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火爆热门小说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愿小编给您带来好心情!有什么精彩动人的故事呢,赶快来围观吧。等到肩舆和仪仗擦身而过,秋禾才跪伏着回头看了一眼。

3

举报
下载阅读

火爆热门小说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秋禾周文衍)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愿小编给您带来好心情!有什么精彩动人的故事呢,赶快来围观吧。等到肩舆和仪仗擦身而过,秋禾才跪伏着回头看了一眼,只能瞧见贵妃精美的珠冠和华贵的衣裙,这位便是如今最为得宠的贵妃孙氏,为皇上诞下皇子公主,可惜的是无一长大,但这并不妨碍她盛宠六宫。

小说简介

秋禾无权无势,毫不起眼,却从冷宫宫女一路爬到御前第一红人,只因她有一双可以见鬼的眼睛。
宫斗达人前贵妃:废物!这群东西都收拾不了还想报仇?
魅惑人心前妖姬:祸国殃民勾引狗皇帝,样样我都行!
垂帘听政前太后:要什么男人!跟哀家一统江山!
所谓背靠大佬好乘凉,合宫上下见了她都瑟瑟发抖,被她怼落马的敌人们坟头草两米高。
唯独出了名不学无术的登徒皇子周文衍,不但不怕她,还处处招惹她。
“小秋禾,给爷亲一个,凤印都给你抢来。”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最新章节

