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异能魔法 > 成魔(李青颜明灯)导读
成魔(李青颜明灯)导读

成魔(李青颜明灯)导读

成魔全章节阅读分享,小说讲述了主角李青颜明灯的爱情故事,是一本魔幻小说,古刹花海,宝塔明月。 那是一个僧人的情白,也是她所能想像的到的,这个世间最美的景象。想要看完整版成魔完整章节的读者,请到成魔(李青颜明灯)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5

举报
下载阅读

成魔全章节阅读分享,小说讲述了主角李青颜明灯的爱情故事,是一本魔幻小说,古刹花海,宝塔明月。 那是一个僧人的情白,也是她所能想像的到的,这个世间最美的景象。想要看完整版成魔完整章节的读者,请到成魔(李青颜明灯)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成魔小说简介

隐约的见过。
但却实在想不起来了。
李青颜立于石壁前望着眼前铺满整面山壁的剑画女子像,烛火幽然的映着她霜冷的脸容,望着剑画的眸中有生一抹迟疑,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那是一种油然而生教她为之莫名的熟悉,却又遥远到仿佛另一个世界的陌生。
心悸。
触之剑画的手微蜷。
李青颜也不知为何,对于眼前的这方壁画自心底竟生了一抹无来由的怯畏,不敢在多作深究。
“李施主无恙否?”明灯立于她的身后注视着她。
“无甚。”
李青颜收回了手。
她望着山壁上的剑画女子像,道,“只是不由得感慨这世间竟有如此精湛的剑法,能作如此画,想必此人无论是剑艺还是画艺都已达至殝境。”
明灯怔怔地望着她。
李青颜抬头仰望着山壁上的剑画,神色轻淡的笑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所谓英雄如是,枭雄也不遑多让。如此的绝世佳人,也难怪会让人作茧自缚甘愿粉身碎骨来搏之一笑。”
“……”明灯立在原地似是全然怔住了。
壁上的女子低眉不语。
笑颜倾城。
李青颜一路走来多少寻知了些顾白戚曾经的事迹,也曾对他置于心底最深处的那个女子有几份好奇,这番见着了,端生出了一番明了。
也是了。
也只有这等的绝世之人才能让那个经年舔舐鲜血行走于刀光剑影的男人所折心。
“李……施主?”明灯立于她的身后久久地望着她,半晌,有些迟疑的唤了她一声。
“和尚,你看这壁上女子像如何?”李青颜侧眸戏了他一句。
明灯不言。
他只是有些怔怔的望着她,闻言,便将视线移到了壁上的那幅女子像上。
他答,“如云中仙,是夜中月,凡人不可及手亦不敢及手,只做天远观。”
如云游浪子所不敢亵渎的天上仙。
是晦暗永夜所不可触及的花上月。
只作天远观。

