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异能魔法 > 兵中绝将(秦牧江筝)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兵中绝将(秦牧江筝)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兵中绝将(秦牧江筝)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秦牧江筝的小说好看吗?小编给大家带来了兵中绝将(秦牧江筝)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只不过当他眼角一侧,看到旁边的秦牧时,却瞬间如临冰渊,怛然失色!秦牧则双手插兜,微微歪头,笑道。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声音的主人快步走出人群,停到夏萱旁边,面露得意地直看向夏远。

5

举报
下载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秦牧江筝的小说好看吗?小编给大家带来了兵中绝将(秦牧江筝)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只不过当他眼角一侧,看到旁边的秦牧时,却瞬间如临冰渊,怛然失色!秦牧则双手插兜,微微歪头,笑道。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声音的主人快步走出人群,停到夏萱旁边,面露得意地直看向夏远。

秦牧江筝小说内容介绍

秦牧带着十年的仇恨又回到了这座曾经被驱逐的城市,现在是该有恩就报恩有仇就报仇的时候了,曾经欺压过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而曾经帮助过他的,他也绝对不会遗忘,所以,现在的他就是回来这座城市里面算账的,而他已经不是当初手无缚鸡之力的笨小子,他是兵中之王。

兵中绝将免费章节阅读

江筝刚想说不喜欢,就听见赵家成在一旁点头:“小姨说的不错,这款戒指是挺不错的,***价比也高。”
这么一对比,江筝算是明白了。
不是不舍得给她买,就是单纯的觉得她配不上。
张曼眼看江筝一副想哭的样子,连忙训言道:“你不要觉得自己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啊。”
“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家庭啊,家里最多就一个拿死工资的公务员而已,放你们那贫民窟里还成,但在大场面里,根本拿不出一点排面来。”
张曼看江筝不说话,便摆出一副长辈姿态,继续教训道。
“我们赵家为了这次婚礼,前后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请了江城不知多少大老板来撑场面,就为了让你嫁的好看点。”
“你们江家倒好,什么都不做,就过来坐享其成,说不定还要给我们赵家掉面子,也真好意思。”
张曼哼哼着,无比傲慢,又把话题引回江筝本身。
“诶我说,你爸妈怎么就没教你,做人要懂得认清身份,别总把自己当成什么大家闺秀,你嫁来我们赵家,是攀附,知道吗?”
江筝***咬着双唇,强忍着泪。
她从不自认什么富贵人家,但在家里也是个小宠儿。
就连那个大男孩,也一向护着自己,不让自己受半点委屈。
“这个价位的戒指都算是高配你了,也是因为你要嫁的人是我赵家的青年才俊,不然哪有这个价位的戒指,随便一两千块就打发了。”
“还想买五万块的蓝宝石钻戒,那是你这种人有资格戴的吗?”
终于,赵家成抓准江筝泪水决堤之前,站出来打了个圆场。
“好了好了,筝儿她又不是故意的,都知道错了。”
“知道错就行,没意见的话就买这个了。”张曼一锤定音。
张曼带着赵家成进店里讲价格,独留江筝一个人站在外面。
“哥……我好想你……”
江筝心里哭诉着,悄然泪下,心里翻起悔恨。
自己为什么不打电话找秦牧道歉?
回想起曾经,每次遭受欺负,秦牧都义无反顾,不问原因,第一时间冲过去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逼得对方道歉,再不敢来犯才罢休。
‘江丫头,有我在,没人再敢欺负你!’
‘江丫头,咱们回家。’
‘江丫头,我永远是你哥。’
如果秦牧还在……
又有谁敢欺负她。
……
……
燕归园小区。
夏远准备好了几分贵重礼物,敲开秦牧的门。
秦牧简单泡了些茶,给夏远倒了一杯。
他待客一向不喜欢大开铺设,简单最好。
