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招摇(路招摇厉尘澜)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招摇(路招摇厉尘澜)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招摇(路招摇厉尘澜)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招摇电视剧同名小说上线啦!小编为各位看官及小主带来了招摇(路招摇厉尘澜)大结局完整版。她是臭名昭著的女魔头路招摇,生平做任何事都很招摇,唯独死得……尤其低调……怎能甘心?女主负责打打杀杀,男主负责看门保家。

5

举报
下载阅读

招摇电视剧同名小说上线啦!小编为各位看官及小主带来了招摇(路招摇厉尘澜)大结局完整版。她是臭名昭著的女魔头路招摇,生平做任何事都很招摇,唯独死得……尤其低调……怎能甘心?女主负责打打杀杀,男主负责看门保家 。人气仙侠言情作家九鹭非香倾情力作, 年度不容错过的超好看***暖萌仙侠小说

小说简介

当年的我挡在了墨青的面前,只身与十大世家斗了一场。 后人传那次斗法令天地昏暗、江湖枯竭。 我一身是血地救出了墨青,从此名声外传,所有人都知道尘稷山出了一个可以单挑十大世家的女魔头。 之后我就很少听到墨青的消息了,直到我死前才再次看见他。 我死的那天,正是上古魔器万钧剑重现于世之时……

招摇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七十八章

顾晗光与墨青说罢他的猜测,墨青静默许久,没有言语,最后也只是安静的出了门去。
他对自己的身世没有任何表态,像是根本不在意一样,继续打理着万戮门,也如往常一般对我好,只是晚上夜间,两人相处之时,那一方床榻之上,两人纠缠之时,我能感受到他一日比一日更***甚至粗鲁的动作,有时甚至会***到让我疼痛。
可相比于以前种种,这种因墨青而起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他一遍一遍的占有我,而终有一次,在那抵死缠绵之中,他紧紧的抱住我,埋首于我颈项之间,嘶哑着声音问我:“招摇,你会怕我吗?”
我搂住他的后背,在他的动作中,化指为利刃,划破了他后背的皮肤,我声音有些破碎与沙哑,我问他:“墨青,我现在若要杀你,你怕我吗?”
他亲吻我的耳垂:“这条命,早便送予你了。”
利刃消失,我轻抚他破开的皮肤:“我又何尝不是。”
我这条命,本就是为你而复生的。
他咬住我的耳朵,***让我有些疼痛,而这几分疼痛便似一道电光,从耳朵钻遍整个身体,让我里里外外,从脚尖到发端,皆是酥麻一片。
我缠住他,这一夜近乎最后的疯狂。
疯狂的我和他都想将彼此吃掉,彻底装进自己的身体里,不得他人觊觎,不被外界所害,永永远远彻彻底底的属于我。
狂欢罢了,墨青沉沉的睡了过去。
玩得太过荒唐,让我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没有力气。
我睁着眼,看着漆黑的虚空看了一会儿,一身的粘腻与疲惫。可我还有事要做,我推了墨青的手,想要下床,可本以为已经沉睡了的他却一动手,径直将我一揽,紧紧的抱进了他怀里。
他蹭了蹭我的额头,没有醒,只是下意识的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抱住了,即便在梦里,也不允许我远离。
听着他胸口心跳,静静闭上眼,感受了片刻温存,终究还是下了床榻,走到院子,掐了个净身诀,复而又拈了个瞬行术,行至鬼市。
阴森气息仍在,只是我现在已经复生,全然看不见这里的鬼魂了,只是依旧能凭着四周树木的模样找到鬼市酒楼所在,我唤了一声:“竹季,我知道你们做鬼的看得见我。竹季不在其他鬼就帮我去托个话,让他磕一颗托梦丹,入我梦来,我有是要与曹明风说,让他帮我带信。”
说罢这话,我转身离开,又回了无恶殿,可刚打算入寝殿,便见墨青披着他的黑袍,赤足站在殿门口,正在静静的等我。
我神色平静,问他:“怎么没睡了?”
他却并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反问:“你去哪儿了?”
“出来看看月亮。”
天上明月郎朗,墨青仰头望了月色一眼,上前来牵了我的手,一个瞬行,将我带到了无恶殿的房顶之上。
“与我一起看吧。”他道,目光却一直盯着我。
我指了指天上:“你不看月亮吗?”