成魔完整版阅读之精彩阅读

破见
“施主……要学金刚掌?”
地渊,睡狮石横卧于前挡住两人去路。
烛火幽晃。
明灯执着火折子不甚确定的问了一句。
他顿了顿,继而神色有些迟疑的说道,“施主,金刚掌至阳至刚,贫僧认为并不适合施主习练,且此掌法对施主本身功体有大损。”
“不然让你在这里修武一百年?”李青颜望了他一眼。
“贫僧……”
“我耗不起这个时间,和尚,你教或不教?”李青颜有些不耐的斥道。
“施主,金刚掌为佛门之学,非是任人可练。”
李青颜闻言嗤笑了一声,像是他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眸色见冷生讽,道,“我对你们和尚的武功毫无兴趣,不过只要一招来破了这睡狮石罢了,还是你想让我们两人都困死在这地渊深处永不见天日?”
“非是贫僧不愿,只是此掌施主实为习不来。”明灯摇头。
“你只管教,能不能练在我。”
“施主。”
手中的火折子正照着他清和的容颜。
他的表情很静,眉宇之中总透着一番风轻云淡之色,自有泰山崩于面前而神色不改之气,仿佛单单只要看到这样的眉目却能叫人静下心来。
明灯掌着火折,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魔行佛招,需得付之极大的代价。”
李青颜对上了他的视线,神色寡淡的问,“哦?什么代价?”
明灯沉默了下去。
李青颜见他缄口不言,便皱了皱眉头,“和尚,你教还是不教?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儿。”
明灯依旧没有开口。
李青颜见他这般似乎半分都没有松动的迹象,眸色便是不由得沉了下去。
三月之期已过去了接近半月之数,而她在此之中却是一无所获。
剩下的两个半月。
无论是继续寻找那个已有三年杳无音讯的男人,还是自己独立去知返林布设救人,她皆必须要做出一个决断。原先只是来漱白山想试试这渺茫的一线机会,得知三年之事本已打算放弃,却在这个时候又燃起了一线或许的希望。
她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在浪费在这里了。
正这样想着,李青颜倏地向他出手攻去,指中尚夹了一粒摄魂丸想要一如之前那般让他吃了下去,却不料这和尚竟像是有所觉察一般,就在她近身之余便已退去了数十步之远。
烛火生惊。
“施主!”
“和尚,今日你教也得教,不教也得教!由不得你多选一二。”
李青颜一击不得便再追了过去,明灯终归武功不敌他,内力更是一片的虚无,虽然力有反抗着挣扎了几下却还是被她给一手擒下来。
明灯被她一力摁在了石壁之上,后背正硌着睡狮石,却仍然还是坚持不变的说道。
“施主,你当真不得修习金刚掌。”
“那不是你管的事。”
李青颜冷着脸想要将摄魂丸强喂给他,只是他眼下已有所觉实在难迫,又遑论他终究是一个男人,力气比她大了些,单凭一只手想要完全将他禁锢住实是难事。
这场景若教旁人看了许是免不了发笑。
她一介魔教妖女,这番俨然像个逼良为倡的老鸨一样,迫着一个清白和尚去***。
“李施主!”明灯侧过头避开了她强喂而来的摄魂丸。
“不过就要你一招来求生罢了,倒活脱脱的成了像要你命似的。”
李青颜见他挣扎的急了,索性以身为锁直压向了他的身,见他唇色实在是抿得紧,扳了几番也不见得***,便一脚下去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脚上。
“……”她这一脚下得实在是重,明灯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却还是死守住了关口,抿唇而闭。
“秃驴,你当真这么不识好歹?”
明灯被她摁在睡狮石上,摇头。
“好,这是你自找的。”
见过顽固的,但是还真没见过这么顽固的。
李青颜眸色有闪而过,微眯,随即不待他反应过来便直接落了手直点上了他的笑穴,末了还将手伸向了他的腰际。
“……”明灯不曾想到她竟然会想到这一招来迫自己张口。
李青颜这方全数压在他的身上,能够感觉得到他的胸口隐隐不断的震荡着。
低笑。
止不住的低笑。
笑声不断的滚在唇齿之间却如何也不曾泄出一声。
跌落在地上的火折子幽幽的照亮着这一抹昏暗无光的地渊。
彼时,她贴得非常的近。
近得能看见他眸中轻淡的风云与暮鼓时钟之象,笑,点亮了他古井老定的僧容,一点一点的自眼中染向眉头。
