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郡主她身娇体软(季洛甫姜曦辞)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郡主她身娇体软(季洛甫姜曦辞)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郡主她身娇体软(季洛甫姜曦辞)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冬夜,灯下,品一杯茶暖暖的冒着热气的红茶,看一本书能使人感动的书,这是我的喜欢。精彩好看的古言情小说郡主她身娇体软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你精彩呈现,这是一个平凡少年努力想把软萌郡主抱回家的故事。

5

举报
下载阅读

冬夜,灯下,品一杯茶暖暖的冒着热气的红茶,看一本书能使人感动的书,这是我的喜欢。精彩好看的古言情小说郡主她身娇体软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你精彩呈现,这是一个平凡少年努力想把软萌郡主抱回家的故事。惊蛰百里,不如惊你。男主桀骜不驯,女主傲娇软萌,苏,爽,甜宠皆一切!

郡主她身娇体软免费阅读简介

上安郡主姜曦辞没什么长处,就是长得好,性子软。
前世嫁了个渣男,这辈子她怂在家里不去惹桃花还不行吗?
偏偏上辈子跟她不对付的叶小将军总是来撩她。
小郡主:你别来撩我了,撩不到的。
小将军:为什么?
小郡主:因为我知道你其实好龙阳呀。
小将军:哦,可惜我不好龙阳,我好你。
……
这是一个平凡少年努力想把软萌郡主抱回家的故事。
惊蛰百里,不如惊你。
男主桀骜不驯,女主傲娇软萌
苏,爽,甜宠皆一切!

