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我们关系很纯洁(许棉霍江逸)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们关系很纯洁(许棉霍江逸)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们关系很纯洁(许棉霍江逸)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作者镜妃苔最新力作我们关系很纯洁小说全文阅读劲爆出炉!主角是许棉霍江逸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精妙的文笔,让你体验别样的灵魂,许棉觉得,要想发财,怎么也得好好努力;

5

举报
下载阅读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作者镜妃苔最新力作我们关系很纯洁小说全文阅读劲爆出炉!主角是许棉霍江逸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精妙的文笔,让你体验别样的灵魂,许棉觉得,要想发财,怎么也得好好努力;完全没想过,还有当老板娘这条捷径,而这条捷径,霍江逸双手捧上递到了她眼皮子底下一起递上的;还有那张存着他身为艺术品交易商全部身家的黑卡,许棉还是员工小许的时候,和她家江总的关系要多纯有多纯后来成了女朋友,她满脑子没想别的,就想到底该怎么把人睡了?

我们关系很纯洁小说简介

海城霍家做日用品发家,如今是集零食、饮料、日用品一体的传统业豪门。
霍家如今的当家人是霍老太太的长子,霍明慎,霍明慎又有两个儿子,长子霍江纵,次子霍江逸。
霍江纵,29岁,才学超众,能力过人,国外名校毕业后进家族企业工作,集团二把手,CEO,地位不可撼动的继承人。
霍江逸,25岁,名校毕业,艺术鉴赏能力过人,自由人一个,20岁大学毕业后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游走,收藏家、艺术品交易商。

我们关系很纯洁免费章节

后来是怎么下电梯、怎么被塞上车的,许棉完全没印象了,就记得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保时捷副驾。

她认真地确认了一遍车标,诚恳地转向开车人:“江总,你有考虑过卖车营生?”

车内光线昏暗,男人的表情一概看不清,只能看到轮廓分明的侧影:“不考虑。”

许棉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问:“现在去哪儿?”

霍江逸:“住的地方。”

许棉小声嘀咕:“不是说家里的经济来源都不能用了吗。”

一个富二代,家族的支持是方方面面的,资源、人脉、背景、金钱,乃至房车。

许棉甚至想到,她身边这位江总声称从小在国外最近才回国,那国内的资产妥妥是不会自己置办,有也是家里的,既然如此,没了家族的支持,他哪里有房子?

霍江逸没回答,沉默了片刻,忽然道:“脚边。”

许棉:“啊?”

霍江逸多说了一个字:“你脚边。”

许棉低头,脚边一个纸袋。

她把纸袋拎起来,打开,三明治、水果盒,一个大纸杯,纸杯里没有咖啡没有奶茶,却是热水,热水里泡着一小罐牛奶。

“公司福利。”霍江逸边开车边淡定道。

许棉愣了愣,一天的舟车劳顿加折腾让她有点反应无能:“谢谢。”

霍江逸:“吃吧。”又忽然道:“意大利米兰圣玛利亚感恩教堂知道吗,里面有一幅名画。”

许棉打开一次性餐盒,三明治的香味刺激着味蕾,她吞了吞口水,下意识道:“知道,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

霍江逸:“嗯,最后的晚餐。”

“……”

许棉快哭了:“老板,我这晚饭还能好好吃吗?”

霍江逸很轻地哼笑了一声:“吃吧,不和你开玩笑了。”

车子平稳前行,路灯光影和车流交织的灯光在车窗玻璃上一帧一帧地闪过,车内静谧无声,只有许棉偶尔吃东西时发出的很轻微的声音。

她吃的很慢很,一点也不急,吃相也很好,不掉面包屑不掉食物残渣,一口就是一口,动静也小,几乎没有声音。

吃完三明治,却没动果盒,也没动泡在热水里的小罐牛奶。

“你晚上吃过了吗?”她转头看身边。

霍江逸开着车,没说话。

许棉:“我太饿了,吃了两口才想起没问你,你要没吃的话,牛奶和水果也能先垫垫肚子。”

霍江逸忽然叹了口气:“本来这是顿‘最后的晚餐’,你这样,我怎么好意思破产倒闭不聘用你。”

许棉:“那就别破产啊。”

霍江逸:“有点难。”

许棉:“难怕什么,你又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我么。”

霍江逸在开车之际忽然侧头看了她一眼。

夜幕下飞驰的保时捷一个变道刹车停在路边。

车内,许棉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及时改口:“当然如果江总觉得没钱公司开不下去,我明天就另找工作。”

方向盘后的男人却只是看着她。

许棉不解:“?”

