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好看吗?书中讲述了什么样的故事?精彩节选:程昔宽慰道:“放心罢,沈公子既然都如此说了,定然有十足的把握会赢。”顿了顿,她又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

3

举报
下载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好看吗?书中讲述了什么样的故事?精彩节选:程昔宽慰道:“放心罢,沈公子既然都如此说了,定然有十足的把握会赢。”顿了顿,她又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再不济,还有表哥在呢!”“也是。”顾明潇心里稍安。顾明潇蹦起来鼓掌,随即而来的是看台上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和喝彩声。大多都是年轻的大家小姐。

小说简介

程昔幼年丧母,刚及笄时丧父,无可奈何之下,寄居在了外祖母家中。
寄人篱下的第一要则,就是讨巧卖乖。程昔掏出小本本开始记:不能招惹表哥。

表兄即将黑化免费章节精彩试读

却见沈青舟摇头,“不比这个。我不胜武力,宁王世子不胜诗书。咱们选个都会的。”
“比如?”宁王世子问。
“比如打马球啊。”顾轻言笑着接口道:“京城贵圈有几个公子不会的。”
京城贵圈风行打马球,世家子弟都很是精通,就连一些大家闺秀也会。简单来说就是骑在马上,持棍打球,也称击鞠。马球则是用质感好的木料制成,只有拳头大小,外涂红漆,彩绘花纹。人骑在马上用鞠杖打球。
“这……”
宁王世子稍微有些犹豫,毕竟谁人不知顾轻言的厉害。
顾明潇便道:“我早知宁王世子不敢。沈公子快别为难他了,咱们今日只当是被狗啃了一口。”
这话十分不客气,狗啃人一口,人自然不能再啃回去,否则就跟狗没有区别了。
宁王世子爱慕顾明潇,怎会在她面前示弱,当场就答应下了。如此,顾轻言立马就吩咐下人们置办,将马具等物通通准备齐全。
也是十足的巧了,今个天气好,京城的公子哥和大家闺秀纷纷相约踏青。得知顾家公子和沈家公子要同宁王世子比赛打马球,立马就吸引了不少的人来。
如此,就是宁王世子输了比赛,想赖账都不行了,除非他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脸面丢在地上踩。
双方约定,分三场比赛,每场只有一柱香的工夫。双方各派两组人上来,男女皆可。以击鼓为始,哪方率先把球打入对方的球门就算赢了。
顾轻言自然是要亲自上场的,沈青舟虽受了点伤,但也没甚要紧。其余的人便暂且找了手下人顶替。这才下去换了衣裳。
顾明潇担心沈青舟的伤势,少不得在程昔面前絮叨两句,“小奶昔,你说沈公子的伤势要不要紧?还能亲自上场么?”
程昔宽慰道:“放心罢,沈公子既然都如此说了,定然有十足的把握会赢。”顿了顿,她又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再不济,还有表哥在呢!”
“也是。”顾明潇心里稍安。
却不料刚好被顾轻言听见了,他早早换了身红色的箭袖常服,手里攥着一把半月形的鞠杖。闻言笑道:“真是让人受宠若惊,不曾想表妹居然如此信任我。”
程昔扭过头:“并没有。”
待众人上了场后,偌大的看台上已经坐了不少人。除却京中的年轻一辈,还有不少夫人老太太,想来都是图个乐子。
第一场顾轻言和沈青舟领着另外两个随从上场,而宁王世子则是作壁上观,挑选了几位京城富家子弟代战。
顾明潇自然又忍不住啐道:“不要脸。”
程昔抿唇未言,见宁王世子虽不上场,可早早就把牌子挂了起来。还真是挺不要脸的。
伴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击鼓声,双方立马上马,在一片宽敞的空地上驰骋。每个人手里都攥着一把鞠杖。
早先便说,顾轻言身手极好,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带一丝停顿。鞠杖在他手里挥来舞去,将小小的马球始终控制在自己的鞠杖下。
“小奶昔快看!沈公子!”
顾明潇满脑子都是沈青舟,再也容不下旁人。拉着程昔兴奋的跳起,“你快瞧瞧,沈公子虽然看起来文弱,可精于骑术!”
程昔顺着顾明潇所指,果真瞧见沈青舟。他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衣裳,神色从容不迫,丝毫不见慌乱,同顾轻言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只见顾轻言唇角微微一勾,手下鞠杖一使劲,率先打入了对方的球门。
“好!”
顾明潇蹦起来鼓掌,随即而来的是看台上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和喝彩声。大多都是年轻的大家小姐。
“小奶昔,你快瞧瞧,我哥哥好厉害!”
程昔笑着应她,抛开顾轻言古怪的脾气不谈,他的确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少年。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昭勇将军。京城不知有多少人暗地里相中了他。
想到此处,程昔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鼓声一敲响,第一场顾家赢了。
宁王世子原本还能心平气和的作壁上观,见第一场就输得这般凄惨。气得当场踹倒好几个人。可他身份贵重,旁人自然不敢招惹。
一来二去,就没有哪位公子想要替宁王世子出赛了。
“哼,仗着自己是宁王世子了不起啊!我这辈子就是嫁鸡嫁狗,我都不会嫁到宁王府。”顾明潇冷哼。

