍是不恼,扔下手中染了污渍的餐巾,慢条斯理地道:“你忘了我说过,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何况,你在我的结婚纪念日日上,曾那般挑逗过我,你说,”他走过来,修长指尖挑起我的下颌,“我怎么能不好好的爱你呢?”
他忽地,扭住我的衣领,将我一把甩倒在沙发上,他随即过来,按住了我企图给他一耳光的双臂,“说,孩子到底还在不在!”
我被他此刻的气势骇到,但我是不会告诉他,我并没有打掉孩子的。
“不在了,早就打掉了!”
我咬唇,决不会告诉他,孩子还在,而且长的很像他。
莫子谦眸中涌动着汹涌的烈火,“莫弯弯,别让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
他起了身,抬手将衣摆抚平,又变成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我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对着他大声吼,“别再叫我莫弯弯,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让我恶心!”
除了孩子。
这个男人,总是能轻易将我的怒火燃到顶点,我愤怒地手指着他,“还有,莫子谦,你别再激怒我,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我不会做出什么让你没命的事!”
我说完,不再理会莫子谦,愤怒地离开了那个包间,然而,当我太阳***突突跳地来到咖啡厅一层的时候,我看到陈辉坐过的位子,此刻已经空空如也。
一个侍者过来对我说道:“小姐,那位先生让告诉您,账已经结过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算了,反正我也没想过要交男朋友。
可是在我离开咖啡厅的那一刻,我又改变了主意,我对这个姓陈的男人,天然的有一种亲切感,而我又打算开始新的生活,那么,何不跟他交往一下看看呢?
于是,我打电话给佳郁,让她把陈辉的手机号给我。回到店里,我开始给陈辉发消息,我说:“对不起,那个人是我前夫,他一直想搅乱我的生活,但请相信,我和他早在三年前便没有了关系,我也没有打过胎。”
过了好久,在我全身心扑入到明天食材的准备工作上时,陈辉发了消息过来,“明天去河边走走吧。”
我想,陈辉对我应该是有感觉的吧,而我,在被莫子谦这么一顿搅和之后,突然就生出了,要和陈辉处下去的念头。
我于是爽快地回了个“好”字。
转天傍晚,我早早地将店面锁了门,打车去了河边,陈辉就站在亲水平台的台阶上,凝望着远处云蒸霞蔚。
我走过去,叫了声陈先生。
陈辉回过身来,晚霞映着他略显粗糙的面容,平添了几分温和。
“叫我陈哥就行了。”
“哦,陈哥。”
我大大方方地唤了一声。
陈辉笑了笑,我们两人一起沿着亲水平台向前走去。
我跟他说,我结过婚,但丈夫背叛了婚姻,我坐过牢,还生过一个孩子,如果他能接受我的这些经历,那么和他在一起,也未尝不可。
陈辉怔然凝视着我,却是点点头,“我听说了,佳郁告诉过我。“
他的话让我怔住了,“你还知道什么?”
陈辉摇头,“就这些。不过你也不用有心理负担,我没结过婚,可***过,因为军人身分的特殊性,我们聚少离多,她受不了,便跟我分了。”
“除了没坐过牢,我们两个的经历差不多。”
陈辉笑了笑,他的话,让我放下了心里负担。
此时有人迎面走过来,对着陈辉喊了声,陈局好,陈辉对那人点点头,说你好。
我惊讶地看向这男人,“你是局长?”
佳郁说他在税务局上班,我以为他只是普通职员。
陈辉笑笑,“这不影响我们谈朋友吧?”
我摇摇头,但心里终是有点儿不得劲儿了。
回到寓所,我郁郁地对佳郁说:“你怎么不跟我说,他是局长啊,现在好尴尬。”
佳郁笑道:“局长怎么了,局长也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再说,是他自已托我给你们牵线的。”
“啊?”
我很意外,不知道这个陈辉,他从哪里见过我。
佳郁笑道:“他在网上看过你的贴子,说很欣赏你的才华,知道我们是朋友,便托我给你们牵线的。”
我窘。
接下来几天,我和陈辉没有再见面,我忙着完成我的订单,陈辉也在忙他的工作,直到四天后,他打来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我说:“好啊。”
我们两个有点儿自来熟似的,虽然见面才两次,但却好像早就认识了似的,我觉得他很亲切,像哥哥那种感觉。所以一点不排斥和他在一起。
晚上,我们去了一家中餐馆,不算很高档的饭店,但好在饭菜很有味道。
用完餐,我们一起离开,在饭店的门外,我看到有个男人走过来,那男人有着很好的皮相,但阴鸷着眉眼,一副没好气的表情,走到我们面前时,伸臂攥住了我的手腕,将我一把扯了过去,“这才分开多久,就到处惹桃花。”
五少把我拽过去,那手臂顺势又揽住了我的腰,然后把一双阴鸷的目光向着陈辉射过去,“陈局长,这是在跟我抢女人吗?”
