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宫斗宅斗 >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激动激动,皇后又又又见鬼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终于和友友们见面了,内容究竟是什么竟然让人看的热血沸腾?秋禾无权无势,毫不起眼,却从冷宫宫女一路爬到御前第一红人,只因她有一双可以见鬼的眼睛。

5

举报
下载阅读

激动激动,皇后又又又见鬼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终于和友友们见面了,内容究竟是什么竟然让人看的热血沸腾?秋禾无权无势,毫不起眼,却从冷宫宫女一路爬到御前第一红人,只因她有一双可以见鬼的眼睛。宫斗达人前贵妃:废物!这群东西都收拾不了还想报仇?魅惑人心前妖姬:祸国殃民勾引狗皇帝,样样我都行!垂帘听政前太后:要什么男人!跟哀家一统江山!所谓背靠大佬好乘凉,合宫上下见了她都瑟瑟发抖,被她怼落马的敌人们坟头草两米高。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小说简介

晨起时,她被打发来打扫正殿。
此刻已经入了夜,皓月当空,可她还在景阳宫的正殿之内,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迅速的冲到门边***的拍打,可正殿的大门从外头落了锁,从里面根本就推不开,手掌握拳不认命的敲打着叫喊着,却只能听到她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声音打碎。
正巧一阵阴风扫过,顺着破漏的黄琉璃瓦直灌而入,冰冷的风刁钻的往她的脖颈手腕钻,让那原本一动不动的小人,发颤的打了一个哆嗦,不情愿的睁开了眼。
刚醒来还有些水汽氤氲,等到恢复了清明便露出了灵动的双眸,圆润***亮。
秋禾晃了晃脑袋,今日化了雪却比前几日还要冷,她不过打了会瞌***就像是入了寒气,脑子有些沉,愣了会才记起来自己在哪里。
晨起时,她被打发来打扫正殿。
此刻已经入了夜,皓月当空,可她还在景阳宫的正殿之内,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迅速的冲到门边***的拍打,可正殿的大门从外头落了锁,从里面根本就推不开,手掌握拳不认命的敲打着叫喊着,却只能听到她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是早上的那两个宫女,为了给她下马威,不仅给她安排了这样的活,还将她锁在了这正殿之内。
这样冷的日子,若非她这会醒来,如此不吃不喝在这冻上一夜,恐怕明日便没有再醒来的时候了。
秋禾是一个月前进的宫,刚入宫就分到了尚宫局当宫女,她说话伶俐长得又讨喜,在这批宫女中是最出挑的,也因这私下有人瞧她不顺眼,昨儿为了些许事由,她被掌事姑姑遣到了名为景阳宫实则为冷宫之所。
想着这,秋禾的目光低垂,手指微微圈***留下掌心的***痕,一切因果还是因为她初入宫闱,太容易相信他人,可这一次也足够她铭记于心。
就在她思索如何出去时,耳边又响起了微弱的呼唤声,对了,就是这个声音把她从***梦中唤醒的,是谁?是谁在说话?
秋禾再一次燃起了求生的希望,倔强的一遍又一遍敲打着门板,“我在这,救我,救我出去。”
“真是可怜,只可惜你便是叫哑了嗓音,也没人敢来这,在这景阳宫内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那个声音带了些许的慵懒和骄横,但又清丽婉转就如珠玉圆润的落入玉盘中。
秋禾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咬***牙诚挚的道,“你是谁?你在哪里?求求你,救我出去,我会报恩,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笑话,就凭你?一个个区区的贱婢,你能帮到本宫什么?本宫问你,你为何在本宫的景阳宫内,还敢靠在本宫最爱的锦凳上打瞌***,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秋禾这才惊恐的发觉,声音不是从门外传进来的,而是她的身后……
回过身,原本漆***的大殿,不知何时燃起了一层诡异的薄光,而她正对面那张黯淡破旧的宝座上,此刻斜斜的倚着一个身穿盛装的***女子,头戴琳琅满目的珠冠,凤眼微挑道不尽的华贵风情。
方才的声音就是从她的口中传出来的,此刻她正万般不耐的居高临下,睨着不停眨眼睛的秋禾,就像在看着一个痴傻之人一般,“你这贱婢,霸占本宫主殿,如今见着本宫竟敢还不行礼,你是有几颗脑袋够掉的!”