表兄即将黑化全文在线完整阅读精彩赏析

场上又击了声鼓,第二场开始了。
因为是三场比试,如果这场宁王世子再输了,也就没有继续比试的意义了。这回宁王世子亲自出场。
顾轻言利索地翻身上马,手里掂了掂鞠杖,心里有了一番计较。
伴随着一声鼓音,双方的人立马举着鞠杖抢球。结果不曾想,宁王世子抢不到球大怒,居然挥舞着鞠杖打人。顾家这边的另外两个人只是随从,哪里敢还手,被宁王世子一鞠杖打落下马,一连滚了十几圈才停下。
“卑鄙!”
顾明潇自己虽没上场,可比她自己上场打球,还要激动许多。站在看台下面,怒气冲冲道:“比不过我们,就开始动手打人!不要脸!”
程昔:“冷静,冷静。”她瞅了一眼场上,见宁王世子那边开始翻盘。三个人护着他一个,趁着顾轻言没留意,一球中的。第二场宁王世子赢。
“气死了!气死了!太不要脸了!”
顾明潇气得眼眶都红了,一想到要是自家输了,定然很丢颜面,回府之后还不知道要被父亲如何责罚。又气又恼之下,眼泪都快出来了。
“表姐别哭,办法总是有的。”程昔低声安抚她。
“还能有什么法子?咱们这边就剩下两个人了,总不能再稀里糊涂找两个下人上吧?那宁王世子手黑着呢,他打不过我大哥哥,又不敢再去打沈家哥哥,就冲着下面的人打,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程昔默然,也是暗暗生气。下人们将场上那两个受伤的随从抬了下来,一看都伤了骨头,铁定不能再上场了。
顾明漓担忧道:“这可怎么办?还有第三场呢!总不好让大哥哥和沈公子两个人去罢。”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有个不按规则出牌的宁王世子。
顾轻言吩咐了几句,这才回首道:“怕什么,下一场还是我同沈兄上,你们莫担心。”他回头望了程昔一眼,“去,帮你大表姐擦擦眼泪。”
程昔点了头。
结果宁王世子又开始发挥他不要皮脸的作风了,第三场要求派女子上。还点名要顾明潇上场。顾明潇气地跺脚,“他让我上,我就上,他以为自己是谁呀,我偏偏就不上,凭什么!”
顾轻言略一思忖,觉得让女子上也并无不可。总得把宁王世子打得服服帖帖才好。可问题是,他们这边只有四位姑娘,程昔到底会不会打马球还两说。
程昔道:“那如果我们这样都赢了,宁王世子要如何?”
来人挠了挠头,赶紧回去通禀宁王世子。回来便道:“你们想如何?”
众人皆把目光投向程昔,却听她说:“你回去问问宁王世子,若是我们赢了,他可敢脱了衣裳,围绕马场爬一圈?”
顾明潇讶然:“这主意好啊!”
宁王世子一听,登时就坐不住了,半个身子探出高台,冲下面叫嚷,“大言不惭!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要是本世子赢了,你们顾家难不成要把顾大小姐许配给我?”
“呸,你想得倒美!”
顾明潇啐道,用胳膊肘轻轻捣了捣程昔,“别答应他!”
程昔自然不会傻到拿顾明潇的婚姻大事做赌注,闻言便道:“那可不行,我大表姐可是堂堂尚书府嫡出的大小姐,身份贵重,人品矜持。怎生能嫁给无赖。”
