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短篇小说 > 1217(楚向哲宋韶华)大结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1217(楚向哲宋韶华)大结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1217(楚向哲宋韶华)大结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书号是《1217》小说作者是欧耶,主角是楚向哲宋韶华,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言情类***小说。1217楚向哲宋韶华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向哲再一次带着酒意回来。宋韶华去灶上煮了醒酒茶,再端来一盆温水。

5

举报
下载阅读

书号是《1217》小说作者是欧耶,主角是楚向哲宋韶华,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言情类***小说。1217楚向哲宋韶华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向哲再一次带着酒意回来。宋韶华去灶上煮了醒酒茶,再端来一盆温水,掀起他的白衬衣时,不期然地怔愣住了。结实的小麦色胸膛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唇印!

楚向哲宋韶华小说简介

宋韶华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可她现在没有感觉一样,飞快的爬了起来又来到了楚杰的身边。就连楚杰也被这个女人吓到了,赶紧让自己的助理把电脑给宋韶华。拿到电脑以后,宋韶华才松开了自己的手,楚杰马上就和自己的助理离开了。

1217楚向哲宋韶华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22章

宋韶华左看右看,看了好半天,才算勉强相信了他。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
我不能跟你走。”
“没关系,我跟你走。”
“我家没房间了。”
徐书亦凉凉地拒绝。
楚向哲雷厉风行的买下了隔壁,还在墙壁上开了个门。
相当于两户人家打通了。
“这是我的底线。”
为了更进一步保护宋韶华的安全,楚向哲在她手腕上戴了个略紧的手环,里面有最新款的追踪器,能随时定位。
还安排了保镖在她出门的时候贴身保护。
这天,三个人凑到一起,第一次在一起用餐。
宋韶华洗菜,徐书亦炒菜,楚向哲残障不请自来,坐着等吃。
菜都上桌了,楚向哲可怜兮兮朝着宋韶华示意,自己两只手都用不了。
“韶华,别管我,你先吃完再随便喂我一点吧……”
“哦。”
宋韶华真的没管他,自顾自的吃起来。
边吃边偷瞄这个她不熟悉的阿哲。
要不是有几分相似,她绝对不信这个人是阿哲。
楚向哲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就会讨好地笑一笑。
虽然韶华有点冷淡,但好歹没有拒绝。
就算她拒绝了,光看着她胃口不错的吃相,他也就饱了。
宋韶华吃饱了,说到做到,拿起碗筷勺子,一口口的喂楚向哲。
徐书亦觉得,韶华就算是塞一勺屎,他也吃得津津有味吧。
眼前的楚向哲,跟之前那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完全判若两人。
最后还有一小坨米饭,宋韶华看了眼菜,舀了勺蛋羹拌了拌,送到楚向哲嘴边。
楚向哲心一酸,她忘了他对鸡蛋过敏。
宋韶华皱眉,手都举酸了,也不知道阿哲莫名其妙发什么呆。
“你……”
是不是吃饱了?
感觉宋韶华有点不耐烦,唯恐她下次不肯喂自己,楚向哲忙一口将蛋羹拌饭吞下。
“徐医生,借一步说话。”
徐书亦跟楚向哲走到书房,就看到他一脸难受,低声说道:“我吃鸡蛋过敏,你有没有药膏?”
