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穿越重生 > 田事未央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田事未央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田事未央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田事未央》是一部好看的穿越种田文,引起读者感情共鸣情感纪事。给大家带来了田事未央小说在线阅读,演绎缠绵悱恻的爱恨离殇,极力推荐。田事未央小说讲述:叶氏听见未央这样一说,想他们几个也是有分寸的人,遂放心地自个儿进到铺子里去。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说《田事未央》是一部好看的穿越种田文,引起读者感情共鸣情感纪事。给大家带来了田事未央小说在线阅读,演绎缠绵悱恻的爱恨离殇,极力推荐。田事未央小说讲述:叶氏听见未央这样一说,想他们几个也是有分寸的人,遂放心地自个儿进到铺子里去。

田事未央小说简介

村里离镇上并不远,几个人很快就看见了人声鼎沸的人群,衣着各异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街边弥漫着各种食物的香气,街上的商品琳琅满目的,倒是叫他们看花了眼睛。

田事未央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村里离镇上并不远,几个人很快就看见了人声鼎沸的人群,衣着各异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街边弥漫着各种食物的香气,街上的商品琳琅满目的,倒是叫他们看花了眼睛。
未央也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集市,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与村子里完全不同的地方。热闹、嘈杂,像是一汪煮沸的水,到处充满着热情。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之间,叶氏已经到了平常自己卖刺绣的铺子,刚想领着他们***。
未央环顾四周,发现这儿刚好有一块空地,也没怎么想,就兴高采烈地将手里的大包袱放下,黎念泽也识相地放下肩上扛着的木架子,就这样搭成了一个简易的摊位。
“五舅妈,您先***吧,我们就在这儿等您。”
叶氏听见未央这样一说,想他们几个也是有分寸的人,遂放心地自个儿进到铺子里去。
未央将包袱摊了开,里边嫩黄色的鱼丝便露了出来,咸咸的香气混在空气中,不多时就吸引了几个人过来。
“小姑娘,你这卖的是啥?”马上就有人来询问未央了。这里虽说晴儿最大,黎念泽是男生,只是主心骨还是在未央这儿的,毕竟他二人也不懂这东西是如何想出来的。再说他三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一看气场,就能马上判断出站在中间正得体地微笑着的未央小童鞋就是老板了。
见有了第一个准顾客,未央的声音变得愈发的甜腻来,“这位大哥,这叫渔趣,这里是没有的,是我家乡的一种特产。”
“渔趣?”越来越多的人来了兴趣,也不知是不是为了这个未央盗用过来的名字。
“对对对,这叫未央牌渔趣。“未央一见到有了客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立即开始做起宣传来,”您别看它一根一根细细长长的,劲道着呢,咬都咬不断。不信您试试?”说着就抽了根鱼丝递到那位客人前边。
趁着他吃的功夫,未央继续介绍,“您瞧我,站这儿说的头头是道,脑袋如此聪明,为什么呢?因为我就是吃鱼长大的。吃鱼补脑子,我想这句话您应该听说过吧。只是咱们普通老百姓的,平时谁去买那些个鲜鱼呢,又贵又不好保存,没过几天就烂了。那些鱼干腥味又重,小孩子也不爱吃,我这渔趣可不一样了,选的是上等的好鱼,纯手工制作,价廉物美,您猜多少钱,五文钱一两,没错,您没有听错,只要五文钱,您就可以品尝到如此美味的渔趣,不光是您,您的孩子也会变得越来越聪明,将来不是状元就是榜眼的。怎样,我说的很对吧!”未央说的胸有成竹,直把前边的顾客唬的一愣一愣的。
虽说那时候五文钱也不是一笔小钱,未央也是看准了那位顾客穿着上好的布料制成的青衣,这才断定了此人至少不是贫贱之人。果然,那人犹豫了一会儿,又嚼了几口,才定了点头,遂掏出了十五文钱,“那就来三两了吧。”
“好叻。”这时候黎念泽倒是说得挺起劲,马上称了起来。
既然前边有人买了,后面的人群便蜂拥而至,每个人尝过之后都连连称赞,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铜子来,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一大包袱的渔趣就快要卖完了。
说实话,这架势就是未央也吃了一惊的。虽然她预料到这样的新东西,又不是很贵,买的人应该挺多,却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多,因而嘴角的弧度愈发的上扬。倒是隔壁卖鱼的摊位看不下去了,这几个小娃子大早上地一站在这里,碍着事不说,还切断了自己的财路,怎的不叫他怒目而视?
拿着刀子的老板把伙计叫来,使了个眼神说道:“快去把李大叫来,有人来砸场子了!”
等到伙计飞也似的跑了,鱼老板才略略安心下来,只是眼睛里却闪过一丝阴狠,嘴里念道:“就你们几个小娃子,也敢和我斗,待会儿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的视线里,人群渐渐散去,东西也卖的差不多了,未央正傻乐着数着铜板呢。
“哇塞!整整赚了一百五十文!“未央显然很高兴,念泽和晴儿也挺激动,那时候,一百五十文,足足可以够他们黎家一大家子吃喝上半年了。