永寿宫来人的前一晚,秋禾就从方姑姑那知道了消息,那一整晚她又辗转许久没能入睡。
过了春分,屋外的夜风明显温和了许多,伴着破土的新芽,京城迎来了满城的春意。
她已入宫两月有余,之前和女鬼也不是每日都见面,女鬼说话刻薄又喜欢嘲笑秋禾,落井下石出现的最快,但也只是嘴上嘲笑她,却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情。
就算是慧儿被吓得痴傻,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女鬼的用心,她那样骄傲的人根本就不屑为难她们这些普通的宫女。
相反的倒是因为女鬼,秋禾躲过了这两次的算计,只要想到她在看着自己,不知为何反倒有些安心。
想到明日便要到完全陌生的永寿宫,她就辗转难以安眠,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即便是只身一人也敢***这宫墙之内,怎么如今还越活越回去了!
天光破晓,各宫都开始忙碌了起来,景阳宫的宫人们也打着哈欠开始每日的晨扫。
一个小宫女和往常一样开始清扫正殿外的空地,刚扫了一会落叶才发觉有些不对劲,总感觉今日后脖颈有飕飕的凉风,回头一看正殿的大门敞开着,瞬间瞪大了眼睛险些从地上跳起来。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觉,里头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响,再仔细一看屋内有个纤细的身影正在仔细的清扫着正殿。
慢慢的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小宫女们还是惧怕正殿的阴森,只敢隔着老远的观望,殿内的窗户都被打开了,也不知道她打扫了有多久,原本蒙尘昏暗的大殿此刻窗明几净。
瞧着这正殿,宫人们才能从中窥得当年景阳宫主位陈贵妃盛宠之下的娇奢,或许并不是传闻。
秋禾根本就没睡着,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干脆起身去打扫正殿,她记得一个月前就是从这里开始了景阳宫的生活,既然明日便要去永寿宫,也当是有始有终了。
说来也是奇怪,她到这正殿也不过数次,可每次来的心境都不相同,而她原本那颗不安的心随着天色渐渐亮起,趋于平静,不就是永寿宫吗!这不过是她找寻真相的第一步,没什么好焦虑的!捋袖子就是干!
等到方姑姑迎着永寿宫的宫人进来,秋禾已经收拾好行李合上了房门,一直到踏出景阳宫的大门她期待见到的人也没有出现。
秋禾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方姑姑和唐茜领了两个宫女还站在景阳门口,瞧见她回头还笑着让她快跟上,秋禾这才提了提行李不再回头的大步向前。
却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匾额的正下方闪过点点荧光。
*
来领秋禾的是永寿宫的大宫女莲青,穿着桃粉色的宫服梳着齐整的发髻,她的发冠上镶嵌的也是粉色的珠子,鹅蛋脸柳叶眉不说多少***,但这通体的气派便不是普通宫女可以比拟的。
只是不止人瞧着气派,脾气也不是普通宫人能比较的,从见了秋禾起一共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你就是秋禾?”第二句是,“跟我走吧。”
这是刚见面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看来永寿宫比她想的还要复杂的多,秋禾乖顺的跟在她身后,心中忍不住的想。
从景阳宫到永寿宫最近的是直接穿过坤宁宫,她们这样的宫女只能绕着走,虽然平白多了不少的路,但好在一路上都是从未见过的宫殿,让秋禾觉得有意思极了,若不是有人领着,她都能在这走上数遍,牢牢将每一处的宫殿都给记住。
拐过宫墙,前头远远就能瞧见永寿宫的宫门,又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永寿门内出来一众宫人,中间是小太监抬着的肩舆,肩舆上端坐着一华光***的宫妃,光是瞧着这动静便绝不是普通的妃嫔。
秋禾还想仔细的看,宫人已经抬着那位宫妃朝着这边过来了,前头的莲青拍了她的肩膀一把,“低头,不许乱看。”
秋禾只得低垂着眼眸不敢多看一眼,等到肩舆离着还有几米远,莲青已经跪了下来,秋禾顺势也往她身后一跪,学着莲青的样恭敬的行礼参拜,“恭送贵妃娘娘,娘娘金安。”
等到肩舆和仪仗擦身而过,秋禾才跪伏着回头看了一眼,只能瞧见贵妃精美的珠冠和华贵的衣裙,这位便是如今最为得宠的贵妃孙氏,为皇上诞下皇子公主,可惜的是无一长大,但这并不妨碍她盛宠六宫。
这位气焰嚣张盛宠一时的孙贵妃,与储秀宫的大火又会不会有所干系呢?
莲青起身才发现秋禾还在瞧,皱了皱眉心里就有些瞧不上了,“永寿宫不比景阳宫,处处都是规矩步步都是礼数,只要是主子便不是你这样身份的人能瞻仰的,还不不快跟上。”
秋禾郑重的点了点头,一副乖巧受教的模样,“多谢莲青姐姐教导,奴婢初入宫还是头次瞧见娘娘,一时忘了规矩,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倒是让莲青还要再教训的话都没处说了,憋了一口气只能挥了挥手说算了,这小宫女怎么脾气和长相差这么多??
莲青领着秋禾到了永寿门外,门边当值的侍卫手握兵刃不苟言笑的立在两侧,秋禾配合的抖了抖身子,莲青眼角扫到这一幕轻嘲的一笑,长得再好看再会讨好人又如何,还不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正巧上回陪着陈嬷嬷去景阳宫的一个小宫女走了出来,瞧见她们两眼睛亮了亮,“莲青姐姐回来了,方才嬷嬷还在念叨怎么去了这么久,正巧这会嬷嬷得空,带她去行礼再安置。”
莲青微微点了点头,还是不苟言笑的带着人往里头,陈嬷嬷正在安排人去准备皇太后午膳后的茶点,一抬头就看到了莲青像猫领耗子一般把秋禾带了过来。
“奴婢见过陈嬷嬷。”
规规矩矩分毫不差,陈嬷嬷露了个和善的笑,“这会皇太后不得空,你先下去把行李放了,重新梳洗一遍,莲青你办事妥当,这丫头就交给你带着了。”
莲青的那张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些许不一样的神情,“是,嬷嬷放心。”
永寿宫相比景阳宫自然是不同,来往的宫人各个都是精神抖擞,穿着齐整的宫服面带笑容,一路走去所见没一个敢偷懒的,只是住处却比原来要差的多,屋子里是大通铺因为宫人多屋子狭小,采光不好即便是白日也很昏暗。
之前秋禾一是因为刚到景阳宫就受了惊吓,方姑姑为了安抚她,二是她是方姑姑看重的人自然屋子也得住的好,如今到了永寿宫曾经的一切就与她毫无瓜葛了。
莲青指了个空的床铺,上面还摆放着一套齐整的宫服和发冠,人就不耐的出去了。
秋禾打量了一下屋子的布局,有六个床铺其他的就是简单的箱笼和镜子,之后利落的换上了新衣服,也是一身粉色的宫服,只是相较莲青的要简单没有花纹布料也粗糙许多。
认真的梳了头发,戴上了粉色珠子的发冠,看着镜子里肌肤白皙面带绯红的自己,秋禾弯了弯大眼睛扬了扬嘴角,从这一刻起,她便是永寿宫的宫女了。
可接下去的几日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顺利,陈嬷嬷口中的等皇太后得空,却是一直没有期限漫长等待。
皇上有孝心,为了方便皇太后每日的膳食茶点,在永寿宫专门设置了小厨房,一应吃食都由御厨单独伺候,而秋禾第二日起就被指派去小厨房帮忙,平日就是端茶送水打下手。

