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耽美小说 > 各取所需(盛尧年俞唐by其念)精彩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各取所需(盛尧年俞唐by其念)精彩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各取所需(盛尧年俞唐by其念)精彩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盛尧年俞唐小说《各取所需》是一部好看的耽美文,自上线以来深受读者喜欢。为您分享各取所需by其念小说全文免费在线看,缠绵悱恻的情感,和幽默风趣的故事值得一看。各取所需小说讲述:“盛少……别再这么天真了,不然你们盛家迟早被你玩完!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盛尧年俞唐小说《各取所需》是一部好看的耽美文,自上线以来深受读者喜欢。为您分享各取所需by其念小说全文免费在线看,缠绵悱恻的情感,和幽默风趣的故事值得一看。各取所需小说讲述:“盛少……别再这么天真了,不然你们盛家迟早被你玩完!

各取所需by其念小说简介

“盛少……别再这么天真了,不然你们盛家迟早被你玩完!”
说来说去,俞唐一直都没有变,既爱钱又虚荣。
这些年,盛尧年逼迫自己忘掉这种噬心的屈辱,但他发现没有用,就在刚才见到俞唐的那一瞬间,往事翻滚,复杂的恨意破闸而出。

各取所需(盛尧年俞唐by其念)精彩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只想火,钱我不稀罕。”
刚开始演戏的时候,俞唐对盛尧年说。
但后来两人分手的时候,俞唐却说,“没有你,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资源,火了,钱自然就有了!”
“我给你睡,你就给我资源,你我之间只是各取所需,何来感情一说。”
“盛少……别再这么天真了,不然你们盛家迟早被你玩完!”
说来说去,俞唐一直都没有变,既爱钱又虚荣。
这些年,盛尧年逼迫自己忘掉这种噬心的屈辱,但他发现没有用,就在刚才见到俞唐的那一瞬间,往事翻滚,复杂的恨意破闸而出。
盛尧年撕着俞唐的衣领,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嘶吼,“你到底有没有心?”
俞唐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没有。”
盛尧年冷笑,“正好我也没有。”-
俞唐被盛尧年带到兰苑的时候,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门的伤口还断断续续的流着血。
可盛尧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直接将他扔到了浴室,打开了冷水一阵猛喷。
今晚他被灌了不少的酒,这会儿被冷水浇着,猛的睁开了双眼,但入目的是一双阴翳而又深沉的眸子。
盛尧年扔掉蓬头,粗暴的撕扯掉俞唐的衣服。
砰的一声,盛尧年将他扔在了泛着血色的浴缸里。
俞唐摔的脊背发疼,盛尧年已经欺身压了下来。
他粗暴而又凶猛,恨不得将俞唐弄死在这里。
俞唐脑袋嗡嗡嗡的,一时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软着声音讨饶,“尧年,疼……我疼!”
听到这委屈而又撒娇的声音,盛尧年的瞳孔猛的一缩,腰上的动作却越发的猛烈。
俞唐疼,他何尝不疼。
可如果不疼,俞唐永远都记不住……
记不住他是他盛尧年的。
盛尧年抵着俞唐释放的时候,咬着他白嫩的脖颈,哑声道,“俞唐,记住……从今天开始,我们强买强卖!”
从浴室出来后,盛尧年要将人弄在了床上。
这一晚,他没有给俞唐任何的开口和求饶的机会。
天麻麻亮的时候,盛尧年才停了下来。
他坐在床头,手里夹着烟,一手抄过床头柜的文件,抓起俞唐的手,在末页签字摁印。
俞唐发烧了三天,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了一份自己摁了手印并且签字的“经纪合约”。
合约是星河的艺人经纪约,但里面却是给盛尧年睡的各项条例。
“盛总不怕睡多了得病?”俞唐闯进书房,盯着书桌后面的男人问。
盛尧年头也没抬的说,“我已经让人检查过了!”
末了,盛尧年又说,“俞唐,我不是慈善家,没有白花钱的道理,把你从黄胖子那里捞过来浪费了我五百万,你一穷二白,除了肉偿还有别的方法吗?”
俞唐只觉得心口像被人狠狠的拧着,哑着嗓子道,“我要是不从呢?”
“那先把违约金付了,不过星河的违约金可不止五百万!”
顿了顿,盛尧年说,“让你赚钱的法子多的事,毕竟你曾经也是影帝。”
俞唐一时有些愣神,没想到曾经一身正气的盛尧年会说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那份经纪约俞唐刚才翻了,违约金翻了四倍,两千万,这些钱,只不过是他鼎盛时期一部戏的片酬,但现在对他而言,是天价。
盛尧年越过书桌,一把捏住了俞唐粉白的脸,“当年为了拿影帝的奖,不也让我睡了几年吗?这次没那么长时间,别担心!”
“我给你人间里头牌的价格,一个月三十万,五百万清了,我们也就两清了,我也就当你是死了!”
一月三十万,五百万也要两年。
盛尧年什么意思俞唐不清楚,但这买卖,他不愿意。
当年分手时,俞唐对盛尧年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你便当我死了吧!”
如今,他还了回去。
“当然,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但出了兰苑的门,这京城恐怕没人敢买你的***,况且你家老奶奶不知道你喜欢男人吧。”