“我正在看。”
我心头一暖:“嘴这么甜,我尝尝。”我垂头,含住了他的唇瓣,唇舌***之际,正是甜味正浓,他却倏尔道,“有多少次,我都以为从今往后,我的黑夜,再无月色。”
我心疼他,吻着他的唇,不再让他多想。
一夜在房顶上看月亮,我看着看着便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竹季动作倒快,我才沉入梦乡之中,便觉自己已经走入了那幽深山洞里,这地方我识得,以前给顾晗光与琴千弦托梦的时候,便也来的是这种地方,只是这一次换了一个方向来而已。
转过一个漆黑的弯,面前是一张石桌,竹季穿着一身青布袍子,坐在石桌旁边倒茶细品,倒不愧是个做老板的,入个梦都要有品位一些。
“入梦丹时间不多,我开门见山……”我刚开口了一句,竹季便打断了我。
“哎,不急嘛,我又不像你以前那么穷,入梦丹只能买个一个时辰就没了,我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先坐下来喝喝茶。慢慢聊。”
我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喝茶的闲心,只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直言道:“我想让你帮我去问曹明风一件事。他们天上的这些仙,可是有办法将修道者身体中的暴戾之气驱除?”
竹季瞥了我一眼:“心魔?”
“对……可不能杀了这心魔,只是让他,没那么暴戾,驱逐他身体里的……”
“厉尘澜?”
我一愣:“你知道?”
“我自己的心魔,我当然知道。”
我呆住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他将茶杯往我面前推了推:“现在可是有闲心慢慢与我说茶细说了?”
我不敢置信的盯着他,只见面前这个笑意温和的男人,连给我倒杯茶也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了半天,这一整个话唠……他居然敢说墨青是他的心魔?
他这话若不是在唬我,那他……不就是千年前的魔王,那个死了那么多年的,封印了墨青的,困住我一族人的……魔王?
魔王居然是这种风格?
扯呢!每次只要牵连到和鬼市有关的,我果然都是不能理解!
而且,凭什么他这个千年前的魔王,在鬼市呆了千年还做上了老板,我这个千年后险些当上魔王的,却竟然过得那般的狼狈?苍天不公吧!
“我就是知道厉尘澜逃出封印跑到这尘稷山来了,于是才在尘稷山脚下开了个酒楼,为了方便时刻观察着他。”
“你等等。”我唤住他,“从头说,你怎么就是魔王了?”
竹季一挑眉:“我怎么就不能是魔王了?我就是用我这充满魅力的性格才爬上魔王之位的好吗,我那时下属都敬爱我,对手都崇拜我,我魔王当得很威风的。”
“……”
千年前的魔修,都是这种风格?
“只是……”竹季轻轻一叹,“我一个不小心,因猜忌身边下属而起了心魔,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心魔已在我心头成长壮大开始左右我每一个判断,于是我果断的将心魔排出了体内,可他力量太大了,我怕放他出去以后收拾不了他,于是在那山中布了个封印,将他关起来,意图借天地山河之力,日复一日化掉他身体里那股邪煞偏执之气,从而让他彻底消弭于人世间。”
因猜忌而起的心魔……
“我令下属镇守封印,年年给封印加持力量,也放了窥心镜在他身上,时刻窥视着他。”
原来……窥心镜,竟是被做这样的用处放在墨青身上的么……
“可在我安排完心魔的事情之后,我力量虚弱,被仙门趁虚而入杀掉了,我在鬼市摸爬滚打好些年,终于……”
“我不想听你的故事。”我打断了他的话,“厉尘澜被你封印你之后,过了千年,可他从封印中出来的时候,并不是现在这样……”我顿了顿,“他并无任何心魔的模样。”
与姜武比起来,当年的小丑八怪简直就一个圣人。这么多年以来,还坚持仁慈治理万戮门,他身上没有一点点心魔的模样,要不是姜武……
我微微一咬牙。
听得竹季道:“是啊,这结果也是让我没想到的,他在封印里呆了那些年,身体中的邪煞魔气被吸纳入了天地山河之中,致使那片土地寸草不生,树木刁萎,而他自己却变得如一个正常人一样。正常得让我妻子也没有下得了狠手杀他。”
“你的妻子?”
“恩,为了防止厉尘澜从封印中跑掉,我令下属镇守封印,也令妻子一直守着他,即便我死了,也不能让厉尘澜从那封印中出来,他会吸食人世的情绪,就如同在我心里吞噬我的情绪那样。这般心魔若是成长,可就一个人都活不出来了。我是魔王,可也没坏到那种地步,可后来,我妻子见了他却没舍得杀他,倒是为了护他,也被仙修仙者杀掉了。”
他说的,是那次我救墨青时,死在他怀里的那个“母亲”吧……
竹季一撇嘴:“我妻子死了之后,来了鬼市,见了我,还在骂我来着。活着的时候没让她生个孩子,死了留个那么像孩子的心魔下来,让她舍不得动手……”
我揉了揉眉头:“你说重点就好了。我不想听太多你和你妻子的事。”
“你想听什么重点?”