完结全文皇后又又又见鬼啦精彩赏析

首先不同的是屋子里的那些宫女都还没出屋子,平日这个时辰早就没人影了,这会却都挤在小小的镜子前对着铜镜臭美。
秋禾洗漱完换了宫服,她们还在推攘着没完,就没照镜子徒手梳了个发髻,别上发冠就准备去膳房瞧瞧有没有好吃的。
碰巧今年的御厨是江浙人,和秋禾算是半个老乡,宫内大部分还是北方人居多,浙南水乡的吴侬软语让人听着就亲切,平日里还挺照顾这个新来的老乡,有好吃的都会偷偷给她留一点,这也算是到了永寿宫遇到的第一件好事。
屋内小宫女蓝叶正在发愁,她与秋禾同岁,本就身材娇小又长了一张娃娃脸,这会更是挤不进众人中,抬眼就看到秋禾利落的整理好就要出门,双眼不觉一亮,秋禾不过是简单的两下就这么好看了,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
其实她们私下早就说好了,是有意的在孤立冷落秋禾,平日没什么人与她说话,只是秋禾也有意思,好像根本就察觉不到自己被排挤一般,即便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也很自在。
这会蓝叶是实在没法子了,下定决心咬了咬牙拦住了秋禾的去路,“秋禾,你,你头梳的真好,可以替我梳一个吗?”
秋禾没想到会被拦住,先是愣了愣,才看到蓝叶怯生生的看着自己,不自觉的就弯眼露了个灿烂的笑,“好啊。”
蓝叶是娃娃脸和秋禾的鹅蛋脸不同,秋禾特意给她梳的时候考虑了她的脸型,放了两侧的鬓发然后戴上发冠,显得整个人更加的可爱,蓝叶照了镜子脸上的笑就藏不住了。
这会看到其他人都已经出屋子去了,才小声的拉着秋禾的袖子道:“秋禾,多谢你,你人真好,之前我不是故意不与你说话的,只是红酥姐姐说你瞧着就不是个善茬不好相与,叫我们都别搭理你,我会和她们说你不是这样的人。”
秋禾眯着笑并没有很在意,她其实早就感觉出来了,红酥是永寿宫伺候的小宫女里长相最出挑的,瓜子脸柳叶眉一双含情脉脉的眼最叫人难以忽视,见谁都是三分笑,只有见着她的时候没什么表情。
原本打算到了新地方要好好相处,至少不要闹得不愉快,可她这个人天生是吃软不吃硬,你要装要横,那就比一比谁更会装谁更能横到最后。
比如现在,蓝叶散发了善意,她也不会拒之千里,扬着笑也说了句多谢,才想起这早上的奇怪事来,“蓝叶,今日是有什么大事吗?我瞧着大家好像与前几日有些不同,我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不懂,还要你多提点一二了。”
蓝叶盯着秋禾看了一眼,就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秋禾可真好看人还这么好,她以前真是太坏了。
一副要对秋禾掏心掏肺的样子,看得秋禾忍不住发笑,当初刚结识夏绿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的单纯依赖自己,但这蓝叶都在永寿宫当了一年的差了,竟然还是这般稚嫩。
若是放在以前,秋禾或许已经将她当做是可以信赖之人,可惜的是,经历了这两个多月宫内的生活,她早就默认了这里的生存规则。
除了自己,没人任何人是可以相信的。
“我偷偷和你说哦,三皇子殿下昨日回京了,殿下今日是一定会来给皇太后请安的。”
秋禾眨了眨眼,想起之前从小喜子那了解到的宫内知识。
当今皇上养大***的有五位皇子三位公主,大皇子周子詹今年二十有五是贤妃所出,又是皇上的长子,武艺超群得皇上器重,如今手握军权正在西北前线带兵杀敌。
二皇子周子渊今年二十有二,是一宫女所生但由孙贵妃抚养长大,从小便是有名的神童,为人谦和有礼,早早便能出入六部为皇上分忧,在朝臣乃至百姓之中都颇有声望。
而这三皇子周子煜便是如今的钟皇后所出,虽然年幼方十九,可天资聪颖又是皇后嫡出从小就亲自由皇上领着读书做学问,十六岁时便能独自下江南巡视各府县,可以说是众皇子中太子之位呼声最高之人。
四皇子周文衍是仙逝的文皇后所出,为显皇上对文皇后的敬重与爱,为他取名周文衍。文皇后仙逝后他就被养在了钟皇后宫中,可他从小不学无术,别说是为皇上分忧解难,便是京中提起他都是讥笑不语,故而到如今他也没有娶妻开府,一直还住在宫中。
至于这五皇子周子墨今年才十岁,是以外邦朝贡时进贡的异域美人,皇上很是着迷了一段时日,可好景不长,美人思念家乡生下五皇子后便郁郁而终,没了母妃皇上更是许久不会想起他,这五皇子又生了一双异于常人的蓝色的眸子,在宫内鲜少有人提起。
梳理了一番她所知道的皇子们,秋禾还是不太懂,这三皇子来见皇太后,与她们这些宫女有什么关系?
看秋禾还是一知半解的样子,蓝叶很贴心的小声解释道:“三皇子去年与石太傅家的大姑娘订了婚约,可因皇后娘娘管着,殿下至今还未有通房丫头。”
