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短篇小说 > 红尘劫蒋清欢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蒋清欢金先生)
红尘劫蒋清欢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蒋清欢金先生)

红尘劫蒋清欢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蒋清欢金先生)

主角是蒋清欢金先生的小说叫做红尘劫,小说文笔娴熟,内容丰富,金禹坤对于花是艾堇澜送的这件事倒好像没太大的意外,但是对于我的态度却好像很感兴趣,一直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的每一丝表情都收在眼里。...

4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蒋清欢金先生的小说叫做红尘劫,小说文笔娴熟,内容丰富,金禹坤对于花是艾堇澜送的这件事倒好像没太大的意外,但是对于我的态度却好像很感兴趣,一直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的每一丝表情都收在眼里。....感兴趣的朋友来免费阅读了解吧~

红尘劫完整版介绍

我这么一笑,原本凝重的气氛顿时缓解了不少。金禹坤轻嗤一声,表情瞬间松了下来。我知道,我过关了。但他的眼神朝着别处看了一眼,眉头忽然又拧了起来,张嘴准备说话时,我的心也就跟着也提了起来。
这一惊一乍的格外吓人。
他没说话,却是伸手拉过我的左手,把我的无名指忽然放在了唇边。

红尘劫蒋清欢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我觉得这样的事实有点不同寻常。在我看来,金禹坤绝对不是那种会始乱终弃的渣男。虽然说在我这里算是***还包养小***,但……我还是不愿意把他归类到渣男里头去。
可他还有一个女友,我的身份有点尴尬。
对,我就是那个人人唾骂的***,花着男人的钱,出尽百宝讨好男人。
在知道了这样的真相以后,其实我心里很有危机感。即使金禹坤说爱我,即使听他那么说,好像在心里更倾向我一点,但人家艾堇澜才是正牌女友,他既然没打算跟她分手,也就意味着我随时都有可能被一脚踢开。难保哪天他真的向艾小姐求婚了,而艾小姐却要求他必须先让我滚。
我有点心不在焉。
艾堇澜来过的事情祝婶显然也已经知道了,好像因为她回来了,就连祝婶也显得说话更有底气了,我在家的时候,她也时不时地上来搞卫生,把我当成空气似的——其实还不如空气,我甚至怀疑她在盯梢,想看看我有什么举措。
我还能有什么举措,难不成我还能一下子把自己的条件变得比她更优秀不成。
祝婶在收拾桌面的时候,顺手就把一只花瓶挪到了茶几上。我本来就有一点心不在焉,没注意到花瓶挪了位置,一转身,胳膊肘正好碰到那只花瓶,只听见砰的一声脆响,花瓶掉在地上打碎了。
那是一只粉彩瓶子,上面绘着繁复的图案,样子挺复杂的,好像还有鎏金。我微微愣了愣神,祝婶闻声已经回过头来。
看见花瓶碎了一地,她瞬间变脸,拿着抹布就冲过来,“哎呀,你怎么回事,这么毛手毛脚的,怎么能把这只瓶子给打碎了?这可是金先生最喜欢的花瓶,我看你待会怎么跟金先生交代……”
五十多岁的妇人,还没有老到感觉疲乏,体态有一种年龄所带来的臃肿感,给她的威严打气。在义正言辞地指责我的时候,就显得分外的难缠,有一种容嬷嬷一样的既视感。
也许是金禹坤昨天类似表白的话给了我底气,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意识到其实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她既不是这里的主子,也不是金禹坤的什么人,她只是一个年级大一些的***。
我比较不喜欢那种道德捆绑,常常会有人因为“尊老”“***”四个字而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无辜的成年人身上,因为前者而选择忽略老年人的过错,因为后者又原谅幼儿背后不通情理的父母。
我觉得是时候应该向她表明态度了,再不得宠的小妾也是主子,再得脸的奴才,也还是奴才。
我是金禹坤的女人,不是新来的小***。不能因为我暂时选择忍让和和平相处,就以为我好欺负的。在华苑,这种欺软怕硬的事情也很多,我一向遵循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果对方太过分,我就必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然后问道:“花瓶打碎了,是你去跟金先生交代呢,还是我去?”
祝婶白了我一眼,“你别指望我能帮你揽下责任,当然是你自己去交代,要是金先生怪罪下来,那也该你去解释!”
“对,我去解释,那么祝婶你又何必担心我怎么去跟金先生交代?”祝婶被我噎了一下,还没说出下文来,我继续说道:“我怎么跟金先生交代,那是我的事情,不劳您老人家过问。但我倒是想知道一件事,金先生请你来,到底是请你来当***的,还是专门来帮他把关挑女人的?您老人家是不是年纪大了,记性坏了,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清楚了?”哦,难怪这么嚣张,原来是奶妈。我说么,在家事情做得少,连饭都不给做的,金禹坤从来也不说她的,也不另外请人。
不过可惜了,她再喜欢艾堇澜,也不能代替金禹坤的意愿,只会让他徒增烦恼而已。况且,这么倚老卖老,我相信金禹坤心里是有几分不满的,只不过碍着多年的颜面,不大好说她而已。
她说他们没有结婚的原因是艾家的生意出了问题,我开始嗅出一点可乘之机来,原来现在金家和艾家的婚事,并没有那么顺利。
“祝婶,金先生现在好像早就不用吃奶了,我不怕气死她,冷笑着躲进了书房,不再搭理她。
我等祝婶收拾完了,我才出来准备晚饭,等着金禹坤回来了,吃饭的时候,我开始慢慢变脸了。
我吃得很少,一副气机不畅六脉不通的样子,金禹坤果然注意到,他心情好像不坏,问道:“怎么了,清欢,胃口不好么?”
“我……”我索性放下了筷子,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挤出几滴眼泪来。
女人娇弱不堪的样子最最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也最容易把自己迅速摆到最有利的位置上去。