“厉尘澜那时候没有浑身暴戾之气,甚至也没有吸食这人世间的痛苦恐惧,他好像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最近他却……像觉醒了。”
“我知道,我派出去的鬼回来报给我听了,那个叫姜武的心魔,将厉尘澜这千年来,被天地山河剥夺掉的能力,还给他了。”
我一怔:“什么意思?姜武……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唤醒了厉尘澜?”
“可以这样说吧。”竹季摸了摸下巴,“我也在愁呢,这心魔出世,你若要让我去告诉曹明风,他们这些做了仙的人,一天没个什么事儿干,可就唯独对这种吧,危害苍生的,为祸世间的,要下手剿灭。你的事我以前听过。咱俩都干了差不多的事。可却是在天理范围之内的,没人管,厉尘澜这不一样。我光是封印了他,在鬼市的评判体系里,便将我判做了大功德之人。”
我拳头一紧,难怪……
竹季接着道:“他现在是还没让天上那些人知道,要是知道了……”
我肃了面容:“没有方法让他变回以前的样子么?”
“重塑我的封印,再把他弄***封住,至于多长时间才能让他变得和以前一样,就只能看运气了。”
封个千把年?
那等他醒来,我又在哪里?
“别的法子呢?”
“告诉曹明风,让他们天上的仙下来杀了他?”
我静默不言。
“哎,时间差不多了。收收茶具我该走了。”竹季一边端茶杯一边道,“我知道厉尘澜喜欢你,你要是愿意,便将他劝一劝呗,让他自己把那个封印重新修修补补,自己躺***得了,省得为害世间,让他人受苦。”
说得容易……
你的存在便是对人世的危害,你把棺材补补,自己躺***吧,别出来了——这样的话,要我如何才能与墨青说出口去。
光是想一想我就能知道,他受伤的目光,会有多么让人心疼。
一觉醒来。
我还躺在墨青的怀里。房梁之上,天色已经泛了亮光,我气息一动,墨青便轻声在我耳边道:“招摇,日出了。”
那么平淡的一句话,可却在这种时候让我听到,不知为何,却有几分控制不住的难过。
日出了,墨青,我想和你看过以后岁月里的每一个日出,可……
我们可以吗?
墨青身形微微一僵,我抬头看他:“怎么了?”
他浅笑一下,轻声回我:“手麻了。”他声色那么温柔。温柔得让我迷恋,也让我心头陡升一股狠劲儿。
心魔就心魔,不他娘的管,我就要和墨青在一起,不去那劳什子封印,也不管那什么天神,仙敢动我的墨青,我就杀仙,佛敢动,就杀佛。我要这天下,谁也不能阻拦我与他在一起。
大不了,将这天捅个窟窿,让天下有***陪我们一起死,有什么好可怕的!
如此发狠的一想,我心里却要好受了许多。
墨青的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我转头看他,他目光望着远远的初生的朝阳,似含浅笑,也藏住了所有压抑与心底的心思。
天色大亮之后,墨青便能开始忙碌他的事了。
我也回了房间,十七来找我,进门便如以前一样热情的扑过来抱住我,只是这次我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墨青的事,一个没站稳,腰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只听后背“咚”的一声,有东西掉在了地上,我垂头一看,愣了。
窥心镜……竟然从我身后掉了下来。
先前对付了姜武之后,我害怕墨青看见我心里对于他身世的猜测,于是便一直佯装忘了窥心镜这回事,没有将窥心镜戴在身上,即便我知道,墨青花了很大功夫在才我故乡帮我把这镜子找回来。
至少在昨天,我身上都是没有这个窥心镜的,是什么时候……
墨青将它悄悄挂到了我身后……
竹季说墨青是因猜忌而起的心魔,所以,他便是连我,也在猜忌了吗?可知道这样的事,我却对墨青生不起气来。只觉墨青现在已经知道我所有的打算了,也知道他所有的身世了……
我恍悟过来,想起今天早上日出之时,墨青那有几分奇怪的小细节。登时心头一凉。
他的沉默,又是什么意思?
他会不会……
我推开十七,以神识往尘稷山上一探,探明墨青所在,得见他正在顾晗光那里,便立即瞬行跟了过去,见了墨青,我不由分说的拉了他:“你都知道了对不对?你不会想自己一个人去重塑那封印吧?你……”
墨青与顾晗光都静静的看着我,顾晗光挑眉:“重塑什么封印?”
墨青没搭理他,只望着我道:“不会。”他说,“我想的,与你一样。”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唯一要的,就是与我在一起。
他是……这个意思吗?
