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邶先生我要吃糖(苏浅邶凛骁)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邶先生我要吃糖(苏浅邶凛骁)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邶先生我要吃糖(苏浅邶凛骁)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苏浅邶凛骁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邶先生我要吃糖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女人,居然还真的没有来。连她的婚礼都不来,这脸打的,是真让人不爽。

5

举报
下载阅读

苏浅邶凛骁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邶先生我要吃糖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女人,居然还真的没有来。连她的婚礼都不来,这脸打的,是真让人不***。然而,当她走到中央的时候,却对上了苏浅那一双猫眼。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苏洛的脚步一晃,险些踩到婚纱的裙摆。

苏浅邶凛骁小说简介

苏浅一进门,就看到乔允安坐在地上,正在和人视频。
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笑嘻嘻地说道:浅浅,你回来啦。
苏浅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下来。
镜头里面是一个气质温润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白胖的糯米团子。
那糯米团子一看到苏浅,就咯咯笑了起来,口水直接流到了男人的手臂上。
豆宝,想干妈了吗?苏浅的眸光瞬间温柔了下来,逗弄着那个白玉的奶娃娃。

邶先生我要吃糖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今天最美丽的新娘出场。
众人转过头去,苏洛一袭抹胸式婚纱,在父***苏明远的牵伴下,缓缓走来。
她从刚刚就一直在寻找苏浅的身影,在自己为她安排的位置上没有看到苏浅,苏洛的心头一阵不悦。
这个女人,居然还真的没有来。
连她的婚礼都不来,这脸打的,是真让人不***。
然而,当她走到中央的时候,却对上了苏浅那一双猫眼。
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苏洛的脚步一晃,险些踩到婚纱的裙摆。
坐在她身侧的那个男人,不是邶凛骁吗?
他所说的那个女伴……
居然是苏浅!
不可能!
苏洛的指甲掐进捧花的花托,视线死死的盯着苏浅。
而她身侧的苏明远,也注意到了苏浅。
他的脸色一僵,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
苏浅别过视线,转头看向邶凛骁。
从苏洛的角度,苏浅不知道是在和邶凛骁说些什么。
她的心头瞬间涌窜起了无尽的嫉妒。
为了邀请邶凛骁出席她和楚涟的婚礼,他们不知道废了多少的周章,在收到邶凛骁会出席他们的婚礼的消息时,苏洛是充满了得意的。
而现在,那个能够让这场婚礼成为宁城甚至全国震撼的婚礼的男人,正目光温柔地看着苏浅。
那个贱人!
她凭什么!
邶凛骁附耳对苏浅说:你那个妹妹,脸色很不好。
苏浅没有回头,只是微微地勾起了唇角。
她不用去看也能够猜得出来,苏洛脸上的表情此刻有多么的精彩。
她说:如果在这之前她知道我认识你,一定会来和我***近。
从而去接近邶凛骁。
苏浅对苏洛的惯用手法太过了解了,如果在咖啡店的时候,就被她发现了邶凛骁,这场婚礼,说不定都会办不下去。
而苏浅的话,却叫邶凛骁感到不悦。
他拧了一下眉头,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什么样子的女人都能够入得了我的眼?
苏浅听出邶凛骁声音中的愠怒,扑哧笑了一声。
男人应该都很难抗拒她才是。
苏浅。
我不说了还不行。
苏浅将视线放到舞台上去。
此刻,苏明远已经将苏洛的手交在了楚涟的手里。
台上,苏洛和楚涟并肩而立,任谁看了,都觉这是十分相配的一对璧人。
不得不说,苏洛的定力真的很不错。
明明都恨不得想要掐死自己了,此刻却保持着她端庄优雅的笑容。
苏浅的眸光清淡,视线不期与苏洛的撞在一起。
尽管她掩藏的很好,苏浅还是能够察觉到她眼睛里面的怨毒。
仪式正在进行。
苏浅却有一些意兴阑珊。
她自然是没有办法对这两个人报以祝福的心情的。
她低头把玩着裙摆上的钻石,颗颗晶莹璀璨,炫目的不得了。
你很喜欢燕笙绵?邶凛骁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她的设计很完美。苏浅毫不掩藏自己对燕笙绵的崇拜。
想拜她为师?