陈辉太阳***跳了跳,一双温润却掺了几分恼火的眸子看看我,又看看五少,看得出,他是在刻制着心底的火气,但脸色仍然有些不好地对五少道:“五少说的什么,陈某没听懂。”
五少哼了一声,斜扬了眉毛,“我说,她是我的女人,你不要跟我抢了爹,再来抢我的女人。”
五少讥诮地撇撇嘴,拉着我便要走,我不知道他的那句抢了他的爹是什么意思,但我不是他的女人。
我愤愤地企图甩开他的钳制,“你做什么!谁是你的女人,放开!”
“不放!”
五少霸道的紧,却又扭了头对陈辉道:“知道她是谁不?就是被人拍到跟我开房的那个女人。”
五少哼了一声,下一刻拽了我的手便大步向不远处他的车子走去。


情浅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第55章珠宝***我不知道此时此刻,陈辉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虽然我和五少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但五少的话应该在陈辉心里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他久久地站在那里,之后,再也没有跟我联系。
一直被五少拽到他的车子前,他把我往他的车子里推,而我抵死不肯***,我双手都撑在车子上,我说:“五少,我们必须把话说清楚,第一,我不是你的女人,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关系;第二,我不想再报仇了,所以,以前说的话都不再做数了,我谢谢你以前为我做的事,我打心眼里感激你,我也会想法报答你,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
当我被五少从陈辉的面前带走时,我才知道,以前的我,一直都错了,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搭上了不该搭的人,我跟五少,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有他喜怒无常、自以为是、纨绔的世界,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我想过回我正常的生活,所以我,必须远离五少。
五少忽然冷笑,“啧啧,你还真是一个小算盘打的噼啪响的女人,现在搭上了别的男人,想一脚踢开我了,若是我说,你这辈子都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呢?”
五少忽然***一扯,我的身体倾刻间跌进那车子里,而直到此刻,我才看到车子里还坐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早被这样的五少吓到了,一脸惊恐地看着我跌进来。
“滚!”五少的声音越过我的头顶,那女子慌慌然地从车子里滚了出去,几乎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这就是五少,高兴的时候可以宠着你,哄着你,不高兴的时候,你就得连滚带爬地离开他的视线。
五少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绕到前面去开动车子,眩目的白色跑车,在夜色下风驰电掣,十几分钟后,竟是停在一处跨国连锁的珠宝店前,五少开了后面的车门,把一只大手伸进来拉了我的手。
我疑惑地被他带出了车子,就那么跟着他进了那家珠宝店。
大堂经理见到五少,像见到自家祖宗似的,一张像驴那么长的脸堆满笑容,赶紧迎过来,对着五少点头哈腰,“五少,您来了。”
想来,五少是没少带女人们在这里消费的。
五少却拉着我,头都不斜地道:“把你们店里最名贵的珠宝拿出来。”“是,是。”大堂经理一看,今天恐怕会有一笔巨额收入,赶紧命人去取。
我不明所以,“五少,你要做什么?”
五少却只管扣着我的手不松开,“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语气沉沉的,虽然帅气的脸上少了几分凶戾,但却让人琢磨不透。
很快,店员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大堂经理赶紧接过,双手奉到五少的面前,“五少,您坐下慢慢看。”
五少遂走到不远处的沙发旁坐下,中间松开了我的手。
大堂经理把手里的东西端到五少面前,“五少,这是小店的镇店之宝了。”
五少向我招呼,“你过来。”
我怀带着满腹的疑惑,走了过去,五少道:“你看看这些东西,喜欢吗?”
我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不知五少这是什么意思,然而,当我的目光落在那托盘上,躺在数个锦盒中,光芒四射的珠宝首饰时,整个人都惊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眩目的珠宝,从项链到耳环,到戒指,每一个都缀满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精美的钻石,奇美无比。
“喜欢的话,这些都是你的,但你得答应做我的女人,不再理会那个陈辉。”五少面色平和了很多,他大概以为,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逃不开珠宝的***吧!
我再一次惊的目瞪口呆。
我更无法理解,五少此刻那颗漂亮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五少,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些珠宝虽然美妙绝伦,但并非我所爱,我更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我想,我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吧,但五少阴鸷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向我射过来,“你确定?”
我点头,“我确定。”
五少一双凶戾的眸子盯着我有好久,盯的一直站在旁边的大堂经理和两个店员的头上都开始冒冷汗的时候,他再一次开了口,“滚!”
好吧,我再一次在五少的眼前滚了。
回到寓所的时候,佳郁还没回来,我洗过澡,坐在沙发上等佳郁,和陈辉三次见面,两次被搅散,我想,或许我这辈子就应该是孤独终老的吧。
夜里十点半,佳郁回来了,神情看起来很低落,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回房去了。
“佳郁?”