墨青我鬓边散乱的发帮我挽到了耳后:“招摇,不要怕。”他道,“我不会离开你。”
我怔怔的望着他,心头却觉那么奇怪,明明,我是这样想的,我也不想离开他。可此时看着墨青专注且带着几分执着的目光,竟有几分……感觉微寒。
他让我感觉他在……不知不觉的改变。
那日之后,墨青开始吃顾晗光给他的药,令他清心静神,我则多次跑到千尘阁去,意图从琴千弦那里找到突破口,可琴千弦对于心魔如何治愈也并无头绪。
而尽管我与墨青都在寻找突破的方法,墨青的性格也日渐变得更加阴沉易怒。
我别无他法,只有日日与琴千弦研究千尘阁的经书,希望能寻找到破解之法。
我去千尘阁的时候,十七常常陪我一起去,我与琴千弦讨论,她就在旁边陪着我,听不***枯燥的内容,她就在一旁打瞌睡,偶尔睡着了,琴千弦瞥一眼,便以法力带动他的挂在屋里的素衣裳,轻轻盖在十七身上,做得那么的不经意,甚至有时候连我都没有察觉到。
我旁敲侧击的问了琴千弦几次:“我家小十七是不是很可爱?”
他便答我:“天性至纯至此的人,已经很少了。”
我是不懂他们这些修菩萨道的人的心思。不过对十七我却是了解的。就算琴千弦有哪天真的喜欢上了小十七,他最大的难题恐怕不是他自己,而是……在十七的眼里,她最爱的……是我啊。
要给没有男女有别这观念的十七解释,男女之爱与朋友之爱的差别……难度很大。
我同情的看了眼琴千弦,作为过来人,为他的前途感到了担忧。
这日回到万戮门,我也问了问十七:“你觉得琴千弦怎么样啊?”
“人很好。”十七这般答了我,复而又看了我一眼,一把抱住我的腰,在我怀里蹭,“不过主子还是比他好,一百倍,一千倍。”
我摸着十七的脑袋笑。
而便在这时,墨青的声音倏地在身后响起:“絮织,放手。”
十七正蹭得开心,转头给墨青吐了舌头:“门主是我的,才不要放手。”
此话一落,周遭气息一沉,我一愣,十七也是一怔,但觉一股大力,狠狠将我怀里的十七推开,十七踉跄退了两步,开始撸袖子了:“小丑八怪,你是不是想打架!”
我回头看了墨青一眼,护着十七:“她……”我话刚开了个头,一记剑气竟然从我肩头擦过,这力道之狠,速度之快,我心头一凛,知晓以十七之力怕也难以抗住!我瞬行一动,落于十七身前拔出*剑,逼出一身气力生生架住这记剑气。
然而更出乎我意料的,剑气来势被我挡住,可力道竟大得震裂我的虎口,*剑发出“嗡嗡”的哀鸣之声,但闻“啪”的一声脆响,*剑应声而碎,万钧剑气撞上我的胸膛,撕裂的疼痛传来,剑气斩开了我身体从肩头至胸膛的地方。
我一声闷哼,咬牙想撑住身体,可还是不由跪了下去,十七在我身后抱住我,惊呼:“门主?门主!”她声色惊慌,复而又恶狠狠的质问墨青,“你疯了?你疯了吗!”
面前没有人回声,我抬头一望,但见墨青眸中是从未有过的惊惧,他看着我,也看着满地的血,直愣愣的僵在原地,宛似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也宛如被方才那记剑气所伤的,是他自己一样。
面色更比我苍白三分。
他手一松,万钧剑落在地上。
在十七的叱骂当中,我与墨青对视,我伸出手,试图安抚他:“墨青,别怕,我没事。”我斥了十七一句,“别吵。”我以法力封住胸膛的血,强撑起身体,一步步走到墨青身前,我抓住他的衣裳,“别怕,别怕。”
他伸出手,触到我手上滑落的血液,他眸中黑瞳巨颤,仿似有一场天崩地裂正在他内心上演。
我只恨我无法用窥心镜看到他心里的话,我只恨我的安慰触碰不到他内心真正的深处。语言那么无力,我只好伸手抱住墨青,可当我扑进他怀里,我才发现,原来他竟颤抖得这么厉害。
“墨青……我没事。”
他咬紧牙关,终是伸手抱住了我,一个瞬行,将我带去了顾晗光的院子。顾晗光见了我的伤,狠狠惊了一瞬,脱口而出:“谁干的?怎么伤得这么重?”
