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宫斗宅斗 > 她吃赢了宫斗(乐菱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她吃赢了宫斗(乐菱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她吃赢了宫斗(乐菱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她吃赢了宫斗小说章节全文阅读精彩赏析:同样的***绿瓦的宫殿,启祥宫和咸福宫比起来,更多了一种隐隐透出来的墨香味。来自于庭院上晒着的一本本手抄or创作的书本,还有画卷。虽然因为礼仪和找人办事的原因。

5

举报
下载阅读

她吃赢了宫斗小说章节全文阅读精彩赏析:同样的***绿瓦的宫殿,启祥宫和咸福宫比起来,更多了一种隐隐透出来的墨香味。来自于庭院上晒着的一本本手抄or创作的书本,还有画卷。虽然因为礼仪和找人办事的原因,并没有一直看着院子里,但是余光扫过,也能注意到那个通传的宫女去的不是主殿。她通过回廊,走向的地方和咸福宫对比起来,应该是书房。

小说简介

任尔阴谋诡计来,我自能吃是福。
金手指:啥都能吃。
砒/霜是奶油味的,鹤顶红奥尔良烤翅味的,堕胎药可乐味的……
“静妃,朕前段时间送你的那块上好的铁砚怎么没见你用?”
乐菱之有些尴尬的把黑森林味的半块铁砚藏了藏好。

她吃赢了宫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心里装着事,乐菱之的脚步都比平时快了不少,没一会儿主殿就近在眼前。
然而刚进主殿的时候,乐菱之心忽然一突,美人师傅坐在平时坐着的地方,神色看起来却有些让人觉得是在等她。
“嫔妾参见良妃娘娘,娘娘这是?”乐菱之求解的眼神看过去。
良妃湛静安看着她不解的样子,叹了口气,“菱之这会儿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后宫里面讲究的各扫门前雪,和利益的盘根错节,初入宫的时候,最容易犯的错误,一个是爱上帝王,另一个就是过于仗义,找到属于自己的好姐妹,然后傻乎乎的认为两人的关系十分的要好,甚至不顾自己也要去救人。
就像……她和德妃。
当初好到那个程度,现在,不也一样是见面不相识吗?湛静安几乎能够想象到乐菱之接下来要说什么,不外乎是求她救人,又或者问她该怎么办。
面前这个出尘的女孩,这一抹生机到底还是留不住吗?不知道为什么,湛静安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些日子的每日不断的吃食,咽了咽口水。
乐菱之眨了眨眼,本来就十分通透的眼眸在窗外的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了漂亮的金棕色,“娘娘可知,为何长公主回来,陛下和皇后娘娘那边便无传召不可打扰?”
良妃唇角勾起,看起来还在冷静的状态,这样倒是挺不错的,“你和应贵人才认识没有多久吧?怎么,关系这么好?”
乐菱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没有说关系特别好,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来就是相互的,若是能够这样下去,自然感情会很好。”
“这个答案倒是别致,”良妃笑了,语气轻快的就像是说的不是什么深宫密辛,而是“其实,咱们陛下五岁之前,才是那个身体不好的。但是五岁之后,就变成了长公主身体不好,而陛下却不药而愈。”
良妃乐菱之被她的语气有点勾到了,屏住呼吸等着她后面的话,却不想她话锋一转,问,“菱之,你打算怎么救你的朋友?”
“我相信应瑾应该是有她自己的安排的,如果没有什么准备,她不会那么容易就跟着淑贵妃的人走了,”乐菱之思考的同时,声音里带着冷静和明确的目标。
她接着说,漂亮的大眼睛认真又自信,“淑贵妃虽然是陛下和皇后娘娘在的时候,品级最高的那个。但是,之前娘娘您让我背的关系册里,却也不是不能牵制的。”
良妃笑了,带着一点满意,示意她继续说。
“比如皇后娘娘身边的贤妃娘娘,我想,她应该很乐意针对淑贵妃娘娘,”乐菱之说,巴掌大的笑脸上五官精致,声音清脆动人。
良妃问,“是这样说的没错,那么你打算怎么让贤妃针对淑贵妃?虽然两人一直不对付,但是贤妃却也不是没有脑子,随随便便便能给你当枪使的。”
乐菱之转了转眼珠子,“若是什么都没有,那么自然无法说动贤妃娘娘的,但是……”
打断她的是门口的清新和袖气,两人行了礼,从袖子中取了一封信件。
“良妃娘娘,小主。应贵人确实留了一封信,还有信物,”清新双手将信举过头顶,等苏尔拿过去,然后又将那边拿到的信物双手举过头顶。
乐菱之和良妃对视了一眼,接过了信便开始看,十分小巧的簪花小楷,看起来写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匆忙。甚至还洋洋洒洒写了一页,这让原本就觉得应瑾应该是有所准备,但是没有准确的证据心里还是不太踏实,现在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信上说,她收集了之前时常在做的一些事,其中很荣幸找到了一些淑贵妃参与的事情。而其中就包括了,给新入宫的妃子们下药让新入宫的宫妃无法正常孕育皇嗣。
乐菱之眼睛一亮的,将手上的信件递给了美人师傅,“美人师傅,关于皇嗣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吧?”
良妃挑眉,接过一目十行的看过去,轻笑,“说的信物又是什么?”
清新将手上举着的东西举过头顶,“奴婢并不清楚是什么,应贵人身边的人说,是信里提到的东西。”
本来想伸手接过来的良妃顿了顿,发现乐菱之直接伸手接了过来,完全没有管里面是什么,想要阻止,却被她的笑容制止了。
这是个层层包裹住的东西,乐菱之小心的拆开,发现果然,是和自己但是以为的咖啡豆很像的东西,“这东西嫔妾认识,是绝孕育的药,之前嫔妾的披香阁里也有些,但是被抓住了。”
“良妃娘娘,你入宫时间最长,若是将这东西和这封信一起交给陛下和皇后娘娘,会不会在这次的禁止打扰范围之外?”乐菱之眼睛亮亮的,问她。
这段时间的掏心窝子教学,显然让乐菱之对她的美人师傅产生了一种依赖。十分顺畅让她在做什么之前,想要去征求下她的意见和肯定。
然而良妃却不得不给她泼冷水,她伸手拍了拍乐菱之的肩,“只是这么一封信和这么一个物件,并不能达到你想要达到的目的,淑贵妃之所以是淑贵妃,除了她本身之外,她的娘家也是一个十分强劲的原因。”
“意思是说,没有真的被抓了现型的话,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因为不尊旨意,反而引火烧身?”乐菱之眼睛睁大,声音有些不确定性。
良妃湛静安看着她,到底还是叹了口气,“带着东西去找你说的贤妃吧,她或许愿意为了这条线而帮你。”
乐菱之点了点头,行完礼上前给自己美人师傅一个抱抱,然后看着她有些讶异的神情,挥了挥手就退出去了。别看平时美人师傅主张自扫门前雪,该帮忙的也从来没有见少帮吖,真·人美心善了。
贤妃的启祥宫和咸福宫同属西六宫,倒是并没有特别的远,乐菱之深吸了口子,眼神坚定清透,“苏尔,去说本小主求见贤妃娘娘。”