可以吗?
苏浅转头,看住邶凛骁。
她的眸光晶亮,猫眼中充满期许。
邶凛骁喉咙发***,眸光微沉。
如果你想要的话。邶凛骁说。
苏浅一听,瞬间乐了起来。
下一秒,已经里面却滑过了一丝了然的光。
邶先生,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用这样的方式套路我?苏浅晓得贼兮兮的。
你也可以这样认为。邶凛骁轻笑,暗想自己大概真的是魔症了。
居然连这种诱哄的方式都提出来了,真是越活越回去。
是真的很诱人呢。苏浅是真的觉得,如果能够拜燕笙绵为师,她可能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而且,她也觉得,邶凛骁并不会伤害她。
邶凛骁瞧着苏浅的表情,心情多云转晴。
抬手捏了苏浅的一缕发丝掖在耳后,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之间的互动,******地刺灼了苏洛的眼睛。
她的目光******地落在苏浅的身上。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说。
花童将戒指送上,苏洛回过神来,将手落到楚涟的掌心。
他们这才发现,苏洛那精美的指甲不知何时已经断了。
洛洛,你怎么了?从刚刚开始就在走神。楚涟握着苏洛的手,小声地问。
苏洛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涟哥哥,我没事儿,快点儿给我带上戒指吧。
从刚刚开始,苏洛的心中就很是不安。
她总觉得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是一道身影冲到了舞台中央:楚涟,你这个***!
男人气势汹汹,一拳砸在了楚涟的脸上。
楚涟手上的戒指掉在地上,滚落下了舞台。
我打死你!
楚涟已经被***在了地上,男人一拳接着一拳砸在楚涟的脸上,场面陷入一片混乱。
程焕知你疯了!楚涟满口血水,抬手朝着程焕知挥舞了一拳。
楚涟!你搞大我妹妹的肚子,现在还有脸结婚!程焕知又是一拳砸在了楚涟的脸上,那个清隽的新郎,此刻已经面目全非。
终于,有人冲上来将程焕知拉开,苏洛连忙去扶起了楚涟:涟哥哥,你没事吧?
楚涟吐掉口中的血水,看住程焕知:你刚才说什么?若若怀孕了?
楚涟!你特么不是个男人!程焕知说着,就要冲过来再打楚涟。
而苏洛却已经挡在了楚涟的身前:表哥,这一切一定是一个误会,今天是我的婚礼,有什么事情,我们婚礼结束以后再说。
苏洛!程焕知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小宠爱到大的表妹,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你告诉我,你真的不知道若若的男朋友是楚涟吗?
表哥……苏洛的脸色苍白,脸上盖着的粉底也无法遮挡住她的惊恐。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到底为什么程焕知会知道。
余光瞥见苏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苏洛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她直接提着婚纱的裙摆就往舞台下走去:是你!是你在表哥面前造谣的是不是!
造谣?苏浅轻扯了一下嘴角,眸光中闪过一丝轻蔑。
你确定,我只是造谣?
苏浅站起身来,本就比苏洛高出了半个头,这会儿更是气势逼人。
抢自己表妹加闺密的男朋友,逼得她远走异国他乡,你真的觉得,这件事情你不说,楚涟不说,若若不说,就是一个永远的秘密?
在姨妈和表哥的面前装乖巧,说什么因为若若突然出国,楚涟伤心欲绝,你长时间的陪伴,才让他对你产生感情,让他们接受你们在一起,苏洛,你哪里来的脸面?
本来就是这样的!苏洛着急的大喊。
你是如何爬上楚涟的床,如何将若若逼走,苏洛,你真的说的清楚吗!苏浅的眸光陡然凌厉。
姐姐,我才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能这样说我……苏洛瞬间委屈了起来,伸手去握住苏浅的手,眼泪扑簌簌地就往下掉落。
苏浅的这一番话,打的不只是苏洛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苏家的脸。
而她也是苏家的女儿,苏洛不信她可以这般不顾苏家的脸面。
而苏浅却只是轻笑了一声,说道:苏洛,你伤害若若的时候,又有没有想过她是你的妹妹!
