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热门章节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由作者萝卜蛋撰写的小说主角是程昔顾轻言,这是一部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家这才勉强答应将顾梦晚许配给了程知敬。夫妻二人那会儿也是举案齐眉。

5

举报
下载阅读

表兄即将黑化热门章节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由作者萝卜蛋撰写的小说主角是程昔顾轻言,这是一部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家这才勉强答应将顾梦晚许配给了程知敬。夫妻二人那会儿也是举案齐眉,夫妻恩爱,程知敬甚至连一房妾室都没有。在当时的京城还是一段佳话。可后来好景不长,顾梦晚身子骨本来就弱,生下程昔之后没两年就香消玉损,撒手人寰了。

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小说简介

程昔幼年丧母,刚及笄时丧父,无可奈何之下,寄居在了外祖母家中。寄人篱下的第一要则,就是讨巧卖乖。程昔掏出小本本开始记:不能招惹表哥。只是没人告诉她,要是表哥主动过来招惹她,该不该把他打死。再后来圣上封程知敬为正二品宣政使,远调汴州。哪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一个多月前,程知敬思念爱妻多年,终于思郁成疾,撇下才刚及笄的女儿便撒手人寰了。立在一旁的秦氏便笑道:“老夫人,今个昔儿大老远的从汴州赶过来,那可是天大的喜事。您看看,怎么话都没说两句,就先哭上了。”