郡主她身娇体软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衙门大堂内,立一窄袖玄衣长袍男子,身姿挺拔,长发以锦带高束脑后,男子右手持剑撑地,黑金鞘上镂蛇,远看竟如活生生缠绕在剑上一般骇人,待看清这人容貌,知府的脸又黑上了几分。
眼前之人,分明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当他儿子都嫌小。
活了四十余载,没想到今日被一介臭小子甩了脸色,耻矣耻矣。
少年常年习武而磨出来厚茧的手掌按在剑柄上轻轻摩挲,墨色眸中沉淀着同龄人未有的沉着衿重,却又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狂,他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而威摄自在。
“丁知府,”少年嗓音清朗,若琴弦拨动,绝而不茹,“我既受命清剿山匪,此事你就不必再过问了,三日之内,必成。”
丁知府虽有疑虑,见他如此胸有成竹也不好多问:“那好吧,我为你安排人手。”
“不用,我与季鸣二人足矣。”
“这怎么成?”丁知府大惊,这些年他不知折了多少人马进去,新来的骁骑尉居然要两人闯山,也太不知死活了些。
少年眸光锐利,薄唇微抿,不置一词。
而少年身后的魁梧青年道:“叶哥说成,那就成,知府大人还是好生在衙门里歇着吧。”
言毕,二人全然不顾丁知府已经铁青的脸色,径自向安排好的住所走去。
“大人……”师爷脸色亦不佳。
丁知府抬手阻止了师爷说话。
“随他们去。”少年心比天高,恐怕是命比纸薄。
“可他年纪轻轻,不会是长宁城哪位高官的子弟吧,若是死在了咱们临关,该如何交待?”
丁知府眉头蹙起,沉思片刻,方才摇头。
“不会,倘若出身长宁名门,家中岂会放任来此,这可不是什么美差。”在他们眼中,叶惊蛰已与死人无异。
有一点倒叫丁知府说对了,清剿青虎寨,的确不是什么美差。
这差事办好了,也不是什么大功绩,办不好,反倒惹一身腥。
所以当得知叶惊蛰主动揽下吃力不讨好的剿匪任务时,季鸣哀嚎了好几嗓子,才被叶惊蛰揪着衣领甩上马。
叶惊蛰当然不是冒失冲动之人,相反,他此行谋划已久。
旁人都道叶天虎功夫高强,青虎寨天时地利,可他知道,青虎寨真正靠的,是二当家沈之柏。
沈之柏,有过人谋略,此人,他势在必得。
山中夜来月,叶惊蛰与季鸣偷偷潜入了青虎寨。
见青虎寨居然张灯结彩,灯笼红绸,季鸣不解地挠了挠头:“叶哥,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叶惊蛰嘴角勾起:“看来我们赶上了好戏,只可惜,这新郎官怕是做不成了。”
青虎寨的防卫算得上严密,他们想找到沈之柏本要多费些功夫,但今夜的喜事,显然给他们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听到“吱呀”的推门声,沈之柏没有放下手中的书本,一向温和的语气里夹杂了恼意:“大哥不必劝我去参加什么喜宴了,你今日这般行事,必给寨子带来灾祸。”
进门的人没有说话。
沈之柏抬头,正对上一双坠星寒眸,他瞬间警惕了起来:“阁下何人?”
叶惊蛰合上门,径直走到沈之柏面前,语带慵懒:“沈先生难不成真想做一辈子的青虎寨二当家吗?”
“与阁下何干?”
“刘天虎蠢笨愚昧,担不起沈先生智谋。”
沈之柏了然来人何意,自嘲一笑:“我不过就是一介落魄流民,全靠大哥好心收留才苟活至今,哪有什么智谋。”
话中拒绝之意明显,叶惊蛰却当没听见似的,不慌不忙地说:“沈先生与我是同一类人,有怨恨,有不甘,有恐惧,沈先生,是北漠国人吧?”
见沈之柏眼中划过惊讶,又霎时间归于平静,叶惊蛰继续道:“亡国之仇,焉能不报?北漠不过一与世无争的小国,被野心勃勃的郸骥所灭,百姓流离失所,好不容易逃到昭华,却寄人篱下,受尽眼色,于是落草为寇,日日担心官府围剿,昔日北漠五岁能书的栖竹公子,甘心这般过一辈子?”
沈之柏轻笑出声:“你还真是做足了功课。”指尖攥紧书本,盯着身前这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少年:“倘若我不答应呢?”
“刘天虎近来行事越发张狂,朝廷怕是容不下他了,今天我来是为了沈先生,后日来的是不是军队,可就不一定了。”
沈之柏没说话,叶惊蛰也不着急,不知不觉竟过了一炷香时间,沈之柏忽然笑了起来,如芝兰玉树,光华尽绽,再不复从前文弱书生模样。
“好一个威逼利诱,说了这么多,阁下也该自我介绍下了吧,不然我怎么知道会不会跟了个只会耍嘴皮子的人。”
沈之柏终于答应,叶惊蛰心中沉下了一口气。
于是拱手行礼。
“长宁,叶惊蛰。”
月澈如镜,枝头东移。
两人交谈许久,叶惊蛰才唤了门外站岗的季鸣进来。
“阿鸣,带沈先生走,放信号弹,让惊羽十八骑上山。”
沈之柏玩味道:“我还以为你真是独自前来。”
叶惊蛰挑眉:“我可不打无准备之仗,暗卫不便让他人知晓,还请沈先生包涵。”
沈之柏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季鸣离开。
姜曦辞醒来时,入眼皆红色。
这是在郸骥国吗?与钟离毓的新婚夜?可是脑后为什么这么疼?
她支起身子走下床,这里不是华美的晨曦殿,是一间普通的木屋,她脸色渐渐发白,想起来了,她重生了,然后被一群山匪劫回了山寨当压寨夫人。
姜曦辞低头查看自己衣服,还好完整无缺,她不禁叹了口气,想了千般今后如何如何,却没想到,命运轨迹刚刚开始改变,就没顺着她的心意,眼下,还是想办法找到漪月逃出去才是。
姜曦辞蹑手蹑脚移到门边准备开门,未曾想门却突然弹开,木门框“砰”的一声砸在额头,姜曦辞摔了个四仰八叉毫无形象。
清白都要没了,还在乎什么形象?
她忍下疼痛迅速爬起向男子身后的木门跑去,却被人一把提起衣服后领,动弹不得。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姜曦辞闭上眼睛,咬牙悲愤道:“你杀了我吧,我、我是决不会当什么压寨夫人的。”
姜曦辞觉得自己两辈子都没这么勇敢过。
即使前世自焚,她也是偷偷地、悄悄地。
现在她居然有勇气求被杀了,大概应该可能也算是长进了吧。

