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余生一个江之暮(江之暮宋遥衣)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余生一个江之暮(江之暮宋遥衣)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余生一个江之暮(江之暮宋遥衣)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江之暮宋遥衣的小说全文哪里看?主角是江之暮宋遥衣小说名字叫《余生一个江之暮》这部小说是由当红网络作者芒果西米鹿倾力创作;再一次和江之暮见面的时候,他已经从当初那个清冷孤傲的少年变成了……

5

举报
下载阅读

江之暮宋遥衣的小说全文哪里看?主角是江之暮宋遥衣小说名字叫《余生一个江之暮》这部小说是由当红网络作者芒果西米鹿倾力创作;再一次和江之暮见面的时候,他已经从当初那个清冷孤傲的少年变成了……更加清冷更加闷骚的青年。当宋遥衣被压在浴室的洗手台上,强行壁了个咚,衣服被水流浸湿,身体却被热气熏出热汗。分不清是他的体温太灼人,还是他的目光太露骨,宋遥衣几乎以为将会被江之暮拆吃入腹。他、他……居然在勾引她怕不是假的江之暮……

江之暮宋遥衣小说简介

当江之暮把宋遥衣带出教室的时候,宋遥衣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小心翼翼问道:“你……冷吗?”
“不冷。”
宋遥衣看了看江之暮露在外头的小腿,咽了一下口水。
看着就好冷啊。
她把自己裹成一个圆,走在外头都被冷风吹的直颤抖。江之暮就这么晃着一双腿陪她在路上慢慢走,应该快要冻僵了吧?

余生一个江之暮最新章节节选

宋遥衣怔怔的收回手,有点尴尬。

她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跟吴景阳的距离,想要装作不认识他。

吴景阳摸了摸下巴,在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痞气,跟以前的样子有所重合。

宋遥衣往后退,吴景阳就跟着往前。这一退一进,压根没有办法把距离拉开。

宋遥衣恼怒道:“你别跟着我!”

“谁说我跟着你了?”

“不跟着我你在这等谁?”

吴景阳理所当然道:“回家啊,我们不是住隔壁吗?”

宋遥衣没话说了。

要比脸皮实在是比不过他。

宋遥衣上了公车之后,全程保持沉默。她从心里打定主意不理会吴景阳,不管对方说什么,都绝对不会再开口。

吴景阳一路上都在逗弄她,即便宋遥衣一直闭口不言,他也能自得其乐。

光是看着她秀气的眉毛皱起的模样,都能让他心中窃喜,带着一丝满足和不可名状的成就感。

公车停了之后,宋遥衣拔腿就跑。她没有回头看,但是却能够听见吴景阳跑步的脚步声。

他跑得很快,宋遥衣就越着急。

过了前面那条小暗巷再往前,人就多了。到那时候,这臭小子也不能够肆无忌惮的缠着她。

宋遥衣冲过去,只是一不留神正好从暗巷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宋遥衣一头撞了上去。

她的脸撞进了他的怀中,这触觉感觉很硬,鼻尖被撞得生疼。

宋遥衣疼得眼睛都冒出了泪花,抬头一看,便是一怔,接着不由得笑了。

“你送我回家。”宋遥衣主动伸手抱着他,死也不肯撒手,“江之暮你送我回家。”

这一次看清他的脸,不会再认错人了。

江之暮不明所以,却也不问缘由。他伸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宋遥衣的后脑勺,“嗯”了一声。

他抬起头来,看着从不远处追过来的吴景阳,觉得有点眼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江之暮心中本能的不喜。

那个人看着宋遥衣的眼神,具有很强侵略性,让他恼怒无比。

吴景阳对着他笑了笑,眼神中带着点挑衅。

江之暮怀中搂着宋遥衣,将她抱得更紧。一直将她整个脑袋的抱住按在怀中,就像是在护崽一样的姿势。气氛一时变得剑拔弩张,就连空气中都好像充满了火/药味。

只是等吴景阳走近,直到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波折。

吴景阳只是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江之暮愣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他问宋遥衣:“刚才那人是谁?”

