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最新好看的青梅竹马养成有甜有虐宠文小说推荐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免费阅读分享,主角名字叫温宸秦诗雨。“刚才说的都是我的基本资料,其他的需要你自己慢慢了解。”温宸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嘴角的弧度上扬,眼里的笑更浓。 六年后 “弥补?你打算拿什么来弥补?两条人命,你要拿命相抵吗?”秦诗语眼睛蓄着泪,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彻底失控。搜索温宸秦诗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读者,请到本站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4

举报
下载阅读

最新好看的青梅竹马养成有甜有虐宠文小说推荐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免费阅读分享,主角名字叫温宸秦诗雨。“刚才说的都是我的基本资料,其他的需要你自己慢慢了解。”温宸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嘴角的弧度上扬,眼里的笑更浓。 六年后 “弥补?你打算拿什么来弥补?两条人命,你要拿命相抵吗?”秦诗语眼睛蓄着泪,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彻底失控。搜索温宸秦诗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读者,请到本站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小说简介

大二那年,他捏着钢笔在她桌上敲了敲,笑意浓浓,“我叫温宸,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到目前为止,没谈过女朋友。秦诗语,做我女朋友吧?”
啥米情况,敲个桌子就想当他男朋友?窗户都没有!

温宸秦诗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大二那年,课堂上
“我是90年二月生的,水瓶座,不抽烟不喝酒,也无其他不良嗜好。”温宸说到这里,顿了下,捏着钢笔的右手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接着道:“初中高中没有早恋,到目前为止,没谈过女朋友。”
“温同学!”秦诗语疾声打断。
“叫我温宸。”温宸好看的眉毛皱了下,再次纠正。
“……”秦诗语被打断后忘记刚才要说什么了。
“刚才说的都是我的基本资料,其他的需要你自己慢慢了解。”温宸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嘴角的弧度上扬,眼里的笑更浓。
六年后
“弥补?你打算拿什么来弥补?两条人命,你要拿命相抵吗?”秦诗语眼睛蓄着泪,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彻底失控。
“如果可以,我愿意。”温宸满脸痛楚,低声道。“你什么时候出去?”温宸微低着头,眼眸半垂,声音低低的似在压抑什么。
车子停在暗处,只有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大堂透着玻璃门映射出来的光亮,秦诗语坐在后座,看不清他的神色。
“过几天。”秦诗语想了想,她只请了十天的假。
“这么赶?”
“恩,反正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
“恩。”好半天,温宸才应了声,仿佛从胸腔里发出来的,沉沉的。
‘咔’一下开锁声,很轻,似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也随之断了。
“谢谢。”秦诗语道谢后下车,好像这次回来后和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礼貌又生疏。
经过驾驶座时忍不住偏头,就见温宸闭着眼,薄唇紧抿,面色苍白又透着青色,额头有一层密密细汗,打开车门,看到他的右手按在腹部,联想到杨曦说他有次喝酒喝到胃出血:“怎么了?胃不***吗?”
温宸睁眼,看着一脸惊慌的秦诗语,紧绷着的面部神经稍稍放松,摇头。
“是不是很痛?能动吗?我扶你到后面坐,送你去医院。”秦诗语说着心里像擂鼓一样杂乱,一大堆话丢出来,也没想温宸回答,伸手就想扶他起来。
她想起之前接待过几个从中国出来的游客,一天的行程结束后盛情难却和他们一起用餐,其中一人喝多了,他朋友半夜给她打电话,说他突然一直呕血,因为语言不通,请她帮忙叫救护车并让她去医院翻译。