霍江逸侧身,左胳膊往方向盘上大大咧咧一搁:“我一开始以为你有点歪心思,不管不顾先往我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躺睡觉,后来看你有点真本事,才打消疑虑。可我暂时在经营公司上面水土不服是事实,家里切断经济也是事实,你倒是比我对我自己还有信心?小张啊……”

许棉重重咬字:“许!”

霍江逸:“许,小许,来,你来告诉我,为什么?”

许棉没有吭声。

思绪却兀自回到了锦丰大楼的一层大厅。

当时那位值班的警卫告诉她,今天楼里那拨来维权的大爷大妈动静闹得一点也不小,别说十三层,整个楼都听到了动静。

他们值班安保也都接到十三层的楼层通知了,立刻上去,上去之后看人太多,就要报警,“江总”却拦住了。

“没必要。”他说。

大楼值班安保不解,劝他报警。

他却坚持不报警,不仅如此,还迅速带头安抚人心,送走大爷大妈,既没要他们赔偿撞坏门禁破坏室内的损失,更没有出言胁迫。

最后那保安用八卦的口气和许棉感慨:“要说我以前都觉得咱海城的富二代没个人样,这十三楼的江总真的一点也不一样。你别看他开跑车平常吊里吊气的,和别的富二代没什么不同,脾性心肠是真的好。我们同事今天下午亲眼看见的,当时一个被忠正国际骗的老婆婆不肯走,一直哭一直哭,也是江总亲自去安抚,再亲自把人送下来的。几个前台迷他迷得不行,说是什么又有钱又绅士又仗义。”

……

许棉拉回思绪:“那当然是因为,我刚来海城,都没安定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当然不能就这么放手了,就算要走,也得‘骑驴找马’吧。”

又嘀咕道:“再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总你这边就算突然没家里支持了,好歹能把工资发出来吧,那我当然先呆着了。”

霍江逸扬眉:“只是这样?”

许棉睁大眼:“当然。”

霍江逸缓缓转回身,口吻意味不明:“是么,我还以为你看中了我的美色。”

许棉伸手按车门锁:“那还是告辞了。”

霍江逸嗤了一声,发动车子:“走了,这么晚你还想一个人在路上瞎溜达?”

许棉顺口道:“不瞒江总,我对你的美色诚惶诚恐。”

霍江逸:“坐稳了,公司福利,带你去住大豪宅!”

半个小时候后,霍家豪宅围墙外。

夜黑风高,砖墙高耸。

许棉努力地昂着脖子往上看,豪宅她是没瞧见,就看到墙,除了墙就是墙上面高高拉着的防盗电子围栏。

霍江逸站在一旁打电话:“小张,电拉掉了吗?——嗯,我在外面。”

过了一会儿,墙那头忽然传出一点动静,又接着伸出一条左右摇摆地胳膊:“二少爷!这儿呢!”

此刻的许棉已经非常佛了。

什么海漂什么找工作什么拼搏奋斗什么豪宅?

她就像找个地方睡觉,睡觉!

很久之后许棉也问过自己,在这种初出茅庐,独自一人来到大城市、无亲无友、手机坏了证件没带身上还没钱的情况下,她怎么就脑抽了有胆子敢独身和一个认识才几个小时的男人这样相处?

