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二次元小说 > 我氪金你怕不怕(叶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氪金你怕不怕(叶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氪金你怕不怕(叶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煌的小说?by牛笔原创的言情小说,叶煌小说我氪金你怕不怕最新章节精彩段落欣赏:言归正传,叶煌仔细研究了一下,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全是那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他之前睡得太死了,根本没听见铃声。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叫叶煌的小说?by牛笔原创的言情小说,叶煌小说我氪金你怕不怕最新章节精彩段落欣赏:言归正传,叶煌仔细研究了一下,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全是那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他之前睡得太死了,根本没听见铃声,直到第三次响铃的时候,躺在他旁边那个嫩模实在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他才睡眼朦胧地拿起手机,结果对方突然挂断了。

小说介绍

叶煌以为自己当个二世祖,就可以潇洒的浪完这一生。没有用的,像他这样的男人,就如同冬夜里的红灯笼,夏夜里的萤火虫。那独树一格的异能,还有那扩散到月球表面的氪金大佬气息,早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财可通神!”
“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要问攻略,打不过就氪金!”
“没有氪金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说明你氪金力度不够!”
带着一个氪金大佬系统,他误入异能者的世界,拉开了传奇的序幕。

我氪金你怕不怕免费阅读

你有没有收到过……死人发来的短信?
十分钟前,叶煌收到了这样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二娃,速来青城山下红尘客栈找我,日昌晶田!”
短信末尾还附加了署名:叶辉。
叶辉、叶煌,寓意辉煌,饱含着父母望子成龙的期许,一听名字就是亲兄弟。但有个问题,六年前,叶煌的父母以及大哥去国外参加一个峰会,坐上了马航的班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时还在念高中的叶煌,一夜之间成了孤儿。
他的起点比故事里的孤儿要高一点,因为他家很有钱,十八岁继承了大笔遗产,曾经为了泡妹子怒氪了一辆超跑,也曾经在游戏里和人赌气小氪了一千发648……总而言之,六年来叶二娃成了一些人眼里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也成为另一些人眼里有钱任性的氪金大佬。
言归正传,叶煌仔细研究了一下,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全是那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他之前睡得太死了,根本没听见铃声,直到第三次响铃的时候,躺在他旁边那个嫩模实在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他才睡眼朦胧地拿起手机,结果对方突然挂断了。
于是叶煌又睡了一个钟头,醒来后和嫩模小姐姐做了点羞羞的事情,两人在正午时分说分手。接着他去冲了个凉,终于清醒了,吃午饭的时候,他才看见那条未读短信。
这年头各种诈骗短信多如牛毛,叶煌也收到过不少,平时他不当一回事,有时候闲得蛋疼还和发诈骗短信的人你来我往的聊天扯淡。但是这一次,叶二少不能忍了,昨天清明节他去给父母和大哥扫过墓,今天收到这样的短信,不难测试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愤怒之余,叶煌心中闪过一丝疑虑,还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期待。
如果发短信的人有意恶作剧,或者图谋诈骗,不太可能知道他和大哥叶辉之间的秘密。
关键在于短消息中的四个字:日昌晶田。
这是一句暗语,以前叶辉还在世的时候,兄弟俩经常互相帮忙圆谎骗爸妈,设计了几个暗号。想当年叶煌也是朝着太阳奔跑的少年,唯有日昌晶田四个字,方可彰显他由内而外的阳光。
可以负责任地说,全世界只有他和叶辉才知道这句暗语。
那么问题来了,发短信的人,为什么夹带了勾起叶煌无数回忆的四个字?
“想再多也没用,打过去就知道了!”
叶煌放下筷子,拨通了那个陌生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传来一个甜美的妹子声音:“客官你好,这里是红尘客栈。红尘客栈坐落在青城山脚下,是一间武侠风十足的仿古客栈,满足您心目中那个永恒的***童话……”
叶煌打断了女孩的滔滔不绝:“大概两个钟头之前,是你给我打过三次电话,发了一条短息?”