虽然江之暮跟吴景阳见过面,但是当时的小混混跟现在的吴景阳简直判若两人。光是看外表宋遥衣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更别说是江之暮。

宋遥衣垫起脚尖,透过江之暮的肩膀,伸手一指:“一个脑子有毛病的人。”

这句话说的咬牙切齿,对于吴景阳的死缠烂打,宋遥衣心中可谓是充满了怒气。

江之暮不发一语的垂眸,只是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着走。

宋遥衣咧嘴一笑,眼睛里重新恢复了神采。她摇了摇江之暮的手臂,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想来就来了。”

“想来……来这里做什么?”

“就是想来。”

“想看你闺女?”

“嗯……”

“那你想不想我?”

就这几句话的功夫,那一条小暗巷就走到头了。

这里光线大好,所有的一切都能够看得分明。宋遥衣脑袋几乎要趴在江之暮的肩膀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圆。

她侧着脑袋往旁边看去,发现江之暮的耳垂已经开始红了。

像是要滴血一样。

宋遥衣心中雀跃无比。一直被她关在心中的小恶魔这时候又开始蠢蠢欲动,想作弄江之暮的心思又开始活络了。

她……她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把他逼得羞赧而又故作冷静自持的样子了。

以前江之暮总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宋遥衣不敢太过放肆。

现在不一样。

江之暮一直沉默,没回答她刚才的那个问题。宋遥衣等的有点不耐烦,又用力的摇了摇他的手臂,催促道:“那你想不想我?”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

“还行,就是还行。”

宋遥衣有些生气,她眉毛一横,“江之暮,你来都来了,还要跟我比谁话少?”

江之暮无奈道:“就是字面意思。”

“嗯?!”宋遥衣眉毛一扬起,尾音微微吊高,已经有点生气的模样了。

江之暮连忙道:“就是……不是很想。”

停了一会儿又改口:“有点想。”

宋遥衣笑起来,像是一只偷腥的猫一样。她伸手拍了拍江之暮的心口,一拍之后就没再拿开。

她弯着眼睛笑道:“江之暮,你心跳的好快。”

江之暮面无表情的把她的手扯下来,一动唇刚想说些什么,却是脸色一变,连忙拽着宋遥衣躲到旁边的角落去。

宋遥衣不明所以,她一眨眼睛,刚想问一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江之暮食指竖在唇边,对着她“嘘”了一声。

两人安静的呆着,过了一会儿,听见两道交谈的声音传来:

“衣衣这时候已经放学了,等一会应该能到家。”

“我今天刚学做了一道新菜,一会回去试试……”

宋遥衣屏声静气,眼睛都瞪大了。听着那声音越走越远,这时候一直屏着的呼吸,才敢逐渐的放松下来。

是爸爸妈妈。

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

宋遥衣心有余悸,抬头看了江之暮一眼,有些头疼。

江之暮同样也在垂眸看她,神情也多了一些无奈跟懊恼。

两人对视片刻之后,同时笑了。

“江之暮。”

宋遥衣叫了一下他的名字。

“嗯?”

江之暮的眼睛很黑,像是墨石一样,当他低头凝视别人的时候,专注得让人觉得很温柔。

宋遥衣几乎要控制不住一口亲上去。

她深吸一口气,镇定道:“以后记得多来看你闺女。她也很想你。”

江之暮扑哧一下笑了。他从口袋里掏掏,掏出一颗棒棒糖来,塞进宋遥衣的嘴巴里,又摸了摸她鼓起的腮帮子,这才回道:“知道了。”

糖一下子在嘴里化开,感觉很甜。

“那我走了。”江之暮有些留恋不舍。

他看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的住所,再次道:“我得走了。”

宋遥衣嘴巴里含着糖,一张口想要说话,声音却是含含糊糊,涂词不清。

她把棒棒糖□□,愣了一会儿,看着江之暮的背影,随后才挥了挥手,“拜拜。”

