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一夜爆甜(景萌)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一夜爆甜(景萌)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一夜爆甜(景萌)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在线阅读

沙雕甜宠妹控日常小说一夜爆甜全文免费阅读致力于教男主做人,所有人都知道,景萌一夜之间灰姑娘变身,多了三个哥哥强势撑腰。于是再无人敢招惹她。除了一个混世魔王。

5

举报
下载阅读

沙雕甜宠妹控日常小说一夜爆甜全文免费阅读致力于教男主做人,所有人都知道,景萌一夜之间灰姑娘变身,多了三个哥哥强势撑腰。于是再无人敢招惹她。除了一个混世魔王。混世魔王胆大包天,竟然在三个妹控眼皮底下,偷偷亲她!

小说简介

一觉醒来,贫穷少女景萌发现天上掉馅饼了。
她突然多了三个有钱的哥哥,他们还声称她是自家流落在外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大哥:“住危楼实在太不像话,小妹,这是送你的房子,快搬家吧。”
二哥:“这么多年省吃俭用苦了你了,小妹,拿着我的卡,随便刷。”
三哥:“女孩子出门在外很不安全,小妹,来认识一下你的新保镖。”
景萌:“……”
景萌:“不好意思能让一下吗,我还要去上学。”

一夜爆甜景萌全文免费阅读之精彩章节

第18章 你要多少哥哥们给多少

景萌晚上把时靖送包的事情跟江翰说了。
江翰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总算还像个人。可惜情商太低。”
“那包我塞他柜子里了。”
“嗯, 干得好。一个破包而已,也妄图收买和补偿我们萌萌,想什么呢。”江翰教育景萌,“女孩子眼界放远点, 包包而已,你要多少哥哥们给多少,不要被他糊弄了!而且……”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脑子怎么长的,送高中女生手包!也亏他想得出来!”
等嘲笑完了时靖, 把景萌送回房间, 江翰一个人坐在床上琢磨起来。
看样子, 时靖也就是个张牙舞爪热爱装逼艹人设的中二少年, 本质不算坏。但要是就这么放过他,江翰又绝不甘心。开玩笑, 他之前那样凶景萌,怎么能轻易就被原谅!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而他还欠自己一个承诺,不如……
江翰摸着下巴, 露出一抹狞笑。
不过一觉醒来,江翰就笑不出来了。
原因无他,只因今天周五, 江绍和江铭两尊煞神就要暂停工作驾临X市了。
景萌又一次请了晚自习的假。
鉴于***扰事件, 老吴最近看她的眼神尤为慈爱, 批假也批得十分爽快。
景萌走出校门,东张西望没看到三哥,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她虽感疑惑,但想着他可能是去接大哥和二哥了,也就没放心上,自己往酒店走去。
到了房间门口,景萌忽然听到隔壁好像有动静。她过去附耳听了会儿,皱着眉敲了敲门:“三哥?三哥你在里面吗?”
里面的动静忽然消失了。
过了十几秒,门打开了,出现在景萌面前的是好几天不见的江绍和江铭。
“大哥二哥!”景萌惊喜道,“你们这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要再晚一点。”
江绍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江铭看了看她的打扮,啧了一声:“江翰就给你穿这玩意儿?”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没时间去买衣服……诶,三哥呢?”景萌这才想起来还有个人。
房间里响起一阵艰难的呻/吟:“我在这里……”
景萌探头看了看,发现江翰正脸朝下趴在床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他怎么了?”
江铭推了推金丝眼镜,慢条斯理地把衬衫袖口翻了下去:“没什么,就是经历了一下灵魂的洗礼。”
江绍附和道:“嗯。”
景萌:“……”
真是让人无法相信的理由呢。
她走过去,拉了拉江翰的胳膊,江翰立刻哎哎哟哟地叫唤起来:“别拉别拉,痛得很!是我自己撞到了,不是被人打了!”
景萌:“……”