我很担心,这样的佳郁明显不对劲儿。
我追过去,可佳郁已将房门关上了,接着,那房间里便熄了灯。佳郁的手机铃声一直在响,后来忽然就断了音。
我心里百分疑惑,但也没有推门***。我想,或许是佳郁工作上出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想一个人静一静吧。
担心了一宿,早上,我满怀担忧地一次次朝佳郁卧室门口张望,每天这个点儿上,佳郁早该起床,准备上班了,但今天还是没有动静。
我过去敲门,佳郁没有反应,我便轻轻地将房门推开了。
房间里窗帘拉的严实,光线昏暗,佳郁背对着门口躺着,被子一直拉到耳朵处,我总觉得这样的佳郁是不对的,心脏一阵乱跳,我大步走了过去。、
“佳郁?”
我拉开了佳郁蒙住半截脸的薄被,却看到佳郁一脸的泪,在无声的抽泣。
“佳郁,你怎么了?”
我大惊,连忙拉过她的手,不知所措地放在胸口。
佳郁哭的,带着浓浓的鼻音,“吴志海他,真的和那女孩儿在一起了。”
我的脑袋里轰然一下,我想起了吴志海和韦秀秀,这段时间,我忙着自己的事情,忙的天昏地暗,又和陈辉约会,竟然把吴志海劈腿小助理的事给忘了。
我原是要找机会告诉佳郁的呀!
现在被佳郁自己发现了,她要怎么承受?
佳郁的眼泪不停地流,被角都打湿了,“昨晚,我去了我们的新房子,他们……他们就睡在一起。”
佳郁哭着抱住了我,冰凉的泪水瞬间就打湿了我胸口的衣服。那是佳郁几乎拼尽全部心血买的婚房啊,而她的爱人,就在那房子里,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这种情景,想想都会让人崩溃。
该死的吴志海,我像当初恨上莫子谦一样,想拿把刀子把吴志海给捅了。
佳郁在我怀里不停地哭,“笑笑,你以前一直在提醒我对不对?是我傻,一直以为吴志海不会背叛我……”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抱紧了佳郁,我的可怜的佳郁。
我在家里陪了佳郁一整天,佳郁还是精神萎靡,一整天滴米未沾,整个人迅速地憔悴下去了。
傍晚时,外面传来门铃响,我过去开门,吴志海一脸灰色地站在外面,我开门时,他抬腿想进来,被我一伸胳膊给拦住了。
“佳郁不会见你的,哪远滚哪去!”
吴志海眼睛里泛出一丝阴冷的光,“我俩的事,你算哪根葱管,滚一边去!”
吴志海将我一推,便大步跨了进来。
“佳郁!你听我解释!”
吴志海站在佳郁的卧室前,不停拍门。
半晌,房门打开了,佳郁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梳得整齐,脸上化了淡妆,她冷冷地对吴志海道:“你听着,这房子是我租的,你没权力让笑笑滚。”
吴志海很尴尬,“笑笑!”
佳郁却平静地对吴志海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房子和车子的钥匙给我,你跟你的小***你们幸福地在一起吧。”
我心里暗自为佳郁叫了声好,这才是佳郁,做事不拖泥不带水,有了污点的男人坚决不能要。
正在我暗暗为佳郁这么快能恢复理智高兴的时候,却见吴志海扑通跪下了,他痛哭流涕地拽着佳郁的衣角,“佳郁,我知道我错了,是那个韦秀秀她勾引我,我一时糊涂,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千万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我发誓,我会跟她断的干干净净,以后再不来往,你相信我,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佳郁冷冷地拂开了吴志海攥着她衣服的手,“东西脏了就是脏了,我不会用脏了的东西,你还是把钥匙都给我,自己好自为知吧。”
佳郁白皙的掌心朝着吴志海的方向,依然伸着,吴志海跪在那儿,一张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
“佳郁……”
也不知道是后悔劈腿韦秀秀,还是心疼即将到手的房子车子,吴志海哭的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这样的男人,是完全配不上佳郁的,佳郁跟他早点分了最好不过。
过了好半天,吴志海才将车子和房子的钥匙十分不情愿意地交到佳郁的掌心,佳郁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将吴志海关在了外面。
吴志海临走时,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吴志海走后,佳郁从屋里出来了,“笑笑,明天陪我去趟医院。我去把孩子打掉。”
我瞬间瞪大了吃惊的眼睛,佳郁竟然怀孕了。
我一夜难眠,佳郁怀孕,让我越发后悔自责。

小编点评

情浅时光(莫弯弯莫子谦)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人气超高,作者文笔精湛拥有着众多粉丝,喜欢看都市小说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喽。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