她赶到急诊的时候,救护车也恰恰刚到,那个人面色苍白的不像话,已经不省人事。
医生检查后说是由于大量饮酒引起胃壁大血管破裂,一问才知道他一年前胃出血过,又有严重的胃炎,没多耽搁直接安排了手术,医生说还好送来及时,否则不堪设想。
一想到这里,秦诗语的手都在抖,温宸抬起左手将她伸过来搀扶他的右手握住,她的手和以前一样软软的。
“我没事,你有驾照吗?”温宸的语气很虚弱。
秦诗语经他这么一问才想起这是在国内,她的国外驾照在这里不能开,“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正要抽回手***包,左手却是一紧,秦诗语抬头看他额头上冒出更多的细汗,心下更慌,“你再忍一下。”
边说,改用右手打***包翻手机,可能真的是关心则乱,越乱越慌,越慌越乱,小的只能放下手机和皮夹的包包,却怎么都找不到手机。
“手机呢?怎么找不到了?”
温宸看着她担心,惊慌失措的样子,觉得这胃痛的真是值得。
秦诗语一只手被他握着不敢抽回来,一只手翻包包更是笨拙,眉头蹙在一起,急的都快哭出来。
“打打看。”温宸递过来一只黑色的手机,以为她找不到手机心急。
秦诗语划开,没有密码,拨号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国内救护车的号码是多少,明明才离开六年,怎么都想不起来,一脸焦急:“我想不起来号码了。”
“给我。”温宸吃力的抬手从她手里拿过手机,打开最近通话,点了下。
几秒后接通,车厢后座响起钢琴声。
两个人都是随之一愣。
秦诗语左手一紧,忍不住出声,“痛……”
温宸意识到自己弄疼她,手劲一松,却没有放开,车厢内钢琴声还在回荡。
他的瞳眸黑的泛蓝,眼底氤氲着一团火簇,热辣的让人无所遁形。
秦诗语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虚,不敢看他,***挣开他的钳制,一路逃回了酒店。
她不敢回头,一秒都不敢停留,仿佛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在跑。
直到跑进电梯,看着电梯门阖上,一层一层往上升才觉得脚软,用手撑着扶手才不至于坐在地上。
用房卡刷了好几次才刷开,靠着房门无力软跌在地上,心脏扑腾扑腾,仿佛要跳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惶恐,生怕他知道点什么。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秦诗语站起来,刚触上门把又猛地缩了回来。
门外的人似乎没了耐性,伴着急促的门铃声是沉沉的敲门声。
黑暗中这两种声音交叠在一起,令秦诗语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不多时,门外没了动静,秦诗语松了一口气。
才松下的这口气,随着‘滴’一声开锁声又骤然提上来。
秦诗语瞪着门口拿着房卡刷门开进来的人,“你,你怎么会有房卡……”
温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随手关上门。
秦诗语随着他的靠近又慌乱的退了好几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一双眸子却黑亮的渗人,正要开口说话,眼前的身影却是一晃直直倒了下来。
“温宸……”疾步上前,就着窗外泄进来的月色,才发现他的脸色铁青的吓人,额前的刘海也被汗水浸湿,惨白的薄唇死死抿着,双目紧闭。
“温宸,温宸……”触上他手臂的掌心传来滚烫。
温宸紧阖的双眸微睁,入眼是刺目的白灯,晃得他头晕,意识才回醒,胃部就传来一阵抽疼,左手轻按腹部,侧头就看到靠在床沿上睡着的秦诗语,长长的睫毛下方有淡淡的青色,即使合着眼也难掩一脸倦容,乌黑柔顺的直发散落在床上,他的右手就搁在旁边,忍不住抬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掌心一片丝滑。
秦诗语本就没有深睡,察觉到有人摸自己的脑袋,睁开眼睛,对上温宸漆黑如墨的瞳眸,立马坐直,紧张的问:“你醒了,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
“我没事。”温宸摇头,突然落空的右手覆上额角揉了揉,也挡了上方那刺眼的光。
“我去叫医生过来。”秦诗语还是不放心,小跑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身后尾随着两个护士走进来。
护士给他量了体温,血压,“一切正常。”
医生从身后护士手里拿过病例,翻了几下,睨了眼躺在床上虚弱的温宸,神色淡漠,“有没有头晕恶心?”
温宸摇头。
“胃里感觉怎么样,痛不痛?”
温宸还是摇头,面色白的像纸。
“住院五天观察下,你这是第二次胃出血,几个月前才胃出血过,本身就有胃溃疡,别仗着自己年轻就不把身体当一回事。”医生拿着笔在病历上唰唰写着,一边交代,转头看了眼秦诗语,“你是病人家属?”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在线阅读