苏洛哭得更加的凶了起来。
而苏浅已经将手抽了回来。
楚涟跌跌撞撞地从舞台上跑下来,看住苏浅:浅姐,你说若若……
不关你的事!苏浅根本不会给他一点儿好脸色。
这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让她恶心至极。
孽障!苏明远已经走了过来,抬手就要给苏浅一个耳光。
让你来参加婚礼,你就要这么伤害洛洛吗!
他的手还没有落下,就已经被人抓住了手腕。
邶凛骁冷着眸子,居高临下地看住苏明远:苏先生想要对我的女人做什么?
他的力道不轻,饶是苏明远,此刻都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捏断了。
而邶凛骁这话一出,却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众人之前还没有认出邶凛骁身侧的女人是谁,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苏家那个被流放的大女儿吗?
怎么会变成邶凛骁的女人?
苏明远满肚子的怒火,在听到邶凛骁的话以后,却也是瞬间就浇灭了。
苏浅则是一囧,怎么就被贴上了邶凛骁的标签?
她下意识地朝着邶凛骁看过去,他浑身的气压冰冷,散发着一种骇人的气息。
只是,他挡在自己身前的样子,却叫苏浅整个心脏都仿佛停跳了一拍。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保护着自己。
而苏洛此刻更加的恨透了苏浅。
她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姐姐,今天是我结婚,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我?
奚梦琪也已经走了过来,搂住了苏洛的肩膀。
她恶狠狠地瞪着苏浅,却碍于邶凛骁在护着她,没有说什么。
程焕知却突然笑出了声来。
他看着奚梦琪和苏洛,眼底尽是嘲讽:还真的是母女,是不是别人的老公男朋友就那么好,让你们那么爱抢。
奚梦琪的脸色登时***了下来:程焕知!我是你姨妈!
你应该庆幸你是我的姨妈,不然,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的宝贝女儿?
表哥……苏洛的身子晃了晃,如果不是奚梦琪扶着自己,她恐怕就要站不稳了。
好啊!程焕知!你就是要我们苏家难堪!苏明远无法在邶凛骁那里发火,只能将怒火发泄在程焕知的身上。
而程焕知却是一阵讥嘲:让你们苏家难堪的是你的宝贝女儿苏洛。
程焕知!苏明远手臂一扬,作势就要打程焕知。
苏明远!你要对我的儿子做什么!奚梦晴走了过来,将程焕知拉到了身后。
姐……
啪!
奚梦晴抬手就给了奚梦琪一记耳光,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
姨妈……苏洛见母***挨打,更是哭得泣不成声。
你别叫我!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奚梦晴狠狠地瞪了一眼苏洛。
场面再次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
众人这才理清楚这其中的种种关系。
早就听说这奚家两姐妹相差甚远,姐姐嫁到了程家,那是享受了一世的荣华富贵,而这妹妹本来有一门挺好的***事,偏偏去给人当三儿。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苏小姐原来也是个三儿。
真是够乱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程家小姐不是早就出国了吗?怎么还怀孕了?
之前听闻程小姐在国外的时候被***了,精神不正常,一直在疗养,现在看来……
还有这等事……
这苏家真是作孽啊……
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不断落入耳中,让苏程两家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而此刻最茫然无措的人就是楚涟。
他看向程焕知:若若真的怀了我的孩子?这是真的吗?
楚涟!你不是人!