眼看着他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冒出片片红疹,徐书亦无奈,打电话问了皮肤科的同事用什么比较好,就打算下楼去药房买药。
“徐医生,你别告诉韶华。”
徐书亦一脸冷漠。
不懂拒绝的蠢货想找死,也别死在他家里啊!他跟宋韶华说:“这次还好就吃了一勺,多吃点搞不好出人命。”
宋韶华差点吓哭,还带着气,喊道:“你明知道我现在不记事,还不提醒我,是存心让我内疚吗?”
“我不是,我没有……”
楚向哲绷直了身体,忍住蹭墙的冲动,老实认错:“你喂我吃饭,我好开心,又好怕没有下次,不想拒绝。”
宋韶华吸了吸鼻子,摇摇头。
“没有下次了吗?”
楚向哲失落地垂眸。
“你这样,跟我认识的阿哲一点都不像!”
“那你喜欢现在的阿哲吗?”
“不知道……
总之,我会喂到你手好了之后。”
这天之后,楚向哲就靠卖惨过上了饭来张口的日子。
他把能在家做的工作都挪了过来,能不去公司就不去,尽量多的待在宋韶华身边。
社区老人们发现了不得了,那个平平无奇的小宋身边又多了一个英俊的男人!车就很气派,还大手笔买下小徐家隔壁搬***,这得多有钱!
宋韶华透过玻璃窗,看到楼下有个小女孩被爸爸驮在肩膀上骑马马,顿时哭了起来。
“爸爸丢下我就走了,我怎么都追不上……
我想回去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
失去的记忆越多,被尘封的记忆就会被翻出来。
尽管以后也会忘记,但此刻就是如此强烈。
宋韶华提供了几条线索,楚向哲当机立断派人去查她血缘意义上的家人。
不多时,消息传来。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宋家。
爸***起记忆中老了许多,宋韶华一度不敢认。
卧室里出来了一个戴帽子的女人,怀里抱着刚出天没几天的奶娃娃。
“这是弟妹?”
她还记得妈妈怀的是个弟弟……
“这个是你妹妹少秀。”
宋少秀见到从未谋面的姐姐,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
宋母笑得尴尬,“妈妈当年B超出错了。”
欢天喜地地迎接儿子,还为此丢弃了女儿,生下来发现还是个女儿后,绝望可想而知。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遗弃女儿遭举报,宋母丢了公职。
宋父认命没儿子了,万念俱灰,从未想过给妻女更好的生活而上进奋斗,得过且过,本来还算殷实的家境每况愈下。
他浑浊的眼不住打量着楚向哲和徐书亦。
宋父宋母从没想过韶华还会找回来,更没想到她过得这么好!她长得不怎么漂亮,倒是会招惹男人!那两个一看就是富豪精英,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
“韶华啊,你怎么现在才回家?
咳咳,爸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么多年,我们还是很挂念你的。”
宋父眼底闪过精光,“只是……
你要是想家,早就该找回来了,那时候你都十岁了,记事了。”
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要亲人捐肾捐骨髓吧?
楚向哲一眼就看穿宋父恶意的猜测,握着宋韶华的手给她打气。
“就是想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
宋韶华搅着手指,“还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后悔不要我?”
宋父宋母在心里咆哮,“不好!”
“后悔!”
“你也看到了,这个家,和你在的时候,没多大区别……”
宋母期期艾艾,“我和你爸没有一天不想你的,怕你在外面被欺负……”
宋父忙点点头,心有戚戚焉。
徐书亦厌恶地转开脸。
还指望这种父母给她亲情吗?
如果韶华被迷惑了,他一定马上带她走。
“那你们以后不用担心了。”
宋韶华笑了笑。
她傻,也有个限度。
狠绝抛弃自己的父母,能奢望什么呢?
承认父母不爱自己,不难的。
瞧瞧这个阴差阳错出生的妹妹,过得好吗?
“是是是,不担心了。”