她看了大哥二哥一眼,两个人正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景萌还是很吃卖惨这一套的,看江翰这半身不遂的模样,叹了口气道:“那你要不好好在房间里休息吧。吃晚饭了吗,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江翰的灿烂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江铭抬腿一踢:“滚起来!一起出去!”
休想骗单纯的小妹给你亲手带饭!
江翰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对门口两个哥哥道:“你们也就欺负欺负我,口口声声说我没照顾好小妹,实际上自己连照顾都没照顾!简直就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眼看气氛就要陷入僵持,景萌连忙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一听景萌饿了,三个人再也顾不上再勾心斗角,立刻门外走,还一边拿出手机开始寻找合适的饭店。
教室里,晚自习。
时靖做完了作业,拿着水杯装模作样地进储藏室打水,实际上把门一关,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倚着书架开始打游戏。
游戏载入中,他无意中抬头一瞥,忽然看到自己的柜子上放了个眼熟的袋子。
时靖:“……”
他今天压根没翻过自己柜子,景萌到底什么时候还回来的?!
他眉头一跳,把袋子拎出来,又扔回了她的柜子。
爱要不要,反正他是送出去了,往日恩怨就当一笔勾销了。
他藏在书架后面打了一会儿游戏,算算时间老吴又快来巡查了,便收起手机准备出去。就在这时,储藏室的门突然开了。
时靖眯了眯眼。
进来的女生梳着齐耳短发,戴着圆圆的眼镜,看起来非常书卷气。他记得她,是语文课代表,名字叫赵馨。
赵馨似乎也没发现书架后藏了个人,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取出震动不止的手机,按了挂断,然后盯着屏幕开始飞快打字。只是她打字还没打完,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赵馨别无他法,只能接通,捂着嘴小声道:“打字不行吗?我在上自习啊……知道,我去过了,已经把地址抄下来了,下课就给你们……我不跑,真的不跑!”那边似乎又说了什么,赵馨答道:“她晚自习请假了,没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时靖本来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花板,听到这里骤然抬眼。
晚自习请假?景萌?
时靖拧起眉头,盯住了赵馨。
赵馨没有再说什么,跟那边的人应了几声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推门出去了。
时靖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肩膀。
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陷入沉思,没注意到老吴已经进了教室。
“时靖人呢?”
他听到老吴的声音隔着墙壁传来。
“不知道,可能去上厕所了。”他同桌回答道。
同桌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心里只有学习,完美诠释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老吴安排他和时靖同桌,也是觉得他最不容易被时靖影响。
时靖不由勾了勾嘴角,往墙角的阴影里藏了藏。
老吴到储藏室门口来扫了一眼,看没人,就顺手把灯关了。
时靖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等到老吴离开教室,才从储藏室里走了出来。
他随手抽了本杂志翻开,书摊着,目光却没在上面。
他悠悠转着笔,注视着赵馨伏案学习的背影,仿佛要把她看出一个洞来。
九点半,晚自习下课,时靖给司机发了条短信:“等我一会儿。”
他一反往常的雷厉风行,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余光瞟着赵馨。
赵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把桌面整理完后就背上书包出了教室,从头到尾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时靖远远地跟在她后面。
赵馨走出校门,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才往右边走去。
时靖从树影后绕出来,追了过去。
“挺厉害啊,怎么拿到的?”学校附近的小面馆里,小平头咬着烟,看着赵馨递过来的纸条。