“不是的,有一位先生的手机丢啦,他借我的手机用了一下。”女孩解释道。
“那个人还在不在?”叶煌追问。
“不好意思,那位先生打完电话就离开了,我不清楚他的去向。”女孩说道。
“你知道他的名字吗?”叶煌又问。
“对不起,我不知道。”女孩很有礼貌。
“他不是你们客栈的客户?没登记身份证?”叶煌继续问道。
“我想您误会了,那位先生走进来和我聊了两句,借用我的手机,然后就离开啦。”女孩始终保持着耐心。
叶煌试探性问了一句:“那人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长得很帅很帅,很有男神风采。”女孩语气略显迷离,无形中暴露了她借给陌生人手机的原因,接着补充道:“他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好像在等什么人,看起来很着急。”
听到这话,叶煌沉默了。
他今年二十四,赶上了本命年。
叶辉比他大三岁半,如果大哥还活着,正好是女孩所说的二十七八岁。
从女孩那透着花痴的言语中,叶二娃想起了往事。曾经有人开玩笑说,叶家大少继承了父母的精华,而叶家二少遗传了父母的糟粕。叶辉从中学时代起就是校草级的人物,受到无数女生追捧,很多小女生一提起他,说话的语气就和电话里那个女孩差不多,这种场面叶二娃经历过无数次,当年有好几个学姐找他打听大哥的各种小八卦。
“先生,您还有事吗?”女孩等半天没听到动静,有挂电话的意思。
叶煌回过神来,下了一个决定:“把你们客栈发个定位给我。”
女孩很配合,结束通话后发了个短信定位。
叶煌上网一通搜索,没搜到任何关于红尘客栈的信息量,他陷入了沉思:“能发出我和大哥的暗号,难道他们有黑客黑到了我七八年前的消息记录,听起来不太科学啊。要么大哥真的还活着,要么对方是个团伙,等着我送货上门……唔,老秘书好久没活动筋骨了,这种场面最适合她发挥。”
打定了主意,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板,你今天起得这么早,难道昨晚那个嫩模又松又黑,惹你生气啦?”电话里传来一个轻柔而温暖的女子声音,只是她说话的内容仿佛疾驰而过的老火车,透着污污的赶脚。
“说正事,老秘书,今天我需要你大显身手。”叶老板直奔主题。
“老板,秘书就秘书,能不能别在前门加一个‘老’字?”老秘书表达了抗议:“如果你非要加个前缀,叫我小秘书也好呀,比较符合我的气质。”
“你几岁了你心里没数吗,说这种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叶煌习惯性怼了一句。
“我心态年轻,我的良心还是少女。”老秘书也习惯性地装嫩:“老板,不是我说你,你对上了年纪的女性缺乏了解。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十三,抱江山……”
“打住,我可不是推姨狂魔。”叶煌将话题拉回正轨:“你开车过来,我们下午去青城山。”
“我的天,老板,你要去爬山?”老秘书震惊了:“幻觉,一定是幻觉,你多少年没运动过啦,我都不记得你有几次下午两点以前起床的。请问一下,是什么动力,让你洗心革面?”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长得像爬山的人?”叶煌说道:“青城山下有个红尘客栈,我们去瞧瞧。”
老秘书惊呼一声:“红尘客栈?我……我好像记得这个地方!”
“好像?”叶老板满头黑线:“大姐,失忆也不带这样的吧。你这记忆,简直太‘情节需要’了,老是断断续续的。五年了,整整五年了,自从你当了我秘书,一遇到麻烦你就失忆,遇到福利你就勾起了回忆。你看看别的老板,那都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小日子要多滋润有多滋润。可我呢,完全体会不到那种快感啊!”
