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合约丈夫暗恋我(顾宁宁秦玦)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合约丈夫暗恋我(顾宁宁秦玦)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合约丈夫暗恋我(顾宁宁秦玦)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爱你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就是这么义无返顾,我知道我不会是你今生的唯一,但你却是我一生的最爱!现代言情小说合约丈夫暗恋我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奉上,顾宁宁和秦先生一纸婚约结了婚,她要钱,他有钱。

5

举报
下载阅读

爱你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就是这么义无返顾,我知道我不会是你今生的唯一,但你却是我一生的最爱!现代言情小说合约丈夫暗恋我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奉上,顾宁宁和秦先生一纸婚约结了婚,她要钱,他有钱,原以为能从此拥有只为钱的超纯粹婚姻 却没料到秦先生竟然悄***地暗恋她。 而且暗恋了很多很多年。 顾宁宁原本以为秦玦和她结婚只是为了利益, 而后发现秦玦好像喜欢她,再然后…… 

合约丈夫暗恋我章节全文简介

深夜十一点,寒风萧瑟,江城国际机场。
摄影师正忙碌地进行着拍摄。
他的镜头下,女人黑色长靴白色针织衫,弧度漂亮的锁骨被v字领衬出,中间还悬挂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冰蓝色项链,是某大牌当季新款,与她白皙细腻的皮肤相得益彰。
她一边走一边玩手机,别在耳后的头发掉落几根,却遮不住那小巧精致的耳朵。
墨镜下修长而细密的睫毛被候机室的灯光照得泛起光芒,看上去漂亮极了。
这是顾宁宁,娱乐圈正当红的女星,五官无可挑剔,气质也是少有的出众。无数人说她是镜头的宠儿,可所有见过顾宁宁的人都知道真人比精修图还要好看。