眸中,是流动染霞的云,是清泓响彻的钟,皆数盛满着她的剪影。
也是头一次,李青颜才发觉,原来一个和尚笑起来也能堪比绝色。
“你赢了。”
这般都还不能让他张开口,李青颜也确实是没辙了。
说罢,便抬手拍向了他的身上解了笑穴。
明灯望着她,眼里的笑色却还未及褪尽,偶有几抹莫名的光色自眸中一闪而逝,他抿了抿唇。
依旧不语。
李青颜头一次碰见这么固执的人,换在往日里没准便耐心被磨尽了一剑抹了对方脖子。
但是现在……
李青颜望着他眼里盛满着的笑意,眸色愈发的深沉了下去。
她抬手,不待他反应过来便就在他的眼前自己服下了那粒摄魂丸,明灯怔在了原地,她迫他服下与她自己自行服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为,前者,他尚可以招架,后者……
就在他神色怔愣着望着她的时候,李青颜一手扣住他的双手一手攀向了他的脖颈。
就这样吻了下去。
“你——”明灯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僵在了原地。
唇齿之间方泄一音,便被她寻了空隙缠了进来,不容他有一丝的推脱,李青颜将那枚摄魂丸过于了他的舌下,迫他服了下去。
没有任何感情的吻。
凉的发寒,凉的无情,凉的生冷。
李青颜迫他咽下那枚摄魂丸后便退了出去,犹似自嘲的附于他耳边道,“你如此渡我,待我至情至善,我却依旧是如此以怨报德,为达目地从来不惜戕害于你,和尚,此下你觉得我还能可一救吗?”
明灯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女子。
“李施主……”
“善心,是要回付于那些真正良善的人的,而不是付于一介魔物,傻和尚。”
“……”
“救一人而害千万人,这不是善,而是愚。以后不要在犯傻了,知道吗和尚。”
李青颜说罢松开了他自他的怀里站了出来。
一只黛紫色的短笛绕指而横,横唇而声,李青颜望着眼前的这个和尚便吹起了一曲摄魂引,阴森的诡调自音孔流泄而出,自有乱人识扰思之感。
曲罢。
李青颜望着他,道,“和尚,将金刚掌一掌一法教于我。”
“可。”
“现在便开始。”
诡蛊敲了一下他的心口,李青颜随即退了几步。
眼前的和尚却没有动。
“和尚?”李青颜皱了皱眉头。
明灯抬起了眸子,望着她,道,“贫僧是说,此下贫僧依旧认为,施主尚可一救。”
那眸子,清朗山定又哪来的一分被人摄魂之象?
李青颜愣住了。
“你——”
“阿弥陀佛。”明灯宣了一句佛句,从山石之上立离了开来。
“怎么可能!你明明服了我门的摄魂丸,怎么可能不受这笛声的影响!”李青颜犹然不信。
“贫僧不知施主所迫服之下的是何,不过若此毒需要借助笛音牵引的话便对贫僧无效的。”
“为何?”
明灯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
明灯回望了一眼身后的睡狮石,垂眸思忖着,末了,他又转头望向了李青颜,道,“如此罢,贫僧先以金刚掌发力一掌攻于这一块睡狮石,然后施主运十足掌攻向贫僧,以贫僧此身为介,导力而过,应该便就可以破了这睡狮石。”
李青颜突闻此言愕然抬头望向了他。
明灯向她颌首一礼,不等她回神一言便运招直攻向了那块睡狮石。
“李施主,快!”明灯见她没有动作,当即喝道。
“……”
为达目地我从来便不惜戕害于你。彼一时,这一句话尚还留残于唇齿之间。
李青颜立在一旁怔怔的望着这个和尚。
那是她始终无法明白的,这个和尚为何待她如此好。
他本不必如此。
为什么?
这个问题无论她如何想,也寻不到答案。
我从来不惜不择手段戕害于你来达到我的目地。
她如是说。
我愿意帮你达到目地不惜付之于我的一切代价。
他如是答。
“李施主!”明灯见她依旧没有动作。
李青颜运掌。
沉腕,凝力于掌中,便是十足十可破山倾海的魔功内劲。
和尚,你看。
起掌,李青颜挥掌而过,宏然的一掌便是重重的击向了他的后心,直贯他而过击向了睡狮石。
巨石当即炸破!
迸裂的石块登时四溅各地,无数的尘埃自上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明灯经她这一掌重创内腑便是破血而喷一个趔趄往前栽了过去,击向他后心的手转而一绕,李青颜一手接住了他,让他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我便就是这般的坏,从来无情,从来不曾心软,从来如此的心狠手辣。
“真是一个傻和尚。”