“老板,这话我可不能装作没听见。想当年,你在***醉酒闹事,是谁撂倒八条大汉把你救出来的?当你的秘书我容易吗,又得兼职保镖,又得兼职司机,还得帮你甩掉那些小姐姐,这些年我帮你擦了多少次***?”老秘书语气透着心酸和冤屈。
“注意措辞,别人听见还以为我连擦***都不会。”叶老板似乎想证明他会擦***。
“好吧,说正经儿的,老板,我真的对红尘客栈有印象,可能我失忆之前去过***。”这次老秘书主动回到了正题:“我马上过去接你,红尘客栈我去定了,保不齐能拼出我的记忆碎片,让我想起我到底是谁。”
二十分钟后,一辆卡宴停在了叶老板的别墅前。
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女人,长发及腰,惹人侧目。
有一种女人,仅仅一个背影就有勾魂夺魄的效果。
老秘书恰好是那种女人,只不过她的正面太神秘。
她戴着顶部镂空的网球帽,再往下是一个雪白口罩,遮盖住眼睑以下的部位。一眼望去,完全看不出她长什么样。如果凑近了仔细打量,可以看见她帽檐下的额头,有几条淡淡的疤痕,甚至有两条狭长的伤疤从面罩下延伸到了太阳***附近。
叶煌走出去,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丝毫不惊诧老秘书的装扮。
在他的记忆里,五年来老秘书只要走到室外,永远戴着帽子和口罩。
老秘书车技娴熟,一边开车一边打开了话匣子:“老板,你从哪儿知道的红尘客栈?”
叶煌将情况叙述了一遍,自从亲人遭逢意外,老秘书是他唯一能说心里话的倾诉对象。
“居然用你大哥的名义?太不是东西了,清明节才刚过呀!”老秘书的脑回路和叶老板同步。
“谁说不是呢,我就想去看看,到底哪个***用我哥的名义搞事情。”叶煌懒洋洋的目光逐渐变得凌厉。
“会不会有人做好了套等着你上门?”老秘书再次和叶煌思维同步。
“我也是这么想的。”叶煌没心没肺地笑道:“不然我干嘛叫你一起?”
“又要我去飞身堵抢眼?”老秘书一扭头,帽檐下的小眼神无比幽怨,语气透着心酸:“老板,做你的秘书,不止是高危职业,简直是整个蓉城最危险的职业!”
“你不觉得我为你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这年头的练家子找份工作都难,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例子还少吗,只有我出去吸引仇恨,你才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叶老板理直气壮,倍儿有文化地用反问句加强了肯定:“再说了,除了我,还有谁给你一年发两百万工资?这辆卡宴我只开过一次,直接送你了,你还不满意?摸着良心说,放眼整个蓉城,乃至整个西川,谁愿意给你这么好的待遇?”
老秘书顿时无言以对,闷不吭声地开车。
下午三点,两人抵达了目的地。
红尘客栈依山傍水,坐落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和电话里那个女孩所谓的武侠风不太一样,这个地方的建筑格局充满了二次元的气息,到处都有cosplay的痕迹。只不过客栈外那片空地上停着的几辆汽车,让人怀疑走错了片场,有种古装剧穿帮镜头的既视感。
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的客栈,叶煌反应如常,老秘书却反应夸张。
她停了车却没有下去,仔细看着车外的一草一木,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什么情况?”叶煌仔细看了看老秘书,惊讶的同时深感好奇,他从来没见过老秘书发抖,事实上一个能轻松撂倒八条壮汉的彪悍女子,想吓得发抖确实有难度。
“好熟悉,这地方我感觉特别熟悉。”老秘书相当亢奋,似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兴冲冲道:“老板,以前我肯定来过这里,还不止一次两次。我有种预感,好像有一段很重要的记忆要复苏了,快走,我们***看看!”

我氪金你怕不怕章节全文阅读

进了客栈,叶煌很快找到了通过电话的女孩。
对方是客栈里的前台接待,一番沟通之后,他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他观察了一下,这间卖情怀的客栈生意冷清,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早就不看武侠小说了,没几个人愿意来光顾。
目前的情形,似乎真有一个陌生男子借用前台女孩的手机联系叶煌,并没有任何请君入瓮的迹象。于是叶二娃迷茫了,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比如几条恶汉跳出来讹钱啥的,然后接下来的问题交给老秘书解决。
眼看叶老板打不开局面,老秘书开口了:“***,朱掌柜还在不在这里上班?”