红尘劫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试探性的离间已经初见成效。我见好就收,缠缠-绵绵地靠在了金禹坤身上,“是赝品,我就放心了。你也不要怪祝婶,她也是一片好心……”
故意引导对方往某一方面去想,等对方真的这么想了,又装作替别人说话,这一招欲擒故纵,在男人身上我已经用得纯熟。
“好心,哼。”金禹坤冷笑一声,“我看她是早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她喜欢谁,不喜欢谁,不代表我就得听她的,她管的未免有点太宽了。”
说到她喜欢谁,不喜欢谁这件事,我不免就想到了艾堇澜。金禹坤是因为艾家的生意上出了问题,才不跟她结婚的?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其实是有感情基础的么?
这个问题,我在喉咙里憋了好半天,最终还是问了出来,“禹坤,你会跟艾小姐结婚么?”
金禹坤的手原本在抚摸我的头发,一点一点顺着我脑后的曲线往下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并不爱她。”
我不太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不爱她,还是不爱她了。前者是始终都没有什么感情,而后者代表爱已经成为过去式。
在我愣神的这一会儿时间里,他忽然笑了起来,“怎么,你在意?”忽然有人敲门,敲了两三下,门就直接打开了。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原来是祝婶,站在门口,板着脸像一尊泥塑,低着头,“金先生,已经吃完了吧,我来收拾桌子。”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准备立即从金禹坤的膝盖上跳下来,但他抱住了我,扭头看向祝婶的时候,脸拉得像个茄子。
“祝婶,我记得以前我妈教过你,打扫卫生最好是在屋里没有人的时候,不要打扰主人的生活和休息。现在你跟着我到这边来了,用不用我再提醒你一遍?”
祝婶也板着脸,“夫人叫我照顾金先生,不要被旁人随便带坏了。”
分明是冲我来的,在说我把他带坏了。这个时候金禹坤的脸越来越黑,显然已经不用我说什么了。他看了祝婶一眼,冷冷问道:“不知道祝婶觉得我是被什么人给带坏了?”
这话就有点咄咄逼人了,声音也十分森冷,似凝集着万年寒冰。祝婶显然也听出他的意思来,知道他不高兴了,但是她显然对我怀着强烈的不满,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必须要爆发出来。
她带着一点倚老卖老,不卑不亢地说道:“什么人带坏了,金先生自己心里有数。金先生是我看着长大的,如果是在我手里出了什么纰漏,回头我可怎么向夫人和老先生交待?”
金禹坤从桌面上摸了烟盒子,抽出烟来点燃,夹在手指上,并不抽,不紧不慢地说道:“祝婶,我认为你需要明白一件事,我金禹坤,今年二十九岁,不是九岁,不需要你像我爸我妈交待什么。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这件事情,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亲妈,也未必能干涉得了我!”
这几句话说得很强硬,祝婶原本一直都是低头垂眸的,这时飞快地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变得委屈起来,就差没哭天抢地了只听见“啪”的一声,金禹坤把手边一个纯金的打火机重重地扔了出去,“这些年你对我们金家确实功不可没,但是金家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你喜欢哪个女孩,你大可以带回去当自己的儿媳妇,但是,希望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真把自己当成我亲妈了!我妈为什么把你打发到我这里来,我想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就是因为有些不该管的事情,她不希望你随便插手、自作主张!”
这几句话说出来,掷地有声,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两道剑眉锋利地扬起,眼神不怒自威。
祝婶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几步把打火机捡起来,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然后退后了几步,稍微躬着身子,服了软,“我这不就是说说么,金先生又认真了。打搅了金先生和蒋小姐,都是我老糊涂了。我先下去了,待会有事再叫我……”
“祝婶。”金禹坤又在身后叫住她,“谁住在这里,谁就是主人,提醒你一句,往后这个家里,清欢也是半个主人。”
她的脚步顿了顿,没吱声,默默地下楼了。我一直坐在金禹坤的腿上,旁观了这一场针锋相对。金禹坤心情有点烦躁,抽了一口烟,“祝婶是家里的老人,也得你担待着点。”
方才当着我的面打压了祝婶,是给了我极大的面子的。这回背着她,又来跟我讲好话。

小编推荐

蒋清欢金先生小说大结局出炉了,会是什么呢?好奇的朋友来红尘劫在线阅读解答吧~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