她吃赢了宫斗热门小说推荐

同样的***绿瓦的宫殿,启祥宫和咸福宫比起来,更多了一种隐隐透出来的墨香味。来自于庭院上晒着的一本本手抄or创作的书本,还有画卷。
虽然因为礼仪和找人办事的原因,并没有一直看着院子里,但是余光扫过,也能注意到那个通传的宫女去的不是主殿。她通过回廊,走向的地方和咸福宫对比起来,应该是书房。
或许是因为乐菱之本身心里惦记着被“请走”的应瑾,被人带着***的时候,心中一直在想着之前美人师傅让她背的那本,关系图册里关于贤妃的东西。
贤妃的名字叫王书艺,人如其名,特别擅长书法和诗词。按理说一品大员的嫡长女,人物关系应该很广,但是这个贤妃很刚,完全贯彻了贵精不贵多的概念。
比如她的后宫人物关系却是特别简单的,一根线条连着皇后,另一根线连着御书房。是的,这是一个用才华当钥匙,打开皇帝御书房的角色。
“静嫔小主,我们娘娘就在里面,”带路的宫人行了礼,便规规矩矩的站在了门外,显然并没有跟着***的意思。
门开着,确实和刚才想的一样,是书房。里面放着的东西十分的书香气,六个大书柜,其中有两个里面放着的看起来都是手抄本,而边上的画筒里,也是一幅一幅圈起来的画作,看那随意的样子,显然是贤妃自己王书艺自己画的。
而空下来的两三个大书柜上的东西,应该就是在院子里晾晒的那些了。贤妃爱书,果然名不虚传,她也爱书,但是爱的却更多的是闲书杂书游记。
现在并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乐菱之敲了敲门,在贤妃看过来的时候进门,行礼。
“嫔妾参见贤妃娘娘,娘娘金安,”乐菱之行礼的时间虽然并不久,但是显然已经习惯了,面上淡定的完全不像是有什么挂心的事。
因为谈筹码这种东西,相对来说,就是看起来越在意退让越多。而相对于她可以信任的美人师傅良妃来说,这个让她脑子里全都是哈利路亚的贤妃,并不在能够让她安心的范围。
贤妃看了她一眼,这个深宫里虽然几乎不太出门,却一个个的耳聪目明,这位静嫔在这个时间段过来找她,自然也就只可能是那么一件事。
她低头将手上要画的兰花接着画完,起码没有冲动的直接去坤宁宫闹事,那么听一听也行。
“静嫔来本宫这里,是要做什么?”贤妃在画好的兰花边上题字,并不是什么前人名句,而是自己刚才作出来的一首小诗。
“娘娘的字真好看,”乐菱之夸赞,她没有一上来就直接说自己来做什么,因为她在这个贤妃的眼睛里,看到了拒绝,还有一种说完就走的暗示。
贤妃提完字,将画卷竖起来欣赏完,转手交给了自己的大宫女,“静嫔来就是为了夸赞本宫的字好看吗?”
乐菱之笑了,“这么好看的字画,陛下看到,定然十分的欢喜。”
是的,陛下。这个贤妃竟然在深宫里面的人际关系里,一个是和皇后感情甚翁,另一方面,竟然是对陛下情根深种,真的是让来自现代的乐菱之有点理解不能。
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和好闺蜜关系特别好的同时,还能深爱两人同一个丈夫呢?
然而现代不可能的事,这个深宫里却是真的能够达成的。因为整个国家都是这个样子,这样是合法合理的,甚至于作为皇后,可能皇后女神还会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
贤妃一顿,挑了挑眉,没什么表情却不让人觉得僵硬的脸,总算是有了一抹笑容,“静嫔妹妹这话,是要羞我呀?”
乐菱之眼神认真的看着她,“这宫里谁不知道陛下对贤妃姐姐的喜爱?相比若是可以,贤妃姐姐定然十分的愿意能够给陛下开枝散叶。”
贤妃勾起的唇角降了降,“这个宫里,到现在还真的没有谁有这个服气,能够为陛下开枝散叶。”
乐菱之舀的就是她的这句话,她做出了悲愤的表情,“贤妃姐姐就不奇怪,为什么这个后宫,到现在都没有子嗣吗?”