合约丈夫暗恋我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顾宁宁酒量差,一杯烈酒胡乱喝下去,大脑便彻底没了清宁。
烟草味卷进鼻尖,顾宁宁感觉到似乎有人想要将她从吧台上拉起来。
她起初不愿意,觉得起来难受,就想躺回去,期间挣扎得乒乒乓乓一通声响,好似有什么东西泼了她一身,顾宁宁还没来得及从那股凉意中缓过神来,人就已经被一股大力拉进怀里,带出了酒吧。
那个怀抱硬邦邦的,磕地顾宁宁额角泛疼,她有些受不了,用力想要将人推开,然而对方力气实在大的惊人,禁锢着她的身体,让她一动不能动。
迷迷糊糊间,顾宁宁好似听见有个声音在问她,说,“你就这么忘不掉他?”
那声音低沉悦耳,有些熟悉,顾宁宁歪着头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出是谁的声音,只觉得好像很久没听过,又好像刚刚才听过。
对方没等到回复,面露不耐,动作有些粗暴地用双手按住了她的手臂,强迫两人面对面站着,将那问题再问了一遍。
四处静悄悄的,连时光都仿佛被凝固住了,晚风在两人之间轻旋。
顾宁宁眼神失焦地看着对方的脸,半晌:“嗝。”
那人:“……”
借着路边的灯光,顾宁宁终于看清楚了对方是谁,眨眨眼睛道,“秦?呀?”
没想到他还真的能找到自己。
再眯了眯眼,看出男人紧绷的下颚,顾宁宁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甜腻的笑容,“你怎么又生气啦?”
她一边说,水润的目光一边在秦?的脸上打转。
这男人是真的长得好看,五官没有一处不是精雕细琢,加上长久以往的阅历雕琢,让他的外貌多了一丝矜贵和不可侵犯。
他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顾宁宁就从来没见秦?失态过。
这个想法出现在顾宁宁醉醺醺的脑海中,酒精刺激着她的胆量,她歪了歪头,想到什么,然后露出一个堪称妖艳的笑容。
秦?知道她是真醉了,抿紧双唇,不欲多言,正想直接将她抱上车,就见顾宁宁凑了上来,在他形状漂亮的嘴唇边轻轻一碰。
秦?:“……”
他看着怀里的小醉鬼,昔日面瘫的脸上逐渐出现了一丝裂痕。
见状,顾宁宁笑得七倒八歪,一边笑一边头疼,不自觉将脑袋往秦?怀里靠。
冥冥之中,顾宁宁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她吃痛,下意识地张开嘴,人便仿佛被置身于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那地方滚烫又温暖。
她控制不住自己,深陷了进去。
然后,顾宁宁的大脑就像走马灯似的,一遍遍过着往日回忆,对外界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顾宁宁就这么昏昏沉沉了半宿,凌晨四点,被一阵天昏地暗的头疼刺激醒,花了半晌,才让眼神在天花板上聚焦,并确认,她回家了。
准确的说,是被人带回家了。
顾宁宁坐起身,用力捏了捏脑***。
喉咙干渴,她下意识伸出舌头去舔了舔嘴唇,然后发现,她的嘴唇好像有点肿。
几个小时前在酒吧的回忆细碎地灌进脑海中,顾宁宁:“……”
她亲了秦??
还把自己给亲肿了?
这个念头闪进脑海中,顾宁宁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将被子把自己裹住。
那可是秦?啊,商界高岭之花,向来不近色/欲,坐拥亿万资产的现实版霸道总裁,以顾宁宁的身份,即便和他协议结婚了,理论上也不该胆大包天地去妄想侵犯……不过触感好像还真挺好,软软的。
顾宁宁砸吧砸吧嘴,不正经地想着。