只是几个人还没有缓过神来,一声怒喝忽的震着耳膜,大腹便便、面目狰狞的男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察觉到四周陡然肃静下来的气氛,未央心中一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还是悄悄将手中的铜板塞进了衣服内另外缝制的暗袋里。
她刚一放好,李大就站在了摊子前,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小朋友,来卖什么啊?”
未央一看见他这样,又听到他如此油腻腻的语气,就知道他必定是这儿的地头蛇了,今儿个也铁定是为了收保护费而来。
黎念泽虽然心里直打鼓,想他也是堂堂男子汉,现在更是二话不说,伸出双臂护在未央和晴儿身前,声音却直打着颤儿,“你你你...你想干啥?”
“小家伙还挺勇敢。”李大不屑地嗤笑一声,伸出如熊掌般的大手,摸了摸黎念泽的脑袋,瞬间,原本梳的光滑笔直的头发乱成了一团鸡窝。黎念泽又气又怕,双眼瞪得老大,却又不敢说些什么。
黎未央自知道这些人以大欺小,就凭着他们几个显然不够和他们这些人高马大的成年男子斗的,只得识相地从怀里掏出了二十文铜板,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她以后还要在这儿做生意的呢。因而,心里虽然无比心疼,面上还是谄媚地讨好着,“几位叔叔,这是二十文,我们几个赚的钱都在这儿了,请您行行好,留几个铜子给我们买几个馒头吃吧。”
李大也是个有原则的人,虽说他行事猖狂,绝不手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对待老人和孩子,都是不怎么为难的。就像现在,看着几个小娃子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也不想怎么样,只从里边拿了十五文出来,“这五文,就当叔叔给你们买糖吃的。”说着掂了掂银子,转身欲走。
鱼老板这下可不乐意了,急的直跺脚,本来还想李大给这些娃一些教训的呢,谁知李大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再看看李大手里的钱,才十五文而已,比起他们赚的,分明就是九牛一毛嘛。想到这里,他脑袋瓜子一转,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猫着身上就走到李大跟前,话里无比的尖酸刻薄,“我说大哥,方才我分明看见这几个小娃子赚了百八十文钱呢,您可别叫他们唬住了。”
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了这么个惹人生厌的,未央撇了撇嘴,好容易人李大放过他们,现在这样又叫个什么事,也不知道那个李大会对他们怎么样。
然而,李大似乎也对突然冒出的这个人很不满,怒眉一竖,一巴掌甩了下来,“我李大干啥子何时要你这个蠢货来教,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这下不仅是黎未央,就连在场远远观望着的群众都不解了,不明白李大为啥子要这样做。未央三人面面相觑,更是一头雾水。
那鱼老板吃痛,自然也不敢废话,悻悻地就要退下去。
李大瞅着他,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拎在了半空中,嘴里嚷嚷着,“你小子,我差点忘了,好像你这个月保护费还没交吧。”
说着一巴掌又要甩了下来。鱼老板暗叹倒霉,直恼着自己干啥参和这事,只能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关。
谁知等了好久,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临,鱼老板惊奇地眯着眼睛,却见一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李大离他仅仅只有一个指头长距离的手腕。未央也是大吃一惊,方才她只觉得一阵清风从眼前拂过,那个黑衣束发的男子一下子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只是冷峻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让未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李大人虽然壮,却觉得自己腕上的骨头正在卡擦作响,龇牙咧嘴地求饶。
黎念泽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沈沈沈...沈疏?”
沈疏?他就是沈疏?未央不是没有听黎家人提起过这位神秘人物,传言他仪表堂堂,快要弱冠之年,却至今尚未娶妻;又传言此人冷酷无情,神出鬼没,就是沈家人也难以和他清静的。如今,未央终于见到了本尊,倒是叫他大开眼见的。
只是......
未央一想到是在自家摊位前出的事,恐怕那李大日后还会找自己麻烦,今儿个他沈疏在这里教训了他,下次他不再那她岂不是完蛋了。
想到这里,未央一急,便上去扯了扯沈疏的袖子,说道:“叔叔,打架是不对的哦!”
沈疏闻言,面色一僵,复杂地看了一眼一脸天真的未央,脸上的表情却是冰冷得没有温度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她那句叔叔。
李大也是一愣,这小女孩是帮自己说话吗?不过自己不是坏人吗?现在这又是啥子情况?
黎念泽拉了未央一把,还以为她是怕糊涂了呢。未央也对自己说出的话很无语,这到底叫什么事嘛。无奈之下,她只能僵着头皮,继续扮着无辜。
沈疏突然感到一股难以言状的无奈,只能放了手,冷声道:“滚!”
李大一听,自是知道这位爷不好惹,只能灰头土脸地跑走了。