“您请慢用,有任何需要请拨客服,欢迎您的入住,祝您用餐愉快。”客服将托盘盖子一一打开,微微躬身,出去前脸上还一直带着职业性的笑。
秦诗语看着这餐车上的菜发呆,里脊排骨,铁板芋头,酸菜鱼,红烧狮子头,都是很平常的小菜,却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然而此刻却提不起半点食欲。
她宁愿相信这是巧合,也不愿相信是他特意交代准备的。
每次出去吃饭,她都是点这几个菜,温宸笑她怎么吃不腻,她说不会,因为她专一,从小到大都这样,喜欢的东西就会一直喜欢,不会改变。
温宸笑,你是再变相的对我表明心迹吗?
秦诗语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不是在讨论吃的吗?
温宸接着道:你这么专一,我就不用担心哪天你移情别恋了。
是啊,她这么专一长情的一个人,喜欢上了一个人,当时已经认定了他,是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人,投入了全身心,毫无保留,那么***,用心的喜欢着,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这份喜欢已经随着时间融入了骨血,除非剔骨换血,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忘记。
一个小时后,客服过来收餐桌,看到一桌的食物动都没动,心里纳闷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收了退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早早就睡了,现在却提不起一点精神,头开始隐隐作痛,就在房间里睡下。
最后是被铃声吵醒,看了下时间将近六点。
是杨曦的电话,“小语,你在酒店吗?我现在过来接你。”
“杨曦,同学会我不想去了。”秦诗语觉得困,眼皮都睁不开。
“是因为他吗?”杨曦忍不住脱口而出。
秦诗语睡得脑子晕乎乎,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他指的是谁,没回答。
“小语……那年的事情,你真的,不能原谅温宸吗?”杨曦小心翼翼的问,她和宋霖当初会走到一起,也是他俩牵线,宋霖是温宸的高中同学,大学在A市Z大读金融系,所以这六年她知道温宸是怎么过来的,自责,懊悔,恼怒,无奈,最后人也变得越来越沉默。
宋霖曾旁敲侧推问过她好多次,诗语到底去哪里了?她是真的不知道啊,那天接到诗语的电话她正好在一家公司面试,诗语在电话里说自己要走了,她不太明白她这句要走了是什么意思,诗语还说自己以后可能都不会回来了,问她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跟温宸吵架了?诗语没有回答,却哭了,一直哭,哭的很伤心,说自己和温宸结束了,就直接挂了电话。
后来温宸联系不上诗语电话打到她那里去时,杨曦自然是没好话,虽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诗语哭的那么伤心,一定是温宸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直到温宸两天后,出现在她面前,整个人憔悴的不像话,抓着她的手问小语去哪里了?那力道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掐断。
今年年初和诗语重新联系上,才知道她在意大利。
没过几天,大年初一宋霖出去后,半夜打电话回来说不回家了,温宸胃出血在医院。
第二天宋霖回家问她是不是真的联系不上小语?温宸昨晚一直在喊小语,一个大男人生生被折磨成这样,他都看不下去了,她爸爸的死谁也不想的,她不能把错全怪在温宸头上。
那天晚上看着诗语亮着的头像,她终是忍不住,问她心里还有没有温宸?
很长很长的沉默,久到杨曦以为她不会再回答了,才看到她回复说:“从我爸爸死的那天起,我跟他就注定不可能了。”
秦诗语沉默,不能原谅他吗?
不是的,是不能原谅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对他还念念不忘。
杨曦见秦诗语不说话当是默认,再开口措辞更加谨慎:“其实小语,这些年他一直都是单身,那年的事情是意外谁也不想,我知道你很难过,可他过的也不好,这六年来每年的大年初一他都会喝的咛叮大醉,今年还喝的胃出血进了医院。小语,我知道我是局外人,所以不能感同身受你的遭遇,但作为一个旁观者,我都看得不忍心了,那时候他提早从英国回来,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没理他,他去曲水镇找你,当天半夜三点在学校门口闹着要进来,一群保安都拦不住,他闹到寝室楼下,我才知道你去国外了,你父母……”
秦诗语闭着眼,泪珠却滚滚而下,她开口打断,声音哽咽:“杨曦,别说了。”
她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她爸爸的死和温宸的父亲有关,自欺欺人的放在心里这样它就只是一个秘密,说出口就成了事实。
“对不起。”杨曦不敢再往下说。
挂了电话,秦诗语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左手攥着手机,右手紧紧抓着领口,双目紧闭,泪水汹涌而下。
清扬的钢琴声响起,旋律在耳边一遍一遍反复,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秦诗语停止了哭泣,呆呆的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温宸。
屏幕暗了,下一秒又重新亮起。
重复几次后,终于回归平静。
下一刻有短信进来。
点开,发件人:温宸,短信很简短,只有四个字:我在楼下。
秦诗语反复看了好久,没有回复。
片刻,门铃响起。
秦诗语以为是客房服务送晚餐过来,起身去浴室擦了下脸,镜子里的女子双眼无神,眼睛里有些细微的血丝,用冷水扑了下脸,人稍微清明不少,她抬头对镜子里的自己说:秦诗语,不要想的就别再想了,要振作起来,不可以这样堕落下去了!
开门,看到门外的人,秦诗语反射性的掩手关门,力道偏大,门没关上,却听得一声闷哼。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横在门与门框之间,就在她分神时反手推开房门。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小说推荐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小说非常的精彩,情节丰富,人物刻画性格真实,主角温宸秦诗雨之间的爱情也很是耐人寻味,想要追书的读者,可以到本站喜你成疾药石无医(温宸秦诗雨)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