其他几个人纷纷凑上来围观,一个人道:“这地方我认识!都是些老头老太住的地方,破得很,连狗都脏不拉几的!”
赵馨垂头道:“我跟班主任说我地址好像写错了,他就打开表格让我改,我就翻到景萌的了。”
每学期开学,学校都会更新一次学生档案,由学生填写后统一录入系统。赵馨就是趁这个机会看到了景萌的地址。
“聪明。”小平头夸她。
“那我可以走了吗?”赵馨问。
小平头大手一挥:“走吧!”
赵馨迟疑道:“你、你真的不会……”
“你再烦,老子就会了!”小平头立刻拉下脸来。
赵馨匆匆说了声对不起,就跑出了小面馆。
看着赵馨的背影,几个跟班道:“哥,不留她下来玩玩?”
小平头一人敲了他们头一下:“是不是傻!这种人只能稍微威胁一下,要是逼急了,指不定干出什么事呢!而且你看她长得清汤寡水的,有什么好玩的。”
一个人感叹道:“还是景萌合我胃口啊!”
另一个道:“那个叫裴初的也不错,可惜一个两个都有手段得很。”
小平头哼了一声:“裴初就算了,赵馨说她跟时靖关系好,我们没必要再去惹怒时靖。至于景萌——”他站起来,抖了抖纸条,“被她搞成这样,我可忍不下这口气!”
“没错,忍不了!”
“可是哥,她那个哥哥不是什么什么集团的吗,万一……”
“万什么一!”小平头一眼横了过来,“她那个哥哥,你听不出来不是本地人吗!而且那个集团,我查过了,主要业务范围都不在X市,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在这里根本没有根基,那些名头都是吓唬人的!而且我觉得其中肯定有猫腻,要真是哥哥,景萌就住那鬼地方?”
跟班们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夸奖道:“还是哥厉害啊!这都想得到!”
“走!跟我上景萌家看看去,要是有人,我们就静观其变,要是没人……”他搓了搓手。
其他人也***着搓了搓手:“懂的懂的,这业务我们不要太熟!”
于此同时,赵馨正一脸惊恐地看着时靖。
时靖抱着胳膊,朝她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正是因为这微笑太过标准,赵馨才更惊恐了。
时靖挑起眉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赵馨瑟瑟发抖:“说、说什么?”
时靖:“不要跟我装傻,否则下场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我数三秒,三,二……”
“我说我说!”赵馨快哭了。
时靖不耐烦地转了转脖子:“给你三分钟,把前因后果讲清楚。”
赵馨抖着嗓子道:“我是被逼的……他们知道我是一班的,就想问我要景萌的地址,可我又不知道,他们就威胁我说,如果我弄不到景萌的地址,他们就要天天堵在校门口跟人说……说我家里的事……那种事真的很不光彩,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都没脸继续待在学校……”
小平头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她爸的事迹,昨天趁她去便利店买东西,就用这个来威胁她。
时靖对她家的糟心事不感兴趣:“然后呢?”
“然后我没有办法,我又斗不过他们,就答应了。我、我今天白天就去办公室,偷偷在学生信息登记表上看到了景萌家的地址……刚刚……刚刚交给他们了。”赵馨嗫嚅道。
时靖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他们要干什么?”
“我、我不知道,他们不肯告诉我。”
时靖眼风一瞟,看见那群小混混前呼后拥地从小面馆里出来了,顿时冷笑。
这群杂碎,居然还敢来一中晃荡?!
他抬脚就要跟过去,却被赵馨一把拉住:“时靖……”
他冷冷地看过来,赵馨立刻惊得缩手,道:“时哥,你能不能帮我保密……我真的是被逼的……”
时靖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朝她做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不打女生,但你不要被我发现第二次。”
看着他大步离开,赵馨才终于觉得一口气缓了过来。
她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她扶着墙,慢慢地蹲下了身子。
她没有说谎,她说的全都是实话,可为什么在时靖的眼神下,她会那样心虚和害怕?
而又为什么,时靖会对这件事这么生气?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夜爆甜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19章 惨不忍睹的时靖