亲都亲了,又不会掉块肉,就算合约里没有这项,一会秦?追究起来,她也势必能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的行为争取到充分的借口。
拍拍还泛疼的脑袋,将散乱的长发别在耳后,随手撩开被子就欲下床,过程中发现有什么不对,低头一看,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竟然被人换成了睡衣。
睡衣拉开一瞧,里面还是真空的。
顾宁宁:“……”
秦总果然不是吃亏的性格。
同一时间,客厅。
秦?长腿上摆着一台电脑,面前茶几上还放着两台,屏幕上全是复杂的曲线图,旁边摆着一沓厚厚的文件夹,在落地灯的照射下,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动着。
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响时,他敲键盘的动作停住了那么两秒,就听见那脚步声在房门口消音了半晌,然后直直朝厨房那边过去。
从秦?的方向,可以清楚地看见顾宁宁从厨房角落的箱子里挑出了一瓶矿泉水,灌进喉咙。
他眉头微蹙。
“小米和我说你过两天才会回来。”顾宁宁灌了有足足半瓶水,安慰住她干渴的喉咙,才盖上瓶盖,回头说道。
从房门出来,看见客厅灯光,她就知道秦?在。
毕竟这房子除了钟点工,从来也就只有她和秦?出入,而这个点,钟点工不可能来。
“所以工作提早结束了?”顾宁宁拎着矿泉水瓶走到秦?身边,坐在了他面前的茶几一角。
秦?扫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在键盘边缘轻敲,像过往一样的面无表情,不答反问,“因为她说我不在,所以你去喝酒?”
顾宁宁坐下来的动作一顿,“都是成年人了,杀了青想喝点酒庆祝一下,很正常吧?”
“你酒量很好?”秦?立时反问。
顾宁宁心里瞬间被刺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秦?什么都好,独独在总爱管这些细枝末节的事上讨人厌。
譬如不让她喝酒,譬如用各种方法逼迫她早睡。
顾宁宁从来都不是服管的性格,秦?绕着弯来,她还愿意同他虚伪以蛇,甚至对方用的方法有意思时,她也愿意配合配合,可这样直来直去就不行了。
语气于是变得不太好,“不好又怎样?”
秦?看了顾宁宁半晌,收回视线,下巴绷紧,不说话了。
他觉得顾宁宁不可理喻。
既然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小酌两杯都会醉,又为什么要去喝酒将自己弄醉让自己难受?
“合约里没规定过我不能喝酒,”顾宁宁不知道他想什么,站起身来,说,“倒是规定过不能有任何过界的亲密举动,我喝酒没违约,你给我换衣服违约了。”
秦?眉头一紧,手不自然地收了收,目光在顾宁宁身上一触即离,显然是想起了些不该想起的画面。
半晌解释道,“你身上被酒泼湿了。”
顾宁宁是知道的,她乱七八糟的记忆里还有她撞倒酒瓶的那一段,毕竟她昨晚喝得其实不算多,只是酒量差得出奇而已,不过“这不是理由,”顾宁宁说,“你完全可以把我丢在那不管。”
秦?不悦看她,“会生病,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又来了。
顾宁宁在心里骂了声“老古董”,踢了沙发一脚,懒得和他继续往这个方向扯。
“病了也与你无关,可脱衣服就不一样了,算违约,理论要赔违约金的,秦先生以后还是慎重为好。”顾宁宁抱胸说。
她身材极好,即便穿着睡衣也能隐隐看出凹凸有致的身形,秦?脑海中忍不住闪过不久前顾宁宁才醉醺醺地一边嘟囔一边被他换衣服时的画面,鬼使神差地问了句。
“违约金多少?”
顾宁宁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古怪道,“哈?”
秦?收回视线:“没事。”
