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豪门总裁 >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顾祁琛许安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顾祁琛许安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顾祁琛许安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任何一部优秀的小说,总有使人难忘的典型人物。主角名叫顾祁琛许安晴的小说名字是《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现在小编为你带来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免费阅读,顾祁琛脸色阴沉得可怕,他说了这么半天,哄了这么半天,她居然还要跟他离婚! “是吗?她给你多少?”他冷笑着开口。 掉进钱眼儿里的许安晴压根没注意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乐呵呵地伸出手:“五十万。” “你答应了?”顾祁琛慢慢向她靠近,眼睛里闪着锐利的光芒。 “当然了,我这人向来喜欢成人之美,你们既然……呜呜……”

4

举报
下载阅读

任何一部优秀的小说,总有使人难忘的典型人物。主角名叫顾祁琛许安晴的小说名字是《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现在小编为你带来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免费阅读,顾祁琛脸色阴沉得可怕,他说了这么半天,哄了这么半天,她居然还要跟他离婚! “是吗?她给你多少?”他冷笑着开口。 掉进钱眼儿里的许安晴压根没注意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乐呵呵地伸出手:“五十万。” “你答应了?”顾祁琛慢慢向她靠近,眼睛里闪着锐利的光芒。 “当然了,我这人向来喜欢***之美,你们既然……呜呜……”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小说试读