郡主她身娇体软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沈先生替我设计的新暗器,没想到除了杀人还能用来吓人。”叶惊蛰自言自语,蹲下准备检查程景湛伤势,却被程景湛牢牢抓住手臂。
他纳闷地顺着抓住自己的手看过去,程大公子双眸那叫一个亮晶晶,眨都不眨地盯着自己。
叶惊蛰:……感觉怪怪的。
短短一炷香内,程景湛已经完全被叶惊蛰行云流水的动作和气势震撼住,他只在话本里见过这么潇洒的大侠,正是他想象中最崇拜的类型。
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实在是,太帅了!
“多谢少侠相救之恩,可否请教少侠尊姓大名?”程景湛亢奋问。
“我名叶惊蛰,方才偶遇了国公府郭姑娘,受托前来救你。”叶惊蛰在他左腿上按了按,估计是骨折了。
“你左腿需要立即打断接上,起来,我扶你去回春堂接骨。”将程景湛胳膊绕在自己脖子上,叶惊蛰扶着程景湛从小门抄近道去回春堂。
因而当姜曦辞气喘吁吁地带着老大夫回来时,楼梯口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只剩地上昏迷的孔东。
姜曦辞彻底迷茫了,人都去哪了?地上这个又是谁?她走之后出了什么事?
老大夫见刚刚火急火燎的小姑娘傻站着一句话没说,怨念地唠叨:“小姑娘急急躁躁的,老人家一把骨头差点跑散架了,躺着的这个看着也不像病人啊,真是,我还是赶紧回去坐诊吧。”说完颤颤巍巍地背着药箱离开了。
姜曦辞心里的委屈一点也不比老大夫少,她气恼地踢了踢地砖,程景湛瘸着腿乱跑什么,出了事让她怎么跟程太尉交待。
回春堂内,叶惊蛰扶程景湛在床上躺下,随意拉住一个忙着配药的小药童,问道:“请问接骨大夫在吗?”
小药童纳了闷了,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多骨折的病人。
“就在半柱香前,大夫刚被一位姑娘拉走。”
“姑娘?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得赶紧回梨园。”话音未落扭动着身体就要下床。
叶惊蛰牢牢按住他,道:“我好不容易把你弄过来,接完骨再回去。”他向药童说了些什么,药童怀疑地瞥他一眼,走到了后室。
“可是大夫都不在,怎么接?”程景湛不解。
叶惊蛰解开护腕,将两只袖子束到小臂位置,露出白皙得不像武人的胳膊。
“在军营里,我接过的骨没有几百也有几十,虽然技术比不上大夫,可能要多受点罪,但治好还是没问题的。”叶惊蛰接过药童递过来的工具。
药童嘀咕道:“先说好了,没接好可不算我们医馆的责任。”
“那个……少侠,要不还是等大夫……啊啊啊啊轻点。”
叶惊蛰没给程景湛怂的机会,一断一接,不过眨眼之间,干净利落。
程景湛揉揉腿,发现已没有之前那般动弹不得了,他喜出望外,弯腰向叶惊蛰拱手:“少侠真是厉害,在下佩服佩服,来日定当登门拜谢。”
“行了,你不是要回去找人吗?快去吧。”叶惊蛰懒得听他客套。
“那在下就先告辞了。”程景湛傻笑着出了回春堂大门。
程景湛回到梨园时,姜曦辞正坐在桌子上瘪着嘴生闷气,看到他回来,跳下桌子迎上去打量他的腿:“程哥哥,你去哪儿了?你的腿好了?”
程景湛激动地双手比划起来:“曦辞妹妹,我今天可是遇到贵人了,他不仅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还会医术,真真是太厉害了,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姜曦辞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心情更差了,他说的还是人吗?怎么像神仙似的,长宁城何时有了这号人物,她怎么不认识?
总之,害她白跑一趟还白担心了这么久,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天色不早了,快回家吧,让程太尉知道又要骂你了。”姜曦辞闷闷不乐,“对了,地上这个怎么办?”
程景湛厌恶地别过头:“不用管他,这是坏人,曦辞妹妹记得遇到他躲远点。”
姜曦辞懵懵懂懂“哦”了一声。
尽管姜曦辞让程景湛快回家修养,程景湛还是坚持送姜曦辞到锦王府门口,才回了太尉府,好在这几日程太尉忙着军营调动之事,无暇顾及他,才勉强逃过一劫。
最近朝中恐有要事,父亲居然忙得连人影都见不着了,不过跟他没什么关系,程景湛心大的想,继续该玩玩该吃吃。
六月初三,姜曦辞被世子殿下带去约定好的郊外皇家跑马场。