“这是我爸让我带来给你的,说是感谢救命之恩。”夏远把礼物放在桌子上,一眼看去,最便宜的一件,都是市面上花钱买不到的极品茶叶。
“嗯。”秦牧回应。
实际上,秦牧只是单纯的帮助老同学夏远,并没有顾及夏青海的身份。
因为千金也难买秦牧的救命恩。
夏远摩擦着手掌,笑道:“不过这些只是我爸的谢意,我个人的意思是,最近我家在江城的珠宝城开了一趟展览会,”
“用不着。”秦牧拒绝道。
这不是客气,而是他确实用不到这些光鲜的奢饰品。
但一旁的武穆却适时地提醒道:“将军,再过几天,就是江丫头的婚礼了,礼物还没有预选……”
秦牧猛地瞪一眼武穆,就你话多。
夏远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武穆这是给他台阶下,连忙坐过来,贼笑般嘻嘻道。
“哎呀,牧哥,你看这不是刚就巧上了吗,令妹生日,怎么能没有一份够分量,又好看的礼物呢?”
“我夏远以夏家的名义保证,我家的珠宝,没有女生不喜欢的。”
秦牧耐不住夏远软磨硬泡,只好换衣服出门。
“说起来,快二十年了,我也没送过江丫头一个像样的礼物。”
“你们那最好的是哪件?”秦牧向夏远问道。
夏远不假思索,立即回答道:“蓝宝石吊坠,海洋之心。”
“这是我们请各国珠宝设计师联手,打造了足足三年,才有这么一个成品,标价十亿,不过并不对外出售。”
说出来的时候,夏远还一副骄傲的样子。
而他这次来,就是准备把这件东西送给秦牧,以表示报恩。
等到了珠宝城,夏远直接带着秦牧走贵宾通道,直上***层。
这里已经被夏家包场,作为展览场地,展示各式珍宝。
而其中最耀眼,亦是最多人围观的,莫过于位列场地最中央,悬挂在玻璃橱窗中的海洋之心了。
一眼望去,宝石上散发出来的湛蓝光芒,如***邃的海洋引人入胜,如梦如幻,寻常人确实难以拒绝。
夏远也没有半分犹豫,到场后,立刻吩咐下去。
很快,原本众多围观着的富商大佬们,看到几个专业人员突入场内,将橱窗打开,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里面的海洋之心。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有人买下海洋之心了?”
“不可能,展览会这么多天过去了,多少人想出价,但人家夏家根本看不起这点钱。”
很早之前,他们就听说,江城只是夏家全球巡展的第一站,根本没想过要出售。
更别说,放眼整个江城,也没有人足够资格,来买下海洋之心!
可眼下,海洋之心却被拿下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海洋之心所牵引,直到专业人员精心包装好,交到夏家少爷,夏远手里。
他们看着夏远那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这,这是要送人了?
可是,要送给谁?
他们都没收到什么消息,听说江城有身份如此大的人,值得夏家少爷以海洋之心赠送来结交啊!
就在夏远要将海洋之心递给秦牧的时候,就被一把抢了过去。
夏远瞪大双眼,想要看清楚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抢他的东西。
“夏远,你好大方啊!咱家花了无数心血打造的海洋之心,说送就送!”
来者都不陌生,就是前几天在秦牧手下吃瘪的夏萱。
不过此时夏萱意气风发,并不像是刚吃过亏的样子。
“夏萱,这里轮不到你闹事,还回来!”
“怎么,就只许你送礼出去,和他人结交?”
夏萱轻笑了几声,质问道:“你听说过资源部么?”
“资源部?”夏远眉目一皱,觉得事情来得不简单。
“资源部背靠银监会,这么说,你总懂了吧。”
“如果没有资源部的通行,咱们家这个巡展,怕是做不出去哦。”
夏远自然知道。
资源部负责检查城市内资金的主向流动,像他们这样从江城走出去的,无可避免要过资源部这一关。
要是被刻意拦住,拦上个半年,他们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出去。
而即便出去,也会使夏家的名誉严重受损。
“好巧不巧,我刚认识了一位资源部高管的男朋友,想送件礼物出去打通一下关系,你说我送什么好呢?”
夏萱这句话,无异于狼心昭然!
怪不得她不怕夏远。
有这位资源部的男朋友在,就算是夏青海,也要***思熟虑再说话。
如今在外人看来,夏萱几乎是囊中取物,说什么也要把海洋之心给私吞下了!
而就在夏远左右为难之际。
“宝贝,还没好吗?”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声音的主人快步走出人群,停到夏萱旁边,面露得意地直看向夏远。
只不过当他眼角一侧,看到旁边的秦牧时,却瞬间如临冰渊,怛然失色!
秦牧则双手插兜,微微歪头,笑道。
“资源人力总部,常秘书。”
“好久不见了。”