墨青眸光微颤,静默不言,我立即咬牙道:“不重不重,我一点都不痛!”我作势要蹦跶,墨青手指颤抖的压住我:“招摇……乖。”
我霎时便难过了起来,我与墨青,都是这么小心翼翼的,想要保护彼此……
顾晗光见状,便没再言语,帮我剪开了肩上被血黏在一起的衣裳,墨青全程都守在旁边,看着顾晗光帮我清理了伤口,敷了药,裹上绷带。
处理完了,顾晗光离开,我便安抚墨青:“当年我当万戮门主的时候,那么多伤都受过了,这个只是挠挠痒,不痛。”
“是我伤了你。”
不是伤得重不重,而是因为是他伤了我,所以……
他无法原谅他自己。
我拽住墨青的衣袖,终于在墨青眼里,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我问他,声色带着几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颤抖:“答应我,你还是要无论如何,都和我在一起。”
墨青不言语。
“墨青,答应我。”
他摸着我的脸颊,轻轻一俯身,在我额上落下浅浅一个吻:“好,我答应你。”
夜里我睡着了,周遭一片安静,半睡半醒之间,我隐约感觉有人走到我身边,我想睁眼,可眼皮却沉重得让我无法睁开,身体更像是被什么术法束缚在了床榻上一样,我起不来。
黑袍人坐在我身边,是墨青来了。
知道是他,我身体放松,他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招摇,剑冢那日,你说,我能为你放下一切,是因为我本来就一无所有。”啊,是啊,我是那么说过,小丑八怪还记仇啊,这句话,居然记到现在。他手指轻轻抚摸过我的五官:“当时便想解释了,可当时确实一无所有,便也无从解释,而现在……”
他俯身,在我唇上浅浅一碰,那么轻那么温柔,也带着让人心碎的留恋:“我有了一切,也可以为你而全部放下。”
什么意思?
我想睁眼,可我睁不开,我想拉住他,可却也动不了。
我感觉到了他的离开,也感觉到他气息的消失,可是我一点都动不了。
我躺在床上,只觉得每一刻的时间都那么难熬,我想冲破周身的禁制,可无论如何也冲开不来。
我知道,这是墨青给我的禁制,他现在心魔之力苏醒,早便不是这人世的修仙修道者能对付的了。我跨越不了他的禁制,除非……当他消失。
天亮的,我听到有人来过我的房间探看,可见我再睡,便也又出去了。
不,去拦住墨青,让他回来。不要让他走。
不要让他……
再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些残忍的选择了。他这一生,已经背负得足够多了,最后,就算在他生命的最后,不要让他独自背负着那些伤人的,沉重的过往,只身赴死。
我愿意陪他,他为何都不问问我的意见,我愿意陪他!
我闭上眼,用尽全力,终于,我双眼睁开,外面已是黑夜,四周静寂无人,我坐起身来,什么也没想,瞬行而至我故乡之地,在那***洞***之下,光芒如白日一般耀眼,下面的封印已经被重塑。而在那灼目光芒之中,有黑发黑袍的一人那么醒目,他立在光芒正中,执万钧长剑,正在为自己塑那一方坟墓。
我刚到这处片刻,地上光芒倏地大作,冲天光柱拔地而起,将他身影笼罩其中。而随着光芒自天际落下,墨青的身体便如飘零的落叶也被带了***,我不管不顾,一头冲向那光华之中。
光芒里,剧烈的疼痛撕扯我的身体,我却抵挡着如逆流一样的排山倒海的痛苦,找到了墨青,抓住他的衣襟。
墨青睁眼,不敢置信的望着我:“你来作甚!”他万分愤怒,“回去!”他作势要推我。
我死死抱住他的脖子,与他一同承受着身体被挤碎般的疼痛:“不要命令我!”我斥他,“不要为我做决定。我知道怎样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怎样是更好的选择,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比爱情重要,可我也知道很多爱,比生命重要。
能得以体会这样的爱,是我的福气。
“黄泉忘川,只要你在,我便相随。”
比起活着,我更想陪你。
墨青喉头一哽,终是不再推我:“路招摇,此生有你,何其有幸。”
真好,到最后一刻,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幸运且幸福的人。
在***痛苦之中,我所有的感知都变得那么破碎,可唯有怀抱里的温暖,永远都没有消散……

招摇全文免费阅读之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正文大结局

死亡是什么感受?