婚礼自然是无法进行下去。
苏浅没有再继续去管他们,而是跟着邶凛骁一起离开了。
坐进车里,苏浅的脸色有一些苍白。
的确是她,在婚礼开始之前给程焕知发了信息,告诉他程若若的孩子是楚涟的。
只是……
我以为我应该很痛快的,苏浅低垂着脑袋,双臂抱在一起,可是,我这样做好像更加地伤害了若若。
邶凛骁坐在驾驶位上,伸手过去将苏浅拉到自己怀中。
他的动作叫苏浅一惊,抬头对上他***海般的眸子。
邶先生……苏浅轻声叫了一声,这男人……
她会理解。
邶凛骁抬手将苏浅的额头按在自己的肩上,这丫头,心思到底还是太软。
苏浅***呼吸了一下,声音喃喃:邶先生,我想回家。
邶凛骁偏头,嘴唇若有似无地擦过苏浅的发丝。
他拍了拍苏浅的后背,让她在副驾驶上坐好。
车子在碧海豪庭停下,苏浅拉开车门便要下去。
浅浅。邶凛骁叫住苏浅,快步走到她的跟前。
他直接将苏浅揽进怀中,宽厚温热的胸膛让苏浅身子轻颤了一下。
她仰头看住他,眼睛微红。
想哭便在我怀中哭。
我……
苏浅轻咬住嘴唇,眼睛瞬间模糊了起来。
原来,他都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啊。
苏明远朝着自己挥过来的手,其实是叫苏浅无法不伤心的。
所谓血浓于水,她到底还是在心中将他当成是父***的。
只是,那一个没有落下来的巴掌,却彻彻底底将她心中仅剩的那一点儿***情给打散了。
苏浅吸了吸鼻子,说:我只是突然之间明白了,***情不属于我。
她年少时就被流放到了国外,这么多年是如何过来的,只有她自己最为清楚。
她早该明白,苏家已经不再是她的家了。
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却还是拥有对***情的渴望。
只是现在,苏浅已经明白,***情对她来说,已经彻底失去了。
明白了这个事实,苏浅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哭的了。
她看住邶凛骁,说:我才不会为不值得的人哭呢。
她的眸光晶亮,带着一层水汽,却透着倔强。
邶凛骁的心登时就软了下来。
他拍了拍苏浅的后背,道:上去吧。

邶先生我要吃糖全章节免费阅读

苏浅一进门,就看到乔允安坐在地上,正在和人视频。
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笑嘻嘻地说道:浅浅,你回来啦。
苏浅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下来。
镜头里面是一个气质温润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白胖的糯米团子。
那糯米团子一看到苏浅,就咯咯笑了起来,口水直接流到了男人的手臂上。
豆宝,想干妈了吗?苏浅的眸光瞬间温柔了下来,逗弄着那个白玉的奶娃娃。
豆宝一定是想的,只不过,有些人应该是更想的。乔允安说。
安安……视频中的男人叫了一声,带着一些嗔责。
苏浅这才看住男人,说道:允修,这段时间,谢谢你。
没事。乔允修的目光灼热,叫苏浅不自觉地就别过视线去。
浅浅,果断时间,我就带豆宝回来了。乔允修说。
苏浅点了点头,好,我去接你们。
两人的对话叫乔允安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都快要急死了,这两个人……
浅浅,你怎么换了一身衣服啊?乔允安岔开话题,不想听两人那么尴尬的交流。
乔允修在苏浅一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今天的穿着。
本就长得妩媚动人,此刻看上去更加的***了几分。
这裙子,似乎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似乎都能够冠上她的名字。
怎么样?好看吗?苏浅弯唇一笑,看住乔允安。
燕笙绵的作品啊,苏浅很难不激动。
我早上就说你那条裙子太素了。
我又不是去抢新郎的,穿那么艳丽也不合适啊。
可是你现在这条,怕是艳压群芳了吧?
苏浅笑而不语。
是不是艳压群芳了她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宁城的这场世纪婚礼,是彻底地成为了一个笑话。
乔允安瞧着苏浅不说话,心下了然。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座宁城,这场婚礼,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众人拿出来讨论的谈资。
苏浅将裙子挂了起来,目光灼热地盯着它看。
总归是太贵重了。
这样收下来,苏浅的心中惴惴不安。
电话响起的时候,苏浅正在考虑要怎么将邶凛骁的这一份人情还回去。
来电的人是苏明远。
苏浅的眉头皱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孽障!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伤害洛洛!
苏浅的嘴角勾成一抹嘲弄的弧度。
这就是她的父***啊,到现在还盲目地偏心苏洛,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
她若没有伤害别人,谁能伤害的了她?