田事未央小说免费章节

“你是黎念泽?”没想到沈疏记Xing还挺好,虽然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倒还能认出黎念泽来,只是他的表情却不大好,许是还是为了未央方才的“劝架”生着闷气呢。
黎念泽见到这般模样,也是有些尴尬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这会子叶氏终于出了来,几个小孩见到大人才算松了口气,都奔向了她。
叶氏笑着揽过几个小娃,这才看见站在一旁的沈疏,思索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犹豫地问道:“可是沈大公子?”
沈疏虽然面瘫,礼数还是做得很周到的,当下作了个揖,恭敬有礼地拜道:“五婶。”算起来,黎老爷子自是看着沈父长大,那么沈疏自是与未央同辈的,叶氏虽然还年轻,这样叫也并无不妥。
他这样一叫,倒是叫黎念泽神气了,心里直打着算盘,他沈疏叫他五嫂婶子,那叫自己岂不是叔?一想到这里,方才的怯弱一哄而散,反而挺直了腰,无比神气。
算起来,沈疏常年在外,足足三年未见过黎家人了,如今叶氏见到了,不免是要招呼着他到家里去了,“沈公子,既然来了,何不去寒舍坐坐,爹可是一直都记挂着你呢。”
“还是不了。”沈疏却丝毫不给这个面子,只留下这样一句话就大步离开了,他经过未央身边的时候她只觉得一阵阴风刮过,后背整个凉飕飕的。
等到回了村子里,未央三人并没有先会武氏那儿,反而先去了叶氏家里。黎华林想来是今儿个在学堂被夸了几句,桌子上放着一堆的谢礼,他自是高兴,一改往日的阴郁,反倒对他们几个露出笑容来。
瞧着自个儿爹终于笑了,晴儿笑得愈发甜了,扑倒她爹怀里,说着早上在集市发生的事情,未央拦都拦不住。果然,听到如此***的一幕,黎华林脸上的笑容又渐渐僵了下来,担忧地看着晴儿。叶氏没在屋里,她的小儿子如今还不满一周岁,就将他这样丢在家里,本来就是有些不放心的,因而一回到家中,就去看看他如何了。
等到了叶氏终于看见小宝无恙,这才放心下来只是等到她回到黎华林的屋子里,一瞧见这尴尬的气氛便料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没有说什么,只叫了几个娃到他们爷Nai那边去。等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们夫妇,她这才关切地询问是什么事,只是黎华林却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才将事情一五一十地道了出来。
叶氏听了他说的,却并没有动怒,反倒是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夫妻多年他心里想着什么她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其实这样的生活挺好的。”黎华林将自己的手覆在叶氏的手背上,声音是沉沉的,我宁愿他们一辈子都呆在村子里,别让那些浮华玷污了他们内心的纯净才好。
“他们想怎么样,我们又有什么能力去阻止他们呢?”叶氏一听反倒劝慰他,“未央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们应该放心才是,听到叶氏这样一说,黎华林才算是略略安心下来。”
这时的黎未央却全然不知黎家老五夫妇的担心,正沉浸在一百多文铜子的幸福之中。黎念泽看着她如此沉醉的模样,伸出手来,就要把桌子上的铜板抓了去。
还好未央眼疾手快,一掌毫不犹豫地重重落了下来,黎念泽吃痛,悻悻地缩回了自己的手。面上却是一脸的不服气,“卖鱼的事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凭啥不能给我钱。”
未央却白了他一眼,嘴巴里还念叨着:“就你Nai天天搜你的身的,你把钱藏到哪里去?况且我现在又不是不给你铜子,你听说过滚雪球不?雪球在雪地里滚就会越过越大,钱也是一样的。钱生钱自然就会越生越多的。”说着未央还叹了口气,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态。
翌日,未央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着呆,距离退潮的日子还有许久,自己总不能一直陷于漫长的等待之中。她黎未央一直不是一个被动的人,百无聊赖之迹,她忽然想去黎氏那儿看看。原本有些闷烦的思绪这才散了开,嘴角更是扬起一抹高高的弧度。
一想到这里,她趁着张氏还没有逮着她的时候,一溜烟跑了开。只是还没有到那山坳坳,未央远远便瞧见路边大榕树上坐着的那个孤独的黑色身影。可不就是沈舒!可能对于他那天英雄救美,却遭了未央这个被害人阻挠的缘故,未央对他还是略略存在着愧疚感的。当她站在数下迎上他的目光时,便回了一个她自认为无比真挚的微笑。哪知道沈疏却只是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便撇开了脑袋,再不看未央。
未央也是个实相的人,既然他沈疏对她爱理不理的,她也没必要拿热脸贴他冷***。当下撇了撇嘴,转身欲走。只是这时,忽的从半空中掠过一道人影。沈疏毫无表情的一张冷峻的脸出现在她眼前,他高挺的鼻梁几乎抵着未央小巧玲珑的鼻尖,那一瞬间,未央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颊烫得可怕。难道自己竟然脸红了?