大概因为年轻、思想太纯洁了吧,许棉这么告诉自己。

我们关系很纯洁精彩章节目录

眼看着电子围栏被切断、扯开不小的口子,眼看着那头冒出一个男人的脑袋,眼看着一个半自动扶梯升下来,许棉昂着脖子,全程没有表情。
“江总……”她口气有点飘。
霍江逸站在她身边,也看着墙上,十分淡定:“别见怪,特殊时期特殊手段。”
许棉转脖子看他:“这是你家?”
霍江逸:“法律和亲缘上来说,是。”
许棉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洗礼:“你回自己家不走门爬墙?”爬之前还先断个防盗网的电?!
“特殊时期。”老板一脸超然。
自动扶梯降下,霍江逸扯住梯子两侧拽了拽,确认稳妥,转头示意许棉:“你先上去。”
许棉一脑袋问号。
霍江逸:“不是要找地方住么。”
许棉妥协了。
她真的真的真的太累了,没力气去计较太多,叹了口气,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往上爬,爬到顶,刚好和墙那头的小张打了个照面。
小张憨厚地笑笑:“晚上好。”
许棉笑不动,礼貌道:“你好。”
墙下传来霍江逸的声音:“小张你先下去,你们先下。”
“哦。”
小张往下爬,许棉抬眼。
她本来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大豪宅,结果没有,墙里头是个两层高的建筑的背面,灰墙灰瓦,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并不显任何豪宅的气质。
然而等霍江逸也爬过来落地,小张收了梯子,三人一起绕过那栋二层小楼,许棉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看到的这栋根本不是他老板家用来住的房子,这就是一杂物楼!
他们江总住的地方在北院。
据说有点远。
“要不要杂物间给你们找两辆平衡车?”小院落里,昏暗的地灯旁,小张轻声问。
霍江逸转头看许棉:“会用吗?”
许棉一头的问号上又顶了三排问号:“很远?还要用代步工具?”
霍江逸没说什么,解了衬衫的袖口往上叠。
小张想了想:“远的,你们又不能正大光明穿院子走捷径,还要绕着人,走的话,估计至少得半个小时吧。”
许棉瞪眼:“半个小时!?”
小张眨眨眼:“啊,是啊,所以问你们要不要平衡车嘛。”
许棉:“……”
霍江逸捞好两边的袖子,露出精瘦结实的小臂,对小张道:“去后面帮我找辆自行车。”
小张:“哦,好。”
五分钟之后,小张闪人了,霍江逸和许棉站在杂物楼所处的偏僻小院里,一个扶着车龙头,示意后座,一个站在车旁。
“老板,”许棉感觉自己的人生自从来到海城,哦不,自从进入锦丰大厦的电梯之后就进行了一次满是bug的升级,“要不我还是住外面吧,你身份证借我,我附近住个小旅馆就成。”
霍江逸拍了拍车座,扬眉:“别想了,离这里最近的一家酒店是五星,我的身份证估计已经上黑名单了,用不了的。”
许棉觉得不可思议:“……也是你家里的意思?”
也不用这么绝吧!
就是这么绝。
绝得许棉只能再次妥协,默默爬上自行车后座。
车龙头一拐,两人一车沿着院墙绕路往北院驶去。
路上,许棉既欣赏不了老板家豪宅的阔气,也累得没有力气去抬眼。
骑车的那位倒是心情不错,还边骑边在前面和许棉聊起了天:“你哪里人?”
许棉:“隔壁省的。”
霍江逸:“拖着行李箱来面试,是刚来没多久吧。”
许棉闷声:“我今天才到。”
霍江逸:“你够拼的。”
许棉忍不住了:“老板,我们能不聊天吗,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会儿。”
霍江逸轻哼:“那你歇着吧,别睡着栽下车。”
许棉“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手抓着皮车座的边沿,闭目养神,没敢真的睡着。
夜里很静,这座不知到底有多大的豪宅里几乎听不到人声,只有骑车时踩蹬子和链条转动的声响,很轻又规律。
许棉心里忽然就安静了,一天的疲乏瞬间涌上四肢百骸。
她没想太多,静静坐着。
没一会儿,眼睛闭上了。
没一会儿,头重重点了一下,抬起。
又过了一会儿,头一歪,轻轻靠在了身前那线条紧实的宽背上。
彻底睡着了。
骑车的霍江逸一顿,那一秒连车蹬子都没去踩,顿了顿,才控住把手,让车行得更为平稳。
“丫头片子。”他在心里轻哼:都不知道防备着点。
“唉,还不是因为你们江总我长的帅,看着就不像坏人。”这一句霍江逸直接念叨了出来。
后座的许棉不过瞌睡了几秒,刚好醒了,睁开眼睛就听到这一句,默默从霍江逸背上抬起脑袋。
“……”这什么老板呀,都被家里断粮断供,公司都快开不下去了,还能有心情对着他自己的颜值犯花痴?
,都是bug!
等到了北院,车扔在墙角,两人绕过后墙到楼前,许棉才发现这豪宅竟是园林风格。
青瓦素墙,有亭有楼,也难怪分什么东南西北院,以小见大可知,这宅子上万坪估计都不止。
真真是非常豪了。
霍江逸带着许棉推门进屋。
“别亮灯。”他叮嘱,“我现在是‘亡命徒’‘通缉犯’,被他们知道我回来,逮住就得直接‘死刑’。”