贤妃尝出味儿了,看了门外的宫人一眼,示意她们关门离开,“怎么,静嫔妹妹的意思,是人为?谁有这个胆子,不要命了?”
乐菱之看她的样子,心里比了一个耶,面上却还是将这个装逼的表演做到了极致,“相比娘娘也知道,今日淑贵妃娘娘将应贵人‘请走’的事。”
贤妃点头,“怎么,这事和你要说的事情有关系?”
乐菱之行礼,伸手将收起来的信双手递上,“正是因为应贵人她找到了不该找的东西,才会之前被淑贵妃的妹妹那样的针对。娘娘,时常在那样没了,您不觉得奇怪吗?而淑贵妃竟然这般的就直接放弃了。”
贤妃伸手接过了那封信,越看眉头蹙得越紧,“这信上说的东西呢?”
乐菱之伸手将重新包裹一层一层的东西取出来,小心的递给了贤妃的大宫女,“此物娘娘让人去验就是,嫔妾认得的原因,却是之前嫔妾也差点被下了这药,当真是后怕了。”
贤妃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就像是这东西隔着那么厚的包裹着,都能够透出来让她可能会沾了一样。显然后退后自己也发现了,咳了声然后挥手让拿下去找人验证去了,掩饰性的扶了扶鬓角。
“若是真如静嫔妹妹所说,既然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在针对应贵人了,又怎么在时常在去了之后,又一次找上她?”贤妃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随意,但是眼神却盯着十分的认真。
“嫔妾与应贵人交好,这件事还是知道的,时常在针对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喝下那碗绝子汤,”乐菱之的断句和表情,自己时刻注意着不要演的太过。
“本来时常在去了后,应贵人以为要过去了,没想到却收到了第二次的绝子汤,”乐菱之说着,满意的看到贤妃的眉头皱的样子,“而之后她忍不住的去查,却查到了淑贵妃身上,或许,这便是原因吧。”
贤妃伸手揉了揉自己皱起的眉头,“此事事关重大,本宫需要先查明情况。”
乐菱之一顿,心里卧槽,这人都被带走这么久了,你查完黄花菜都凉了!
“娘娘,若是淑贵妃娘娘真的这般做了,定然不止嫔妾和应贵人两人,”她咬了咬唇,眼神坚定明亮,“前段时间,嫔妾误打误撞的发现,良妃娘娘平日里喝的药也有问题,您就不怕祸及自身吗?”
她说完之后,整个书房都安静了,贤妃盯着她看了很久,“今日这话本宫就当没听见过,静嫔妹妹先回吧,若是本宫查到什么,自会为应贵人和你做主。”
乐菱之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看到打开的们,和明显不想再听什么的贤妃。却没有选择再说什么,而是顺势退了出去。
因为她看到贤妃的手在袖子里的形状,显然并不是正常的样子,而是攥紧了拳头,甚至还是微微颤抖的。这怎么能够说得上不在乎呢?明明是在乎极了。
果然,在启祥宫外一个巨石后躲着的乐菱之,就看到启祥宫门口出去的宫人。而没多久,等这几个宫人回去后,便看到他们抬出了贤妃的仪仗,方向,不是淑贵妃的钟粹宫又是哪?
乐菱之笑了,随手勾过边上探过来的一枝花枝轻吻了下,“走,回咸福宫。”

小编点评

她吃赢了宫斗(乐菱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为您分享,经年之后,暮然回首,愿你还记得曾经那个单纯天真的女孩,也记得笑的很甜很美的女孩。小编祝您阅读愉快!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