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未央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只是那说的话却是香香吐吐的。
“你你你...你想干嘛?”沈叔却依然抿着他单薄的嘴唇,声音是一如既往得冷得如千年的冰川,“你叫黎未央?”
未央不知道他究竟想表达什么,只能僵硬着点了点头,只是沈疏显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眉眼微微一动,“那天你卖的…唔…渔趣,是如何得来的?”
他这样一说,未央却是不解,不明白他为何关心起那玩意来。她正犹豫着到底应该要不要和沈疏说,又倒底应该要如何说,只是她这边还在苦苦思考着,那边沈叔却微微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耐烦。
未央见他这般模样,心里一震,只觉得他那强大的气场压的自己喘不上气来,身子一抖,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沈疏这下才收回方才的冷酷,只是面瘫的事实却没有改变,依旧面无表情。未央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碰上这样一个那么有气势的面瘫,她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等汇报了情况之后,转身欲溜,却十分不巧地被沈疏一把揪住衣领。
他那平淡得不带一起一丝起伏的声音在耳边轰炸开来,“带我去。”仅仅三个字却让未央身上每一跟神经都绷了紧,无奈,她只能废力地解释着,“如今既不是涨潮,也没到了落潮,冷冷清清地没有什么观赏价值。您去那地方可不是糟蹋了吗?”
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然而沈疏却不动声色,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淡淡地瞧了未央许久,才说道,“你要去看你母亲。”是肯定的语气。
未央还没有对这个跳跃Xing的话题反应过来,忽听的他又说道:“我也去。”
“啥?”未央不明所以,只是等到他们到了那山坳坳,未央看着沈疏,挽起衣袖,那纤纤玉手还在泥土里翻腾着的时候,她只觉得有数万头***正从她的心里奔腾而过。
那可是堂堂沈家大公子,他现在在干啥?玩泥巴还是过家家?只是这时候,未央突然也发现,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纵是正干着农活也是可以如此好看的。
这样想着,那小脸立即又变得红扑扑的。只是她却没想到沈疏这时候会突然抬起头来,他看着未央一脸花痴的样子,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记白眼,这才拿起一团黑色的东东,说道:“这叫黑蘑菇。你拿去给你娘亲吃。”
未央俯下身子,好奇地看着那一团黑色,许久她才反应过来,“哇塞!‘这不是黑松露吗?黑松露这玩意在现代价格堪比黄金,未央一想到将它卖了就能够赚到满满的银子,不禁两眼放光。
谁知沈疏一眼,便瞧见了她在想些什么。他第一眼看见了未央,便知道她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和她的父母那样安静的Xing格一点儿也不像。想到这里沈疏的瞳孔微微缩紧,这才说道:“这个不能卖,你带我去见见你娘。”
“我娘?”未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计划。然而沈疏不说她也不敢问,看着他还挺像个好人的,未央这才答应下来。
还没到那里,未央便瞧见黎氏略略蹲着身子站在菜圃里,这一方菜圃原是未央使唤了念泽,帮她铺了土壤架了篱笆这才搭成的。虽然黎念泽那小子动手能力非常不行,搭的篱笆七倒八歪斜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坚固,也算是马马虎虎了。
未央一见到黎氏就止不住心中的高兴,两只手***地挥动着,嘴里轻快地叫着:“娘!未央回来了!”
黎氏这才转过了身子来,她的头发松松盘起,只在发间插了一根小小的木簪子。微风撩起了她鬓角的发丝,粉黛未施的脸庞显得清丽脱俗。
黎氏十五得一女,如今只不过才二十多岁,自然是美丽不可方物。她看着未央朝着自己跑了过来,嘴角扬起的温柔如五月的Chun风。
只是等到沈疏缓缓从她未央身后出现的时候,未央分明看到有几缕波光在黎氏眼里闪现。
“未央,把这些拿去洗洗。”沈疏借故将她赶走。
未央心中虽然明白这一点,却也不敢反驳,只能万般不甘地走开了。
“疏儿。”等到未央走了开,黎氏这才止不住双唇的颤动,一行清泪缓缓自眼角滑落。

田事未央小说推荐

田事未央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完结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