宋母眉开眼笑,“你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妈妈有什么不放心的!”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韶华的丈夫,楚向哲。”
他不苟言笑,不会让人觉得不礼貌,而是理所当然的觉得,他这样是应该的。
宋父宋母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天啦!是丈夫,明媒正娶的!瞧他腕上的钻表,这个女婿就是指缝里漏一点,也够他们享受了!他们是真的对这个女儿另眼相看了。
宋父不由挺直腰杆,当初自己抛弃大女儿的心虚都一扫而空。
要不是他把她丢了,她怎么会有这种好命,钓到金龟婿?
还不是跟少秀过得一样!一旁的宋少秀的眼里也泛起浓厚的嫉妒之色。
明明是被丢弃的那个命更好吧!哪像她,大专毕业就被家里催命一样的早早结婚生子,做带仔婆。
老公连这两个男人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这个姐姐因为她被丢弃,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有!
“我话还没说完。”
宋韶华扫过眼前三双或贪婪或轻佻或嫉恨的眼,一字一句说道:“你们以后不用担心了,我,活不久了。”
屋子里倏然寂静。
宋父宋母喜气盈腮的脸一僵,一个心道果然让他猜对了,一个揪着衣襟开始干嚎,“我苦命的韶华啊,这是要活活自摘了我的心啊!你得了什么病?
是不是需要换肾?
还是骨髓?
把我的肾摘去吧!”
她过够了苦日子,要是一个肾能换几十年的富贵生活,值了!宋少秀一愣,控制不住地露出一丝幸灾乐祸,又试图死死压住,以至于脸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扭曲。
宋父问道:“你们有娃吗?”
楚向哲沉默地摇摇头。
“唉,那太可惜了。”
没有血脉连接,一旦女儿死了,那跟女婿就是断了,他老宋家沾不到光了。
宋少秀特意掂了掂怀中的奶娃娃,浮出优越的笑,自觉又胜了一筹。
“我看着像生过娃的?”
宋韶华不屑的瞥了一眼宋少秀。
既然她对无辜的姐姐敌意这么大,自己也不必客气。
宋少秀看着宋韶华养尊处优的细嫩肌肤和纤细的身体,眼都红了。
她脸上有斑,身上有赘肉、妊娠纹!宋母硬是挤出两滴泪,“韶华,你究竟得了什么病?”
“我来解释吧。”
徐书亦始终冷着一张脸,“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他用最浅显的话语描述了宋韶华的病,宋家三口听得目瞪口呆。
“这还没老就老年痴呆了?
我们还没老年痴呆呢!这算什么事?”
“少说两句,让人看笑话……
徐医生都说了这病在年轻人身上罕见,韶华就是碰上了有什么办法?!我苦命的孩子……”
宋父宋母沉重的叹息,就算是重男轻女,他们也希望女儿能平安健康啊。
宋少秀不屑地撇嘴,身材皮肤再好又怎么样?
还不是一个记忆消退的痴呆女人!楚向哲已经牵着宋韶华进了另外的房间,将门关上,两个人静静地拥抱着。
这老房子隔音效果差,外面的声音听得挺清楚。
她闭上眼,有些昏沉。
别看宋母说得挺心疼,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关怀罢了。
宋父沉思半晌,说道:“女婿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照顾韶华,男人还得忙自己的事业,干脆把韶华交给我们照顾。”
“可以可以,我们来照顾!”
宋母点点头,“哪个孩子不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不行!我不同意!我们家哪还有地方给她住?”
宋父吓一跳,忙把拎不清的宋少秀拖到一边。
“你姐夫那么有钱,我们要是接了你姐照顾,他还能亏待我们家?
不得给我们换个大房子?”
宋父压低声音说服小女儿,并朝宋母使眼色。
“我们家她说了不算,她也只是个暂住。
徐医生,你就放心把韶华交给我们吧!”
“护理这方面我们还是会请专业的护工。”
“护工哪有父母尽心呢?”
“你们怎么跟专业的护工比?”
徐书亦无语了,原谅穷人的想象力吧。
皇帝的扁担是金的。