送许安晴去了学校,顾祁琛接到家里人的电话,依旧是中气十足,意气风发的声:“你和安家退婚了?”
顾祁琛解释:“我要娶的是安知晓。”
“要和你订婚的人不就是安知晓吗?”
“不是,安家换了人。”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少顷,那人说:“我告诉过你,没有证据的事最好不要乱说。”
顾祁琛倔强的说:“我在找证据。”
“有空回来一趟,向老爷子亲自解释,家里可快因为你悔婚的时闹翻天了。”
有飞鸽划破天际点燃了他的眼,也很快又消失在顾祁琛眼瞳里。
顾祁琛道:“我尽快。”
晚上顾祁琛准备了许多饭菜,虽是色香味俱全,但许安晴胃口有限,看了一眼就知道肯定吃不完。
顾祁琛挑眉道:“尽力吃。”
饭最终也没吃多少,许安晴动筷很少,碗里的饭也只吃了几口,顾祁琛终是沉下脸:“你这么瘦就吃这两口怎么行?”
许安晴摇头说:“吃不下了,全当减肥。”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洗完澡出来,许安晴闻到饭菜香味,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拔腿就往楼下冲。
可又被顾祁琛拉了回来。
把她按在床上给手腕上了药才放她下去。
吃饭的时候许安晴狼吞虎咽毫无形象,对面的大妈竟然也没说什么。
吃饱喝足,顾祁琛又把她抱回了房间。
许安晴眯着眼睛想睡,他却把她摇醒,扔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床上。
“什么呀?”她不耐烦地翻身把东西踢下去。
顾祁琛也不生气,一样一样捡回来跟她解释:“这栋别墅我已经转到你的名下,这是房产证……”
许安晴突然两眼冒着精光坐起来,抢过他手里的文件看了一眼,所有人确实是她的名字。
豪华小区的豪华别墅,得值多少钱?
她这是发了啊!
“还有名下的所有动产不动产,都交给你保管,这张卡,无限额,你可以随意使用。”顾祁琛钓鱼似的一样一样抛出诱饵。
“我怎么忘了你是有钱人。”她乐呵呵地看着他。
“只要你别再见安知晓,乖乖待在我身边……”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两个旧情复燃了?可他一气之下又娶了她,怕她出去闹,所以拿钱堵住她的嘴?
安全没这个必要啊。
“那个,顾少,我这人很通情达理的,就之前安小姐开的价,我立马跟你离婚,保证一个字都不往外说。”
顾祁琛脸色阴沉得可怕,他说了这么半天,哄了这么半天,她居然还要跟他离婚!
“是吗?她给你多少?”他冷笑着开口。
掉进钱眼儿里的许安晴压根没注意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乐呵呵地伸出手:“五十万。”
“你答应了?”顾祁琛慢慢向她靠近,眼睛里闪着锐利的光芒。
“当然了,我这人向来喜欢***之美,你们既然……呜呜……”
许安晴张张合合的小嘴被人暴力堵住。
顾祁琛惩罚地咬住她的唇,吮吸到两人嘴里都弥漫开***味才放开。
“我堂堂顾三少,在你眼里就值五十万?”他捏着她的下巴,眼睛透着猩红。
“那你说多少,我都要。”
顾祁琛气得吐血,他这个活生生的人还没钱有魅力吗?
关键还是区区五十万!
“再敢说那两个字,我就***你!”顾祁琛起身,气冲冲地走了。
许安晴摸摸脖子,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实在不理解顾祁琛的脑回路,既然跟安知晓和好了,干嘛还要留着她?
不过现在她没精力想那么多,连日来的疲惫让她很快昏睡过去。
只是没过多久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请问你是许陈香女士的家属吗?现在马上来医院一趟。”
许安晴心里一沉,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前段时间刚有点起色,她又闹着要去打工。
结果在卖场里昏过去了。
许安晴一路上跑得急,出电梯就跟人迎面撞上了。
她抬头见是个穿着华贵的女人,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那女人见了她却跟见了鬼一样,脸色唰地惨白,眼睛瞪得老大,嘴里呢喃着:“安澜……不,不可能……”
“阿姨,您没事吧?”许安晴又着急又担心,想伸手去扶她。
那人连连往后退,最后竟然慌不择路地跑进了楼道。
许安晴觉得莫名其妙,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转身就往急救室跑。
医生说要马上安排手术,让她去交钱。
许安晴这段时间打工的钱根本不够,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摸到了顾祁琛那张卡。
他说是无限额的。
她抱着试探的心理把卡递进去,成功交了手术费。
可是十分钟过后,护士却突然通知她马上离开。
手术费也一并退给她了。
“不是说要马上手术吗?为什么让我们离开?我已经交钱了!”许安晴慌乱地冲进病房。
几个护士已经把人事不省的妈妈抬上担架。
“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做!我妈妈要做手术,你们不能把我们赶出去!”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扑在妈妈身上哭泣。
“这是医生说的,我们也没办法。”
许安晴冲出去找医生,可是根本找不到人。
所有人对她的态度突然冰冷起来,她连求人都不知道去求谁。
“妈,妈……”
护士把许陈香抬走了,许安晴只能跟出去。
“哭什么,妈还没死呢。”许陈香挣扎着坐起来,拉着许安晴的手说:“我们回家。”
“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许安晴抱着她痛哭起来。
许陈香知道这件事肯定跟刚才来病房里找过她的方淑梅有关,可她不能告诉许安晴。
她只希望这孩子,能平安快乐地活下去。
“妈,我带你去其他医院,我们马上就去!”许安晴想把许陈香背起来,可是脚下踉跄着差点摔倒。
偏偏这时候下起大暴雨来,连个车都打不到。
她把衣服脱下来盖在妈妈头上,扶着她一点一点往街对面走。
以前她总觉得不管生活多苦,她都能靠自己的双手撑下来,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助,甚至绝望。
“妈……”许安晴脚下一滑,两人摔倒在马路正中间。
红灯变绿。
车辆从身边开过,溅了她们满身污水,一次又一次。
她没力气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挣扎着想把妈妈拖起来。
抬头的瞬间看到一抹颀长身影朝自己走过来。
她几乎是跪爬着过去抱住他的大腿,仰起脸哭喊道:“求求你,救救我们!”
顾祁琛唇线紧抿,整个人透着冷厉肃杀的气息,他看着她被雨水泡湿渗出血迹的手腕,目光阴沉地把她扶起来。
“求你救救我妈妈,以后你想让我干什么都可以!”许安晴哀求地看着他。
顾祁琛将她打横抱起来,身后的秘书弯腰去抱许陈香。
“这家医院不肯给妈妈做手术……”许安晴看他往回走,连忙提醒。
“放心,有我在。”
果然,顾祁琛一出面,连院长都亲自出来迎接,立刻安排了手术。
许安晴坐在手术室门外,身上披着顾祁琛的西装外套,可还是觉得冷,冷得发抖。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顾祁琛坐在她旁边,目光阴沉沉地带着怒气。
许安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我是你的丈夫,明白吗?”
丈夫?他们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回答我!”顾祁琛捕捉到她眼中的不以为意,捏着她的下巴把她脸转过来。
许安晴点头:“知道了。”
然后脑袋一歪,倒在了他肩膀上。
顾祁琛发现她浑身滚烫,连忙叫来医生。
许安晴迷迷糊糊却抓着椅背不肯走:“我要等妈妈出来。”
看到她眼角流下的泪水,顾祁琛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软下来:“妈妈没事,你生病了,让医生看看。”
“我只有妈妈了,我不能失去她……”
“你还有我。”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在线阅读