你说的这叫什么混账话!洛洛是你妹妹!
我母***只有我一个女儿。苏浅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苏浅!苏明远气急败坏地朝她吼道,搅黄了洛洛的婚礼,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就是看不惯有人抢了别人的东西还那么得意。苏浅幽幽地说道。
她还真就想看看,苏明远为了这个女儿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将电话挂断,苏浅的神情有一些疲惫。
乔允安敲门进来,看到苏浅靠在床头,担忧地问:浅浅,你没事儿吧?
她刚刚就在外面听到了她打电话的声音,不用问也知道,苏明远肯定又说了一些叫苏浅伤心的话了。
她走过去,伸手去搂住了苏浅的手臂:浅浅,总归是回来了,那些事情,慢慢来吧。
嗯。
苏浅也明白,有一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母***的那些基业,她还要去整理出来以后,才去和苏明远谈判。
有很多的产业,是由奚梦琪代为管理的,想要从她的受众拿回来,自然是要花上一些脑筋的。
苏浅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这以后,少不了来找你麻烦的,浅浅啊,你可要做好准备了。乔允安说。
我知道。苏浅无奈,这丫头,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吗?
不过……乔允安松开苏浅的手,看住她,道:你快点儿老实交代,你和邶凛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刚刚和乔允修开着视频,乔允安没法问。
她之前就有在网络上关注着这一场婚礼,结果,邶凛骁护着苏浅的那个动作,直接席卷了整个网络。
他……苏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男人……
按照苏浅的***子,根本就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可是……
我可是看到了,邶凛骁直接宣布你是他的女人。小浅浅啊,你快点给我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他有这种关系的?
这也不能怪乔允安这么激动,她一直都是把苏浅当成是自己的***的,结果……
这敌人这般强大,她这个做妹妹的,是真的没有办法帮她那个哥哥打败敌人啊……
苏浅叹了口气,表示自己是真的很无辜。
邶凛骁对她的兴趣,其实是叫她感到不安的。
他那样的男人,自然是环肥燕瘦,什么样子的女人都有见过的。
对自己产生这样大的兴趣,并且,直接将自己划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这个感觉……
不过嘛,你要是真的和邶凛骁在一起,在宁城,就没有人敢动你了。乔允安说。
苏浅扶住额头,问:以前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五年前吧,你出国后不久,突然搬了过来,听说是京城那边来的,具体没有人知道。
其实,邶家初到宁城的时候,无数的人是想要去搭上一些关系的,但是,这家完全就是闭门谢客,根本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本来大家以为只是上头的人下来疗养的,却没有想到,邶凛骁直接动手吞并了数十家企业,手段狠辣到没有人知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大家才明白,邶凛骁根本就是有目的而来的。
他也在一夜之间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程家和苏家,连同楚家,原本在宁城是属于三足鼎立的存在。
只是,自从邶家到了宁城以后,这三家与之比起来,就显得不够看了。
三家的当家人也不是没有想过要联手将邶凛骁赶出宁城,奈何他们三家加起来的实力,都比不上人家。
打不倒的敌人,自然就最好是拉成为朋友。
所以,苏家和楚家的这次联姻,是将邶凛骁奉为座上宾的。
只不过……
浅浅,你若真的和邶凛骁在一起,这苏家恐怕是要想着把你接回去了。乔允安说。
苏浅哑然一笑。
只可惜啊,她和邶凛骁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以后,苏浅就独自出了门。
她去看了几处母***的产业,门店和厂房,大大小小的,有些已经不再繁荣。
中午的时候,苏浅寻了一处简餐店坐下。
她戳着碗里的米饭,眉头***锁在一起。
她所要面对的问题,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手机响起的时候,苏浅回过神来。
打来电话的人是程焕知。
苏浅轻咬了一下嘴唇,接听了起来:喂。
你在哪儿?我们谈谈。程焕知的声音很冷,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
苏浅报了一个地址,约定了见面的地点。
草草囫囵了几口米饭,苏浅从餐厅出来,去到不远处的咖啡店。
程焕知是在二十分钟以后到的。
苏浅将为他点好的咖啡推了过去,说道:冰美式,喝一点冷静一下,我们再谈。
浅浅。程焕知不悦,眉头蹙成一团。