前台女孩一听朱掌柜的名号,态度顿时恭敬了几分:“在的。”
“麻烦传个话,就说故人求见。”老秘书带起了节奏。
“好的,请稍等。”前台女孩说完小跑去了客栈二楼。
她怎么认识朱掌柜?
叶煌诧异了扫了老秘书一眼,心里冒出一个问号。
这样的问号,五年来经常出现。
别看老秘书失忆了,却时不时冒出一段新的记忆,偶尔有惊人之语。比如她和江湖上的人打交道,会突然冒出两句黑话,懂得各种切口,唬得对方以为她是***湖,连叶老板也被唬住过几次。再比如眼下,老秘书本来比叶老板还迷,却突然提起朱掌柜,这种神转折令人猝不及防。
“两位,请跟我来。”
片刻之后,前台女孩回来了,将两人带去了一间雅致的接待室。
女孩前脚刚走,一个中年胖子推门走了进来,刚开门就笑呵呵道:“哪位故人要见我朱胖子?”
“我。”
老秘书站起身,做了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
坐着喝茶的叶煌表面稳中带皮,心里震撼得不行,做梦也没想到老秘书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只见她伸出手,摘下了帽子,取下了面罩。
这简单的动作,透着严重的不科学。
在叶二娃的记忆里,五年来老秘书从来不肯在外人面前取下帽子和口罩!
今天老秘书不仅把帽子口罩取下来了,还对陌生男人露出一抹笑容:“朱掌柜还记得我吗?”
听到这话,叶煌心里有了逼数。
他听出了老秘书语气中暗含的期许,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她渴望被朱掌柜认出来,揭开困扰她五年的身世之谜。
朱掌柜瞳仁略微收缩,被对面那个女人的卖相吓了一跳。
他看到了一张布满伤痕的脸,完全看不出那个女人本来的容貌。
朱掌柜尽量表现得不失态,赔笑道:“恕朱某眼拙,记不得这位贵客。”
老秘书语气突然冷了下来,声音如同二月里的寒风:“你是说,你从来没有见过我?”
“惭愧,来过红尘客栈的客人,朱某多少有点印象,唯独不记得何时见过尊驾。”朱掌柜说话坚持古风,也不知是不是客栈里的硬性规定。
老秘书重新戴上帽子和口罩,帽檐遮盖下的眸子里闪过谁也看不见的失落,随后她表现出秘书的职业道德,开始帮叶老板解决问题:“朱掌柜,今天上午十点半左右,有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借了你们客栈前台姑娘的手机。既然来过红尘客栈的人你大部分都记得,那你记不记得那个人是谁?”
“抱歉,红尘客栈有规矩,不方便透露客人的信息。”朱掌柜面带难色。
叶老板当场就不高兴了,在他看来,那个一脸为难的朱掌柜,怎么看都是一副“我知道,但我偏不告诉你”的尿性。他强忍着没有发作,因为在这方面他很业余,不如交给专业的老秘书去处理。
果不其然,老秘书当场就专业起来了,毫无征兆地抛出五个字:“青城天下幽!”
朱掌柜神色一凛,突然一抱拳,回了一句:“峨眉天下秀!”
接着他用一种考验的口气,主动道:“要屙屎,有草纸,不要扯我的篾席子。”
老秘书淡然一笑,分分钟回答如流:“要屙尿,有夜壶,莫要在墙上画地图。”
叶煌竖起了耳朵,根据他的经验,这是要对黑话了,和地下工作者对暗号一个意思。
如他所料,朱掌柜并未轻易信任老秘书。
只听那中年胖子又抛出了一句切口:“老太爷晚年欢乐多,摇裤一脱是帅哥。”
老秘书胸有成竹,再一次对答如流:“老太婆也要夜生活,莫把我当方脑壳。”
“原来同道中人,失敬失敬!”朱掌柜态度产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因为他从对面那个女人身上感应到一种极其可怕的气息,以及一种能够把他吊起来打的压迫感。
“好说,好说。”老秘书社会得飞起,仿佛和对方建立了一种神秘的联系,当场直奔主题:“朱掌柜,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位是我的老板,今天那个人借你们前台小妹的手机,给我老板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
朱掌柜闻言认真打量着叶老板,那个翘着二郎腿喝茶的年轻人,有种深不可测的既视感,仿佛达到了一种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境界。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一来是朱掌柜从叶老板身上感受到一股豪门贵气,二来是叶老板的女秘书气场太强悍了,连秘书都这么牛掰,更何况是使唤女秘书的男人?