或许在死亡之前,人都有过无数的猜测,但当那个时刻来临,所有感官与感受都通通消失的时候,死亡这件事也变得不再重要了。
这魔王的封印,对我与墨青来说,便如死亡一样。
我感受不到封印的存在,墨青的存在,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我本意是下来陪着墨青,可谁曾想到了这地方,竟然什么都没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一直陪着他。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没后悔与他一同扑进那光柱里。就算我的陪伴只能温暖他最后那一瞬的胸膛,我也觉得值了。
不知在那虚无之中飘荡了多久,忽然间,我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像是经文,忽近忽远,时有时无。不知听了多少遍,我开始慢慢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终于有一天,我在那吟诵的经文当中,睁开了双眼。
周身触觉恢复,我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而抱着我的那人,我所能感觉到的,只有他胸膛里极慢的心脏跳动。
是墨青。
周在一片刺目的白,他抱着我便在这封印当中漂浮,没有目的,不知去处。也不知他已经这样抱了我多少年。而这些也都不重要。
墨青还没有醒来,他依旧沉浸在那片虚无当中,而对我来说,在这样的世界里,他若沉睡,我的苏醒便也没有意义。
我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的***,抱着他,依偎着,闭上眼睛,继续听着那经文,在这白光里漂浮。
终有一日,那日经文声尤其的大,我被墨青胸膛逐渐强烈的心跳震醒了过来,久为转动过的脑子,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他这般心跳意味着什么。
我仰头看他,只见那双如被冰霜覆盖的睫羽微微一颤。
眼睑睁开,漆黑如夜空的眼瞳终于再次映入了我的身影。
我张了张嘴,可太久没有说话,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发声。
墨青望着我,手臂微微收紧:“我带你……出去。”
他声音极致嘶哑,随着他话音一落,周遭的苍白如镜面一眼,开始龟裂,破碎之声充斥这耳朵。和着越来越大的经文声,只听一声清脆的响,整个白色的世界彻底坍塌。
周遭气息冲击我的身体,墨青将我紧紧护在怀里,抱着我一跃而起,冲破天顶之上的最后一层薄光,霎时外面的暖阳与清风扑面而来。
身后尽是坍塌之声,下方有无数人的惊呼,我回头一望,但见那坍塌的地底洞***旁边,站着的一半是万戮门的人,司马容,顾晗光,芷嫣都在。一半是仙门中人,千尘阁的,观雨楼的,所有人也都仰头望着我与墨青。
“出来了……”
“他们出来了!”
我听得十七的声音在下面惊喜的狂吼。
我仰头望了望,头顶烈日,只觉不可思议。竹季说要让墨青恢复从前的样子,至少要几百年的时间,而现在,我们居然在他们还在的时候,就出来了……
我转头看墨青,他亦是专注的看着我。
我一勾唇角,望着墨青大大一笑,墨青眸光轻柔。我在他怀里一个蹦跶,双手扑上他的肩,抱住了他的脖子。
出来了。虽然与墨青一直被关在那封印里也没什么可怕,不过,相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想扑倒他的时候就能扑倒他的幸福生活。
尾声
打那日被众人簇拥着从魔王封印里出来之后,与墨青被接回了万戮门。顾晗光来给我和墨青检查身体。墨青倒是没甚大碍,身体之中的邪煞之气被封印之力尽数化去,散于山河之中,而我的身体却有几分糟糕。
我与墨青不一样,我虽然生而为魔,可我并不是心魔,我身体里也无甚邪煞气息,在那封印里面,我周身力量被卸去,连带着身体各部分的力量也受到的影响。
说话要慢慢训练,走路也要慢慢训练,但总的来说,性命无碍。
而这却让墨青很难受。
顾晗光给我开了药,让我在院里静养。我就每天使唤墨青,让他给我喂吃的,给我端水,要亲亲,要抱抱,在院子里练习走路的时候就一定要他扶。有时候还使坏想走远点,就让他背我。
他也乐得如此。
我知道,我便是骄纵一点,方才能让墨青没那么自责难受。
他什么都惯着我,我说要去云上睡觉,他也能给我裹着狐裘,带我上天,顾晗光说他:“你这是把她当成个巨婴在养了。”
他当着我的面说,我就斜眼瞪他,而墨青只一边帮我吹药,一边道:“那又如何?”墨青帮我撑腰,我冲着顾晗光哼哼了两声:“听见没,我命好,自是有人宠。”为了显现我与墨青的恩爱,我乖乖喝了他喂过来的那口苦药。
墨青神色温和:“乖,都喝了。”
我也配合着都喝了。
墨青收拾了碗筷,临出门时才对顾晗光道:“她这样才是最好养的。”
咦……墨青这话,怎么细细一咂摸还有点别的意思,是……嫌我以前比现在还难养?
顾晗光冷冷一声笑:“可不是吗,比以前那要上九天捅娄子的德行可好多了。”
“啧,小矮子你嘴怎么那么讨厌呢,你还想让沈千锦再喜欢上你吗?”