顾宁宁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顾宁宁对“脱衣服”这种事,看得比一般人要淡一些,不论是拍片还是剧中泳戏,露得都挺多,她不是那种特别保守的个性,也不太在这种事上矫情。
而且秦?脱她衣服的理由她能接受,脱了之后什么多的也没做就他那个老古董的性子,也不可能会做什么,秦?不是那样的人。
总之,顾宁宁觉得,自己要是对着秦?揪着这点不放的话,挺没意思的。
可刚刚秦?那句反问什么意思?她怎么总觉得对方好像有点付着违约金让她再脱一次的感觉?是她理解错了吗?
顾宁宁正费解地打算回房,刚踏出去两步,就听见身后的秦?叫住了她。
“顾宁宁。”
顾宁宁手已经搭上房门把手了,闻声回头,“干嘛?”
“你就这么忘不掉唐寅?”秦?问。
顾宁宁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知道自己昨晚的行为有些不恰当,暧昧模糊,恐怕会引起不少人的误解,但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问她这个问题的人会是秦?。
她和秦?是绝对的合作关系,在这段合作里,她所图的,就是秦?在合约里承诺的钱。
这对于当初公开分手后被公司判定要求承担所有连体经济损失的顾宁宁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见了不过两面,顾宁宁就答应了秦?提出的协议。
她还记得他们签字的那一天,秦?面露不解地问她为什么会这么快下决定,就不怕有陷阱之类时,她支着脑袋笑得漂亮地回他。
说,“我相信你啊。”
以当时秦?的表情,顾宁宁知道对方肯定是不信的。
但信不信无所谓,能以那肤浅的性子混到今天,顾宁宁不傻,她很会看人,甚至比一般人看得要准,也极擅长把握“度”。
所以她很快就能权衡出和秦?协议结婚的所有优缺,并做出最利于自己的决定。
而往后婚姻的一年生活,每一天,都在印证顾宁宁当年的判断极对。
秦?虽然在细枝末节上“婆妈”了一些,但那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其他大方面,顾宁宁完全是稳赚不赔。
秦?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她一些资源,不给也没关系,靠着“秦夫人”三个字,顾宁宁就足够在混乱的娱乐圈里乘凉,捞着她的小钱钱。
而秦?除了小事烦人以外,在事业方面从不插手她,不会像唐寅和经纪人一样觉得她选剧肤浅,也从不在她的工作上冲她指手画脚,私事就更别提了。
秦?充分演绎了“同屋檐下陌生人”这个角色。
所以一直以来,顾宁宁都对这段婚姻十分满意。
可就在刚刚,秦?竟然一反常态地问了她唐寅。
即便不熟悉顾宁宁的人,都知道她和唐寅的那桩往事,以当年的激烈程度,恐怕谁都会在顾宁宁面前对“唐寅”两个字缄口莫言。
可如今秦?竟然问了,且那个发问的方式,简直不像他。
顾宁宁顿住脚步,偏头来看向客厅,从她的方向,可以看见男人极为完美的侧颜,她眯着眼欣赏了一会,在秦?投过来视线时,说,“我说我不是为他喝的酒,你信吗?”
秦?没说话。
“我又不是什么长情的人,他要是足够忠诚,午夜梦回我可能还会想想,可就他那样的,谁要为他喝酒啊?”顾宁宁笑吟吟道。
她声音如人,即便是在嘲讽,也依旧好听,饶是秦?,都被挑地耳尖酥麻。
“不早了。”听完顾宁宁的答复,秦?按上笔记本,对顾宁宁说,“去睡吧。”
不知是不是周围环境太过昏暗,彼时秦?的表情在顾宁宁的眼底,竟然带上了点他从不曾有的温柔,似是对顾宁宁刚才的一番话极为满意。
然而这份情绪转瞬即逝,顾宁宁挑挑眉,她一向不明白秦?在想什么。但他说的没错,眼下确实太晚了,她第二天还有通告,不能这么耗下去。
“晚安。”顾宁宁于是说。