许安晴慌忙给刘智打电话,果然关机。
他肯定看过相机了,里面全是顾祁琛的照片,还有一些性感的私房照,他不拿它们做文章才怪。
许安晴火急火燎地赶去学校,找到他宿舍,不在。
跟周围的人打听了个遍,都找不到他。
许安晴一整晚都被浓郁的恐惧笼罩着。
她能预见明天新闻面世后,她的人生将走入怎样的灰暗。
半夜被噩梦惊醒后,她怎么也睡不着,试探地给顾祁琛打了电话。
先求个情保命也好。
“喂。”听他声音不像是睡着被吵醒。
许安晴放了心,心虚地笑道:“顾少,没打扰你休息吧?”
“有事说。”他那边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
这么晚还在加班么?
许安晴越发心虚:“我,我没事,就是,这么晚了,你注意身体啊。”
“许安晴,你该不会……”
许安晴心里咯噔一下。
“想勾引我吧?”
大半夜给人家打电话,说话支支吾吾的,确实有这个嫌疑啊。
“您误会了,我对您绝对没有丝毫非分之想!”
“你是在说我没魅力?”顾祁琛捏了捏眉心,高强压工作一天的疲惫,竟然奇迹般消失了。
“啊?不是的,顾三少的魅力无人能挡。”拍马屁总是没错的。
“呵,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就挂了。”
“别挂!顾少爷,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我觉得你这人还是很不错的,我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没兴趣。”
“好吧,其实我找你是因为,我认识一个人,他拍到你昨天晚上在酒吧鬼混的照片了。”
如果顾祁琛能在刘智把照片卖出去之前找到他,那她的危机就跟着解除了。
“所以呢?”
“啊?我就是想着我们认识一场,给你提个醒。”
“那人是男的。”
顾祁琛莫名其妙解释了一句就挂了。
昨天晚上修庆回国,他们一群人闹着给他接风洗尘,结果挖了个大坑等他跳,逼着他穿女装勾引他。
顾祁琛无奈地摇摇头。
电话那边许安晴愣了,照片上的女人是男的?
可就算他是男的,媒体也能妙笔生花地把他写成女的呀。
他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
想想也是,顾家在S市能只手遮天,这点小绯闻随便压压就下去了。
这样想着,许安晴也没那么担心了,顾祁琛是什么人,他的新闻也不是什么公司都敢报的。
兴许刘智根本就卖不出去。
顾祁琛接连忙了几天,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在办公室眯会,秘书就急吼吼地冲进来了。
“顾总,出事了。”
“什么事?”他不耐地皱眉坐起来。
秘书递上平板,新闻页面上一个大大的鲜红标题格外瞩目:如果您也像顾祁琛一样硬不起来,别担心XX医院帮助您!
下面附着好几张顾祁琛的性感照片。
这照片,他一眼认出是许安晴拍的。
这女人,居然把他的照片卖给了男性健康杂志!
“想办法让他把新闻删了。”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闹不出什么大风浪。
秘书面露为难之色:“现在恐怕来不及了。”
顾祁琛退出新闻页面进入热搜,整个版面几乎全是他的名字。
“顾祁琛不举”更是排在了第一位。
下面关于他和安知晓取消订婚的猜测更加层出不穷。
这女人,居然把他还是处男的事情也说出去了!
“通知公关部,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些新闻。”
“已经通知下去了,只是这些照片不知道是从哪流出去的……”秘书狐疑地看着他。
顾祁琛面无表情,冷冷扫了他一眼:“去,把许安晴给我找来!”
秘书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递上一份资料:“这是之前您让我调查的关于许安晴的资料。”
顾祁琛面色微变,拿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她是被收养的,五岁那年被清洁工从河里救起,从而被收养随母姓许。
方淑梅手段果然狠辣,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上位,竟然狠心将五岁的孩子扔进河里!
顾祁琛找到许安晴的时候,她正在酒吧里打工,被一群醉鬼堵着灌酒。
“最后一杯,这杯喝了,你的酒哥哥全买了!”戴着大金链子的矮胖男人递给许安晴一杯酒。
“真的是最后一杯了。”
“最后一杯,最后一杯。”一群男人起哄着把酒不由分说地灌进了许安晴嘴里。
许安晴的酒量并不小,通常都是在装醉,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晕晕乎乎的,手脚一点也使不上劲。
感觉到男人把手搂在她腰上,她想挣扎,挣扎不开。
心里猛地一沉,怕是着了道了。
眼睛四处乱瞟想寻求帮助,突然对上一道冷冰冰的视线。
“顾先生……”她想喊却发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人明明看到她被人拖走,却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打算。
许安晴不甘心,直勾勾地盯着他,口中无声地说着:“救我,救我……”
可顾祁琛却收回了目光看也不肯再看她一眼。
原本她把他照片泄露出去他已经气得半死,找了一天好不容易找到人,却看见她为了几百块钱跟几个男人喝得醉醺醺的。
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许安晴被拖出了酒吧,她死扒着车门不肯进去,脸上挨了几巴掌。
就在她绝望之际,一股大力将她往后拉扯了过去。
“顾先生……”她紧紧拽着他的衣领趴在他胸口唔唔哭了起来。
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现在知道哭了。”顾祁琛没好气地把她抱起来塞进车里,奈何她怎么都不肯松手,只能叫来司机开车。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许安晴的手就开始不老实地往顾祁琛衣服里钻。
顾祁琛看她脸色酡红,浑身发烫,明显是被人下了药。
要是他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这女人,真该让她长长记性!
因为一路上许安晴太不老实,顾祁琛没能撑到家,直接让司机开到了附近酒店。
当他抱着许安晴走进电梯的时候,酒店前台惊得嘴都合不上。
不是说顾三少不近女色吗?
不是说顾三少不举吗?
现在怎么带着女人来开房了?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小说推荐

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小说是一本最新上线的言情力作,超级好看,作者文笔精湛,值得一追~请到本站再续前缘失忆娇妻走不掉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