秋禾:?????
保持微笑,她怕别是没***醒还在做梦哦。
袖子下的手指***的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发觉***的直抽冷气,秋禾这才悲催的发现她不是在做梦,她好像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秋禾在进宫之前是在乡野田埂间疯野着长大的,从小就听着一些神鬼杂趣之事,胆子倒是比一般女子要大一些。
之前倒也听人说过,宫内怨气重,常有孤魂野鬼,却从未放在心上,没想到这回真让她撞见了活生生的女鬼。
秋禾咬了咬下唇,瞧着这位女鬼便不是很好说话的模样,有些欲哭无泪,娘***和姑姑皆教她待人处事之道,可从未教她遇了鬼该如何!
这次的起因皆是那两个宫女,若是让她活着出去,明日定不会放过她们!
大约是看秋禾坐着不说话也不疯叫,反而还引起了女鬼的兴趣,只见那风华绝代的美人一眨眼就从宝座上移到了她的眼前,一时之间一人一鬼四目相对,秋禾这才回过神咽了咽口水。
现在她该尖叫还是转身就跑,又或者是敲晕自己?
离得近了秋禾才发觉,这个鬼与以前听闻的市井故事完全不同,她竟然像是真的人一般,没有可怖的脸一点也不吓人,就连她白皙的肌肤和发间盘绕的璀璨珠冠,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秋禾敢肯定她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子,比她娘还要美。
原本脾气暴躁的女鬼,看着秋禾痴迷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脸,忍不住娇哼一声,“你这贱婢这般看着本宫作何?难道真是吓傻了不成?”
秋禾眨了眨大眼睛,眼珠一转下意识的***了***她的小虎牙,真心实意道:“是奴婢头次见到像娘娘这般国色天香之人,忍不住就看傻了眼,能一睹娘娘尊荣奴婢死而无憾!”
她已经不记得以这样魂魄的状态在这景阳宫中待了多少年月了,期间也不是没撞见过别的闯进来的宫人,却是第一次遇上不怕她没被吓死的人,而且还能听到这么清新脱俗的马屁,让她一时之间愣了一下,过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像她的相貌一般嚣张,顺着阴风带着满屋的呜咽,似笑似泣一阵阵的往耳朵里钻,避无可避。
秋禾觉得这般肆无忌惮的笑,甚至早已顺着漏缝传遍了整个景阳宫,这么一想又觉得有些兴奋,最好害她落得如此境地的人也都各个无法安眠。
还不等她兴奋太久,就看到眼前的女鬼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古怪,轻描淡写的冷哼道,“好一个国色天香,本宫还当这世间只有男子惯会口蜜腹剑,没想到你一小女娃倒是生了一张巧嘴。”
秋禾手心都在冒冷汗,口蜜腹剑?巧嘴?这到底是讽刺她还是夸她马屁拍的好?这是能逃过一劫了吗?!
下一刻秋禾就感觉到有一股无名的压力,擒着她的脖颈一点点的掐着,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浑身轻飘飘的被提着离开了地面,她开始无措的挣扎,脸色也开始一点点变得惨白。
意识在一点点的游走,瞳孔睁大,眼角不自觉的有泪水涌出,她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母***病榻上的样子,以及姑姑轻柔的抚***着她的脑袋,喊她阿禾……
难道她就要这样死了吗?
不!
她还不能死!她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原本冷眼看着秋禾挣扎着脸开始发红到变白的女鬼,神色慢慢的沉了下来,就在秋禾觉得自己马上要窒息的时候,禁锢着她脖颈的那股力量突然没了,她猛地摔在了地上,合着眼贪恋着***的***着刺骨的空气。
“真是有趣,本宫还是头次在活人的身上,感觉到如此浓烈的怨念,不过一个小小宫女,你在恨谁?”
秋禾吃力的睁开眼,视线还有些模糊,只觉得眼前的女鬼正在慢慢的变得透明,下意识的看着她的方向哑着嗓子一字一句缓缓问道:“那娘娘又在恨...谁?”
看穿戴言行,即便成了女鬼仍然颐指气使的姿态,生前绝非一个普通的妃子,据说只有人在死后怨念久聚才会结成怨灵,化身鬼魂待在某处不肯离去,那她又是为何会在这景阳宫中,久久不肯投胎呢?