合约丈夫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精彩章节

那两字伴随着秦玦冷冽的气息直接灌进顾宁宁的身体,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没听清挂断电话的提示音,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努力地想看清楚手机上秦玦的名字还在不在,就听见旁边的调酒师笑道,“顾小姐和秦先生的感情可真好啊。”
方才那个电话全程是外放打的,调酒师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刚开始看清楚来喝酒的人是顾宁宁时,他吓了一跳。
毕竟当年唐寅和顾宁宁的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过程里顾宁宁敢爱敢恨,爱的时候轰轰烈烈,分手撕出轨也轰轰烈烈,半年后又轰轰烈烈地嫁给了秦玦。
整个过程令人叹为观止,不少网友都夸赞她个性利索爽快,顾宁宁靠这个吸了不少粉,也是从那一系列的举止中,顾宁宁一路朝上,走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可如今唐寅和任筱筱的婚礼还挂在热搜上,顾宁宁却来独自买醉,要是不小心被爆出去,得掀起多大的风浪?
他们老板和顾宁宁关系好,早在接到顾宁宁电话的那一刻开始,就私下让经理好好看着周围,别让人偷拍了。
调酒师是被派来只为顾宁宁服务的,一边替经理盯着周围,一边也不免心里感到微讶。
虽然当年世纪婚礼虽然人尽皆知,整个场面恩爱至极,可越是这种极端的时候,就越会有人怀疑。
单说顾宁宁和秦玦结婚一年下来,就已经无数次被媒体传闻假恩爱,婚姻破裂等。
即便团队辟谣,这种言论也依旧还在暗处滋生。
所以当调酒师看见顾宁宁一个人来买醉时,不免有些怀疑,她和秦玦的婚姻是不是真的如之前网络上猜想的一般不太好。
可刚刚那一通电话下来,他却什么也不多想了。
圈内人都知道,顾宁宁就跟只猫似的,脾气直还倔,就刚刚对着秦玦那副撒娇的样子,哪里像她一贯的作风?
更别提秦玦,能力在金融界属大鳄,长相在演艺圈属顶级,商业报常年头版,出手快且行事风格极为冷冽,不近人情出了名,也就独独对着顾宁宁,能有方才电话里那通纵容的模样。
简直绝配。
调酒师心想,语气里甚至忍不住带上了丝艳羡。
类似的话顾宁宁平日大约是听得太多了,即便醉酒也能不动声色地冲调酒师扬起唇角,单手支着脑袋,曲卷的黑发落在肩侧,露出一个极为妩媚的笑容。
看上去很像不置可否,但脑海里却昏昏沉沉地想着。
她和秦玦关系好?
才怪呢。
协议结婚,婚后同屋分房,每天按照合约对外界演戏,秦玦给钱,她负责配合,时限统共五年。
就这样,能有什么感情?
况且,她也不需要什么感情,她这一生唯一的爱人只有金钱。
顾宁宁修长的手指在玻璃杯上划过,眼神迷离地回想。
她和唐寅,团队炒cp四年,假戏真做两年,最开始顾宁宁还很是抗拒,但唐寅能让她每天都泡在蜜罐子里,慢慢的,顾宁宁也就认了。
可后面却发现,唐寅和她想的越来越不一样。
怎么说呢,唐寅的父亲是导演,比不上张权生张导那样的泰斗地位,但若干年前也曾拍过一部经典电影,是唐家全家的骄傲,所以唐寅从最开始走的就是内涵那条路子。
他不喜欢顾宁宁肤浅,不喜欢她看的书不多,觉得她没有文化,甚至在她拿到高片酬时对她冷嘲热讽,说她是个什么也不懂的花瓶,也就长得好看而已。
唐父唐母对顾宁宁意见也颇多,认为他们算名望家族,顾宁宁这样的女演员并不配和唐寅走在一起。
顾宁宁心大,她双亲早就不在了,对唐父唐母的说辞没多在乎,觉得只要唐寅不这么认为就好。
而唐寅刚开始嘲讽她一两句时,她也没太察觉出来,以为不过是一些情侣间的小玩笑,可时间长了,唐寅变本加厉,她才意识到,唐寅是打从心里看不起她。
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顾宁宁和唐寅大吵了一架,后来唐寅收敛了很多。
顾宁宁原以为唐寅的收敛,意味着这当真不过是恋人之间的小摩擦,是可以改正的,可到后面才明白,唐寅的收敛,不过是因为他事业在狼狈地走下坡路,如果不和她绑在一起,可能连戏都拍不上。
况且,团队让他们炒cp时,给他们拉了不少连体经济,倘若唐寅提出分手的话,他承担不起这一系列下来的损失。
看不起顾宁宁,又不敢直截了当地分手,于是最后唐寅便想了个绝佳的好出路。
他出轨了和顾宁宁差不多年纪,却开门红拿最佳女主奖的任筱筱。
这事儿回想起来可笑得很,连顾宁宁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看清楚唐寅的嘴脸。
能无依无靠地在娱乐圈爬这么多年,顾宁宁自问绝对不傻,而唐寅当年其实也没隐藏得太深,所以她到底是真的没看透唐寅,还是在对方的糖衣炮弹下,被虚假的温暖缠住,不想看透?
如今的顾宁宁早就对唐寅没有感情了,从她知道唐寅出轨的那一刻,便将自己的感情悉数收回,毫不拖泥带水。
看见他和任筱筱甜蜜婚礼的消息,顾宁宁心中当真没太多想法,只是想起了当初他们在一起时自己那副尝试去相信唐寅的模样,莫名有些愣怔。
顾宁宁趴在桌上一边乱七八糟地回想,一边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调酒师好像想往她的肩膀上披外衣,然而披到一半却被人拦了下来。
熟悉的草木气息靠近,酒吧氤氲的灯光下,顾宁宁恍惚间好像看见了秦玦。

顾宁宁秦玦小编点评

思念,点燃了烟火,染色了烟花,浅淡的生活多了一种味道,品悦来,时涩时甜,时静时动,亦如风亦如雨,在烟火人生的百态中,悠然于水之湄,山之巅,亦是显眼独特的美好!合约丈夫暗恋我(顾宁宁秦玦)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你奉上,喜欢的书友们随小编一起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