兵中绝将全文完整阅读

赵家将婚宴定在了江城有名的国际五星级酒店。
能在这里下宴的,都是非富则贵,而且要在江城有足够的地位。
所以受邀请前来的人,无一不在天花乱坠地夸赞赵家,说赵家成年少有为,未来可期。
等到客人陆续入座,几辆***色的商务车如期而至,仿佛压轴一般。
“大舅,大姨,二叔,怎么好意思让你们跑一趟啊。”站在门口负责***的张曼一见来人,眼前不禁一亮,立即上前欢迎。
来者中,男士都是一身昂贵的西服正衣,女士则是隆重的礼服,无一不透露出他们的身份不一般。
他们都是赵家成的***戚,而且在商业,政处,各个方向都有些许话语权,可谓是赵家的***梁柱。
“家成的婚礼,我们自然不能缺席,而且多少也要把关一下,那女家够不够资格嫁入我们赵家。”
赵家成的大舅赵国立最先说话,他语气稳重,显然是一位从政人事,在一众***戚里,也是位高权重,颇具权威。
很快,在张曼的引导下,一众***属在众人的瞩目下,沿着红毯入席。
这个阵容落入一些大商眼中,都不失气势。
只不过,相比之下,江家这边就要寒碜得多了,家里***属几乎没来几个,只有一些关系比较好的邻居过来,算是撑撑场面。
江海山一生兢兢业业,面对这些豪华奢侈的场面,不为动容。
除此之外,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行业,本来兴致勃勃来参加。
但进来之后看到赵家这个浩大的阵势,顿时都自惭形秽下去,自觉找个角落坐成一桌,生怕别人注意到他们。
“我们坐哪?”江海山向张曼问道。
张曼一听,脸上露出一丝显假的惊讶,道:“呀,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算少人了,还请二位将就一下,坐***这位子吧。”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怎么,最上座的席位在赵家众人落座后,刚好满席。
所以江海山和邱水霞,只能被迫就座次席。
而且这次席的位置还摆在靠边缘的地方,看上去很不显眼。
江海山当即眉目一怒。
作为婚宴双方的父母,两方身份是平等的。
凭什么让他们坐次席,而那些非直系***属都能坐主位?
这说不过去!
江海山正要发怒,就被邱水霞拉住,安慰道。
“今天是筝儿的大喜日子,你脾气收着点,让让。”
“都是坐,坐哪不一样。”
江海山拗不过邱水霞,只好哼气一声,就此作罢。
在一段简单的布置安排后,全场焦点的一对新人,终于登台了。
所有人带着祝福,将目光移向红毯的一端。
只见江筝今天穿着一身婚衣红纱,画着淡雅轻妆,气质超脱,宛若一位小天仙。
连站在她身边的赵家成,此刻的光彩都被比了下去。
江筝走出来后,第一时间找向自己的父母。
邱水霞带着喜泣的泪水,向江筝招手。
江海山也露出笑容,微微颔首,带着父***的鼓舞。
养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女儿,终是要嫁人了。
只是江筝在找到父母后,沿着他们的位置来回寻找了几次,没找到那个青年。
江筝不甘心,又往两侧的酒席扫视。
但都没能找到她想看到的那个人。
他失约了。
江筝心里莫名的失落,不知为什么忽然眼眶泛红,有些想哭。
“筝儿,你不用感动,这是我赵家应有的脸面。”
一旁的赵家成看见江筝这幅样子,以为江筝是被他家请来的这个阵容,给感动哭了,便自豪地大笑着,安慰道。
江筝也没跟赵家成辩驳,只是轻轻点头。
按照规矩,在拜访两边的长辈后,两位新人要去每一个席位敬酒。
一开始几席还好,不是说赵家成年轻帅气,就是夸江筝今天美若天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直到江筝两人走到一桌全是年轻人的席位前。
一个长相妖娆,不弱于江筝多少的女生站了起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家成,没想到你都结婚了,回想起来,我们的热恋就好像还在昨天。”