在饭前,宋遥衣吃完那一颗糖。她慢慢的含着,让它自己完全融化在嘴里。

直到不得不上桌吃饭的时候还剩最后一点点,她不得不把棒棒糖给嚼碎,一时间房间里都是“咯咯”的声音。

小暮暮好奇的凑上来,舔了一下宋遥衣拿在手里剩下的棒子。舌头过着剩下的糖渍。

小暮暮眼睛一亮,“喵”了一声,还想要继续舔,但是宋遥衣却把手收回来,不让它够着。

“你不能吃。”

说完就拿出去扔了。

小暮暮气的一直挠门,喵个不停。

直到宋遥衣吃完晚饭回来的时候,小暮暮还是没有消停,看样子记仇的很。

宋遥衣摸了摸他它脑袋,安抚道:“别急别急,以后会有人来看你的。罐头是你的,小鱼干是你。”

停了一会儿,宋遥衣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起来,“你以后看见他要叫爸爸。”

小暮暮也不知有没有被安抚到,也或许是闹的累了,只是用牙齿轻轻的嗑了一下她的手,没有咬,算是报了刚才的仇,然后又自己慢悠悠的蹲到一边睡觉去了。

第二天周五。

宋遥衣又特意起了个大早。

她顶着寒风出门去,在路上没有再遇见吴景阳。

不过晚上回来的时候,倒是遇见了。

这一次,他是骑自行车的。

又是那叮铃叮铃的自行车响铃声在身后响起,宋遥衣一回头就看见了吴景阳。

宋遥衣没有理会他,而吴景阳今天也安分得很,也没停下来纠缠,只是在路过宋遥衣身边的时候,流里流气的吹了个口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麻烦。

随后两个人擦肩而过,像是正常的陌生人那样,没有任何交集。

虽然那个口哨还是让宋遥衣本能的皱起眉头,心声不喜,但是也许是被吴景阳缠了这么多天之后底线被他一次次刷新了,现在居然觉得还算可以接受。

只是一个口哨而已,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当做他在放屁吧,只要不再来缠着她就好。

何况口哨嘛,谁不会啊?

她也会。

宋遥衣试着自己吹了一下,但是却吹不出来。

她有些挫败,失败了一次之后,就绷着一张脸,冷着脸走回家去了。

很好,没有什么麻烦。隔壁那小子应该有别的目标不会再来缠着她了。

世界终于平静了。

宋遥衣满心欢喜的坐在书桌前,一手搂着猫,一手翻阅课本。

就在宋遥衣逐渐凝神的时候,窗户那里被人轻轻的叩了几下,传来不大的声响。

不过宋遥衣却敏锐的察觉到了。

她眼睛一亮,忙跑过去开窗户。

余生一个江之暮免费章节阅读

,“上来。”

明知道江之暮不需要,宋遥衣还是朝他伸出手去。

江之暮隐在黑暗中的脸瞧的有些不分明,不过宋遥衣却看见他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在黑暗中特别显眼。

江之暮握上了她的手,宽大的手包裹着她的掌心,顺势从窗户那里爬进来。

小暮暮也许是还记得他的味道,江之暮一出现在房间里,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用脑袋拱着他的腿,喵个不停。

宋遥衣气道:“小没良心的,也不看看平时是谁在照顾你。他一来,你就不要我了。真要叫他爸爸?”

江之暮一愣,“什么爸爸?”

宋遥衣哼了一声不搭理,她重新坐在书桌前,把刚才最后一行字给抄写完,这才重新抬起头。正想要说话,桌角却是一沉,是江之暮坐上来了。

他的身体微微挡住了光,使得宋遥衣的脸有一半笼罩在他的阴影里。

距离突然拉近,鼻腔笼罩着他的味道,就连呼吸都跟着停滞了不少,脑袋也不灵光了。宋遥衣往后一仰,这才觉得自在不少。她抬眸看着江之暮,却发现江之暮的目光落在她的学习计划表上。

意识到什么,宋遥衣脸皮难得一红,连忙用手捂住他的眼睛。

“不许看!不许看!”