时靖看着那群小混混打了辆出租车, 立刻拉开等在路边的自家车的车门:“张伯,跟上去!”
张伯一边照做,一边问道:“阿靖啊,你这是要去干什么呀?”
张伯是他家的司机, 也是张婶的丈夫,两个人在他们家做工好多年了,因为没有孩子, 所以对时巍和时靖就特别有感情。&菠萝小&说
时靖盯着前面的出租车:“有人打着我的旗号干坏事,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我就不叫时靖!”
张伯担忧道:“你又惹什么事儿了?这一趟得多久啊, 时总和太太今天都在家里, 看你这么晚不回去要问的。”
时靖摆了摆手:“别管他们, 到时候再说。”
出租车在城中村巷口停下, 时靖看着小混混们进了巷子,也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张伯, 你在外面等我,有事我打你电话。”
张伯坐立不安:“我跟你一起去吧!这地方看起来怪乱的,出事了怎么办!”
时靖道:“不许跟着我,这是我的事!”然后一闪身也进了巷子。
张伯熄了火,叹了口气:“这孩子, 真是太不让人放心了。早说配两个保镖好,可他偏偏不听。”
张伯点了根烟,想起妻子说的, 下午太太和时总喝茶, 聊起了裴家那姑娘, 夸她聪明机智,救了个被流氓***扰的女同学。听说那女同学家里情况不好,为了不给女同学增加心理压力,裴初还硬是把保镖说成叔叔,没让她看出自己的身份。
时总说:“裴初那孩子确实不错,人有才华,又低调,不像时靖,天天跟个螃蟹一样横着走,把我们老时家的脸都丢尽了。”
张伯心想,时总这想法也延伸得够奇怪的,换了是他,他想的就是看看这保镖关键时刻多重要啊,必须得给时靖塞两个。
正在这时,妻子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老张啊,太太问你和阿靖怎么还没回来啊?路上出事了吗?”
张伯纠结了两秒,道:“阿靖他饿了,在吃夜宵。”
那边时母似乎说了句什么,张婶道:“这孩子,想吃什么就告诉我嘛,还去外边吃。那你们早点回来哈。”
“好嘞好嘞。”张伯挂了电话,满面愁容地吐了个烟圈。
而另一头,时靖跟踪着几个小混混,一路潜行到了城中村深处。
他一心二用,一边注意着那群人的动向,一边还要观察避让地上的涮碗水和烂菜叶。
这什么鬼地方,景萌就住这儿?
他捂着鼻子,看了旁边快要溢出来的公共垃圾桶一眼,加快了脚步。
那群小混混在一栋五层旧楼前停下了。
一个人用手机的电筒照了照楼号,又照了照手里的纸条,扭头对小平头道:“哥,是这儿没错!”
时靖藏在十米外的广告立牌边,幽幽地看着他们。
小平头仰头看了看:“这地方也够烂的,送我我都不住。她是哪个房?302?”
众人一起仰头看。
三楼左边亮着灯,右边没亮。
小平头一挥手:“上去个人看看。”
过了一会儿,那人跑了下来:“哥,没亮灯的就是302!感觉没人!”
“行,你活熟,去看一看能不能把锁开了,成功了的话给我们发个消息。”小平头从包里取了一副手套交给那人,“还好这里连个摄像头都没有。”
然后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东张西望着。
“哥,你看啥呢?”
“感觉有人。”
“嗐,没有人,你看哪里有人?”跟班笑道,“这地方住的,要不就是早睡早起的老头老太,要不就是日夜颠倒的夜班族,哪里有人发现我们?”
小平头狐疑道:“最好。”
时靖在心里比了个中指:一群傻逼,老子手机摄像开在这儿呢。
几分钟后,他们仿佛收到了什么信息,一起静悄悄地上了楼去。
时靖仰头看着,楼上始终没有传来动静。
嗯,景萌最好不在家。
他关了摄像,给张伯打了个电话:“张伯,报警,这里有人私闯民宅,很可能是盗窃。”
张伯头皮一炸:“你在干什么?!”
时靖:“你放心,几个小垃圾而已,我出不了事的,今天一定要把他们再送一次警察局!”
他啪地挂了电话,给张伯发完定位,重新打开摄像头,也静悄悄地上了楼,还顺手从旁边捡了半块劣质板砖。
他无声无息地走上二楼,往上看了看。这破地方连个照明灯都没有,只能隐隐约约看到302的防盗铁门是虚掩着的,内层大门却是紧闭的。
他靠过去,贴着门听了一会儿。
破地方的隔音当然也不太好,时靖断断续续听到了几个人的说话声,大约是在吐槽家里找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真丧气之类。
小平头的声音:“妈的,该不是搬家了吧。都给我翻!就算什么也带不走,那也把这里给掀个底朝天!反正没有摄像头,她就算怀疑我们,又顶个屁用!手套带好,鞋也全脱了,别留印子!”
时靖心想,老手啊,等会儿老子也去警局把你查个底朝天!