“不想。”顾晗光给我翻了个白眼,“手伸出来。把脉了。”
墨青什么事都惯着我,唯独不惯着我的,就是不让我每天和十七与芷嫣呆在一起太长时间。从我与墨青入那封印开始算起,已经有整整时间的时间了。
这十年时间里,人世又发生了许多的事。
比如说万戮门主的位置空置了十年,而芷嫣在林子豫与司马容的扶持下,利用门主徒弟的身份,立了个护法的职位,行门主实权,执掌万戮门,经过十年磨砺,芷嫣已经从当初那个抽抽噎噎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杀伐决断的一门之主。
我听了觉得事实难料,天意难测,不过一想到芷嫣也算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也觉得十分的骄傲。
而在这十年间,芷嫣还与十七玩得尤其的好。
这两人凑在一起来找我,东山主就一点没了杀气腾腾的模样,这兼职万戮门门主的护法大人也恢复了小女孩的模样。我这个前前门主和她俩在一起,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叽叽喳喳的能聊半天。
在墨青眼里看来,她们二人就跟毒瘤一样,尤其耽误我休息。
墨青一天只放一个时辰,让她们俩来看我,而这一个时辰里,她们能给我八卦太多的事情。
能从琴千弦如何从经书典籍里找到突破,如何让千尘阁的人诵经助长封印之力,加快封印拔出墨青邪煞之气这个话题,谈到顾晗光这些年见过几次沈千锦,每次的表情是什么模样。
从她俩的嘴里,我知道顾晗光妥妥的是还喜欢着沈千锦的。而现在他之所以一直苦苦压抑,不过是害怕沈千锦情毒发作,一命呜呼。
我给他出主意:“你这些年给万戮门救过不少人,也救了我与墨青好多次,你要是愿意,让墨青废了沈千锦一身***,这样她的情毒……”
顾晗光在我手背上狠狠扎了一针:“你敢!”
我瞥嘴,这不是我敢不敢的问题,只是人家沈千锦已经悄悄的来咨询过墨青这件事了。
前两日墨青趁顾晗光不在,一边牵着我练习走路,一边与我商量,沈千锦这些年似乎也记起了些许过往,只是苦于顾晗光的封针,而无法完全想起往事,可她却知道,那些事情对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且越是多见顾晗光,便也是想多见他,即便记忆不在,情毒已除,可心头情愫又起,也已使她有点重蹈覆辙的倾向了。
沈千锦是个果断的人,既然拔不掉这份情,那索性拔掉自己一身***,还自己一个自由。
而要废了自身修为,需得找个比她厉害许多的人,而今这江湖之上,除了墨青与琴千弦,她委实再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而琴千弦前些日子才破了封印,放我与墨青出来,现今正在闭关之中,她的困局,非墨青所不能除。
墨青与我说:“情爱一事,我且木讷,便是对你……时常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对待。沈千锦此事,你如何看?”
当时我便回墨青了:“瞧你说得,情爱一事,我若不木讷,还能整出咱们先前那一堆幺蛾子。”
然后墨青就沉默了。沉默着沉默着,倒却笑了出来:“如此说来,倒也算绝配了。”
是啊,他傻傻付出,我傻傻接受,就这么傻着傻着,拐了那么多弯,走了那么多冤枉路,最后倒还是碰见了彼此,现在才能手牵手在一起走。
“就圆了沈千锦的愿吧。”我道,“我们能从封印里这么快出来,她们观雨楼也出了力的。她既然如此希望,就满足她吧。”
墨青应了,后来的事,我便没有去管了。
反正隔了十来天后,顾晗光是哭着将面色苍白却笑得温和的沈千锦带了回来。至于他们之后怎么去相处,便也与我无关了。
随着时间推移,我的身体也康复了许多,墨青不在的时候,我和十七与芷嫣闹腾都不在话下,而等墨青回来了,我还得哀哀戚戚的嚷着要他背要他抱。
有时候闹得太过分,让他不开心了,也好哄,亲亲脸蛋也就妥。可琴千弦出关的那天,墨青却是亲了脸蛋也没好。
说来……
那天我正与他泛舟湖上。
芷嫣说了很多次,要让我和墨青任中一个回去做万戮门门主,可我与墨青都没了那心思。
在那虚空中飘了那么一通,心里像看开了一样,别的任何事情都不重要,因为别的任何事情我和墨青都经历过了,而那些事也是可以被别人取代的。
唯独陪伴彼此,是别人所不能取代的。
我不想把和墨青在一起的时间,再浪费在别的事情上。墨青也是如此。
是以在我使用一点法术了之后,墨青便带着我到处游山玩水,好不闲适自在。
那日我正在躺在蚱蜢舟上饮酒,笑看墨青站在船尾撑杆,四目相接之际,我动手勾了勾他:“你猜今日这酒香不香?”