江之暮一眨眼睛,眼睫毛扫过她的掌心,这感觉痒得要命。

宋遥衣像是触电一般把手给缩回来,藏在背后。

她恶声恶气道:“不许你乱看!”

江之暮很听话的把目光收回来,这一次目光像是黏在宋遥衣的脸上一样,一直没有移开。

宋遥衣很没骨气的脸红了。

最后越来越红,绯色从她的脸颊爬到脖子那里,连成一片,热气都熏上来。

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

宋遥衣只好低下头去错开他的目光。想了想又伸出手,把那个学习计划表给压下来,扣在桌面不让他看。

有点……不好意思。不对,是很不好意思。

江之暮成绩是很好的。这个时候,宋遥衣难得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暗恨自己平时不努力,在这个时候,总是本能的有点心虚。

毕竟没有哪个学渣能在学霸的光环下镇定自若的。

这种每天背几个单词,记多少个公式傻瓜式的计划,在他眼中看来应该很可笑吧。

呜呜呜……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一次,她一定会抓紧时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江之暮眼睛睁得比平时大了一点,有一抹笑意,一闪即逝。他靠近宋遥衣,低声道:“原来你也会不好意思。”

宋遥衣恼怒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好意思了?不许你笑话我!”

“谁在笑话你了?”

“明明就有!刚才你笑了!”宋遥瞪着他:“我都看见了!”

不行不行……要淡定。

宋遥衣转过身去,特地的用手拍了拍脸,觉得脸上的表情可以控制好了,这才重新转过头来。

只是,这一连串的动作落在江之暮的眼中,却让他眼中的笑意更浓,最后化为笑声溢出来。

宋遥衣好不容易才按压下去的热气,再一次心上来把她的脸颊弄得通红。

“你你——”

他到底在笑什么!

宋遥衣被他这突然而至的笑声搞得手足无措。正呆愣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宋遥衣的房门被人敲响。

“衣衣,怎么了?谁在说话?”

宋鸣紧张的站在宋遥衣的卧室门口。

刚才……他没听错吧?怎么好像从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

宋鸣护女心切,敲门的声音更加的迫切急促。

糟了!

宋遥衣和江之暮脸色同时一变。

“没、没事!”宋遥衣着急的不行,头脑一热,拉着江之暮连拖带拽的把他塞进了衣柜,然后迅速的合上门。

“快开门让我进去!衣衣!”宋鸣声音越发的焦急。

宋遥衣心惊胆战,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手忙脚乱。

她把人给藏好了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门打开。

门后面的那一张脸,还是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还是他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

没什么特别。

宋鸣放下了半颗心,但是另一半还是悬着。

他往宋遥衣的身后看过去,发现卧室整整齐齐,并没有想象当中的事情发生。

宋遥衣被宋鸣这种打量的目光弄得头皮发麻,她干笑着后退一步,下意识遮住了衣柜的方向,“爸爸你在看什么?”

宋鸣眉头一皱,大步走了进去。在这里可以把卧室所有的地方都看得清楚。

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

感觉越来越奇怪了。难道刚才真的是他听错了?

宋鸣说:“我刚才好像听见一个男人的笑声。”

“我……我刚才在练口语听力呢。”宋遥衣低头,“爸爸你听错了吧?”

“可是……”宋鸣又环顾了一圈,心中古怪的感觉越发强烈。可是一看女儿,见她一脸无辜又单纯,好像也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

或许真的是他想多了吧。

宋鸣叹气,实在没什么发现,只好离开了卧室。

宋遥衣坐在书桌前,手中转着笔,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没敢打开衣柜门。

等过了一会儿,确定门外已经没人了,她才跑过去把门打开。

“江之暮!”宋遥衣压低声音叫道:“怎么样?”