一想到自己以前居然还和这种货色一起打游戏,他就恨不得掐死自己。
他站在门外听了片刻,正准备问问张伯警察到哪儿了,背后却突然响起吱呀一声,他猛地回头,看到隔壁的大妈穿着睡衣,拖着拖鞋,手里拎着个垃圾袋,与他打了个照面。
“妈呀!你谁啊!”大妈惊叫一声。
时靖见势不妙,下楼就跑。
“小偷!抓小偷!”大妈反应过来,把垃圾袋一甩,喊道,“老公,有小偷啊!”
房里匆匆跑出来个男人:“哪里!”
“跑了!”
男人二话不说就冲下了楼。
大妈慌慌张张地去拍302的门:“萌萌,萌萌你没事吧?刚才你家有小偷!”
一拍觉得门怎么有点松,然后她一拉,就把门拉开了,又和里面已经如临大敌的小平头们打了个照面。
小平头们:“……”
大妈:“……”
“老公!!!”大妈尖叫道,“这里有同伙!!!”
小平头们当机立断,一脚踢开大妈,纷纷涌出了门,往楼下跑去。
已经跑到一楼的时靖听到楼上的叫喊,登时一个扭身:“拦住他们!”
追他的男人被这气势弄得一愣。
时靖一把推开他,往楼上跑去,把几个小混混堵在了狭窄的道口。
“时靖!”小平头看清了他的模样,登时怒火中烧,“就知道是你来坏事!”
时靖盯着他,凶狠道:“你敢走一步试试!”
小平头一拳挥了上来。
时靖没有躲,生生扛了他一拳,顿时整个脑子都嗡了一声。
嘴角火辣辣的,他却露出了一个瘆人的微笑。
很好,终于可以开始正当防卫了。
他举起手里的板砖,朝小平头的肩膀砸了下去。
楼道里混战成一片,男人呆呆地看着这群人,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
这、这什么情况?小偷内讧?
看着时靖以一敌几宛如疯了的架势,男人不禁往后退了退。
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恐怖了吧。
挨了一脚的大妈捂着腰站起来,朝男人喝道:“你在那干嘛!报警啊!”
就在这时,警笛声由远至近响起。
小平头一听不妙,喊道:“跑!”
也顾不上时靖了,撑着窗台一个翻身,就从二楼的房檐上跳了下去。
“站住!”时靖一拳打翻了一个跟班,又一脚踹倒另一个跟班,眼看小平头已经稳稳落地,他一急,捡起混战中掉到一边的板砖,也撑着窗台跳了下去。
哦草草草草草草!
真他妈疼疼疼疼!
时靖倒吸一口凉气,表情都扭曲了。
他咬着牙,一扬手把搬砖丢了出去,哐的一声砸中了小平头的膝弯。
刚跑了没几米的小平头瞬间扑地。
时靖忍着脚腕的痛,一瘸一拐地奔了过去,拎起他的领子,对着他脸上就是一拳:“你再跑,你再跑?嗯?打着老子的名义抢劫,被退学了还敢来报复?傻逼!老子最恨你们这种下三滥的东西了,干不过老子就去找女生的麻烦,有本事光明正大找老子单挑啊!”
警车在面前停住,耀眼的白光中,两个人和零零落落下楼来的其他人被团团围住。
“不许动!全部举起手来!”
时靖松开小平头,一***坐在地上,抹了把嘴角的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哎哟我的少爷哟!”张伯差点跪了,“你这是干什么你!”
时靖痛苦地指了指脚踝。
张伯拨开警察跑过去,蹲下身给他检查:“天哪,你是怎么把自己扭成这样的?”
时靖有气无力地指了指二楼:“跳下来的。”
张伯:“……”
在被时家辞退之前,他想先上吊一会。
-
警察局。
时靖像个老大爷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嘴角贴了个创可贴,额头贴了片纱布,手臂上青青紫紫的涂满了药水,而张伯正搬了个小板凳唉声叹气地坐在旁边给他脚踝上药。
作为目击者的大妈和她丈夫正一脸郁郁地坐在另一边,捧着杯警局特供热水思考人生。
至于那群小混混,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鼻青脸肿地正在接受警察的盘问。
“警察同志你们好,我们是景萌的哥哥,听说有人入……”
三个男人急急忙忙地推开大门,打头的江翰看到椅子上瘫着的时靖,顿时瞪大了双眼,卡了卡,声音都变了一个调:“……室盗窃?”
“我、我是景萌。”景萌从三个哥哥后面艰难地挤出来,乍一眼看到惨不忍睹的时靖,整个人都呆了呆。
而时靖,也正用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着他们。
“……哥哥?”

小编推荐

小说《一夜爆甜》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一夜爆甜(景萌)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