成魔章节阅读

李青颜收掌往前一手接住了倒下的僧人。
怀中人,唇上见血。
那是一张苍白而见沉静的脸容,古井自定,却又得见清和之象,犹如睡着的孩童一般。
李青颜面容清冷的望着这个倒在怀里已然昏去的僧人,见他此番重伤昏昏沉沉的像是要滑落下去似的,便抛了一力让他枕上了自己的脖颈肩胛之处。
“擒下你做质子,当真不知是你的劫数还是我的麻烦。”她沉默着低声说道。
“……”
和尚不答,只是神色安宁宛若在做一场好梦。
李青颜让他枕在自己的肩胛之处,一手环着他的后背抵向了他的后心之处,随即运掌为他疗伤,内力透过掌心源源不断的被运送了过去。
那股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经掌送去的内力似乎走去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黑洞,空荡荡的触不及一物实骨。
李青颜睁开了眸子望着怀里的僧人,但皱了眉头,随即她自怀里取出了那棵尚还沾着寒气的绛殊,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的举掌揉化了它,自他后心的那一掌伤处直接过给了这个和尚。
她道,“遇上我,你还真是不幸。”
-
地底的那一条暗河缓缓地自罅隙中细细流过。
“李施主……”
明灯自混沌中懵懵然醒来便是在李青颜的背上伏挂着,一时之间意识尚还有些回缓不过来,让他分不清这是做梦还是现实。
勉力睁开了眼,眼前是一片晦暗的景象。
明灯张了张口,只觉得喉头处还有挥之不去的***气,嗓子涩哑非常。他说的声音非常的小,似乎只打唇齿之间转了圈没有透出牙关来,很是气若游丝。
“醒了?”李青颜却是听到了。
地渊见深,且当中曲道多折暗藏杀机实在难窥深浅,李青颜一手举着火折子全神戒备着往前走着,探着前眼的未知之地,不敢有一丝的掉以轻心。
李青颜这方听到他的这一声叫唤,只当他又要啰嗦,直皱了眉侧头望他,“又怎么了?”
“……贫僧,尚还可以走几步,李施主还是将贫僧放下吧。”明灯伏在她的背上如是说道。
李青颜修习多以敏捷速杀为主,身形轻盈,骨架也生得细,他这方伏在她背上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她压倒一般,心里实在是落不得踏实。
“很重的。”明灯说道。
“放下你让你直摔下去,然后我又去把你捞上来?”李青颜讽笑道。
“贫僧……”
“在多废话一句我真一掌把你打晕省事。”
“……”
明灯方方醒来意识实在生得混沌,便是对此番她正背着自己的这个事情久久的难以消化,一时甚至以为是自己做了个荒唐梦,直到这方被她这么一凶倒是彻底的清醒了。
熟悉的语气。
熟悉的感觉。
熟悉的人。
是,真的。
明灯伏在她的背上望着她手中那一束微弱的烛火。
那火光生凉。
却依旧能够无息的照彻这整片极渊深暗。
烛火染了他的眸,那眸中一时生了一抹拨云见日后的明朗清色,满是光曙与希冀。明灯定定的望着那一方火折子,眉宇之间自见柔软之意。
他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噤声,此地机关甚多,触之即死。”李青颜皱眉斥了他一句。
“多谢施主,救命之恩。”明灯道。
“……”
李青颜闻言不由得沉默了下去,她微微侧过了头望着那个正伏在背上望着自己的僧人,直对上了他望来的眸子。
像是被他眸中的那抹明亮的光色给灼到了心。
李青颜侧过头,移开了视线,神色寡淡的道,“不过是你还有用罢了。”
“贫僧明灯,多谢施主救命之恩。”明灯又道了一句。
“你可是忘了这伤本便是我下的毒手了?”李青颜侧眸有见讽色的望了他一眼。
“贫僧明灯,多谢施主救命之恩。”明灯的神色丝毫没有因她的言语而惹动。
“……”
明灯侧过头望着她,那双眸子满是认真的注视着她,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贫僧明灯,多谢施主救命之恩,此恩,铭心刻骨,此生,不敢忘怀。”
“嗤。”
李青颜笑出了声,她侧望了这和尚一眼,“和尚,如此蝇头小恩小惠便能教你刻骨铭心,那你这一身的骨头怕是会被人雕刻成空镂。”
明灯只是望着她,也不多言相辩。
忽尔——
明灯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他伸手探向了自己的脉门,发觉里内的筋脉已然全数接了下来,虽然还是重伤难及,但是全身皆数在自行慢慢的调息复原。
“施主,给贫僧渡过功?”那样十足十的一掌,任在天赋异禀的人也不可能痊愈得如此快。
“你可是又要三声言谢?”李青颜嘲了一声。
“贫僧……”
“与其如此不如说白点,和尚,你怎么来谢我,又如何来回报于我?寻常人报恩多半是万两金银相赠,或者是当牛做马,再不然便就是以身相许,你选哪个?”