她把人从衣柜里拉出来,等江之暮整个身形暴露在灯光之下,宋遥衣这才发现他被闷出了一身的汗水。

额头的碎发已经被打湿了,一缕缕的贴在脸上,看着狼狈不堪。

脸也被闷的通红,他粗喘着气,看样子是憋得狠了。

宋遥衣有些愧疚,觉得心疼又好笑。

她想要帮他擦一擦汗水,但无奈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实在是有点难为她了。

宋遥衣把他粗暴的摁在椅子上,然后替他整理头发,擦拭汗水。

江之暮倒是难得的乖巧,一动不动的坐着。像是个娃娃一样,任由宋遥衣摆布。

他太过乖巧,宋遥衣也放轻了动作,不忍心太粗暴。

宋遥衣低声斥道:“叫你得意忘形,叫你笑!知道错了吧?”

江之暮摇摇头,一双眼睛看着她,里面像是被水洗过的颜色,看得人心头发痒。不过,这一次他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宋遥衣替他整理好,末了还吃了个豆腐,捏了捏他的耳垂,然后放开。

江之暮的耳朵更红了,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而是那一副神色冷清,高高在上的模样。

但是他耳垂上的温度可骗不了人。

宋遥衣故意把他垂在鬓间的碎发别到耳后去,露出那几乎要滴血一样的耳垂。

“江之暮。”宋遥衣叫他。

江之暮抬眸看她,呼吸仍是有些急促,不知是因为刚才太过紧张了,现在还没平复下来,还是因为现在……这情形有些暧昧。

宋遥衣弯下腰来逼近他,笑道:“我喜欢你——”

呼吸停滞了一下。

江之暮瞳孔都放大了一圈,正伸出手来想做什么动作,就听见宋遥衣继续道:“的耳朵。”

他脸上的情绪掩藏得再怎么好,小耳朵总是会出卖他。

宋遥衣爱死这个诚实的耳朵了。

江之暮一抿唇,眼睛里面浮现起一层薄薄的怒色。他盯着宋遥衣许久,这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手垂下来藏到身后去,带着椅子也转了个圈,只给宋遥衣留下了个后脑勺。

诶?

宋遥衣一愣,脸上得逞的表情一僵,变得有些泄气。

江之暮的表现跟她所想的不太一样。

她本意也不是要把两个人弄得尴尬的。

宋遥衣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然后才慢慢的靠近他。等走到江之暮的背后,这才发现江之暮在纸上写写涂涂。

宋遥衣仔细一看,发现江之暮是在写着一张学习计划表。

他写的很认真,垂下的睫毛遮住了大半的眼睛,灯光打落在他的眼睑上,落下了一片的阴影。

眼神瞧不分明,只能看见他唇形分明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喂。”宋遥衣轻轻的戳了一下他的肩膀,有些心虚,“你生气了?”

江之暮摇头,还是一句话也不肯说。

宋遥衣夺过他手中的笔,咬牙道:“我爸现在应该回去睡觉了,你可以说话,不许跟我生气,不许冷战。”

她几乎趴在他的肩膀上,呼气声都扑在他的颈侧。

这感觉有点痒,皮肤上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宋遥衣发现他整个耳朵的轮廓都变得通红。

正愣神时,手上的笔被江之暮抢去。他刷刷在纸上写:“霸道”。

字迹龙飞凤舞,好像在控诉着他此时的不满。

宋遥衣开心的笑了一下,满意了。

她笑够了,又俯身在他的耳朵旁边,低声说:“你再不说话,以后我都叫你小哑巴。”

江之暮回头,压低声音回了一句:“你才是小哑巴。”

宋遥衣拍手,又在床上打滚,拼命的压抑自己的笑声。

“江之暮江之暮,你太好玩了哈哈哈……你是小哑巴,我是小尾巴,还有个小暮暮,一家人齐了。”

宋遥衣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她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江之暮,看见他眸底晦暗不明的光,暗道一声糟糕,忙把头钻进枕头底下。

完了完了,太过得意忘形。

江之暮宋遥衣的小说

小说余生一个江之暮免费在线阅读主人公的路径是什么样的呢?结局又会如何呢?关注本站敬请期待《余生一个江之暮》的结局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