尽管,真实原因是……叶老板现在只想安静地装个逼。
美丽的误会已经形成,朱掌柜显得更加客气了,简直有问必答:“的确有这么一个人,他急匆匆地从后门出来,借电话一用,又急匆匆地去了后门。”
老秘书似乎听得懂对方所说的“后门”指代什么,她追问道:“那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
朱掌柜又看了叶煌一眼,答道:“他自称姓叶,说是忘了带证件,没有在客栈登记。朱某只是匆匆一瞥,那人玉树临风,迷得我们客栈前台的小姑娘神魂颠倒,说起来他和这位先生的相貌有三分相似。”
听到这话,叶煌坐不住了,唰地站起身,语气有些急促:“你确定?”
朱掌柜点头:“千真万确。”
叶煌脱口而出:“后门在哪里,带我过去!”
朱掌柜说道:“去后门可以,还请两位拿出有效证件,办理入住手续。”
叶煌会错了意,误以为这家客栈能捞一笔算一笔,他也不在意这点小钱,当务之急是寻找大哥叶辉的下落,直接把身份证拿了出来。一看叶老板这么猴急,老秘书也跟着拿出了证件。
没过多久,叶煌发觉不对劲儿了,红尘客栈办理入住手续的流程,更像是机场过安检,除了检查证件之外,还要对着摄像头摆POSE,清晰地留下一个记录。
“掌柜的,这是几个意思?”叶煌不悦地指着摄像头。
“这位先生第一次来吧,以后你就习惯了。”朱掌柜面带职业化的微笑。
叶煌还想说话,老秘书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
搞定了入住手续,一男一女跟着朱掌柜去了客栈的后院。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四方形院子,十分空旷,周边也没有雕龙画栋的建筑物。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地面的纹路,仔细一看有种玄奥的赶脚。
叶煌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当场就炸毛了,他根本没看见这地方有任何后门!
老秘书反应和叶煌截然相反,她低头看着地面上奇异的纹路,显得若有所思。
“老板,跟我来。”
老秘书似乎看出了某种蹊跷,一把抓起叶煌的手,朝着后院的中心走去。
叶煌完全搞不清楚情况,今天老秘书实在太反常了,印象中这个老大姐最讨厌和别人有身体接触,眼下竟然主动拉起了他的手,再一次令人猝不及防。
若有所思的老秘书踩着奇怪的步点,拉着叶煌踩在了地面上符文组合成的一个圆圈上面。
叶煌刚想发问,突然感到天旋地转。
刹那之间,附近的空间扭曲了,一股奇异的力量将叶煌和老秘书牵引到了另一个世界。
叶煌有种小时候晕船的感觉,先是眼前一黑,而后眼前一花。
等他重新恢复视力的时候,整个人目瞪口呆地愣住了。
他今天起床到现在还没喝过酒,按理说不可能醉得这么早,可是眼前的景象,比他喝飘了看到的世界还要光怪陆离。几秒钟之前他还站在红尘客栈的后院里,举目可见四周的古风建筑,而现在,他双眼看见了另一番景象。
他站在一个幽静的山谷之中,红尘客栈早已消失无踪。
这还不算完,天空中有一只十几米长的巨鹰,正好从他头顶飞过!

小编推荐理由

我氪金你怕不怕(叶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书友评价很高的网络小说,不小白不套路,值得熬夜品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