“你说我无赖?大胆!”宁王世子气得要跳下高台,可见顾轻言在后面站着,立马又跳了回去,“我不是怕你啊,我是看你是女子!我从来不跟女子一般计较!好!比就比!我这就去找四位姑娘过来,定然要把你们比下去!我倒是要瞧瞧,顾家的小姐们到底有什么能耐!”
有没有能耐自然马场上见分晓。
除却程昔外,其余三人骑术都非常好。不由就让人很是担心。可既然程昔自己都说没有关系,旁人也只得让她也上。
宁王世子果然厉害,轻轻松松就找了几位朝廷官员的女儿上来应战,其中有一位是大理寺少卿的妹妹,名唤江宁,生得绝美。才刚一上场,看台上就掌声雷动。其姐江晚乃是当朝二皇子的侧妃,也是家世出众。
“她怎么也来了。”顾明潇很显然同江宁很不对付,眉头皱得紧紧的。
“大表姐怎么了?她有什么来历么?”
沈青莲接口道:“程昔你初来京城应该不知道,因为江宁江姑娘同明潇素来不合。平日里京中贵女开花宴,都不敢同时请她们两个过去,生怕再打上一架了。”
“那可不是嘛,宁王世子喜欢我大姐姐,而江姑娘又暗暗倾慕宁王世子。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顾明漓嗤笑道。
“要你多嘴!你可别忘了,我们要是打输了,丢的是顾家的颜面。回头爹爹发怒,挨罚的也有你一个!”
顾明潇这话说得不假,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纵是顾家两姐妹再如何内斗,遇见外敌总能暂且化干戈为玉帛。
只听一声鼓音,江宁率先骑马奔来,手里的鞠杖对着场中央的马球一勾。
“不好,她要抢球了,快拦住她!”顾明潇惊道。
几人迅速骑马过去,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暗地里使阴招,一鞠杖打到了程昔的马腿上。马儿嘶鸣一声,前蹄高高***,看着分外触目惊心。
“表妹!”
“程姑娘!”
顾轻言和沈青舟同时拍案而起,预备着上去救人。
岂料程昔上半身死死伏在马背上,硬生生的将马控制住。可这马伤了腿,定然是跑不快的。
程昔索性就骑马挤了过去,正正好好同那个出阴招的小姐齐头并骑。这位小姐心思歹毒,见程昔过来了,还要拿鞠杖打马。
“表妹,你小心!”
顾明潇等人被对方困住脱不开身,皆目露担忧的望着程昔。
只见程昔面上丝毫不见慌张,她一把拽住那小姐的衣袖,使劲一拉,便将人拉了过来。
“你快松手!我要掉下去了!”
程昔并不松手,大有一番鱼死网破的架势。这小姐吓得够呛,连忙扯住马缰绳停了下来。怒气冲冲道:“大胆!你到底是哪家的小姐?我可是兵部侍郎家的女儿,你竟敢如此扯我袖子!”
“我是二品宣政史程知敬的女儿,我娘是二品诰命夫人。我舅舅是一品尚书,我表哥是昭勇将军。我外祖母和舅母都有诰命在身,你才大胆!”
这小姐一听,登时脸都白了。程昔并不理她,直接将人拽了下来,骑马就走。

小说推荐

感谢您来阅读小说表兄即将黑化全文,在百忙的生活中,希望可以给您带来一点轻松,天天好心情!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