她一路上兴奋不已,毕竟生活在长宁城中,她距离马匹最近的时候也不过坐马车,去跑马场的机会难得,她一定要学会骑马。
马车停住,姜曦辞撩开帘子下车,今日她穿了一身深蓝窄袖骑装,头发也高高束了起来,若不是容貌太过娇柔明艳,倒真像个英姿飒爽的女侠。
马场视野开阔,此时恰逢草色郁郁青青的季节,一眼眺望过去,只觉心气舒畅。
场中一匹棕色骏马从姜曦辞眼前飞驰而过,马上女子一袭白衣,身形修长,从骨子里刻上一股疏离淡漠。
“哥哥,魏乡君马竟骑得这样好?”姜曦辞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指着魏卿儿。
姜朝祁颇为欣赏地点头:“早就听说魏乡君性格与寻常女子大相径庭,今日一见着实名不虚传。”
姜曦辞郁闷,那岂不是在场的只有她一个人不会骑马,在一群跑马的人中被牵着溜马,想想就丢死人了。
想到这茬,姜曦辞不悦地推了世子一把,恹恹道:“你快去吧,我自己玩。”
“那怎么行,说好了今天陪妹妹的,哥哥可是说话算话的人。”姜朝祁义气十足道,看姜曦辞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他才想起自家妹妹好面子,恐怕是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出丑。
故而附在姜曦辞耳边小声道:“哥哥带你去后山小马场,没人,今天教你骑马。”
姜曦辞美目立刻恢复神采:“真的?”
“终于有精神了?走吧。”世子捏捏妹妹软乎乎的脸颊,牵着她去往后山,在小厮为姜曦辞挑选合适的马匹时,他喊来叶惊蛰。
“惊蛰,我听说你下月想回军营?你可想清楚了,回去就还是个骁骑尉,等同降职。”姜朝祁严肃看他。
“无妨,降就降了,总有机会再升的。”叶惊蛰满不在乎道。
“其实我还蛮喜欢你这性格的,跟朝中畏畏缩缩、战战兢兢的那些人很是不同,或许你的确更适合无拘无束的生活。”
“好好干,小心点别死在战场上了,不然我会很惋惜的。”姜朝祁开玩笑道。
那肯定不能,我还要留着命回来娶你妹妹呢,叶惊蛰想。
约莫还有一个月,就要去南边打仗了,叶惊蛰眸色深沉,小傻子知道了会为他担心吗?
姜曦辞当然是不知道的,她正在哥哥牵引下慢慢被马遛,不,是遛马!
“哥哥,不是说要教我骑马吗?”姜曦辞拽住引马绳,小黑马感到不舒服,歪头喷了口气。
“你当真要学?”
“自然是要!”回答果断干脆。
一个时辰后。
“哥哥,先、先到这里吧,我还是下次再学……”姜曦辞偷偷捂着屁股,眼泪汪汪委屈道。
骑马跟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不仅没有驰骋天地之间的快意,反而又累又疼,她还数次险些被甩下马,太可怕了!
“早就知道你没那个毅力,”世子摇摇头,妹妹娇气怕吃苦,哪里能受得了骑马的累,他伸手将姜曦辞抱下来,“乖,去茶室坐着休息吧。”
连坐在椅子上都好痛,今晚恐怕要趴着睡了,姜曦辞呜咽着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
安置好妹妹后,姜朝祁回到前山,腿伤痊愈了没几天的程景湛立刻凑了上来。
“朝祁,曦辞呢?我找了一圈也没见着她。”
“她累了,在茶室休息。”
“那我去看看她。”
姜朝祁拎住程景湛衣领,制止他对自家妹妹的不轨想法,“不许去。”
见程景湛有些颓然的样子,姜朝祁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景湛,你其实也应该感觉得到,阿辞只把你当成童年玩伴,你又何必深陷其中呢?娶个好姑娘,赶紧成家立业吧。”
程景湛甩开搭在肩膀上的手,启唇似乎想要为自己辩解,他想说自己不会娶别人,五年十年,他总能等到曦辞妹妹喜欢上他的,但随着年龄增长,姜曦辞越来越对他避而不见,再慷慨激昂的说辞也显得苍白无力。
他与姜曦辞,不是越靠越近,而是渐渐走远了。
程景湛捧着酒壶浑浑噩噩游魂般在草场上晃悠,恰巧碰上巡查完毕的叶惊蛰,毫不见外上去将叶惊蛰一把搂住。
“叶少侠,你……你怎么在这儿啊,来喝酒!”程景湛眼神迷离,身上一股酒气,一看便是喝得不少,叶惊蛰怕他乱走会被马蹄误伤,带着他到角落的草地上。
程景湛直接躺下,天空中浓云密布不见阳光,他注视着层云发呆,将酒壶递给坐着的叶惊蛰。
“叶少侠,你说怎么才能讨女孩子欢心呢?”

季洛甫姜曦辞小说

郡主她身娇体软(季洛甫姜曦辞)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的魅力在于,取材新颖,内容不俗套,主角人设受读者喜爱,作者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