说话的女生简直是直接无视了江筝,自我陶醉着和赵家成说话。
“是啊潘妮,说起来我还是很怀念的。”
赵家成上下打量着潘妮。
两人在大学的时候是情侣,而且潘妮家里是做地产的,有的是钱,身份也不差,可谓是门当户对,只是后来因为一些观念不和分手了。
现在大概一两年不见,潘妮长得越发妩媚,身材更是诱人。
坐在同一席的不少老同学,都直勾勾地看着潘妮直流口水。
潘妮很享受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只是她越看,越觉得旁边的江筝碍眼。
“你长得越来越帅,就是你这对象看样子真不怎样,像个农村里出来的村姑一样,场面都全靠你撑着。”
“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再续前缘。”
“哈哈。”赵家成尴尬地笑了笑,但眼中不经意的***一闪而过。
相比于保守的江筝,在大学时期,赵家成就和潘妮在床上玩够了几十种***,好生快活。
而且无论怎么看,潘妮都要比江筝懂怎么服侍好男人。
“有空咱们出来吃顿饭,叙叙旧。”赵家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交了出去。
“家成。”江筝觉得不对劲,连忙拉了拉赵家成的衣袖。
“你别急,我和老同学说说话而已。”赵家成皱眉,他正想入非非,被江筝给打断了。
“我们都要结婚了,和别人说两句话怎么了,难不成我还会***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江筝小声委屈道,不敢再说话。
教育完江筝后,赵家成换回笑脸,继续和潘妮侃侃而谈。
相比之下,江筝不像是个新娘,更像个陪衬品。
“那边怎么回事?”江海山看江筝神色不对,立即问道。
张曼厌弃着摆手道:“没看到家成在跟人说话吗,江筝插嘴当然是被教育了。这怎么那么没礼貌,跟个没教养的野丫头一样。”
这话无异于是在打江海山的脸,说江筝没教养,不就是说他教导无方吗。
张曼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头,“也是,出生在什么家庭,就是什么样的人,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注定改不了”
“有话就说清楚,别阴阳怪气的!”
江海山再忍不住,怒拍一下桌子,责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们家的女儿嫁入我们赵家,该多管教一下,让她听话点,叫干嘛就干嘛,别心里老打小算盘的,要知道我们家是娶媳妇,不是娶祖宗。”
“前几天买婚戒的时候,还跟我这闹别扭,非要装面子,想要买贵得戒指,还一挑就是五万块的钻戒,我说她两句还不乐意,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海山猛地站起来,怒目圆睁,质问张曼。
一旁的邱水霞不想生事,但实在拉不住江海山这个犟脾气。
但张曼哪会怕江海山,不屑地哼笑道:“是你们家丫头命好,嫁到我们家,不然哪有今天这般风光?估计最后找个耕地的,家里随便摆两桌酒就完事了。”
“再看看我们家,全市多少老板过来参宴?反观你们那来的,全是些泥腿子,连个像样的人都没有,丢不丢脸啊?”
就在张曼说得正欢的时候。
原本因为客人到齐而关上的大门,此时被缓缓推开。
一众身着整齐制服的人员缓步走了进来,好生气派。
领头的则是一位气宇轩昂的年轻人。
“这是谁啊?”
“你傻了吧,连夏家的夏远都不认识?”
“夏家?!”
经一个人提醒,整个大厅的人都被惊动了起来。
就连赵家众人,此刻都膛目结舌,全部站起身来。

小编点评兵中绝将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吗?欢迎关注本站了解小说最新动态~~!!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