秋禾:……
这就难怪一个个的都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了,宫女做的再好也不过是奴婢是下等人,可若是得了皇子的青睐那可就是一步登天了。更何况还是储位争夺中赢面最大的三皇子。
秋禾***了***小虎牙,这就不***的事了,若是她真的想靠这种方式往上爬,当初就不会拒绝那位娘娘,也不会毅然决然的进宫了。
注意到秋禾的眼神,蓝叶的脸马上就更红了,羞赧的低着头不好意思道:“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只是与她们不同,不好。”
秋禾对男女之事确实不通,但对这种相处之道却是秒懂,所有人都想要讨好三皇子,只有她一个人特立独行只会被当做是异类,甚至别人还会认为你别有用心。
想着就拿出了自己匣子里的一副珍珠耳环,仔细的给蓝叶戴上,“你很好看比她们都好看,只是平日没机会打扮。”
蓝叶看着铜镜中有些陌生的自己,她从前总学着其他人一般梳高高的发髻露出额头,而今日额头细碎的鬓发加上耳侧垂下的两缕很好的修饰了圆脸,这会带上耳环更显的朝气可爱。
她愣了一会想要道谢,才发现秋禾已经走到门边了,回头冲她笑,“走吧,再晚了该被莲青姐姐骂了。”
秋禾笑起来可真好看,蓝叶捂住跳动剧烈的心,***的点了点头,飞快的追了上去。
等到她们两出来,红酥马上就注意到了蓝叶的变化,眼里露出一丝探究和思虑,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推了推身边料理花草的宫女,“今儿蓝叶倒是别致好看的很。”
其他人也跟着发现了,正打算去找蓝叶说话,里头莲青就掀了帘子出来,往院子里的宫女身上扫了一圈,所有人都巴巴的望着她,生怕错过了一个机会。
莲青第一眼自然是落在了秋禾的身上,原本陈嬷嬷也是让她出来喊秋禾***,可这会她看到秋禾就下意识的移开了眼,随后就看到了蓝叶,“蓝叶,你进来伺候。”
蓝叶诧异的指了指自己,在莲青的点头中不敢置信的走了过去,“茶水间的小丫头身子不爽落,今日你来替她,若是干得好,以后便到屋里来伺候。”
往日她是一批宫女当中最不受人注意的,这样的机会一定是留给红酥这样的人,突然身上落了这样一桩好事,蓝叶感觉很是不真实,进屋之前还回头看了秋禾一样。
秋禾也正好在看她,弯着眼露了一个笑,蓝叶不安的心不知为何突然就踏实了,怯却又激动的回了秋禾一个笑,在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中跟着莲青进了屋。
秋禾就跟往常一样自在的去了小厨房,而修剪着嫩芽的红酥愤愤的一咬牙,这蓝叶是怎么回事,这么一来,她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
小厨房内御厨李太监正在准备午膳的食材,秋禾过去探了一脑袋,其实小厨房的活很简单,若是没什么上进心的人待着倒是很不错。
“好香的糖油,李爷爷您一会打算做什么好吃的?”旁边打下手的宫女太监们瞧着她过来也笑着和她打招呼,在小厨房帮忙的大多是年长些的,或是小太监与秋禾都没什么利益上的冲突,大家伙整日都是乐呵呵的氛围。
只是这若是落在别人眼里便是不知上进!
“今儿有贵客,爷爷这是打算露一手了,秋禾姐肯定没瞧见过咱们爷爷做的松鼠鱼,炸的金花就跟花儿似的,闻上一鼻子的糖油香,能把人馋死。”
秋禾马上也露出馋嘴的样子,她以前听说过松鼠鱼,可那会她和娘亲哪里能吃上这样好的东西,等到如今能吃上了,娘亲却又不在了。
李太监打发了贫嘴的小太监一边去,就拉着秋禾把留给她的早点拿出来,是红糖馒头加小米粥,都不是什么顶新鲜的东西,但秋禾就是喜欢。
“慢些喝,我差小竹子给你放灶上一直温着,烫着呢。”
秋禾果真被烫了舌头赶紧吐了吐,嬉笑着给李太监道谢,李太监的年纪都快能赶上她外祖了,而且她那势力古板的外祖还没李太监一半人善,所以她喊李太监爷爷倒是有几分真心在里头。
她已经托了小喜子和方姑姑两人去查香兰的事,结果都没答复,原本也只是在李太监这碰个运气,大约是她真的投了李太监的眼缘,没想到他却上了心。
“你说的那事我找人去问过了,倒是有个叫香兰的,只是她与你说的那个有些不同,她是惠妃娘娘从家中带进宫的贴身丫鬟,与宫内这些宫女不同,上回储秀宫出了事她也没了踪影,你那个姐姐怕是撞了她的名叫主子改了。”

小说推荐

感谢您来阅读小说皇后又又又见鬼啦全文阅读,在百忙的生活中,希望可以给您带来一点轻松,天天好心情!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