各取所需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打蛇打七寸,盛尧年一下子就戳到了俞唐的软肋。
这世上,俞唐除了藏在心脏角落里的盛尧年,最关心的人就是他奶奶了。
别说老太太现在有今天没明天的,就是老太太身体好的时候,知道俞唐喜欢男人也得气死。
“盛尧年,你真狠!”俞唐不情愿,但软肋被人捏着,不从也得从。
“不狠点你怎么知道我有多恨你呢!”
盛尧年拍了拍俞唐的脸,用一种近乎宠溺的语气说。“听话,不然那晚的视频我就寄给你家老太太!”
俞唐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咯咯作响。
说实话卖给初恋男友,除了面子上过不去,其实也有不少的好处,帅就不说了,包养费还给的不少,最大的好处是床上没什么怪癖,而且还能让他演戏。
抛开那早被人踩在脚底下的自尊心,其实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至少奶奶的医药费有着落了。
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还挺值钱的。
俞唐忍着挥盛尧年一拳的冲动,扯着嘴角笑了一下,“谢谢盛总照顾我生意!”
盛尧年一口牙都要咬碎了。
俞唐眨了眨眼睛,“那我现在要进行义务劳动吗?”
盛尧年薄唇微抿,“滚!”
说是叫俞唐滚,但率先离开的人是盛尧年。
之后的一个礼拜,盛尧年跟消失了一样,要不是俞唐身上的各种痕迹还没有退,他都以为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梦。
盛尧年把第一个月的保养费打他账上的时候,俞唐才真真切切的接受了自己被前任包养的事实。
拿了钱,俞唐就去了医院。
老太太情况越来越差,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医生不说,俞唐也知道她的日子不多了。
从四年前发现脑瘤到如今,尽管每天心怀希望,但他都做了最坏的打算,可真的到了这一步,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唐唐,奶奶想回家。”
这是老太太清醒后对俞唐说的第一句话,当时俞唐的眼泪就出来了。
他们俞家早就没有家了,往哪儿回啊。
“好,等你身体好点了,我们就回家。”
“不许骗奶奶啊。”
老人年纪大了,冬天就特别的难过,这四年,老太太几乎没在乎过过年,今天老太太特别执着,就希望和俞唐回家过会年。
“好。”
俞唐嘴角带着笑,但眼睛红的厉害,老太太说了两句话又睡了过去,每次看到这种情况,俞唐就有一种无力感。
如果可以,他宁愿趟这儿的人是他。
十年前,如果他没醒来,或许就没后来这些事儿了。
俞唐在医院待了一下,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手机上有一条盛尧年的短信,“在哪?”
不用想,盛尧年肯定不满了,自己花了钱买回来的床伴竟然在有需求的时候不在。
明知道盛尧年可能心里不爽,但俞唐没有赶时间,他在医院外边的面馆吃了一碗面,才坐着公交车慢吞吞的回去了。
本以为,他去的这么晚,盛尧年肯定坐沙发上蓄着火呢。
只是俞唐没想到,他回到兰苑的时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穿着浴袍,浑身湿湿嗒嗒的。
要不是小腿上打着石膏,俞唐还要以为这人刚从床上下来呢。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跟床上刚下来没区别,但当俞唐看仔细了对方的脸时,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捶了一下。
要不是俞唐的确知道他爸妈生了他一个,他都要怀疑面前这位是他流落在外的亲弟弟了。
“唐唐哥,你好,我是闻烁。”
闻烁,俞唐不认识脸,但这个名字熟,因为他听过不少人说闻烁是小俞唐。
的确很像,就连咧嘴笑的时候那那一对小虎牙都一模一样。
呵……盛尧年这人,还真在不遗余力的恶心自己。
不管这人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俞唐都觉得膈应的慌,一想到对方很有可能还和盛尧年发生过点啥,胃里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盛尧年呢?”俞唐随意的冲闻烁点了点头,问。
闻烁欲言又止,“年哥哥在洗澡。”
年哥哥……
看来不是事后,而是事前。
俞唐轻嗤,“那我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语毕,他转身就走,盛尧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几分薄怒,“我让你走了吗?”
“那怎样,三人行?”俞唐嘲讽的看了一眼盛尧年,“盛总,我没你那么恶心!”

各取所需by其念小说推荐

各取所需by其念小说全文免费在线看文笔质朴动人,留白留得荡气回肠余韵悠长,完全没有多余字句,简练又细腻,写爱情写亲情写友情,写尽了生活的况味。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