1217楚向哲宋韶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23章 大结局

宋父来气了,“不就是一个屎尿失禁的瘫子,有什么伺候不起的?”
宋少秀怀里的奶娃娃被猛然吵醒,哇哇哇哇开始嚎哭。
“说得轻巧,又不是你伺候!”
宋母叉腰竖目,话出口才觉察不对,忙进行补救,“你怎么这么说韶华?”
宋少秀想着反正她已经很便宜姐姐撕破脸了,也不可能给得她啥好处,干脆一拍两散,大家都捞不着好!“就是!你以为她是回来孝敬你们的呢?
她嫁了个那么有钱的老公,回来两手空空,一毛钱的上门礼都没有。
你们还上赶着给她当***使唤,贱不贱?”
“不知所谓!”
徐书亦“腾”
地起身,冲着房间门喊道:“韶华,回家了!”
宋父这气的,烧得比森林大火还旺盛,被宋少秀这个孕傻的母畜医闹,一准给搅黄了,能跟着去女婿豪宅的可能也被毁了!“你个赔钱货!找了个没用的男人,生了孩子还吃住在娘家,你姐姐就算得病,也比你强一百倍!”
“我怎么就赔钱货了?
我倒想找个有钱老公,你当初怎么不把我丢出去?!被丢的过得更好,留在这个家里才遭罪!”
宋少秀尖利的叫、宋父恼羞成怒要揍她的吼、宋母劝架、奶娃嚎哭……
交杂起来,让人烦不胜烦。
楚向哲搂着宋韶华走出来,一张脸冷得像是凝成了冰。
宋父不敢来拉扯楚向哲和徐书亦,把手伸向宋韶华。
楚向哲等的就是他,一拳过去狠狠揍在他腹部,痛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移位!“老子还没找你算账,你就送上门来了。”
宋父这一下爬都爬不起来了。
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他还不死心,托人去打听楚向哲这号人物。
“老宋叔,你也认得楚总?”
宋父眼睛一亮,楚总?
有门儿!“他是哪家公司的总经理啊?”
“人家是J城楚家的少爷,楚氏集团的总裁!”
那人一脸敬仰向往,那可是这个小县城一辈子摸不着的大人物啊!宋父没听过“J城楚家”
,但“集团”
、“总裁”
这两个词他是懂的!“那他家的地址,你知道吗?”
看着老宋叔满脸褶子片偏偏说着天真的话,他都无语了。
“知道啊,J城富人区,普通人根本进不去。
哦,他结婚了,巧了,太太也姓宋。”
宋父摇摇头,傲然道:“姓宋,当然是姓宋。
楚太太就是我的女儿,我是楚总的岳父!”
那人脸一僵,他就是随口打趣,这老宋叔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就一个low货女儿,也得了这种妄想症……
宋父还真打听了楚向哲住在哪一块,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去摆岳父谱,被门卫好生羞辱了一顿,还报了警。
他撒泼打滚就给直接押送回了老家。
一时间传为笑谈。
之后宋父虽然不敢再去J城,但还是很自得,逢人就说自己早年走丢的大女儿嫁了个有钱人,超有钱的总裁,J城楚家的。
没人信。
这一辈子最有面子最牛掰的事情,没人信!宋父那叫一个郁闷,憋屈,半年之后就郁郁而终了。
死前还念念不忘,想着自己走了,大女儿总得带女婿回来奔丧吧?
回来了,就算让那些嘲笑他妄想症的乡邻们在灵堂看到,他也有面子啊!
其实还有个人是相信自己岳父的,没错,那就是宋少秀的老公郑坤林。
他特意找了楚向哲的照片给宋母看,宋母就认出来,这就是大女儿的老公。
宋少秀在一旁不甘又怨怼,冷笑道:“死心吧!你没那个福分,攀不上我这姐夫哥的高枝儿!”
“你还敢说!都是被你个没眼力的傻比娘们给毁了!”
郑坤林气得要爆炸,把宋少秀给揍了。
宋少秀也不是省油的灯,两口子狗咬狗互殴,都没落着好。
“宋韶华嫁给了有钱人又怎么样?
她快死了,毫无尊严的死去!”
她咧了咧破皮的唇,便宜姐姐这是什么命啊?
难道是老天爷给得太多,所以提前收走她的寿数?
自己再不济,好歹还有健康的身体。
宋少秀不顾撕裂的嘴角,哈哈大笑,笑着笑着流出了泪。
可这样的日子,也不是她要的啊!回到J城后,宋韶华看上去并没受垃圾父母什么影响,照样过日子。
她还是住在徐书亦家。
楚向哲还是住在隔壁。