这些日子黏黏糊糊的相处,墨青已经摸清了我的惯用套路,他知道我想干坏事,于是只是笑而不语。
我路招摇要勾引人,还能让你说不?
我提着酒壶,起了身来,踩着蚱蜢舟,摇摇晃晃的走到船尾,舟有一些晃,将翻未翻,我一把勾住墨青的脖子,仰头咬了他的下巴,复而抬起一条腿,膝盖在他身上蹭了蹭:“闻到酒香了吗?”
“招摇。”他唤我,“树上的猴子在看你。”
“哪只猴孙这么大胆。”我一转头,正要掐个术法将猴子打下来,墨青却将我的腰一揽。我微惊,身子一个不稳,往旁边倒去,墨青竟然也没扶着我,只抱着我,踩翻了船,让我与他一同坠入湖水当中,湖水清亮,正是盛夏的馈赠。
他捏住我的下巴:“这样它就看不见了。”
我一阵笑:“小丑八怪,你好是闷***。”
水里一通荒唐,我趴在他肩头歇气的时候,倏尔见了远方天空一片祥瑞之色:“咦,那是什么?”我问墨青,墨青转头一看,也有几分惊讶:“有人修仙得了大成了。”
这世上最接近大成的那人,除了琴千弦还能是谁。
我与墨青理罢衣裳,赶去了千尘阁。
琴千弦算得是我与墨青的大恩人,他若要飞升了,我与墨青自得是来见他最后一面的。
而同时来的,还有十七。琴千弦踏祥云而上,步步升入九重天中,我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看见唯一一个真的修道修仙修成功了的,以前的那些太过久远,几乎都成了传说。
十七御剑而起想追上去,可琴千弦去得太快,转瞬便消失不见了。只余十七踏着剑,站在空中,茫然的看着那只余祥瑞的天空,不肯下来。
先前他们于我说过,斩除姜武以后,琴千弦在这十年间,通阅经书,潜心修行,在魔王封印之外,使千尘阁门徒布阵诵经,加持封印之力,所以才能这么快摧散墨青身体中,因姜武而起的那邪煞之力。
而在这十年时间里,琴千弦助我与墨青,亦是助了他自己的修行,将我与墨青救出来之前,他已有得大成之相,只是一直隐而不发,而后破了魔王封印,他自行闭关,外人皆道他是在因为破开封印而伤了修行。
结果没想到却是出关之后,直接一步登天。
我用传音术,将十七唤了下来,她走到我身前,有些魂不守舍:“门主,为什么琴千弦升天了,我一点也不替他感到高兴,心里空落落的。”
我望着十七,琢磨了下,既然琴千弦都走了,有些事也就不用说那么清楚了,我哄她:“回去吃点肉吧,吃点肉就好了。”
她信了我的话,点头走了。
我只望着天上的残留的祥云琢磨,琴千弦升仙一事对十七来说未必幸运,可对我与墨青来说,却是幸运了,得亏琴千弦修***修道这种地步,要不然,我和墨青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从那封印里出来呢……
等等……
唔,难道仙人遗孀的福气,就是指这个?
墨青转了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什么遗孀?”
我往胸前一摸……啧,窥心镜还挂在身上的。
我眸光转了转,墨青的脸色越发的不友善。我心头过了一遍那段过往,然后无辜的望着墨青:“你看,我也没办法不是。”
“我们回去说。”
我拉住他的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脸色依旧没有改善,于是我又垫脚亲了一口,他拉住我,沈着脸不说话。然后我又开始往地上坐了:“哎呀突然腿软了,要抱。”
“路招摇……”
“不抱,背也行,反正我走不动了。”我爬上了他的背,墨青被我一通闹,又是一个哭笑不得,最后只得无奈的背上了我,还暗暗恨道:“这般事也敢瞒我,这次必须罚你。”
我脑袋搭在他的后背上哼哼,“哎呀,头也痛了。”
他一狠心:“痛也要罚。”
“哎呀,心也痛了!小丑八怪不心疼人了!”
“……”
“小丑八怪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哎,我命苦……”
“好了……”
“哎,命苦。”
“……不罚了。”
“来亲一个。”
我“吧”的一口亲在小丑八怪的耳根处,看着他的侧脸,如天上晚霞一般羞红且美得动人心弦。
适时,晚霞如火,飞鸟归巢,正是日暮人归时。

招摇大结局完整版推荐

真庆幸,时至今日,他和他,还可以有日后。不管厉尘澜是墨青还是大魔王,他对路招摇的心一直都没变,那份自卑也没变,他愿意默默守护路招摇,不求任何回报,哪怕路招摇爱的人不是他。好在路招摇不是什么冷情无心之人,厉尘澜对她付出的一切都得到了回应。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