没有得到回应,秋禾看到女鬼望着窗外长久的失神,而她的双眼也慢慢的合上……
天光破晓,清晨的阳光堪堪透过薄云,一个圆脸的宫女就拉着另一个蓝衣宫女不顾料峭的寒意,抖着手打开了铜锁。
沉重的大殿之门被推开,就看到一个身穿暗红色袄裙的小人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旁边还有歪倒的桌椅。
蓝衣宫女马上就怕了起来,声音都在发颤,“燕儿姐姐,她是不是死了,我子时听到有人在哭,是不是她在哭,我好怕啊,我们还是快走吧,去告诉吴姑姑吧……”
叫燕儿的宫女一咬牙心一横,***的拧了蓝衣宫女的手臂,“不许乱叫,你还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把她关在这里了吗!现在去找吴姑姑,一定免不了一顿手板子,这样,我们把她搬到院子里去,就当她是自己摔的。”
被燕儿这么一威胁,蓝衣宫女才没办法的跟着她往里走,燕儿先一步蹲下去***秋禾的气息,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气息,怔怔的回头嘴唇发白,“没气了……”
她不过是想吓一吓秋禾,可谁知道她这么的不经吓,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将她赶***搬出去,绝对不能留在大殿中。
可她们的手刚刚触碰到秋禾的衣服,原本已经没了气息的人,突然手指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手掌撑着地面缓缓的坐了起来。
回头定定的看着她们两,眼珠子一动不动,就在空气凝固的瞬间她突得咧嘴一笑,“你们也来陪我了。”声音空***又沙哑,带着丝丝的阴寒之气,就像是个毫无生气的死人……
饶是再胆大的燕儿此刻也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浑身发颤不停的往后挪,而蓝衣宫女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眼珠猛地瞪大连滚带爬的疯跑出去,“救我救我,女鬼索命了!”
而燕儿则是颤抖着指着秋禾的身后,仿佛那后面有什么可怖的东西,吓得整个人都失了禁在地上抽搐,“不是我,不是我害死的你,是陈贵妃!是陈贵妃的冤魂回来索命了!救命救命,放过我放过我……”
等到蓝衣宫女疯魔的跑出去,燕儿彻底的抽搐着晕厥过去,秋禾才转了转眼珠子,***了***自己的小虎牙,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嘿,灵动自然哪里还有方才宛若死人的样子。
听到燕儿喊着陈贵妃,双手才不自觉的***了***自己的脖颈上的刺痛,这都在清楚的告诉她,昨夜的那些不是梦!
怔怔的回头看向那破旧黯淡的宝座,此刻上面空无一人。
陈贵妃,是谁?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有鬼,有鬼!不是我将你关在殿内的,不要杀我,不是我,是她,是陈贵妃……是陈贵妃的冤魂出来索命了……”
秋禾在院中扫雪,就听到燕儿疯疯癫癫的又从关着她的屋子里跑了出来,那日她假意屏息假死,这两个宫女做了亏心事心中有鬼,再加大殿之内阴气太重,果然如她所料的被吓着了。
原本她只是打算小惩大诫,却没想到她们两的胆子是着实的小,如此的不经吓。
两个宫女疯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惊动了景阳宫内的掌事方姑姑,起初方姑姑还疑心过她,可秋禾楚楚可怜一脸害怕的小声哭诉,她是如何被燕儿锁在殿内,昏迷了一夜的事。
再加上她们口中喊着陈贵妃的名号,方姑姑便不再追问,直接将她们关了起来,也就再无人敢去怀疑这其中的真假了。
院子里的宫女们都伸长了脖子去看燕儿,那边方姑姑就阴沉着脸从里间出来,剜了一眼身边的小太监,声音不威自怒,“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让这等疯人在这妖言惑众,赶***给我捂了嘴拖下去。”
马上几个瘦弱的小太监就扑上前,用一块白布捂着燕儿的口鼻,等到她没了挣扎才拖着从后殿出去,而从始至终秋禾的目光就一直跟在方姑姑的身上,并未在意燕儿的去向。
“今日姑姑我就给你们提个醒,主子贵人们最是不喜这等鬼怪只说,只要你们身处在这宫墙之内一日,就得管好你们的嘴,小心你们的命。若是被我听见谁再在背后提起这事,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这两个丫头便是你们的下场!”