“……”明灯愣了愣。
李青颜笑了一声,背着他举着火折子往前走着。
她说的甚是轻佻,“看你这一路下来皆是化缘,怕是身上连一枚碎钱都没有,万两金银这辈子都不可能。至于当牛做马,就你这样一介毫无武功的掌灯僧,怕是没等我用两三次就瘫成烂泥了,用你当牛做马还不如去掳个昆仑奴来的实在,所以……”
最末这两个字她说的非常的暧昧。
看似给他的三个选择,但是这番言说排除之下便只剩下了一个。
——以身相许。
李青颜原本只是觉得这和尚一本正经又有些呆呆的,想要戏弄他一番,那是一种很莫名的情绪,看着这个和尚一贯古井无波,老僧坐定的模样,让她很想看看他另一番又会是何模样?
是怒眉金刚?
又或者是青涩窘然的白面小僧?
这一路走下,她似乎从未见这和尚有过其它的神色,任她怎般欺负也只是垂眸山定。
“看来你是默认了?”李青颜戏他,往日城她多在这里收手,此时却莫名的不想放过他。
“……”
明灯沉默了许一会儿。
他抬起了眸,神色不动,但睁眸望着她说道,“贫僧此身性命早就已经在施主手中,又何来再许之说?”
“如此说,你便是承认了你是我的人了?”李青颜笑道。
“贫僧愿做渡李施主的人。”
李青颜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她原先只觉得那些个佛门子弟一个个死板老旧,张口闭口念着阿弥陀佛实在是无趣的紧,但是这和尚,却又实为生的有趣。
毕竟,能把她每一句戏言暧昧的轻佻之语,一本正经的导向清白的正途,也实为是一种本事。
“和尚,你当真是厉害。”她谑笑着他。
“阿弥陀佛。”
明灯垂下了眸。
某些时候她倒确实应极了江湖人所赠之的妖女之名,盅惑诱人,如毒似魇,偏生着她不知从何时而起的心思,对戏谑捉弄他非常的有兴致。
且,这份兴致至此未淡。
明灯心有叹息的敛目摇了摇头,颇生了一番无奈。
水声渐明。
眼前是一方大敞的石洞。
李青颜取笑了他一番便背着他举步走了进去,她虽怀武修,这和尚虽然清减但终究还是男人,自有几份重量,她背久了也觉着有些吃力。
李青颜将他放了下来,手扶着他的肩,让他靠上那方的石壁休息着。
收回的手不经意碰到了山壁。
“嗯?”
李青颜一怔。
她望了过去,是一道刻石三分的剑痕,举着火折顺着剑痕望了过去,这方山洞倒是没有什么尸骨,只是乱石生草,有的地方布了一层厚重的青苔。
“李施主怎么了?”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明灯开口问道。
“……”
李青颜照了过去,虽然如今这个山洞已是万象竟迁,但是细看之下还是可以看得出这里曾经发生过很激烈的交战。
无论是那些切口还见整齐的石块,或者是山壁上的那一道道剑痕。
“……施主?”明灯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神色一时之间怔住。
李青颜举着火折往那面石壁走近,越近深入,便见那些道剑痕越生着凌乱与集中,最后竟似是一刀一剑的成了线条与点墨勾勒着什么图象。
那剑图被年长而生的青苔给沉埋。
明灯望着李青颜突然驻步在了那面石壁之前,不觉怔怔地站起了身。
李青颜沉掌,凝力。
“哗!”掌风扫过,直震下了石壁上满的青苔藤蔓,尘屑落下,露出了沉埋已久的剑法。
却邪剑法,第三式,琢骨。
是顾白戚的剑法。
以及一幅用剑刻绘而成的美人像。
李青颜站在石壁前望着那幅美人像,端望着这刻绘女子像的剑法凌厉而狂烈,入石三分,一剑一招的刻满在整壁的石壁之上。
那是一个人深之入骨的爱恋与思念,倾尽一生,比炽火还要热烈比鲜血还要浓烈的感情。
任三年,落石崩雪,横生青苔古藤,那壁上的女子却是神容依旧。
额心兰,耳饰玉。
那壁上的女子正穿着一件精绣着梅蕊白鹤的华衣,柳眉春黛,清眸如月,她低眉轻笑,整个人直透着一番胜水的温柔与宁和,只望去便教人如沐三月微风春阳。
顾白戚的剑法上佳,虽是剑画,却是一剑一招无一不精镌出了这个女子的神-韵与衣上的花色。
李青颜望着铺展在整面石壁上的女子像。
明灯站在他的身后神色沉默的望着她。
从他的这方视角望去,李青颜直与这壁上的女子重影相错,光影之间,恍然犹似一体。
久久的。
山洞中陷入了长长的死寂。
李青颜凝神望着壁上的女子像,像是思忖了许久许久,她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个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成魔小说推荐

成魔全文在线阅读分享给喜欢看的读者,小说别具一格 ,内容精彩带入感极强。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