表兄即将黑化免费章节

程昔挣不开,又怕紫晴惹怒了顾轻言,索性就对着紫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放心。
顾轻言的手劲儿极大,可待程昔却十分温柔。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多少还是忌讳着男女之妨。因此只是隔着几层衣裳攥着程昔手腕。可即使是这般,男子手指的温度还是透过衣裳传到程昔的皮肤上。
程昔有些羞赧,又觉得暗暗恼火。好像她越是躲着顾轻言,他反而就越来劲儿了。一天不作弄她,心里就跟不痛快似的。
顾轻言对这里可谓是轻车熟路,绕了几个弯道,这才把程昔领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眼前是一片黄澄澄的油菜地。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盛开着。微风一吹,甜腻的香气一股脑的拂过面颊。
“你瞧,这可是我无意中发现的。从没告诉过旁人。”顾轻言偏过头,见程昔满眼都是欢喜,也忍不住笑道:“油菜花虽然不比牡丹名贵,可得了你的喜欢,便足够了。”
程昔眨了眨眼睛,站在油菜花地里,见花丛中蝴蝶翩飞,好一副***图。闻言,便道:“表哥好像很懂姑娘家的心思。”
“也不算懂罢。”
顾轻言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特意向人讨教的。
“你跟小时候很不一样,小时候你想要什么都会明说,现在好像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人总是会变的。”程昔如是回他,想了想,又道:“表哥也变了很多。”
“嗯?比如?”
程昔笑得十分狡黠,隔着一段距离,虚指着顾轻言的面孔,“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变化都挺大的,跟小时候不一样。”
顾轻言不禁莞尔,“你说得对,说得好极了。没有谁是一成不变的。”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悠悠叹气,“我只有这里是不变的。只可恨啊,有个人从小就非得钻进来住着,怎么赶都赶不走。偏偏长大之后就不认账了。你说气不气人。”
程昔揣摩着,觉得顾轻言是在说她。可又不想接着他的话说,只得装傻,“不知道是哪家的姐姐,居然这般好福气,得了表哥的欢心。”
顾轻言挑起一边的眉头,隔着花涧,哼哼,“有没有好福气我不知道,如果她肯愿意,纵然是摘星星摘月亮我也是肯的。”
程昔道:“那就等表哥什么时候把星星和月亮摘下来再说吧。”
如此,顾轻言磨了磨后槽牙,抬步上前,“小丫头牙尖嘴利的,小时候我倒是没瞧出来。怎么越大越不听话了。”
程昔:“……”
顾轻言叹气,“也罢,相处的时间长了,你便知道我的好了。”
程昔索性就侧过身不再看他,也不回话。顾轻言是顾家长房长孙,又是京中出了名的贵公子。若是程家夫妇尚且在人世,两人倒是极为般配的。只可惜,有缘无分。
“表妹。”
身后顾轻言出声唤她,程昔微微犹豫,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只得躲着些。
没曾想顾轻言径直就绕到了程昔眼前,将手里的一捧油菜花递了过去,露出一口白牙,“给你。”
程昔绞着衣角,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接。她接的话,有种变相允诺的意思。不接的话,眼下四周没什么人,不知道会不会惹恼了顾轻言。
毕竟顾轻言一拳头下来,她半条命都没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听说姑娘家都喜欢花。”顾轻言略羞赧道。
可偏偏程昔是个佛系好性子,时时刻刻都能保持冷静。
顾轻言索性就拉着程昔的手腕,将花束硬塞她手上。垂眸,嘴角弯出浅笑,“给你的。”
程昔问:“表哥对每一个姑娘都这般体贴入微么?”
“你怎会这般想?”顾轻言反问,又低低一笑,“我对外人从不这样。”
程昔无言。这位表兄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一刀子戳下去都不见血的。
前头忽然传来喧闹声,顾轻言凝眉仔细听了两声,顿觉不好,立马拉着程昔的手腕往回走。
离得老远就瞧见前头闹了起来,一众人瞧见顾轻言来了,纷纷让开条道。
只见场上站着几个人,为首的又是那位宁王世子。而自家几个妹妹都在,沈青舟捂住胳膊站在一旁,脸色微微发白。
“明潇,怎么回事?”
顾轻言抬腿上前一步,冷眼环顾一圈,这才挡在了顾明潇身前。
“哥!”
顾明潇原本还勉强能忍得住泪,可一看见顾轻言就忍不住了,“我们在这玩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就惹恼了宁王世子,他上来就打沈公子,还弄坏了我的风筝。”
程昔一愣,下意识地望了沈青舟一眼,果见他额角冒汗,脸色发白,右手臂处还有一道血痕。而宁王世子手里恰好就攥着一条马鞭,哪里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我打的就是他!一个小小的翰林院编制,没落的世家,居然也敢跟本世子争!我今个就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宁王世子向来做事极其张扬,又极有身份。京城的贵家子弟惹不起,见他都绕路走。可偏偏宁王世子就是看中了顾明潇,以至于哪个男子同她走得近,都要大发脾气。
虽然,顾明潇很是厌恶宁王世子。
“好大的口气!天子脚下,军機重地,宁王世子居然也敢这么狂妄!”顾轻言武功极好,从不畏惧权贵,又是出了名的护短,哪里肯看着顾明潇受委屈,当场就怒斥,“沈青舟乃是朝廷命官,沈家又出了好几位帝师,乃是勋贵世家,哪里容你随便辱没。”
“怎么,顾小将军还要跟本世子打架?是不是顾尚书没有管教好你?”宁王世子打不过顾轻言,可嘴上不肯饶人。仗着身后有宁王府,向来横行霸道。
顾轻言拍了拍顾明潇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哭了。这才猛地从随从腰间抽出长剑,一剑指着宁王世子。
“你,你想做什么?你大胆!我可是宁王世子,你若是敢伤我分毫,要不了半个时辰,王府的铁骑就会踏平你们顾家!”
“是么,我竟然不知宁王府现在在京城都能一手遮天了。”顾轻言冷笑,反手一剑划向宁王世子。
“啊,护驾,护驾!”宁王世子惊叫一声,狼狈往后退去。众人皆是一惊,只见顾轻言仅仅是把宁王世子的衣衫划破。
宁王世子在人前落了面子,一连在顾轻言手里吃了几回瘪,怒气冲冲道:“好啊你,顾轻言,你有种!算你厉害,连本世子你都敢伤,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顾轻言冷哼,随手把长剑又插回剑鞘,“我也是正人君子,若以礼待我,我必以礼还之。我听说宁王府规矩十分严明,只是不知宁王若是知道世子在外仗势欺人,要作何感想。”
“你休想去我父王那里告状!顾轻言,我可告诉你了,我是宁王世子,你充其量就是个小将军。你今日对我无礼,看我不回王府告你一状!”
顾轻言上前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扭着宁王世子的胳膊,反手扭至后背。这才笑着问他,“什么?我没听清。”
宁王世子怒道:“顾轻言!你疯了!啊!顾小将军!松手松手,要断了!”
顾轻言这才松开手,淡淡道:“宁王世子如何对我都行,只是不要来招惹我的妹妹们。我顾家虽然不是皇亲国戚,可顾家的女儿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好,顾轻言,本世子真的很欣赏你,有胆量。”
宁王世子反倒是冷静下来,总也不好闹得太难看,毕竟自己的确不占理。他余光不动声色的去瞥顾明潇,见好端端一个美儿人,眼眶都哭红了。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又忽然念起,如果自己日后真迎娶了顾明潇,那顾轻言就是自己的大舅子。一家人不能闹得太难看。
索性就先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行,算本世子无礼了,顾小将军的话,我记着了,咱们来日方长。”
顾轻言摆手:“废话不必多说,宁王世子快些向沈大人还有我妹妹致歉,这事就算完了。”
宁王世子嚷嚷:“那不行,打都打了,有本事就让沈青舟打回来!”
沈青舟岂会如此,家世低人一等,做事都不可过于明目张胆。他心里也暗恼,略一思忖便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妨赌上一局。若宁王世子赢了,这个打就算是我白挨。若是世子输了,今日必须致歉。”
宁王世子道:“少给我下套,你若是提出来比诗词歌赋,我怎么能及翰林院出身的官员!”
言下之意就是他诗词歌赋比不过沈青舟。
顾明潇一听,小声的啐了一口,“真不要脸!”