“奴婢谨遵姑姑教诲。”
方姑姑满意的拢了拢袖子,转身要回屋里,只是抬脚之前古怪的朝着秋禾的方向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伸手朝她招了招,还没说什么,就看到秋禾煞白着无措的脸,跌跌撞撞的站在了她的跟前。
这次的事,她这几日翻来覆去的还是觉得有些蹊跷,总觉得不会这么巧合,可每回对上秋禾的脸,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宫女,哪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还借着她的手来教训了欺负她的人。
这会板着的脸就柔和了一些,原本要训斥的话就吞了回去,“你是叫秋禾吧,你刚来的时候我事务繁忙,没顾得上见你,这几日可还习惯?”
秋禾仰着头睁着诚挚的眼神,满是激动的道,“多谢姑姑关怀,奴婢样样都习惯,慧姐姐也很是照顾奴婢。”
方姑姑点了点头,“景阳宫虽说不比尚宫局有体面,但在这做事也得用心,行了,去干活吧。”
秋禾急忙言辞恳恳的表忠心,双手还情不自禁的伸了伸,一副恨不得肝脑涂地的样子,让方姑姑更加的放心,原本她瞧见秋禾的好相貌,又知道她是尚宫局犯了错过来的,很是警惕她。
结果瞧见了人才知道是个老实本分的丫头,所谓的犯错大约也是太过老实被人挤兑了,再加上她与尚宫局那帮眼高于***的人一向不对付,这会看秋禾就更加的顺眼了。
等到方姑姑走后,秋禾的手才收回了袖子里,微微的收***又松开,嘴唇轻抿露了个浅笑。
这几日里,秋禾也大致弄清楚了景阳宫的现状,景阳宫虽处东六宫,但因为二十几年前出了些许事由,便被当做是不吉利之地,再没有妃嫔肯入住,成了名副其实的冷宫。好在前些年皇上瞧着闲置浪费,便将后殿改成了藏书阁,但仍是冷清之所,大多是各处犯了错的小宫女的收容所。
秋禾想着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正殿,这几日出了太阳,黄琉璃瓦上的积雪初融,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皇上虽然把后殿和偏殿都改成了藏书阁,可唯独这正殿,一丝一毫都未曾触碰,又是为了谁?
看到秋禾仰着头在发呆,身边的高个子宫女就走近推了推她的扫帚,“秋禾,想什么呢,该不是真的冻傻了吧。”
秋禾见这会四下无人,便低垂着脑袋眼珠转了转,装作害怕的样子拉着身边宫女的衣袖到了一边,“慧姐姐,姑姑方才的样子可真是吓人,为何燕儿每回都提到这陈贵妃,难不成她先前便是这景阳宫的主子?”
慧儿已经在这待了一年多,她先前是先太后宫里的宫女,今年已经二十了,再过几年便到了出宫的年纪,遂不似其他宫女般绞尽脑汁的想离开这,只想在景阳宫本分的混到年岁好出宫嫁人。
秋禾那日醒来后,就被分到了和慧儿一间屋子,平日里关于宫内的事情都是从慧儿的口中得知的。
慧儿***的拍了她的后脑勺一下,***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瞧见才低声说,“吓死我了,你好好的怎么提起这个,姑姑不许有人提起这三个字,尤其这在景阳宫可是个忌讳。除了我,你可不许再对其他人提起了。”
秋禾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又让慧儿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凶了,“我不是吓唬你,你以为方才那两人为何会被拖走,还不是因为触犯了宫中的忌讳,不过我也不知为何,我进宫那会景阳宫便已经是个冷宫了……”
还不等说完,一阵阴风从回廊席卷着扫过,冷的秋禾下意识的裹***了袄子,眼神有些迷离的望着殿门。
从那日起,秋禾便再未遇上过那个女鬼,但她可以肯定,那一晚绝对不是她的臆想,那个国色芳华的女鬼真的存在。
只是她到底是不是陈贵妃,这个景阳宫又有些什么秘密,都还是一个迷。
“可燕儿她们去了哪儿呢?”