许棉伸向灯控的手摸摸缩回来,黑暗中站着。
霍江逸转身把门合上锁好,打开手机电筒,领着许棉往里走,边走边用手机灯光示意:“就一层,卧室这边,厨房那边,卫生间浴室再往里,衣帽间在卫生间斜对面。”
许棉想了想,问:“就一层,那几个卧室?”
霍江逸:“一个。”
许棉:“……”
霍江逸:“床也一张。”
许棉:“……那我睡哪儿?”
霍江逸:“床上。”
许棉:“那你睡哪儿?”
霍江逸头都不回,黑暗中轻轻哼了一下,意味不明。
许棉原地站住,默默看着正前方的后脑勺:“老板,咱们能严肃点探讨这个问题吗?”
老板却头也不回地直奔卧室去了。
许棉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敢去洗澡,她拿适应了黑暗的眼珠子四下搜寻,发现自己就站在一个小花厅里,茶几和沙发就在不远处。
她眼底一亮,直奔过去,背后霍江逸的声音幽幽道:“别想不洗澡就睡沙发。”
许棉:“……”
霍江逸没过来,声音远远的,黑暗中刻意压着嗓子:“你才多大,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我能把你怎么样。”
许棉走到沙发旁边:“那我睡地上。”
有暖气,应该不会冷。
霍江逸:“去洗澡,自己找身衣服套。”
许棉:“不洗了,直接睡了,睡地上总没关系吧。”
说着要坐下,霍江逸从卧室那边大跨步走了过来,黑暗放大了这点动静所呈现的恐惧感,许棉心里一跳,立刻爬起来。
霍江逸走近:“我这沙发茶几还有这边几平方的地砖都是十八世纪的古董。”
古董?
十八世纪的?
“……”许棉立刻乖巧直奔浴室,走到半路回头,“浴室也不能开灯?”
霍江逸:“开。”浴室只有一个朝北的气窗,没有妨碍。
结果许棉才摸到浴室打开灯,霍江逸又脚步急匆匆地追了过来。
许棉听他这动静,心里又是一跳,下意识要拉门上锁,被霍江逸一把伸手撑开。
两人一个门内、一个门外,都拉着把手,隔着一道门,大眼瞪小眼。
许棉:“江总……?”
霍江逸一脸正直:“我只是提醒你,大理石台上的宫灯,淋浴房装饰墙上的现代人物雕像,不要碰。”
许棉扬眉:“也是古董?”
霍江逸:“我给你透个底,五年前佳士得春拍上买的,当时的价格折合今年的汇率,人民币大概三百多万。”
许棉:“……”
霍江逸:“平均一件。”
许棉:“……”
这次换成霍江逸扬眉:“领悟我的意思了?”
许棉立刻乖巧地表示:“老板您放心,我绝对会小心,半根毛都不会碰到。”
霍江逸点头,松开把手转身。
许棉脑袋钻出来:“唉唉,江总。”
霍江逸:“?”
许棉:“那除了宫灯和雕像,还有别的没啊?比如淋浴头什么的?肥皂不是佳士得拍的吧。”
霍江逸嗤了一声:“你怎么不问浴缸是不是拍的呢?”
许棉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还真有必要问一下:“那浴缸是吗?”
霍江逸:“不是。”
许棉暗暗吐了口气。
霍江逸好笑:“爱马仕家定制的,悠着点用,都不保修的。”说完转身走人。
许棉眨眨眼,心说忽悠人呢,只听说爱马仕卖包卖衣服卖丝巾,没听说卖浴缸。
锁上门,转身抬眼,哪里有浴缸,屁也没有。
许棉转头对着门板瞪眼,仿佛瞪起来的目光可以穿透木门,瞪了两下,突然笑起来。
今天这些事儿都是什么鬼啊。
许棉洗完澡后穿得还是自己的衣服,吹干头走出来,一路都是直线不敢打拐,深怕自己碰了不该碰的。
到卧室门口,站定。
霍江逸已经在床边的地上铺了一层软垫,正躺靠在床头柜前刷手机,视线都没有抬起来,口气随意道:“洗完了?”
许棉想了想:“要不还是我睡地上吧。”
霍江逸抬眼。
许棉飞快道:“当然如果你的地板是红木或者古董,那就算了。”
说着十分自觉地溜到床的另外一侧,掀开被子火速躺倒,前后只有几秒。
霍江逸没管她,只道:“明天五点就得走,别起不来。”
许棉:“好。”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她没有睡,只是不想和霍江逸尬聊,更避免聊着聊着产生什么不良后续。
霍江逸那边也没动静,更没说什么,留下一室寂静。
没半分钟,许棉头一歪,睡着了。
床下,霍江逸站了起来,脚步很轻地绕过床尾走到床边,蹲下。
没有光,年轻女孩儿的容颜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但距离近,他的视线还是准确无误地在这辆漂亮的脸蛋上轻轻描摹。
都说漂亮的容颜是稀缺资源,纯良之心又何尝不是。
霍江逸在黑暗中轻轻笑了一下,伸手,举起食指在女孩儿额头上方的虚空中轻轻一戳。
“丫头片子。”
顿了顿,又一戳。
“要是婚约上的那个许小姐是你这样的,娶就娶了,大不了拍卖行开不下去,回来给家族献身。”
再一戳。
“怎么就不是你呢。”

推荐理由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小说我们关系很纯洁中的主角许棉霍江逸会有怎样的结局?春挽冬留独自悲,日月星辰几轮回,花间媚影谁留恋?待看红尘谁伴随!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