表兄即将黑化在线阅读

却见沈青舟摇头,“不比这个。我不胜武力,宁王世子不胜诗书。咱们选个都会的。”
“比如?”宁王世子问。
“比如打马球啊。”顾轻言笑着接口道:“京城贵圈有几个公子不会的。”
京城贵圈风行打马球,世家子弟都很是精通,就连一些大家闺秀也会。简单来说就是骑在马上,持棍打球,也称击鞠。马球则是用质感好的木料制成,只有拳头大小,外涂红漆,彩绘花纹。人骑在马上用鞠杖打球。
“这……”
宁王世子稍微有些犹豫,毕竟谁人不知顾轻言的厉害。
顾明潇便道:“我早知宁王世子不敢。沈公子快别为难他了,咱们今日只当是被狗啃了一口。”
这话十分不客气,狗啃人一口,人自然不能再啃回去,否则就跟狗没有区别了。
宁王世子爱慕顾明潇,怎会在她面前示弱,当场就答应下了。如此,顾轻言立马就吩咐下人们置办,将马具等物通通准备齐全。
也是十足的巧了,今个天气好,京城的公子哥和大家闺秀纷纷相约踏青。得知顾家公子和沈家公子要同宁王世子比赛打马球,立马就吸引了不少的人来。
如此,就是宁王世子输了比赛,想赖账都不行了,除非他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脸面丢在地上踩。
双方约定,分三场比赛,每场只有一柱香的工夫。双方各派两组人上来,男女皆可。以击鼓为始,哪方率先把球打入对方的球门就算赢了。
顾轻言自然是要亲自上场的,沈青舟虽受了点伤,但也没甚要紧。其余的人便暂且找了手下人顶替。这才下去换了衣裳。
顾明潇担心沈青舟的伤势,少不得在程昔面前絮叨两句,“小奶昔,你说沈公子的伤势要不要紧?还能亲自上场么?”
程昔宽慰道:“放心罢,沈公子既然都如此说了,定然有十足的把握会赢。”顿了顿,她又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再不济,还有表哥在呢!”
“也是。”顾明潇心里稍安。
却不料刚好被顾轻言听见了,他早早换了身红色的箭袖常服,手里攥着一把半月形的鞠杖。闻言笑道:“真是让人受宠若惊,不曾想表妹居然如此信任我。”
程昔扭过头:“并没有。”
待众人上了场后,偌大的看台上已经坐了不少人。除却京中的年轻一辈,还有不少夫人老太太,想来都是图个乐子。
第一场顾轻言和沈青舟领着另外两个随从上场,而宁王世子则是作壁上观,挑选了几位京城富家子弟代战。
顾明潇自然又忍不住啐道:“不要脸。”
程昔抿唇未言,见宁王世子虽不上场,可早早就把牌子挂了起来。还真是挺不要脸的。
伴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击鼓声,双方立马上马,在一片宽敞的空地上驰骋。每个人手里都攥着一把鞠杖。
早先便说,顾轻言身手极好,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带一丝停顿。鞠杖在他手里挥来舞去,将小小的马球始终控制在自己的鞠杖下。
“小奶昔快看!沈公子!”
顾明潇满脑子都是沈青舟,再也容不下旁人。拉着程昔兴奋的跳起,“你快瞧瞧,沈公子虽然看起来文弱,可精于骑术!”
程昔顺着顾明潇所指,果真瞧见沈青舟。他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衣裳,神色从容不迫,丝毫不见慌乱,同顾轻言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只见顾轻言唇角微微一勾,手下鞠杖一使劲,率先打入了对方的球门。
“好!”
顾明潇蹦起来鼓掌,随即而来的是看台上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和喝彩声。大多都是年轻的大家小姐。
“小奶昔,你快瞧瞧,我哥哥好厉害!”
程昔笑着应她,抛开顾轻言古怪的脾气不谈,他的确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少年。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昭勇将军。京城不知有多少人暗地里相中了他。
想到此处,程昔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鼓声一敲响,第一场顾家赢了。
宁王世子原本还能心平气和的作壁上观,见第一场就输得这般凄惨。气得当场踹倒好几个人。可他身份贵重,旁人自然不敢招惹。
一来二去,就没有哪位公子想要替宁王世子出赛了。
“哼,仗着自己是宁王世子了不起啊!我这辈子就是嫁鸡嫁狗,我都不会嫁到宁王府。”顾明潇冷哼。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给您带来的表兄即将黑化(程昔顾轻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作者文笔细腻,小说人物描写的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