慧儿望着那两个宫女被拖走的方向微微出神,声音里是秋禾从未听过的寂寥,“还能去哪儿?内务府总会给犯错的人安排个好去处。
秋禾你要记住,在这宫内什么都不缺,尤其是我们这样低贱的宫人,命如草芥,我们能做的,便是认命。”慧儿的声音被吹过的风打散,慢慢的模糊在风中。
“趁着这几日天气好,赶***把这一摞佛经抱去晒晒,检查书页破损。再过几日便是皇太后礼佛的日子,若是出了差池,小心你们的脑袋。”
这几日放了晴,方姑姑一大早便招呼着景阳宫上下,将书架上的佛经一本本的搬到院子里曝晒。
当今圣上二十岁登基,如今已在位二十五载,国泰民安边陲安定,京中佛寺众多,皇上更是每年都要***自去宝华殿占香引礼。
而后宫中除了皇上,常常翻看经书的便是皇太后与皇后,皇太后更是每年的二月便要***自抄写经书,供奉到佛前,久而久之这便成了宫内一桩大事。
皇上和皇太后都诚心礼佛,后宫其他主子们自然也要效仿的,故而每年的这个时候,宫内各处的藏书阁都会开放佛经借阅,以供后宫其他主子们的使用。
巧的是,这景阳宫后殿的藏书阁内最多的便是佛经典籍,使得平日冷清的景阳宫也热闹了起来。
景阳宫看着不小,却只有宫女七人,太监五人,往日没有正事扫扫地,倒把这一个个都给惯得懒散了,不过是搬了几趟书,便各个都满嘴的抱怨。
秋禾已经适应了景阳宫的生活,她手脚利落做事本分,长得好看却进退有度,在景阳宫这种冷宫一般的地方,倒是出奇的有人缘,就连挑剔的方姑姑对着她也是满意的。
刚把书都搬到院中理好书页,太阳便缓缓升起,秋禾刚刚活动了手脚,这会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原本方姑姑在旁边督着,所有人都卖力的很,等到正午时分,方姑姑有事去内务府,让殿门外的小太监小喜仔细看着他们,便人人都心思活泛了。
“秋禾,喜公公与你关系最好了,这样好的天气,我得去把被褥给晒了,一会姑姑回来你可得赶***来给我报个信。”
“秋禾,我肚子突然有些不***,你也帮我看着会,我去个如厕便来。”
喜公公是景阳宫的轮值太监,他与这些宫女不同,还有机会能去主子面前伺候,可惜不识字,碰巧知道秋禾识字,秋禾又脾气好的耐心教他,一来二往的两人还以兄妹相称,宫女们背地里都笑话秋禾找个了没根的做兄长,真是天大的笑话。
等到身边的人都借口溜走了,慧儿才冷笑了一声,丢了手里的拂尘,“呸,还不是想趁着姑姑无人去打个盹。我都与你说了多少回了,你帮他们做这么多事,她们可没人念着你半点好,你还当她们真的与你交好呢?到了姑姑面前也没人会提起你半句,只会心里说你蠢!”
秋禾手中的拂尘轻拍,吸进了些许粉尘,不***的***了***鼻子打了个喷嚏,听到慧儿说她蠢却一点都不生气,还弯着眼露了个笑,只是这笑意未及眼底。
“看来,慧姐姐也觉得秋禾蠢笨了。”秋禾俏皮的逗趣了一句,一边不着痕迹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云朵。
慧儿讪讪的放下拂尘,“我可没这么说,好了,你也别这么仔细了。你真当那些娘娘们会看这些书不成,都是为了做做样子好让皇上和太后高兴,还不是如何送去又如何的端回来。”
自觉已经教育过秋禾了,这会打了个哈欠,“昨夜做针线做的晚了些,这会若不是为了陪你,我早就走了,不与你说了,我去廊下坐着补个觉,一会姑姑回来记着喊我。”
秋禾闻言便放下了手里的拂尘,听话的蹲坐在慧儿身边,慧儿瞧着是提点她,可实际上做的事情却与那些人都是一样的,只是瞧不起与利用藏在她的话语之下,又看了看天空。
慧儿之前说的或许是真的,宫中最不缺的便是她们这般低贱的宫人,不止是主子没有将你当做人,就连这些下等人亦是如此,在这***宫之中根本就没有真心,只有利益,她能信任的只有自己。
稍有不慎便会被挫骨扬灰,这便是她们的命。
可她偏不信命。
娘***说,云自东北起,必有风和雨。
瞧,东风这不就来了。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小说推荐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内容果然生动,怪不得小编都沉醉在剧情无法自拔呢,友友们抓***时间关注起来吧!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