不同的是,他对外公布了楚太太并没有逝世的消息。
徐书亦的家里也贴满了便利贴,这次是楚向哲给贴的,用来提示韶华很多注意事项。
每个便利贴的落款都是BY老公:阿哲但随处可见的小纸条也逐渐失去作用。
因为她渐渐连字都不认得了。
早起的晨报朗读开始变得磕磕碰碰,再简单不过的字变得全然陌生。
就像你有一个每页都写满字的本子,橡皮擦翻开一页,三两下就给擦了个干净。
那页纸还再也无法落笔。
什么时候,它又翻开哪页……
除了不认得字,宋韶华的判断力也慢慢减退,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季节穿什么衣服,穿了不合适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不***?
甚至在这方面退化得像个两三岁的小孩,衣服前后正反穿错,鞋子左右脚穿反。
楚向哲霸占了她的穿搭。
昔日都是她为他搭配好西装衬衣领带袖口等一套,如今反了过来。
刚开始楚向哲不知道搭配,有些乱来,只要负责到她不会冷到或热到。
后来会捧着时尚杂志参考,或者去商场,一整套一整套照着买。
总不会出错。
徐书亦问:“怎么不干脆找个服装造型师?”
楚向哲冷哼,“单身狗哪里懂给老婆打扮的乐趣?”
徐书亦只觉得有幼稚园小女生玩芭比娃娃的既视感。
楚向哲每天都会孜孜不倦地问韶华,她是谁,他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徐书亦说病患不会忘了天天陪伴她的人。
那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宋韶华还是逐渐忘记了楚向哲,徐书亦。
楚向哲孜孜不倦的自我介绍,每天都跟她重新认识。
也许她下一秒就茫然不知。
“别再对我那么好,我会全部都忘记的。”
“没关系,我们享受当下。”
不久后,徐书亦去了趟日本,带回了一个消息。
“在日本的导师多年来致力于研究阿兹海默症,现在他的团队研制出了一种新药,需要志愿者做临床试验。”
也就是说,这可能是希望,也可能更快结束患者的生命。
楚向哲犹豫了,辗转反侧不得安眠。
宋韶华瞒着他,跟徐书亦说,她同意去日本。
如果生命的最后一刻空白一片,她宁愿在还记得身边人的时候离开。
在去日本前,楚向哲补办了和宋韶华的婚礼。
是个一如那个易拉罐指环般,温馨的小型婚礼。
宋韶华换上精美俏丽的短款婚纱,绾了个简单的发髻,拿着捧花,推开门。
徐书亦下意识转头,眼眸倏然被刺痛,看到了什么令人惊讶又心疼的画面。
这一天避无可避,终于还是来了。
她懵懵懂懂的开口:“这是在干什么?”
昨晚还在家里排演过,但宋韶华此刻双眼茫然,浑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要干什么。
她脚上没有穿鞋,赤脚踩在腿上和脚踝处,有湿湿的痕迹,赤脚站立的大理石地板上,迅速集聚的微黄水渍……
楚向哲迅速将她搂抱着进了卫生间,将她放置在自己腿上,打开花洒冲洗着被弄脏的地方。
“没事,没事的,没什么大不了……”
他不停安慰着她,心里想着,她应该也没有感觉自己在做什么吧?
“好恶心啊!”
宋韶华窝在他怀里,颤抖的弧度越来越大。
她想起了刚刚那一幕,简直羞愤欲死!她竟然穿着婚纱,在别人面前失禁……
“不恶心,没关系的,洗干净继续。”
楚向哲不停吻着她的泪水,温柔得令世界都折腰,“韶华,当年那个拉环再也没有了,我只能给你一整个我,系在你身上。
婚礼结束后,我陪你去日本,不管未来如何,我们一起面对。”
“别再对我那么好,我会全部都忘记的。”
“你还活着,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事”

1217(楚向哲宋韶华)全文推荐

1217(楚向哲宋韶华)大结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让人直观的感受到书中人物情绪变化和故事走向,就好像你就在故事里,跟他一起经历了一遍。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