你要对我发脾气,我们就没有办法好好的谈话。苏浅说。
程焕知到底还是拿起了杯子,将咖啡灌了半杯***,然后看住苏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若若到了国外不久。苏浅如实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若若求我。
苏浅垂眸,捏着银质的叉子搅动着杯中的咖啡。
这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程若若突然联系到自己,说要去F国,希望她能够去接她、
苏浅虽然跟着苏洛一起,叫程若若一声表妹,却和她从未***近。
她和程家的人,都不***近。
所以,接到程若若的电话时,苏浅是很意外的。
自己被迫出国已经四年,这还是第一个联系自己的人。
只是,当她将程若若接到自己的公寓以后,却渐渐的发现了程若若的不对劲。
她印象中的程若若,是十分活泼开朗的,而那时候的程若若,却总是发呆,在阳台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有一次,甚至下起了暴雨,程若若都好似没有感觉一般,就一直坐在阳台上面。
苏浅从外面回来,看到已经浑身湿透的程若若吓了一跳,将她送到了医院,才知道程若若已经怀孕了。
程若若这才告诉她,都发生了什么。
苏浅在得知程若若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楚涟的那一刻,就想过立刻冲回来,问楚涟要一个说法。
她对程若若虽然不***近,但是,却一直在心底都很喜欢这个女孩儿的。
只不过,程若若跪在她的面前,求她帮她保守秘密。
她说她只想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从此以后和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苏浅受不住她在自己面前哭,终于还是心软答应了下来。
只是,没多久,国内就传来了楚氏和苏氏联姻的消息。
苏浅这才知道,是苏洛用了手段逼走了程若若。
而程若若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更是彻底地发了疯。
她打电话回程家,告诉家人自己在国外遭到了***,怀了孕。
程家用尽了一切手段,都想要将那个男人找出来。
然而,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找的出来?
所以,你就一直这么隐瞒我们!程焕知气得额头青筋直跳。
苏浅看着他,问道: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若若当时的精神状况,你们比我更加的清楚。
那个时候,如果她将真相说出来,程若若的情况只会更加的糟糕。
她每天都在以死相逼,要生下这个孩子。
程家不止一次想要带她去做人流,都被程若若给逃跑了。
到了后来,程若若的肚子已经显现了出来,再做流产,已经来不及了。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程若若生下了孩子以后,精神反而恢复了过来。
她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程家也就将这个孩子给接受了下来。
只不过,程若若是不愿意回国的。
所以,程家就对外宣称,程若若定居在了F国。
正好苏浅也在那里,时间长了,就和程若若***近了起来。
说到底,虽然她叫她一声表妹,其实和她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只是,苏洛与楚涟的婚期将至,程若若的精神再次出现了问题,这一次,直接在疗养院住下了。
苏洛不断的打电话过去要苏浅回来参加她的婚礼,这让苏浅本就怒火中烧的心更加的燥闷了起来。
她将程若若和豆宝交给乔允修照顾,便回了国。
此刻,面对程焕知的质问,苏浅只是说:他们欠若若的,我都会讨回来。
程焕知拧眉,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曾了解过这个表妹。
浅浅,这么长时间,辛苦你照顾若若了。
苏浅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已经冰凉,入口难咽。
对不起,我不应该隐瞒你们。苏浅低垂眼眸。
她也有后悔过,如果,她没有心软答应程若若的请求,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过段时间,允修会带若若和豆宝回来。
若若……
允修说她现在的情况还不错,我会给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不会让人打扰到她。
其实,苏浅也不是没有想过让程若若和豆宝回到程家,只不过,眼下的这个情况,程若若如果回家的话,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
她不希望有任何人伤害到程若若和豆宝。
程焕知久久地盯着苏浅,他相信,苏浅是真心地对程若若好的。
只不过,这明明可以是一个永恒的秘密,她又为何要在婚礼时告诉自己真相?

小编点评

邶先生我要吃糖苏浅邶凛骁小说在线阅读全文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